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悬疑武幻>荡秋千的女孩>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作品名称:荡秋千的女孩      作者:于漫江      发布时间:2015-04-21 07:49:15      字数:4379

  
  
  一、凤凰山
  石头为了画作的个展,他云游四方。他游历华夏壮美的山河,从古茶马古道至古丝绸之路,又由壶口瀑布漂流到大秦的战场,穿过塞北荒原,又经过江南水乡,停在凤凰山,这是一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地方,梦里不知道多少次来到这里。
  在小诗和小雅离开的两年里,他感觉生命中似乎缺少了些什么,是如水般的琴声,还是她们荡秋千时的衣袂飘飘,还是她们清脆如百灵般的歌,总之石头的心空落落的。他之所以来到了凤凰山,或许不单单是对诗雅姐妹的思念,更是对千狐奶奶的牵念,如果没有奶奶,就不会有他今天的一切,奶奶,您还好吗?
  石头站在凤凰山的山脚下,仰望山巅,山上云蒸霞蔚,云海缭绕,紫气氤氲,松涛阵阵,这就是神仙应该呆的地方吧。
  拾阶向上,山势突兀峥嵘,如凤凰展翅,山道两旁百花争艳,旖旎万千,山路似断实续,仅可容身,攀援而上,有种绝境逢生之感,石头握着石壁缝隙内的铁环和石把手,如灵猿般,展开手臂,有力地一环连接一环前行,大约攀了两时许,登上山顶。
  石头坐在一巨大缓台处,歇息喘息,走了大半个中国,风餐露宿,野地生活,练就了他一身的劲力,不然他如何能攀得上去。
  一座雄伟壮观的紫院,便映入眼帘,院中有古松四株,挺拔屹立,相衬覆盖着庭院。石头走入紫院,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千狐奶奶和众孙女正石头记得当他第一次走进莫高窟,第一次真真正正见到飞天的时候,就被窟洞里那些精美的彩塑舞、飞天舞、瑶池舞深深打动。他静静地站在前人的画作前,沉浸在飞天绝世舞蹈中,足足站了一天。站到后来,他满脸泪水,仿佛看到画中的人物眼里也都是泪水,分明流的是血泪,那些血泪是中国人的忧伤,很深沉的忧伤。他忘记了饥饿,忘记了时间,甚至忘记打开背囊,展开画夹,他怕一不留神,那些栩栩如生的佛影,和那些随时可能象蝴蝶一样飞走的女子,一转眼就不见了,直至夕阳西下,殷红殷红的火烧云也渐渐地散去……
  在院中谈笑风生,灯谜猜对,轻歌曼舞,霓裳羽衣,衣袂飘飘,仙乐飘飘,还真是神仙过的日子……
  石头突然来到奶奶的面前,首先仙乐停止了,众狐女也都停止了下来,齐齐看向石头,然后聚拢到奶奶的身边。石头看着奶奶躬身施礼道:“奶奶,石头来看您来了,您老可好?”
  千狐奶奶惊喜地看着石头,左右打量着石头,微笑着摸着他的头,慈祥地说道:“臭小子,黑了,瘦了……”
  石头和奶奶及众狐女姐姐一番寒暄过后,他在人群中间,不曾发现诗雅姐妹的身影,石头摸着自己的头不解地问奶奶,诗雅姐妹呢?千狐奶奶说,小诗和小雅曾回凤凰山过一次,不过几日后又离开了,她觉得你可能会来凤凰山这里,说什么也要让奶奶把一方锦帕交给你。于是,千狐奶奶命孙女去丹池取来,石头接过锦帕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
  石头从背囊里拿出青儿的刺绣敦赠予奶奶,还有给诗雅姐妹准备的那份。然后与奶奶躬身道别,没有过多的停留,尽管奶奶一再的挽留,让他与众狐女在紫院多玩一阵儿,等待几日后,或许诗雅姐妹就回紫院了,可是,石头去意已定,无心停留,他不曾见到诗雅姐妹,不免有些失落。
  
  二、小诗的信
  石头细数着心情,来到苏州园林,在一亭台楼榭的回廊里,拿出锦帕,轻轻地展开锦帕,里面赫然是一帧散发着幽香的信笺——
  小诗的信:
