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悬疑武幻>荡秋千的女孩>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作品名称:荡秋千的女孩      作者:于漫江      发布时间:2015-04-21 07:45:32      字数:3668

  
  
  一、今生前世
  听完小诗如泣如诉的故事,石头默然伫立林中,似有千般情结万般思绪,情缘来去,今生前世,追求爱情的无悔,甚至不求—个结果,只愿回报前世的因果。一个痴情的狐女离别爱的人时,翩然起舞,凄美而哀伤,天地为之动容。小诗凄美婉转的歌声与狐女痴绝的情感,交织出飘渺如梦的境界……   
  几天以前,他和青儿还唯恐月盈的夜晚,夺走诗雅姐妹的生命。然而,此刻皓月如此清亮澄明,温柔地洒入林间,琴声回荡,空灵凄恻,诗雅姐妹现已化险为夷,活脱脱地存在着,活灵活现地歌舞着,如果真的有仙神的存在,那么这两个小丫头一定是仙班的精灵。
  远望城市的灯红酒绿,活色生香,纸醉金迷,声色犬马,歌舞升平,与林中的殇歌曼舞,有着如此鲜明的遥远,石头有种恍如隔世般的迷离。
  石头不清楚人是否真的存在六道轮回,有没有来生往世,如果自己真的是前世那个书生,那么自己又是何等的幸运。小诗如果是那只等待千年只为报恩的白狐,又是何等的辛苦。一等就是千年,千年孤独,世人能懂几许?石头很快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臆想,怎么可能呢,世间真的有这么离奇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吗?白狐传不就成了白蛇传了吗,许仙只因前世救了一条白蛇,然后白蛇寻主报恩,以身相许,被法海设计离间分离,白娘子桎梏囹圄雷峰塔内,后来多亏观音菩萨巧妙化解了一切仇怨,最终化干戈为玉帛。而白狐千年觅主报恩,或许不只是小诗所讲的故事,那么凄美,更不是作家笔下凄美的爱情传说……
  可是前世的尘缘,生命的轮回又怎样解释呢,佛祖的十大弟子之一阿难出家前,路上遇见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只因该女子回眸一瞥,淡淡的梨花烟雨,阿难便心生爱慕,他来到佛祖面前,悲泣地说怎样才能消除妄念和欲心,步入大道获得正果。佛祖问:你有多喜欢那女子?阿难说:我愿化身石桥,忍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为她从桥上经过。
  佛祖说:某日等那女子从桥上经过,那也便只是经过了,此刻你已化身成了石桥,注定只与风雨厮守,你这又是何苦呢?
  文殊菩萨说阿难,“面如秋满月,目如青莲华,佛法如大海流入阿难心。”
  阿难少年英俊,相貌庄严,因年轻貌美,也引起了很多麻烦。阿难记忆最强,仪容俊秀庄严,令见者心生欢喜。不但是佛祖,僧众,亦是最有女人缘。
  据《楞严经》第一卷记载,有一次佛祖举行大法会后,带领许多弟子接受波斯匿王的供养,阿难没跟上,单独到舍卫城街上乞食。走了很久,钵还是空的,阿难又热又饿又渴。
  在聚落一口古井处,见一位女子正在那儿打水,阿难走到井边,这名女子抬起头看见阿难,眼前为之一亮,一念之间,心里便生起强烈的爱念……
  
  二、前因后果
  这名女子名叫摩登伽女,古印度时,她的身份低微是不能给佛陀供给的。阿难说众生平等,接受了她的供给水饭。
  摩登伽女回家后,便得了想思病,整日思念阿难,饭食无味,从此失去了人生的乐趣,终日忧郁,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母亲爱女心切,只好硬着头皮来找阿难,并说,"我的女儿对你一见钟情,朝思暮想,我愿将女儿许配给你为妻。"阿难十分为难地说,"我随佛出家,身为比丘,不可结婚生子。
  当阿难再次来到她家门口托钵化缘时,摩登伽女便用邪术迷晕阿难。阿难危难之时,一心念佛,佛陀心灵感知阿难受难,赶紧派遣文殊菩萨到摩登伽女家去找回阿难,阿难在即将破戒时,忽然间清醒过来,马上离开摩登伽女,跑回佛陀的修行地。
  摩登伽女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向佛求救。
  佛陀问摩登伽女:"你如此苦苦追求阿难,为什么呢?"
  摩登伽女回答道,"阿难无妻,而我无夫,我和阿难正好可以结为夫妻,请佛慈悲成全我们的好事。"
  佛说:"你真的很爱阿难?"
  摩登伽女说:"我真的非常爱他。"
  佛说,"阿难没有头发,你若肯剃除秀发,你和她一样了,我才可以让阿难取你为妻。摩登伽女毫不犹豫地答道,"为了阿难,我什么都可以做。"
  佛陀说,"那么,你回家告诉你母亲,剃发后再回来。"
  摩登伽女回家后,请求母亲为她剃除秀发。
  摩登伽女的母亲非常伤心地说,"女儿的头发犹如孔雀的羽毛,理应小心保护才对。你美若天仙,国中英俊男子那么多,我一定能帮女儿找一个如意的郎君,又何必苦苦的要嫁给一个沙门呢?"
  摩登伽女回答说,"我生为阿难的人,死为阿难的鬼。今生我非阿难不嫁。"
  摩登伽女的母亲一边流泪,一边替女儿剃下秀发。
  摩登伽女剃光头发后,高高兴兴地来到佛面前说,"我已落发,请佛陀履行您的诺言。"
  佛陀问摩登伽女,"你爱阿难什么呢?"
  摩登伽女答道,"我爱阿难明亮的眼睛,我爱阿难英俊的鼻子,我爱阿难迷人的耳朵,我爱阿难甜美的声音,我爱阿难高雅的步伐,我爱阿难的一切。”
  佛陀问,"阿难眼中的眼泪不净,鼻中的痰不净,口中的唾液不净,耳中的耳垢不净,身内的屎尿肮脏不净。婚后行不净污秽,生子后便生老病死等苦,由此观之,阿难的身体有何值得你爱的?"
  为了进一步引导摩登伽女领悟六根不净观,佛陀叫人把阿难的洗澡水端出来,问她:"你既然那么爱阿难,这盆水是阿难的洗澡水,你就将它喝下吧!"
  摩登伽女吓了一跳说:"佛陀,你是大慈悲者,这么脏的水为何叫我喝呢?"
  佛说:"每个人的身体原本就是这么脏的,现在阿难健康时你就已经嫌脏了,那他将来老死败坏时,你又将作如何想呢?"
  摩登伽女听了佛的话,忽能观察人身的不净,再也爱不起来——原来阿难的身体一样这么脏,那还有什么可以爱的?从此,爱念、贪念都消除了,顿然开悟,真的出了家,证了初果。
  同样,摩登伽女见到阿难后,便如同吃了迷魂药。为了嫁给阿难,不惜把自己心爱的头发都剃掉。现实生活中,有些人为情所困,干出很多傻事,甚至心甘情愿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佛陀因此告诫阿难:"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慎勿与色会,色会即祸生。得阿罗汉已,乃可信汝意。"
  石头觉得现代人面对诱惑太多了,灵魂难免迷失浮躁。爱,或许是一颗感恩的心。和青儿的相恋,相依相守,不管是不是神的旨意,只求能安然携手一生。如果来世有缘再续,继续相濡以沫一辈子……
  然而,然而,小诗讲这个故事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呢?难道不知道我已经有了青儿吗?
  
