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悬疑武幻>荡秋千的女孩>第三章

第三章

作品名称:荡秋千的女孩      作者:于漫江      发布时间:2015-04-17 07:58:16      字数:3623

  
  
  一、伽耶智者
  石头和小青因画结缘,不久两人便熟悉了,日久生情,自然而然地恋爱了。原来小青是伽耶村智者伽耶老人的孙女,伽耶老人在鬼巷经营寿材店,自主生产和销售,石头刚回国那会儿,穷途末路,四面楚歌,无所事事,人生彷徨,命运凄迷。除了画画什么也干不了,想重操旧业吧,大已不可能了,启动资金是很大一笔钱,以他目前的窘境,无力改变什么,他必须要面对眼前的困境,必须隐忍地生活下去。
  伽耶老人得知石头和小青恋爱后,也没有反对,他看石头精神虽然有些游离,但眼睛里还算发亮有神,只要青儿喜欢,他也不会太多地干涉其中。他看到石头也没有正经的营生可做,将来怎么照顾好青儿,更要命的是询问石头的家里还有年逾古稀的老母,等着他赡养,哪儿哪儿都需要钱,没钱他怎么活。伽耶老人让青儿找来石头,打算让石头到寿材店给棺樽上色,绘上24孝图,画一口大棺材的孝图,可以赚到200元。
  石头来到老人的面前,鞠身道:“晚辈石头给您老请安了”伽耶老人回道:“年轻人不必拘礼,接下来又问道,年轻人听青儿说你每天都在伽耶村的后山画画,我的意思不是说,你画画将来没有前途,可是眼前挣钱比较要紧,你到我的店里画吧,也不会荒废你的画功,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说完看着石头又将他满是皱纹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陶醉着吧嗒着他的烟斗,深吸几口后,又磕打磕打他的脚底板正色道:“年轻人,再我这好好画,你在鬼巷或许能会成为一种传奇,相信你自己的灵慧吧,如果你能在寿材店画上三年,我便把小青许配给你,当然这一切都凭你的努力……”
  小青听了伽耶智者的话,刚想反驳,石头拦住了她,他明白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母亲多病,常年沉浸在大药瓶子里,每次的汤药也都不少钱,现实不允许石头等待,停滞,有个活就先干着吧,到啥时说啥话,反正与自己的专长有关,轻车熟路,驾轻就熟,如果一天能画两口大棺材,就可以给母亲买肉吃了,每次看着母亲佝偻的身躯,满鬓的银发,瘦骨嶙峋的样子,他的眼里都忍不住禽满泪水。故而,伽耶老人给他安排的活计,断然不能推辞的,哪还有心思挑肥拣瘦的,必须面对和接受,当然应该不全然是命运的捉弄,毕竟还有青儿的朝夕相伴,想想也很感激伽耶智者的安排,既然从汉城一路坎坎坷坷走了过来,也不能所有的好事或者厄运都冲着自己来呀。
  时间似乎不太会顾忌人们的想法,飞快流逝,三年很快过去了,又似乎如同昨日一般。伽耶老人许诺的事,在草长莺飞的季节,石头得偿所愿娶了青儿,青儿一直很体贴,也很贤惠,也很孝顺娘,婚姻完满幸福。青儿每天都给石头和母亲煮羊奶喝,总怕自己的家人瘦弱了。石头的母亲,因为石头的努力,隔三差五也能吃顿羊肉,老人的脸色渐渐红润,走路不再颤颤巍巍的了,身子骨也硬朗起来。
  日子本可以平平淡淡的度过,直至林中狐女琴声的出现,狐女的求救拜托之命,财富的诱惑,石头的生活一切也将随之改变,命运是个很离奇的东西。
  他踌躇再三,还是决定和青儿去挖墓揭去符咒……
  
