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经典言情>一炉茶烟暖>第三章:拒绝联姻 结下仇怨

第三章:拒绝联姻 结下仇怨

作品名称:一炉茶烟暖      作者:幸福千里      发布时间:2016-12-10 10:08:31      字数:4237

  品茶盛会结束后,杨家接下大批大批的订单,难得今年风调雨顺,茶园大丰收,喜坏了茶农,也喜坏了杨庄主。一边忙着监督收茶租,一边安排人手把家里的仓库全部清理出来,好储存茶农上交的茶叶。只等着忙过这阵子,再把茶叶逐一发货到茶商的茶行里。
  
  这天杨博源刚吃完中饭,正准备出门到自家的茶行里,查看下最近茶农上缴茶叶情况。就看见负责门房的邓锡闯急匆匆走了进来说:“杨老爷,熊镇长家的史师爷求见,您看……”
  听说熊镇长家的史师爷求见,杨博源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史大可今天贸然上门,一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什么好事。但是,不见吧又不好。正踌躇间,史大可带着两个人,手里提着几盒点心已经破门而入。史大可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迟迟不见邓锡闯来传话,便不耐烦地闯了进来。
  门房邓锡闯指着史大可说:“你这人怎么这样?不等传话就私自往里闯。”史大可何曾有人对他指手画脚,正要发火。杨博源已经冲着门房邓锡闯挥了挥手说:“你下去吧,顺便吩咐佣人梅兰给客人沏茶。”
  史大可看杨博源喝退了下人,即使心中有气,也不便再发作了。吩咐完下人,杨博源这才转身对着史大可说:“史……”杨博源刚想说史师爷,想起了史大可的忌讳,灵机一动转口说:“史先生今日登门,不知有何贵干呀?”史大可第一次被人家称作先生,心里有几分喜滋滋的感觉。
  又见杨博源这么客气,便抬手作了个揖:“恭喜杨庄主,受熊镇长之托,替镇长爱女熊若男上门提亲。”
  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杨博源隐隐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正揣测不知道怎么回复史大可的话,史大可看出了杨博源的犹豫,便大咧咧地问:“怎么啦?难道我们家小姐配不上你们家少爷?我们家小姐追求的人多了去,媒婆每天踏破了门槛。偏偏我们家小姐中了邪,看上你们家千一少爷了。天天缠着老爷,要嫁给你们家千一少爷,我们家老爷也是被缠怕了。这不,才反过来我们女方上门提亲了。这门亲事,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没这个机会。杨庄主你也不要磨磨唧唧的,给个痛快话,我也好回复我们家镇长老爷。”
  杨博源赶忙接过话头说:“那倒不是,若男小姐确实是十里八乡都愿意娶的好姑娘。可是我们家千一在外面上大学堂,有自己的想法,我还需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本来杨博源想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等缓一缓再看熊家人的态度,能拖尽量拖过去。
  吃过中饭后的杨千一,正准备去宋亦农家找宋紫烟借些书来读。
  自那日一别,已经多日不见宋紫烟,每天杨千一心里想的都是宋紫烟的倩影,抹之不掉挥之不去。今天去借书只是借口,借机会和宋紫烟见见面聊聊天是真。正好碰见史大可一行人闯进家门,杨千一一直就躲在门外偷听,见杨博源说到这里,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说:“爹,不用征求我意见了,现在当着史师爷的面说,我不同意,更不会娶了熊若男。”
