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经典言情>一炉茶烟暖>第二章:品茶盛会 杨家胜出

第二章:品茶盛会 杨家胜出

作品名称:一炉茶烟暖      作者:幸福千里      发布时间:2016-12-08 18:06:00      字数:4484

  杨千一回到家里,已是暮色沉沉。看见大厅的客房里,爹和娘正坐在八仙桌旁,小声说些什么。杨千一蹑手蹑脚的想溜进自己的房间,最终还是被爹发现了。杨博源抬高了声贝问:“是千一回来了吗?”杨千一看躲不过去,才怯怯地回了句:“是的,爹,我回来了。”
  杨博源似乎有点生气,大声地训斥道:“怎么到了家还鬼鬼祟祟的?这么晚才回来,害得我跟你娘担心死了。出去的时候不是说好的吗?到了苗花铺你姑妈家,看完姑妈就回来,可是你……”
  看见爹生气的样子,杨千一满脸堆满笑走到爹娘面前说:“爹,你就不要生气了,都怪千一没有听娘亲的话,出门前没有带上伞,遭致回来的路上淋了雨,您也知道这都秋后了,千一怕淋出好歹来,就到了一户人家,把衣服烘干了才回来。”
  听说孩子淋了雨,千一娘赵氏赶紧站了起来,冲着杨博源嚷嚷道:“孩子都淋雨了,找人家把衣服烘干,也是正事。秋后的天这么凉,万一弄出个好歹来,那可不得了,我们杨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老爷你就少说两句吧。”说完这些走到杨千一跟前伸手试了试他的额头。
  听说千一淋了雨,又听千一娘这么说,杨博源的火气似乎消了许多。但是,嘴上还是不依不饶地冲着千一娘说:“你就惯着他吧,看看把千一都宠成什么样子。”
  说完这句话后,满脸温和地对着杨千一说:“这么晚还没吃饭吧?一定饿坏了吧?快去洗洗手,一起吃饭吧。”
  杨千一看爹缓和下来,立即点点头说:“爹,您还别说,经您这么一提,我还真的感觉饿了。”说完转身洗手去了。
  
  一家人围桌而坐,开始吃饭。刚吃了几口,杨千一想起了什么,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说:“爹,我差一点忘了,这是宋亦农宋叔叔炒制的新茶,他在制作了工艺上做了一些改良,今天临别的时候,再三嘱咐我一定要让我把它带给你验证一下。”
  杨博源听完千一的话,先是一怔。疑惑地放下筷子,接过杨千一手中的茶叶问:“你怎么会看到亦农?”
  杨千一一边吃饭一边回答道:“嗨!爹,我今天衣服不是被淋湿了吗,您猜我到谁家烘衣服去了?”
  杨博源正在打开茶叶包裹,头也没抬,随口问了一句:“哪家?”
  杨千一咽了一下嘴中的饭菜,高兴地回答道:“正是宋亦农宋叔叔家,宋叔叔一家人可好了,待人特别的热情特别的真诚。到现在我才知道宋叔叔还有一个那么漂亮,那么知书达礼的女儿。”
  杨博源这时已经把包裹打开,冲着灯光看了一下茶叶的外形以及成色,然后放在鼻子下深深地嗅了一下说:“这老小子,你别说,还真有一手!可谓色、香、味、形俱佳呀!”
  然后转身递给身后的佣人梅兰说:“梅兰,你去帮我把这新茶沏上,我要品尝下口感,看看这老小子究竟做了哪些改进?”
  梅兰接过老爷递过来的新茶,转身沏茶去了。
  杨博源这才接过了杨千一的话头说:“你说的是亦农家那个丫头紫烟吧?”
  杨千一诧异地停止了嘴中的咀嚼,看了看爹说:“爹,你也知道紫烟?”
  杨博源也望了望儿子千一,拾起桌上的筷子继续吃饭,一边冲着儿子说:“当然知道啦,要说紫烟这丫头,不仅知书达礼,而且喜欢读书,说满腹经纶一点都不夸张。更难得的是,她跟亦农学了一手好制茶手艺。原先,我曾经有这个念头,想到亦农家提亲,让你娶了紫烟。”
  听爹说到这里,杨千一已经喜上眉梢,禁不住问:“真的呀?爹。现在也不迟。”
  杨博源瞪了杨千一一眼,接着说:“谁知道被镇长熊霸天抢了先,硬要把他女儿熊若男许配给你,还说什么这是强强联姻。猫哭耗子,他就没安好心,还不是惦记我们家的茶园那点祖业。”
  听说熊霸天要把女儿熊若男嫁给他,杨千一就嘟起嘴说:“那个霸道的熊若男,整个一个男人婆,我才不会娶她呢。”
  杨博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如今这世道,孩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看看如今的熊霸天,欺压乡里无恶不作,爹要不答应这门亲事,他岂能善罢甘休?”
  杨千一听说爹爹答应了这门亲事,“嚯”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赶忙问:“爹,您不会真的答应了这门亲事?”
  杨博源无奈地点了点头:“这样的环境下,你让爹怎么不答应他。”
  杨千一斩钉截铁地说:“就是您答应下来,我也不会娶熊若男那个男人婆的,要娶的话,你娶吧!”
  听完杨千一的话,杨博源被呛得够呛,一口饭菜顿时噎在那里,接着连声的咳嗽起来。好不容易咽下饭菜,杨博源放下手中的饭碗,指着杨千一说:“你这个兔崽子,反了你还不成?”
  一旁的赵氏看见父子争吵了起来,赶忙过来打圆场说:“看看你们爷俩,千一在省城没回来的时候,整天念叨千一啥时候回来就好了;千一如今倒是回来,谁知道你们见面就掐,连一顿安生的饭都吃不好,爷俩就不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聊一聊吗?”
  看见娘亲开了口,杨千一坐了下来,拾起桌上的碗筷继续吃饭,一边吃一边说:“我就不娶熊若男,要娶我也娶宋紫烟。”
  杨博源听完杨千一的话,瞪了杨千一一眼说:“你别做梦了,既然爹答应了这门婚事,你就得娶熊若男。后天就是品茶盛会了,我现在也没功夫跟你计较,等盛会结束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顿晚饭,一家人吃得不欢而散。
  
