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悬疑武幻>荡秋千的女孩>第七章

第七章

作品名称:荡秋千的女孩      作者:于漫江      发布时间:2015-04-19 08:00:44      字数:3508

  
  一、护院巨蟒
  巨蟒眨眼间倏然而至,石头险些眩晕过去,一口凉气从头部凉到脚底,他本能地掏出工兵铲和匕首要与蟒蛇殊死对峙博斗,青儿此时也暗暗默诵竹木经书上驱魔退兽的口诀。
  然而,结果出乎意料,令人大跌眼镜,巨蟒并未将二人吞入腹中,象与猫鼠一翻生死打斗状。这个巨大的看似凶巴巴的家伙,并没有对二人发动实施攻击,反而擎立的身体和凶狠愤怒的眼神,乖巧地柔软下来。让青儿和石头如坠五里雾中,只见它的口中传出旷远苍凉的声音:“一千年以前,我便在这里守庭护院。千狐奶奶说,今日申时会有一对伉俪莅临府邸,想必就是两位壁人,奶奶命我在万泽园迎候,你们一路奔波,可谓曲折辛苦。几百年来,有好多盗墓的小毛贼惦记虫洞里的金银珠宝,可是他们没有一个能击退人头虫的攻击,怎么可能活着出去呢。如果不是竹木经书的法力,你们岂能摆脱无计其数猫鼠的围攻,游出墨鱼谭十里,安然走出人头虫洞,圆音大师曾说只有竹木圣经方能做到。也只有心地纯厚的人才会获此机缘,这其中的奥妙,无法详说,但有一事请你们必须谨记,不得言传,两位施主如若离开宅院,必须将竹木圣书留下,经书务必归还给白马寺的主持,圆了圆音大师的心愿,我也会将二位安全送出洞外,两位施主切莫怪罪,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几千年了,白马寺因为战火纷飞,丢失经书,香火不旺,门可罗雀,言归正传,你们一定要救出小诗,和小雅,两小姐一时糊涂呀,得罪了圆音大师,囹圄景公塔的玄棺里已经两百年多了,我也有难言之隐,救孤女姐妹不得,让姐妹备受无尽无休的煎熬。今夜子时,如果月光出现,两小姐如若不能获救,定然会化为太虚之物。可怜呀,时间不多了,跪求两位施主,拜托了,说着蟒头叩击着地面。”蟒蛇说完,似乎有眼泪从它的眼中流出,闪烁着宝石的光辉。
  “多谢,蟒兄接见,为我道出,这期间的种种发生,更感谢千狐奶奶的一路点化施救,所谓用心良苦,大恩大德无以回报,我和青儿虽一路跋涉,一路多难,但心里自始至终不曾有过放弃救出千孤奶奶的两个孙女的念头。这也是我们为何能从墨鱼腹中披荆斩棘活着走出来的主要原因,蟒兄,你快快请起,小诗和小雅,还有经书我都会处理好的,我们立刻去景公塔救姐妹俩命吧。”
  蟒兄带路,石头和青儿紧随其后,这个庭院也真够大,经过一个花园,三个回廊,一个荷花池,又穿过几个厢房,行约一刻钟的时间,便来到景公塔前。
  
  二、九天乾坤锁
  景公塔高约百米,十里之外,仰头便可看到塔身的全貌,一颗镇塔明珠,夜晚时分便会散射出熠熠七彩光,此塔是白马寺世代主持他日圆寂后,将一生佛修舍利子存放之地,肉身涅槃后,灵魂栖息圣地。
  狐女小诗和小雅因为听说吃了佛舍利可以使她们的道法增加两千年,于是有了前面的结怨,被圆音大师用法器收容于上古玄棺内,一把九天乾坤锁将玄棺锁得严严实实。
  石头和青儿随着大蟒蛇进入景公塔内,首先映入眼帘是一口乌青发亮,棱角分明的上古玄棺。一把有个龙头形状的大锁,将上古玄棺锁得那是密不透风,无懈可击,无计可施,无从下手。巨蟒说只有有圆音大师的法杖才可以打开,但是圆音大师和孤家积怨太深,又怎么可能借用法杖,打开玄棺,放虎归山呢。
  这也是为何千狐奶奶搭救石头后再求助石头的原因,九天乾坤玄棺锁非睿智果敢的凡人方打开不得,如果用法力强制施法解锁,定会触动玄棺内的自毁机关。棺内有超强硫酸,硫磺,毒箭,毒液,如若用强,很有可能触动机关,玄棺内的毒箭和噬骨毒液会直接毁了狐女两姐妹俩。此锁一环套一环,九九八十一环,环环相扣,暗藏玄机,杀机。在石头和青儿进入古墓前,这蟒兄为了力求破解之法,整整寻思了几百年,始终不得要领,无计可施,无可奈何。
  正当石头和大蟒在塔里徘徊思忖研究破解之际,青儿一直在解读玄棺上的纵横交错烂七八糟的符咒。她在心中默念竹木心经,将圆音施法封咒揭去一张一张符咒飘然飞落。也不知道有没有冷箭和毒液伤害到玄棺内姐妹,反正也没有暗器从玄棺内射出,也没到其他的异响。
  她看着九天乾坤锁,脑海中不自然浮现出童年的记忆,伽耶智者,教她奇门遁甲,五行八卦,易经周易,风水异术,乾坤破锁心法。
  她凭着记忆,口念心诀,手中的解锁工具迅速工作,身影,和着开锁声,如花丛中蝴蝶,轻轻舞动,九天乾坤锁,一道一道锁芯应声而动,嘎嘎歘歘,听着声响,一个一个龙头张开嘴,似乎即将马到功成。
  石头和大蟒闻声看过来,石头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睁着大大的眼睛,惊叹不已,看着青儿仿佛天上的仙子,翩然舞动。其实,只有青儿知道此时此刻的凶险,稍有一丝分神,一招不慎,所有的努力都将白费,所以容不得她马虎大意。就在这塔内生死攸关之际,塔内走入一位高僧,口念心经,即将被青儿打开剩下两条龙的嘴时,颤抖的玄棺,渐渐地平息下来,九天乾坤锁又一点一点逐步自锁。
  石头大喊一声,大师千万不要……
  