  “石头哥,你还好吗?总是在心里牵挂着你,离开你也有两年之久,这两年的时间似乎过得好快,又似乎过得很慢,你可能又增加了几分成熟,几道皱纹,人就是这么的脆弱,而我们要成为人身,要需要几千年的修炼,但现世的人,却不好好的做人。
  有时在月正之夜,我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你,忍不住时会偷偷跑去你身边,偷偷看你睡觉的样子,听你可爱的打鼾声,用头发在你的脸上痒你,调皮地把你弄醒,可每每等你醒转时,我早已隐遁不见了踪影。或许我不是真的很想你或许思念只属于恋人间的,只属于青儿嫂子,看着你们夫妻二人疼惜彼此,心存对方,我看着高兴的同时,心里也会莫名漫上些许的忧伤……
  我是不是前世被你救过的白狐,已无关紧要,只要你和青儿能够幸福地生活就好。我或许也不是阿难的摩登伽女,也不是那个甘愿让阿难化作石桥,忍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的绝世美女。我只是一个等待千年,千年孤独的狐女。不知你是否还记得白狐凄美的歌声,白狐深情的诉说,白狐最后的舞蹈……
  每当忆起你和青儿嫂子救我和妹妹于上古玄棺煎熬之中,让你经受那么多,吃那么多的苦,心都难已安澜。更无法忘记你静静地伫立在伽倻村的林中,听着我和小雅的歌唱,你总是那么安静注视着我们,远远地望着我们,倾听着我们。
  那段时间,我和小雅会因为你的到来欣喜不已,也会因为某日你不再出现而黯然神伤,失落好久。其他的姐妹也都不理解,为何不肯离开伽倻村留在凤凰山静心修行。然而,奶奶常说,人的世界里魑魅魍魉什么都有,苦难和算计无时不在,只有在人的世界才能做到真正的修行,达到真人真神的境界!不要再对我说感激的话,其实我和妹妹,还有奶奶并未为你做些什么,为你所做的最终也是为了救赎我们自己而已,所以我们此后不必没完没了,谢来谢去个不停。
  当然即使没有我们的出现,你也一定能解决人的世界里一切争端和危机,我们都相信你有这个智慧和能力。你是个真正的男人,你不会死在懦弱和卑微的人群里,一经涅槃淬炼的你,坚持画下去,我们都很喜欢你的画,你的描绘,你的表达,将来一定会有所建树。即使不能达到自己所期许的状态,也不要忘记还有我和奶奶,姐妹们的关注,也希望你任何时候都不要迷失自己。成就辉煌也罢,平淡无奇也罢,都寄望你保持一份真我,莫失去自我,那就是真神的境界!加油!我们都看着你呢!不要试图去寻找我和小雅,我们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你,除了你自己……”
  ——小诗笔于牛背山
  
  三、又回敦煌
  石头看着狐女小诗的信,感慨万千,遥望着远方的天空,思绪万千,喃喃自语——
  “石头哥为了逐梦,一直在路上写生,心里也牵挂着你们,睹物思人,见信如见人。时光飞逝,转眼两年过去了,心里也记挂着你们,我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就是胡须比以往长了许多。
  人的世界,并不好混,争名逐利,绞尽脑汁,千方百计,想方设法,殚精竭虑,运筹帷幄,纵横捭阖,死皮赖脸,只是为了活出一个人样,不然就会被人看不起。穷鬼总是那些远离现实,又不得不融入社会环境和遵守法则的人类。
  人的世界,却是时时刻刻充满的算计。武媚娘自打入宫,从来没有害人之心,但是置身危机四伏之中,难以置之事外。她的两个好朋友,她的儿子都想谋害她,想让她死,她不得已还击,最终登基大宝,成为千古第一女帝,虽然皇权仅仅十五年,却是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一生,提携寒门学士,制衡门阀世族,将李唐天下演变成大周,那才是真人真神,十足女神范。(咯咯,有点跑题了,怎么胡诌到大周时代的武曌。)
  石头哥也心心念念着月圆之夜,我们相遇月光如水的夜里。但又因那心悸的月圆之夜,险些夺取姐妹的生命以及千年修行。有时会从梦中满头大汗地猛然醒来,玄棺古墓中的人头冲,大猫鼠,墨鱼的尖牙利齿和黑暗的肚腹,梦靥惊魂,挥之不去,无法遗忘。可能尚还需要一段时间,方能从古墓的阴影中走出来。
