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悬疑武幻>荡秋千的女孩>第一章

第一章

作品名称:荡秋千的女孩      作者:于漫江      发布时间:2015-04-16 15:15:37      字数:5588

  
  写一篇吓吓小女生的惊悚小说,一定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才有效果喔,不信你回头看看你的身后,有一个女鬼张着血盆大口正向你扑过来……
  吓死你,不偿命,嘿嘿,你听,女鬼呜呜呜呜的哭声,又好似呜咽凛冽的风声,刮得窗户,“呱嗒,呱嗒……”响个不停,不知你家的窗户关得是否关严实,你仔细听,玻璃窗正隐隐地发出指甲或利器挠抓的惊悚声音,滋喇,滋喇,滋喇不绝于耳际……
  ——————题记
  
  第一章
  一、坐在管灯上荡秋千的女孩
  我最近的生活里发生了一件非常灵异的事件。我们单位的地下车库灯管会莫名其妙地摇晃,为了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我和同事们起初一致认同是地下车库的穿堂风行成的漩涡气流导致的灯管晃动现象,年轻人爱钻牛角尖,爱较真,非得要弄个明白。
  于是乎我和同事们尝试把所有地下的门和通风口都关上,操作后灯管仍然在那摇摇晃晃晃来来回回地摆动,我们用长长的木棍将它强行制止住,它确实不动了,等我们放开它,不弄它,它又兀自摇动了起来。我们毕竟还有工作,也不能总看着它,和它死磕到底,它还是它,晃来晃去。我们不弄它,也不知何时,它也能静止下来,但不知何时它又兀自摇曳不止!它时而晃动,时而静止,把我们搞得心烦意乱,烦恼不已。
  某天的晌午,同事大张到车库去取东西,他隐隐约约地看到车库里面有一个地方通红通红的,又好像比红灯笼的光亮很多,不是车库灯管发出的那种光亮。他这厮平时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胆子也比较大,看到这奇异的光亮,好奇心驱使他不自然往车库的深处走去,他想探个究竟,车库有球场一般大小,他越走越远,那红彤彤的火光似乎也越来越亮。
  他仿佛听到了车库里有很多人说话,交谈,男男女女都有,还有打麻将的,好像还有勺子在锅里来回拔拉炒菜炝锅兹喇兹喇的声音,似乎还能闻到葱花酱油味,他很纳闷,谁在里面做饭呢?他借着车库里仅亮着几排灯管的可见度,忐忑不安,惴惴不安地往火红火红的地方走去,他越走越深,里面除了几辆常年不动的名车,在那杵着,并无他物。平时都是同事一大帮,进来出去,没感到害怕,但此刻他真的觉得有点打怵,头皮发麻,后背发紧,发冷,腿好像也不怎么听使唤地发颤,走路也开始嘚嘚瑟瑟,颤抖打战。他想原路返回,东西不取了,但又怕被领导责备,同事笑话。他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他总感觉身后有一个东西在跟着他,有个黑布隆冬的黑影一直跟着他走,总感觉有个东西在扯着他的衣角,但当他回过头看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没有,车库依旧空空荡荡的,但当他再次抬脚走时,黑影仿佛又跟上了他!他动,黑影也动,这厮的手心额头开始涔涔冒虚汗,心惊胆颤起来,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害怕。
  库里面的红光深处,仿佛刚刚做了的一大桌子菜,等他过去一起吃,味道闻起来好像不错,好像是肉丁茄子的味儿,象吸铁石一样吸着他往里走,而身后面的东西,仿佛越来越近了,好像一只有力的大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这厮头发瞬间头发直立起来,大喊着,有鬼呀,有鬼呀,撒丫子往回跑,可是他就是跑不动,仿佛被钉在原地,恐惧,大喊,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车库的灯,突然间全部暗了下来,他感觉好多人向他一点一点走近……
  大张从公司旁边的医院醒来时,同事和领导都坐在他身边,大张问“他怎么在医院里,我没有被鬼炖了吃了呀。”领导说没有,你的一堆臭肉,鬼也不稀罕,我让你取东西迟迟没回,我就叫你的同事们,去找你,发现时你晕倒在车库里,口吐着白沫,抽搐着。然后同事们把你抬到医院,医生说你患有严重的情境妄想症,没事,你死不了。但是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你来公司前,体检报告我看了很健康呀。后来,我也想去车库里面看看,更夫张大爷拦着我说,你出事哪天,他一直跟着你,叫你,你好像没听到,也停不下来,觉得你可能‘鬼打墙了’,于是跟在你后面,他跟上你,拉你一下,你没反应,又拉你肩头,没想到,不一会你就晕倒了。
  但张大爷也告诉了我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事,张大爷从小就在伽倻村的地界长大的。他说咱们车库现在的位置,正是原来坟茔地,建楼时推土机掘地挖坟,有很多政府联系不上的人家,来不及迁坟的,全都推平了,什么尸骨坟什么的都深埋在地下了。
  车库灯管晃动的事,他还看到有个穿着火红火红衣服的小女孩,坐在灯管上荡秋千,唱着歌,好像是一首白狐。他也早就知道,车库里面有人家做饭,邻里间说话的声音,他都听到过。他见你进来,他怕出事才跟着你,他一个活不了几年的老头子不怕死,你多亏了张大爷给我打电话,不然你就见阎王了。张大爷让我找个庙上和尚安抚地下那些散落的冤魂,给他们超度超度,不然不知道谁又被吓出病来。好好养病,没事,等你好了,地下也就安静了。
  大张的胆,经历这一遭,差一点吓破胆,见了阎王爷。他在医院里慢慢地养病,但精神越来越不如从前了,渐渐消瘦。领导也请来了白马寺的得道高僧,在车库里做了七天法事,写了不少符帖,安抚那些怨冤的孤魂野鬼,你还真别说佛法挺高深的,车库倒也平静了下来,灯管也不晃荡了,那些男人女人的嘈杂声,邻里之间熙熙攘攘的生活气息也没了,我们又回到平静的生活里。大张这个事件后,我的脑子里总会不由自主想起一些灵异事件,让我惶惶不安,如果我不告诉你,会一直压在我胸口,你想听听吗?好吧,那我告你......
  