  品茶盛会如期举行,地点选在供奉卢仝祖师爷雕像的庙堂前。迎面的石碑上,刻着卢仝的《七碗茶歌》,大气的魏碑体,清秀而且飘逸: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孤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的刻在迎面的石碑上。
  品茶的时辰到了,鉴定席上坐满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品尝专家,主持品茶大会的杨博源刚要宣布一年一度的品茶盛会现在开始,坐在杨博源身边的镇长师爷史大可捅了捅杨博源说:“杨庄主,慌什么慌?我们家镇长老爷还没到呢?你可记住喽,在青龙阉镇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我们家镇长老爷说了算。再说了,你可别忘了,我们镇长老爷家也是参赛的一份子。只有等我们家镇长老爷到了现场,这个品茶盛会才能开始。”
  看着史大可一副骄纵跋扈的样子,杨博源打心底感到恶心,想想目前熊家的势力,又不得不向史大可挤出一丝笑容,巴结地说:“史师爷说的是,岂有不等熊镇长的道理。”
  史大可瞪了杨博源一眼说:“杨庄主刚才是怎么称呼我的?”
  史大可一句话马上提醒了杨博源,史大可因为姓史,那是祖宗传承下来的姓,他也无法改变。所以,平时最忌讳别人称呼他史师爷。杨博源马上改口连连地说:”师爷提醒得是,师爷提醒得是。“
  史大可“哼”的一声转过身去,再也不理睬杨博源。
  由于时间到了,台下看热闹的乡亲喧闹起来,都质问这品茶盛会什么时间开始?杨博源刚要站起来解释,就看见熊霸天带着镇政府的一帮人气势汹汹地赶来。杨博源吁了一口气,待熊霸天坐定,杨博源宣布品茶盛会正式开始。
  这次青龙阉镇参加品茶盛会的有六个茶区,一个是清远茶区,就是杨博源家的茶区,一个是龙口茶区,一个是慈安茶区,一个是苗圃茶区,一个是汇源茶区,一个是博圩茶去。博圩茶区是镇长熊霸天的产业,据听说博圩原先是一个武姓的庄园主,被熊霸天使了一些手段霸占去了,那个武姓的庄园主敢怒不敢言,最后只有忍痛割让与他,自己带上一家老小远走他乡另谋生计。
  第一轮开始了,六家茶区分别把自己的新烘制的茶叶端了上来,每位评委面前放了六份新茶,鉴别的专家们先从外型上甄别茶叶的好坏。过了一会儿,鉴定的专家经过了比对,然后小范围的讨论,最终结果由评委会的报幕员报出。报幕员清了清嗓门:“第一轮外形,清远茶区胜出。清远新茶嫩度,一流芽间;条索,圆润饱满;色泽,光鲜油润;整碎,大小均整;净度,无尘无杂质。经评委会一致认定,清远新茶外形一流。”
  报幕员的话,拖着长长的尾音在盛会上空飘扬。台下看热闹的乡亲一连串的叫好声此起彼伏:“还是杨庄主家的新茶好,年年如此,好茶就是好茶,我们服。”
  报幕刚结束,就看见熊霸天的脸色阴郁了下来,狠狠地瞅了一眼身边师爷史大可,史大可赶紧避开了熊霸恶狠狠的眼神,额头上的汗霎时涌了出来。盛会之前,史大可就给熊霸天出了主意,要想拿下今年茶王的头衔,只有在评委会的几位评委身上做手脚,给这些评委专家们使一些银子。熊霸天也同意了史大可的计谋,安排史大可全权负责此事。实际操作起来,史大可可是废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始终也没有说服这些品茶的专家,这些忠于职守的专家说:”在卢仝茶祖师爷庙前,不敢造次,如果有失公允的话,就是亵渎了卢仝祖师爷。“
  史大可对这批倔强的老家伙,也无可奈何,白花花的银元愣是没送出去。
  第二轮试喝开始,依照上一轮的模式一样,每个评委面前六杯新茶,辅助的人员迅速地在评委面前的空杯子里放茶叶倒热水一气呵成。一会儿的功夫,每位评委面前升起了袅袅的烟气,又过了一会儿,专家们开始依次品尝每个杯子里的新茶。经过一番角逐,经过一番比对,评委又聚在一起讨论了一下,最终把结果交到了报幕员的手中。
  台下一片肃静,乡亲们都屏住呼吸竖起了耳朵,听一听今年的茶王花落谁家?
  报幕员走到台前宣布:“第二轮试喝,专家们最后一致裁定,清远茶区胜出。清远新茶茶汤醇厚,浸泡后的茶叶青碧浓鲜,饮后口留余香,经专家们试喝后一致认定,清远新茶试喝一流。”
  报幕员的话音刚落,台下爆发一阵欢呼声:“不得不佩服清远的新茶,众望所归,众望所归呀!”
  听完了最后的报幕,师爷史大可再也坐不住了,刚想转身解释什么,熊霸天一个大嘴巴就抽了过来,顿时五个手指印在史大可的脸上开了花。史大可委屈地望着熊霸天,嘴里无奈地说:“老爷,不是小的错,我也没办法……”史大可嘴中还想囫囵什么,声音早已淹没在会场的欢呼中。
  杨博源走下台,走到站在台下的宋亦农跟前,拍了拍宋亦农的肩说:“老小子,真有你的,今年我们又胜出了。”
  宋亦农此时有些激动,眼眶满是泪花,冲着杨博源说:“杨老爷,今天茶农又能卖个好价钱了。”
  杨博源点了点头说:“这些茶农真的该好好谢谢你……”
  