  杨千一的突然介入,着实让杨博源吃了一惊。听完了杨千一的话,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话来驳斥杨千一,只有尴尬的站在那里。
  听完杨千一的一席话,史大可转身打量了杨千一一眼说:“看起来这位就是千一少爷了?果然英俊潇洒一表人才,难怪我家小姐这么执着于你。只是我有一事不明,可以问一下千一少爷,你为什么看不上我们家小姐呢?”
  杨博源害怕千一说错了话,得罪了熊家,连忙给杨千一使了眼色。杨千一佯装没有看见,很直白地回答道:“熊家熊若男大小姐,方圆几十里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自小娇生惯养,养成了骄横跋扈的性格,整天不是骑马就是射箭,仗着老爹是镇长,到处凌强欺弱。我杨千一,又怎么会娶这样的男人婆作为终生伴侣呢?”
  看千一不理会自己的眼神,又见他说出如此的话语来,杨博源再也按捺不住,指着杨千一说:“逆子,你胡说些什么。”
  一旁的史大可根本不买账,冲着杨千一“嘿嘿”冷笑了几声说:“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此话一点不假,小子,算你有种。”
  说完带上来的人怒气冲冲地走了,惊起一院鸡飞狗跳。看着史大可的离去,杨博源指着杨千一的鼻子说:“你……你……”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半天才发出声:“你小子闯了大祸了,他们熊家可不是饶人的主,你这样羞辱熊若男,熊家岂能善罢甘休?看史大可的恼怒的样子,这个人你不知道忒坏了,回去免不了添油加醋,事情岂不更糟。”
  杨千一也感觉今天说熊若男的话有点过头了,当时图了一时痛快口不择言,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出来,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看着爹被气成这个样子,心疼地拉着杨博源的手说:“爹,您不要生气了,别气坏了身子。不管千一今天说了什么,总之我真的不能娶熊若男,与其让我娶了她,和她过一辈子,你还不如杀了我。今天不回绝他们,日后定会没完没了的纠缠。再说了,如果我真的和熊若男成了亲,以爹您的性格,您又怎会和熊霸天他们同流合污吗?您当然不会,那个时候还不是一样得罪他们。与其现在拖泥带水,不如快刀斩乱麻来个痛快,让他们断了这个念想。”
  说完这些,杨千一看杨博源气色缓和了许多,就把父亲扶到椅子上坐了下来,继续说道:“爹,这年头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您越是怕他们,他们越是骑在您头上屙屎屙尿。现在国民政府虽然黑暗,这朗朗乾坤相信他们也不会胡来的。爹,您就放心吧。”
  杨博源回想了这么多年,面对熊家的诸多事,总是忍气吞声,图的就是一个平安,毕竟这么多年,虽然熊霸天对杨家清远茶园一直虎视眈眈,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大家倒也相安无事。
  杨博源长长叹了一口气说:“但愿如你所说,不过千一呀,以后做人做事要三思而后行,不要像今天这个样子,否则的话,迟早你会吃大亏的。”
  杨千一顺从地点了点头:“爹,您说的对,千一会记住您的话。”
  杨博源叹了一口气说:“你去吧,让爹安静一会。”
  杨千一“哦”了一声,看着父亲的落寞的样子,杨千一心底涌出了一丝心疼,又找不出其他的话来安慰父亲,杨千一只好走出了房间。
  