  二、江心危情
  大约在二十多年前,我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轰动中国的事件,松花江轮渡沉船事件。故事梗概是这样的,喔,你想听具体点的,不好意思,我那时刚多大呀,我就告诉你发生什么了事吧,就让你晚上睡不着觉得了。嘿嘿,好吧,我不吓唬你了。
  那时正值松花江的夏季,游人如织,来往太阳岛的船只也多,就在某天,晴空万里,碧空如洗,江风习习,一艘驶向太阳岛的游船上出现一个妇女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母子俩,孩子上船后,一直哭闹不止,也不爱吃奶水,这时船不知不觉间已经驶到江心,孩子的哭声也越来越大,妇人用尽办法也哄不好,吵得游人心里异常烦躁。正在这时游船失去控制,在江中兀自横向转圈,江水也忽然间水流湍急,一个大大旋转漩涡,转动着游船,涡流越来越快,游船也转了起来,随时将游船吞没,所有人都无一幸免,将被江漩涡子无情地吞没。行了多年船颇有些道行的船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紧张而焦急,一船的人,危在旦夕,他痛苦地来到孩子苦闹不停的妇人面前说,是水里有东西要咱们的命呀,不过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才能救这一船百十来个人。船上的人们急切地问,什么办法?船长说,唯有把哭闹的孩子扔给它们,我们才会平安无事。妇人听到船长这样说,瞬间哭喊着说,不,不能牺牲我的孩子,不行,我跳下去,如果能救全船的人。船长说不行,如果行,我跳下去都行,可是下面只要小婴儿,不扔孩子,全船人都得死。妇人不肯,但是,船转得越来越快,孩子哭声也越来大,似乎知道要发生什么事的,江水发出哞哞地怪叫声,船随时有可能被漩涡吸进去,一个纹着身的男人,风一般来到妇人的面前,一把夺过妇人襁褓里哭泣的婴儿,顺手投进翻滚闹腾的江中,不一会,船的转速果然慢了下来,恢复如初,江水渐渐地平静下来,全船的人得救了。妇人一看自己的孩子说没就没了,疯了般地跨过栏杆也要跳入江中,被船长紧紧地抱住,妇人趴在船栏杆上,对着江中嚎啕大哭,人们呼啦一下子都朝着孩子落入江心的方向集体跪下……(本故事只是坊间传闻,不必较真,当真。)
  