  三、圆音大师
  这僧人仿佛对石头的话充耳不闻,口中的经文不断涌出,上古玄棺的锁也慢慢地归位,即将回到最初位置,玄棺也渐渐平静了下来,棺内的怨气也慢慢地被强硬压制下去。
  僧人游走五行步法,手中舞动着禅杖,嘴中又叽里咕噜磨磨叽叽一些咒语,地上散落的符咒又重新一一贴在玄棺原来的位置上。看来僧人是看管玄棺的,石头心想这厮会不会是圆音那?
  如果是,那可坏菜了,圆音和孤女有着化解不开的仇怨,偷吃了佛舍利,那可是亵渎僧人祖师爷的灵魂,此罪岂能得到僧人的饶恕,这可如何是好呢?石头站在一旁,无计可施,急得直打转转。
  如果僧人不出现,青儿会把小诗和小雅从玄棺中及时解救出来,重获新生,获得自由,然后她们慢慢恢复体力和法力。
  此僧吟诵的经文的声音怎么与墓道猫鼠来袭时回荡的经文如出一辙呢,苍凉,透着诡异。难道是这个僧人,用咒语唤来的猫鼠和人头虫?如若是,虽说守护古塔,此僧也不至如此歹毒吧!
  石头感觉无数猫鼠和人头虫又即将出现,肯定不会如先前那样顺利的消停下来,拯救狐女诗雅姐妹,近在咫尺,迫在眉睫,心急如焚,他来到大师的面前厉声喝道:“大师且慢,有事好商量……”
  圆音将上古玄棺的机关还原复位后,转身回道:“小施主,你们夫妻二人进入墓洞受到猫鼠攻击时,老衲就已知晓,你们如何走出猫鼠的墓洞,从墨鱼谭死里逃生,大战人头虫一幕幕,老衲都了如指掌,如果你们是为了钱,来到宅院寻宝,那么人头虫洞里的珠宝都归你们所有了,那些如意翡翠黄金宝石谁人不想得?你们难道不想?艰难跋涉如此折腾不就是为了那些宝物而来吗?如果你们许了老僧,离开宅院就可以得偿所愿,就不要趟这趟浑水了,还是回去吧,我会满足你们的荣华富贵……”
  “大师,你别误会,我们不是为了荣华富贵来到这的,想必大师也知道,我们是为了一个承诺。玄棺内狐女姐妹的奶奶对我有恩,知恩图报,乃做人根本,我们对虫洞的珠宝没放在心上,如果说不动心,那也是假话,你也不可能相信。如果拥有了虫洞里的任何一件宝物,我和青儿都一定不愁吃,不愁喝了。但是比金钱富贵更重要的是做人的承诺,大师您也洞明了悟,看破红尘,富贵如浮云,人心的善恶福报才能走上正途获得正果。我晓得诗雅狐女姐妹,因为贪玩,偷吃了你们祖师爷的修善正果,你把她们囹圄玄棺几百年,他们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的心也该释然,如此介怀芥蒂下去,只会加深彼此间的业障和仇怨,你想呀,每天不是歌唱,就是荡秋千的一对天真活泼的女孩被你束缚了自由,你的心也不落忍吧,大师你有慈悲心怀,岂能和两个小妖女一般见识,佛祖也会宽恕他们的。诗雅姐妹出事后,千狐奶奶也被上头惩贬于伽耶村的城门楼,为了救赎两孙女的罪孽,她为村民化解灾难厄运,这不都是为了赎罪吗?这些还不能化解大师心中的怨气吗?”
  “施主,你知道这宅院,这塔,还有蟒蛇,都是围绕着玄棺而生的,我岂能因为你的几句话放了这两个妖孽,只要她们一死,我圆音才能够让祖师爷的灵魂得到安息……”
  圆音大师如此固执,一意孤行,看来远非石头想的那么简单,几句话就能摆平的,如此焦灼讨论无果时,站在一旁不言语的青儿,实在隐忍不住,大声喝到:“臭和尚,给你脸你不要脸,给你,你就兜着,姑奶奶怎么看你都不象慈悲之人,不是好东西,速速出招,小女子领教领教你的招数!!”青儿自己怒火中烧,脸蛋儿气得红彤彤的。
  “青儿,别胡闹,要尊重大师。”石头一看青儿怒了,眼睛都冒火了,他得浇浇水,冷却冷却一触即发的打斗,他无不担心地看了看青儿,一个弱女子如何打得过一个佛法武学上乘的高僧,然而谁伤了谁都解决不了问题?如果武力能解决问题,石头早都出手了,早把圆音的头象砍人头虫一样切下来当球踢……
  石头的话音还没有落地,青儿已经抢先出招与圆音打斗起来,石头在一旁焦急喊到:“青儿,住手,别伤着大师……”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