  从你们的信中得知,来看过石头哥,戏弄哥哥,哥却全然不知,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你们的,石头哥和你青儿嫂子应该好好招待你们,你们呀,也不显个身,真是那什么那什么。
  不管你们是不是千年现世报恩的白狐,石头哥都记得你们的歌声和舞蹈,你们的深情,你们的诉说,还有我们一同经历的种种。
  希望你们时常能回凤凰山陪陪千狐奶奶,她老人家很牵挂你们,我在凤凰山时,奶奶就不停地念叨你们,说你们翅膀硬了,长大了,能飞远了,不爱自己的家了,奶奶想你们呀。
  石头哥有你们的护佑,也可谓荣幸之至,平安顺畅,也不知道你们在牛背山每天过得好不好?希望你们在人世间每天都能愉快地度过。石头哥马上要办个人画展了,希望届时你们也能来参加,回来看看石头哥……”
  石头离开凤凰山后,接下来的日子,他寻着楼兰姑娘的足迹,穿越了楼兰和塞北大漠,接近灵魂的雪域高原,九寨丽江,大理林都,五岳宝刹无不留下石头的足迹和画作。
  写生的旅途中有一个地方,真真正正震撼着他的心灵,为了画展他再一次回到敦煌。西域敦煌那种粗犷荒凉的美,深深地揪着石头的心。那里让人落泪的信天游,深深地震撼石头的灵魂,他的画作里面多了很多穿着羊皮袄,扎着白毛巾的西域老人和眼睛纯净的牧羊孩童。
  石头在敦煌的日子,他翻遍所有的山头打听那个可恨的王道士在哪居住,石头一门心思想找到他,见到他二话不说,先给他一个见面礼,将他的蛋黄踢碎。但没有人认识王道士,人们大概已经遗忘了这个可恶的王道士。石头想找到王道士和贫士杨某,想狠狠揍他们一顿,并非没有原因。不是文化苦旅中余秋雨先生的悲悯之心,而是石头有着很深的恨,也很深的爱!如果不将莫高窟藏经洞里的旷世珍品暴露现世,也不会出现两个罪孽滔天的日本猪吉川小一郎和英国兽斯坦因。但是石头什么也没找到,除了道士塔,荒凉的高原,除了几个风蚀了洞窟,仅存绝世飞天,他什么没有发现,可恶的王道士已经化成尘土,石头愤恨地抓起一把尘土,撒向远方,大漠的风,将黄沙吹得很远很远,权当挫骨扬灰了他们的可恶和可憎的行径!
  石头喜欢敦煌荒凉的忧伤和粗犷的凄美,当然让他留下来不仅仅是高原的信天游,不是可恶的王道士,而是震惊世界的飞天,都说西域贫瘠,不毛之地,但是石头喜欢这里的汉子,就象沙土里生长出来的荞麦,这里的信天游,这里的黄沙,还有那些抵御风沙的胡杨林。让他画纸一次一次画着画着就不够了,不得不再跑到镇子里卖很多,很多。
  石头记得当他第一次走进莫高窟,第一次真真正正见到飞天的时候,就被窟洞里那些精美的彩塑舞、飞天舞、瑶池舞深深打动。他静静地站在前人的画作前,沉浸在飞天绝世舞蹈中,足足站了一天。站到后来,他满脸泪水,仿佛看到画中的人物眼里也都是泪水,分明流的是血泪,那些血泪是中国人的忧伤,很深沉的忧伤。他忘记了饥饿,忘记了时间,甚至忘记打开背囊,展开画夹,他怕一不留神,那些栩栩如生的佛影,和那些随时可能象蝴蝶一样飞走的女子,一转眼就不见了,直至夕阳西下,殷红殷红的火烧云也渐渐地散去……
  石头静静地留在敦煌,画下敦煌的飞天,敦煌莫高窟是世界上最惊艳的地方。他在敦煌停留的时间也久,他坐在莫高窟窑洞的中央,阳光透过莫高窟朝阳的窗口倾泻进来,荡漾在石头的身上,那刻的他和画作,及画作中的翩翩起舞的人物都显得生动而具体。
  石头留在敦煌一画就是三个月,将西域的风土人情,遗世文化,黄土高坡唱信天游的汉子,广袤风沙大漠,默默奉献的胡杨林都留在了他的画纸上。一个头发及腰,邋遢不堪,两腮虬髯的男人,看上去象流落街头的丐帮子弟,有一种落拓的美感,对的,他就是石头。他负着大大的行囊,装着对狐女淡淡的失落和思念,还有一路写生的画作,向自己生活的城市归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