  三、城市生活
  石头和青儿的生活虽不是那么激情浪漫,但二人你侬我侬,情意缱绻,牧笛声声,画写淡然,日子平静中不失诗情画意,有一种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小情调。
  可是城市建设的步伐,打乱了伽倻村的宁静,伽倻村被政府圈地征用将建成富人的天堂,几百年来世世代代生活的百姓都要迁徙到城市里,伽倻村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都将不复存在,当然也包括曾一度带给石头精神慰藉的林间琴音,和白狐姐妹荡秋千时的欢声笑语,莺歌曼舞。
  人们说白狐诗雅姐妹离去时,林中白雾升腾,万丈霞光,五颜六色,气象万千,群鸟聚集,仿佛林中所有的生灵都知道伽倻村的祥和恬静将永远被钢筋水泥淹没,喧嚣聒噪充斥,难以安宁和生存……
  惟一留存下来的是村中的城门楼子,无法拆除,一旦强拆,惊悚即现,不是挖沟机驾驶员离奇死亡,就是钩机大铲诡异脱离。如果用TNT炸弹定向爆破,政府又唯恐搞得动静太大,造成没有必要的伤亡。政府无奈,最终将城门楼子重新设计,修缮敬立,老子骑着青牛,无人动得了!
  诗雅姐妹在这其间回到凤凰山姥姥那里,潜心修炼,一两年的时间里没有任何音讯。
  伽倻智者离开H城时,处理了鬼巷的棺材铺,政府给的补偿款都交给了石头和青儿,让夫妻俩买个房子,剩余的钱用于石头举办个人画展,和邀请国际级绘画大师等以备不时之需。老人安排这些事后,准备与石头母亲在大山脚下过着田园式的隐世生活。
  石头和青儿准备用拆迁款在城里投楼,将伽倻智者,和耄耋之年的母亲共同生活在城市里。但两位老人说什么都不会留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里。两位老人喜欢乡间干净的阳光,空气中弥漫泥土的芳香,碧透湛蓝的天空,夜晚清亮中可辨认出星辰的位置,根据风云的变幻,预知明天的气象,对土地和自然的虔诚,对绿色植物有些深深的眷恋和依存。于是,石头在距离H城临近的高山峻岭,林深秘境,买下一片地皮,搭建一个精致的小木屋,供两位老人居住。
  石头和青儿留在了H城里过着和以前不一样节奏匆忙的城市生活,石头画着他的画,青儿对苏州刺绣情有独钟,信手拈来,龙飞凤舞,江南水乡,清明上河,技法娴熟,夫妻二人情爱笃深,朝朝暮暮,酝酿着他们惊世骇俗的作品,也期待着他们的爱情结晶……
  可是石头的画,并不被画届认可,个人画展迟迟不能成行,青儿的苏州刺绣倒是被同仁赞赏,作品被大鼻子的外国人买走了不少。
  石头决定一个人出去采风寻找灵感,临出发前青儿为石头准备好了行囊,画具用品,还有自己中意的几件苏州刺绣,如果去凤凰山便送给奶奶和诗雅姐妹。
  石头一路经过敦煌楼兰,塞北大漠,接近灵魂的雪域高原,九寨丽江,大理林都,五岳宝刹无不留下他的羁旅足迹,和画作。
  他走着走着却来到了凤凰山,也许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冥冥中有一种挥之不去,无法排遣的召唤,也许是那首白狐的歌声,也或许是小诗诉说的那个故事?总之,他的脚步停在了凤凰山下……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