  走出了院子,来到了大街上,准备去宋紫烟家去借书。正走着,迎面气势汹汹走来了熊若男,后面跟着史大可。
  史大可回去后,熊镇长不在家,家里只剩下熊若男一个人在家里,正焦急地等待史大可提亲的消息。看史大可像斗败的公鸡,熊若男就知道提亲的事一定没戏。
  史大可看见了熊若男,便把杨家提亲的事,前后添油加醋的向熊若男说了一遍。熊若男几时受到过如此侮辱,加上史大可一旁煽风点火,熊若男就带上史大可前往杨府兴师问罪来了。
  不成想冤家路窄,半道遇见了杨千一。熊若男嘴里嘟哝了一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既然你自投罗网,就别怪本姑娘羞辱你了。”
  远远看见杨千一迎面走来,熊若男停了下来,待杨千一走到跟前,熊若男指着杨千一说:“杨千一你给我站住,我问问你,你怎么就看不上我了?看不上我也就罢了,还侮辱我骄横跋扈凌强欺弱;最可气的是竟然说我男人婆,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休想从这里经过。”
  遇上熊若男,杨千一就知道麻烦了,他对熊若男太了解了。打小杨家住在街北头,熊家住在街南头,他们两家就一条街的距离。熊霸天老婆不少,一个正室八个偏房,九房太太却一直没有一个生养,既然几个太太都没生养,当然不是太太们的问题,问题一定出在熊霸天的身上。
  就在熊霸天心灰意冷的时候,六姨太太蒋氏意外的怀了孕。熊霸天欣喜若狂,高兴之余终于弄清楚,六姨太太喜欢看戏,经常去戏院,一来二去跟一个唱武生的戏子勾搭上,怀下了孽种。知道事情真相,熊霸天一不做二不休,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戏子做了,然后高枕无忧做起了父亲。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六姨太生下一个女孩,打小熊霸天就给女孩取名叫若男,希望她向男孩一样。熊霸天30岁才得此一女,尽管他自己知道不是自己亲生的,也对若男疼爱有加,捧在手心怕冻到,含在嘴里怕化了。
  所以,从小熊若男就养成霸道的性格,不喜欢习文却喜欢习武,整天枪枪棒棒打打杀杀。也许,从骨子里遗传了那个死鬼武生天赋。长到十二、三岁,一般同龄的男孩子都打不过她,背地里就给她起了一个外号“男人婆”。
  杨千一见熊若男拦住自己去路,摆出了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杨千一心想在这大街上如果被她缠上,看起来一时半会脱不了身,既然她兴师问罪来了,不如我先给她一个下马威。想到这里,杨千一向前跨了一步大声的嚷嚷道:“众位乡亲都止步了,大家来帮我评一评这个理。”那天正赶上青龙庵镇逢集,街上赶集的人熙熙攘攘,杨千一这声吆喝不要紧,四面八方的人群都围了过来看热闹。不多会的功夫,把他们就围得水泄不通。
  杨千一看人也差不多了,冲着人群作了个揖,然后大声地说:“众位相亲,今天中午我们镇长家师爷带着礼品,到我们家去提亲。”杨千一的话刚说完,人群中就散发出“哦哦哦”一片惊呼声。杨千一接着说:“自古以来,都是男方带着礼品去到女方家提亲,何曾有女方带着礼品到男方提亲的道理?”人群中突然像炸锅一样,大家一片议论声:“这真是天下奇闻,哪有女方到男方家提亲的?是不是镇长家的女儿嫁不出去了?要不就是镇长家女儿想男人想疯了……”大家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
  听到众乡亲的议论,熊若男的脸“唰”的红了起来,心中一股怒火直冲心头,指着杨千一说:“你……你……闭上你的臭嘴。”看见熊若男被气成这样,一股快感从心头升起。也就顾忌不了什么,逞一时口舌之快起来:“我干嘛闭嘴?你看看你,一身男不男女不女的打扮,整天就知道骑马射箭招惹是非,这样的男人婆哪个敢要哪个敢娶?”杨千一的话刚说完,人群中又爆发了“哦哦哦”嘲弄的呼叫声。熊若男根本没有想到,杨千一会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如此的羞辱自己。当时,大街上要是有个老鼠洞她也愿意钻进去。
  熊若男气急败坏地又指着杨千一说:“你……你……你要为你今天的话付出代价。”说完带上随从狼狈的离去。
  背后的人群中又发出了“哦哦哦……”的嘲弄的声音,在此起彼伏的嘲笑声中,熊若男消失在街头。
  杨千一笑着“咂”了一下嘴,感觉心里特爽。看着熊若男消失的背影,冲着围观的人群说了声:“大家都散了吧。”围观的人群这才转身离去。杨千一拍了拍身上的长衫,朝着宋紫烟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里的熊若男越想越气,几时受过如此委屈。原本羞辱杨千一一场,没成想反过来被杨千一羞辱了一顿,而且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以后怎么出门见人?整个下午熊若男都把自己锁在房间了嚎啕大哭,直到熊霸天回来也没停止过。
  熊霸天问清了原委,也气得把桌子上的茶具掀翻了一地:“他们杨家也欺人太甚了,我原本好心好意上门去提亲,没想到他们反过来如此的侮辱我们。上门提亲,无非是看你们家现在生意如此红火,成了亲家后,也能替我们销售一些茶叶。杨博源,既然你做了初一,就别怪我做了十五,你们家的茶园早晚我让它姓熊。”
  说完,向旁边的史大可招了一下手,史大可迅速走到熊霸天的跟前,熊霸天把嘴俯在史大可的耳边默默地说了些什么。史大可一边频频点头,一边嘴角露出了一丝阴笑。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