  二、梦里的画面
  准备挖墓的前夜,石头搂着青儿睡得很早,也很香。这一夜,石头没有和青儿床第之欢,他必须养足精神,保持体力和精力的沛然,否则会耽误搭救狐女之事。
  石头躺下不到一袋烟儿的功夫,就跑到周公那里。
  汉城的街头,满街都是衣衫褴褛,神情困顿,流浪在街头的男女老少难民,从一个城市移动到另一个城市,再到另外一个城市。汉城仿佛一夜之间,满目仓夷,荒芜悲凉,凄惨不堪,曾经的纸醉金迷,活色生香,金融危机,次贷危机,整个亚裔地区陷入冰谷。
  小偷象老鼠一样满街横行,街上车流缓慢,人们如水前行,也有丧尽天良抢取豪夺争食打斗的暴徒,画面混乱。
  烈日当空炙烤着混乱的城市,混乱的街道上,石头的头上热气腾腾,脸颊红晕,汗水从脸颊流淌下来。他正在追逐一辆敞篷的SPIRRA跑车,阿夏站在车上,挥手喊道:“石头,不要再追了,我心意已决,你自己回中国去吧,我要留在韩国。”开车的男人就是将阿夏勾走的男人,珠宝大亨,金粟。
  “不要走,不要走,阿夏,不要……”汽车却有意地加大油门,如离弦的箭迅猛般的驶离出去,石头追着追着,一下子跌倒在街上,腿和膝盖都戗秃噜皮了,又一次站起来,跑几步,又一次跌倒,腿上的血顺着他裤脚下流淌出来,他累了,也麻木了,已经忘记了伤痛,他绝望地看着跑车一点一点消失,他跑不动了,坐在大街上大口地喘着粗气。石头有那么多的不甘心,有那么多的无奈,那些缱绻相依,信誓旦旦的日子,都不见了吗,不值得珍惜了吗!阿夏,你怎么如此狠心,如此决绝!如果生意的衰败还能让我喘口气,而你的离去,简直是要我的命,痛彻心扉,痛彻心扉!
  石头一个人流浪到巫山,即将回中国了,将巫山的记忆,留在心底深处吧,他想重温一下和阿夏一起游历过的地方。从山中蹀躞前行,约几里许,但见一泓清水,澄碧如镜,两岸芳草茸茸,铺地成茵,真是一处好床褥,曾经和阿夏假此席地而坐,浪漫郊游。然而此刻重温故地,触景伤情,暗自神伤之际,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曾经无比熟悉的身影,在向他走来……
  阿夏从山上的林中走了出来,不想却与石头不期而遇,命运真是个有意思的东西,有欢笑,有泪水,有开始,自然也有结束,还真是有始有终,有疾而终的终,她是给山顶上一起游玩的金粟到凉亭买烟去。
  “你还好吗?石头,对不起,原谅我的绝情,虽然目前的汉城一片混乱,但我还是喜欢这里,金粟为我离了婚,我也不能辜负他,金融危机没有给他带来危机,他的珠宝大厦不会坍塌,这点你大可放心,我跟的人有几个象你这样的糟糕,你已经给不了我任何幸福,不是吗?石头,不必自欺欺人了,一个自己都难以养活不了自己的男人,如何养他的女人,把我忘记吧,石头。”
  “阿夏,阿夏,艰难困苦都暂时的,相信我,我会东山再起的,只需一两年的时间,你就不能等了吗?我们是如此的相爱,难道你一直爱的只是我的钱?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你也如此决绝吗?把我往死里逼!”
  “可笑,石头,你比这个混乱糟糕的汉城都可笑,我不可能等你,我给你时间,谁又能给我时间?女人的青春又能有几年?是的,我不得不承认,我也曾深深地爱过你,但当爱在现实面前显得太微不足道,太苍白无力了,可能你以前不是很了解我,我很现实,我很爱钱,我爱所有有能力赚钱的男人,你还有能力吗?石头,你有吗?你看你,一蹶不振,衰败颓废的样子,就像一根即将熄灭的蜡烛,忽明忽暗的,让我如何将自己的大好年华压在你身上?你说我逼你,你大错特错了,没谁逼你,是生活,是这个现实的世界让你残喘不安,隐忍挣扎,是生存逼迫你,要像个男人的样子,不要自怨自艾的,怨天尤人什么,谁谁辜负你,抱怨的男人,能有什么出息,记住不要怨怼我,记住苦难和失恋才能让你强大。话已至此,祝你好运,如果需要钱,我可以帮你,还真不是糟践你。”
  “够了,阿夏,不必那么阴损,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和同情,既然你心意如磐,铁定留在金粟的身边,我也不再做过多的挽留,也祝你好运,永远幸福,但是你也别想轻蔑地拿走我的尊严。”
  ……
  石头将全部的钱财都交到蛇头的手里,准备偷渡回国,但是还差一部分钱,蛇头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既能让石头能够回到中国,也能弥补欠缺钱的损失,蛇头让他到船的底舱餐厅打杂干零活,直至抵达中国的海岸线,如果工作中出现一点差错就把他宰了,挖出心脏,权当下酒菜,蛇头舔着伸出他的舌头舔着自己嘴唇阴冷地说,他已经吃了一百多个心脏了,如果不稳稳当当地干活,也不差石头一个。
  海上行船难保始终如一的风平浪静,这日海风呼啸,海浪滔滔,偷渡船虽然不小,难免不摇曳不定。果然石头的厄运又来临了,他将厨师做给蛇头难得的高丽参冲洗时不小心弄到下水管里,眨眼之间都冲入大海了,海上风浪那么大,已经无法打捞上来,如果不能及时抵达公海,一旦遭遇中国海监船,蛇头及他的手下一个也跑不了,难免不被杀头。
  厨师将此事告诉了蛇头,如果他不揭发石头,他也难逃一死。被冲走的高丽参价值可以换三艘一般大小的渔船,蛇头怒不可竭,命人将石头绑在船甲板的风帆杆上,蛇头拿出匕首,一刀一刀割去石头衣服的扣子,准备挖出石头的心脏下酒……
  “不要,不要,不要走,阿夏,不要不要杀我,不要……”
  “别怕,别怕,老公,别怕老公”,青儿将梦靥中惊出一脑门子大汗的石头紧紧搂在怀里安抚着。
  青儿回想起那次石头画着汉城的景象为何扶撑着画架恸哭不已了,恋人的决绝,蛇头的毒辣,始终是石头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
  石头从噩梦中惊醒之后,依偎在青儿的怀里不一会儿又进入梦乡,鼾声均匀,青儿微笑着看着怀里的男人,曙光透射到床上,天渐渐地透亮起来。
  青儿也不知道石头搭救狐女是好事的降临,还是恶梦的循环?总之石头决定的事,不论对错,她都会不遣余力地伴随左右,谁让石头是她的男人呢。
  大概又过了三刻钟的样子,青儿的手臂实在有些酸麻,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从石头的呼噜声可以判断出,没有个把小时,石头是不会自然醒转的,青儿轻轻摇醒石头,老公,天亮了,起来吃东西,吃完我们好挖墓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