  一年一度的品茶盛会,早已吸引了来自五湖四海的茶商,亲眼目睹了这场品茶盛会,茶商们放心地把订单给了杨博源。一时间把杨博源围个水泄不通,茶商们七嘴八舌地说:“杨庄主,恭喜今年又得茶王嘉誉,年年如此,众望所归呀!跟杨庄主做生意,我们放心。”
  杨博源作了一个罗圈揖,算是答谢了众茶商。接着对着众茶商说:“承蒙各位老板看得起杨某,杨某不胜感激,谢谢大家!谢谢大家!今晚,我们清远茶园在望江源摆下酒席,还望各位老板到时候一定赏光。”
  众茶商还了杨博源一揖,嘴中答应道:“杨庄主,我们一定准时到,一来给杨庄主道个喜,恭喜杨庄主今年又得茶王美誉;这二来呢,恭贺我们今年继续跟杨庄主签订购茶合同,杨庄主的茶我们买的放心。”
  熊霸天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这一切,心里恨得痒痒的。见杨博源打发了众茶商离去,会场的看热闹的人也逐渐散了。熊霸天才走了过来,言不由衷地说:“恭喜杨庄主今年又获茶王美誉。”见到熊霸天走过来说话,杨博源不得不敷衍几句,赶紧回应道:“哪里,哪里,还不是仰仗熊镇长,才得到茶王美誉。今晚我在望江源摆了酒宴,到时候还请熊镇长移驾光临。”
  熊霸天赶紧推脱到:“杨庄主,我今晚就没时间过去了,你看看镇上那一滩烂事,还等着我去处理呢。”
  熊霸天先是推脱,接着话锋一转说:“杨庄主,就不要跟我客气啦!马上小女就要嫁给你们家千一,我们就是亲家了,你还跟我客气干啥?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镇政府还有事,我先走一步。”
  说完熊霸天转身走开。看着熊霸天离去的身影,杨博源狠狠地冲着他的方向唾了一口唾沫,嘴里囫囵道:“什么玩意。”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