  三、婴啼保命
  还有一件大家可能都听到过的灵异事件——
  有一个妇女抱着孩子急着回家,又不舍得打的回家。由于她坐的那路公交车,车次较少,等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等来一辆,车特别挤,她抱孩子好不容易登上车,站在车门处,上车后孩子没好声地哭闹起来,在逼仄的车厢空间里,她抱着孩子不停地哄,不知道为什么,孩子哭声越来越大,孩子以前不爱哭的,有些反常,客人也没挤到孩子呀,即使有给妇人让座的,也挤不进去,实在太拥挤了。孩子的哭闹声让司机和乘客都很烦,很不高兴,纷纷哄撵她快点下车,嫌孩子闹,一边数落着她和孩子,拉拉扯扯的将母子二人推推搡搡赶下了车。
  看着客车一溜烟绝尘而去,妇人很生气,也显得很无助,孩子下车后很奇怪,竟然不哭了,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大宝,你可真行,能折腾妈妈,无奈妈妈只得抱着你走着回家了,唉。”
  第二天妇人见到报纸上的照片,赫然是她昨天被撵下来的那辆公交车。图片上客车已是面目全非,因为制动系统出现故障,错车时冲出了高架桥,车毁人亡,画面惨烈,车上四十五人全部遇难,无一幸免。
  她与孩子聊天,告诉妈妈昨天为什么哭闹,害得妈妈抱着你走回家,你这个小捣蛋儿。一岁半的孩子,一会用小手拍着自己头,又拍着妈妈的头,咿咿呀呀地用他清澈无邪的眼睛看着他的妈妈!
  她猛然想到什么,源于孩子的哭闹,母子才被撵下车,坏事变成了好事,才会幸免无事。或许孩子看到车上的乘客全都没有头,所以吓得一直大哭。
  这两个故事,我确信,它的确发生过。有些事情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却无人在意过。其实,你不知道,它充满了诡异。我总感觉我身后有人或者其他的东西跟着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回头看看,但是我母亲对我说,走山路时千万不能回头,因为如果遇到狼,它的两只爪子会一直搭在你的肩头上跟着你走,你千万不能回头,即使知道是狼,也不能回头,要一直走,直至走到有人的地方,或者狼走累了,也有可能就放过你了。记住千万不能回头看,一旦回头,很容易被狼果断咬断喉咙……
  我从小就怕黑,直至现在也喜欢开着灯睡觉。如果关灯睡觉,很难入睡,黑暗中总感觉天棚上有可怖的东西,那个东西,象火球一样,飘来飘去。因胆小,从不敢看林正英的捉鬼片,否则我会整晚整晚睡不着觉。
  我一般都是在凌晨这个时间起床,房间静静的,整个世界都是寂寂的,也是神鬼出没的时间段。故事中的两个女孩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涌现和跳荡,耳畔仿佛传来女孩的笑声,仿佛还有女鬼的哭声,致使我的头皮发麻,背后冒着飕飕凉风,惊悚之下,快速码字……
  手机屏里突兀一团雾气氤氲出现,一个蓬头垢面,伸着长长的血滴滴的舌头的女鬼,猛然间伸出枯干皱巴的黑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臂,长长的青绿色指甲,深深地刺进我手臂的肉里,血一滴一滴,滴滴答答地流落下来,我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我呆呆地看着她,由着她的手用力地掏出我的心脏、肺、脾、肝,一边大口地嚼着,一边饮我的血,却无能为力,挣脱不开……
  
  四、从汉城归来的石头
  故事还是从七年前说起吧。
  七年前的H城,百业待兴,城市建设的步伐紧跟改革浪潮之势,大兴土木,加楼增厦,这个开发区,那个产业区,应运而生,拔地而起,仿佛雨后的春竹节节高,声势浩荡。一座座平房,垃圾泛滥,老鼠横行,蜿蜒曲折,幽深的街衢巷陌,还有大片大片的城郊耕地,也渐渐地林立起居民楼,一派熙熙攘攘的商业区。
  D区的伽耶村很快被政府征用圈地在内,准备建设一座奢华上档次的高端人士公馆。
  伽耶村居住着H城的鲜族百年部落,这个部族临近城市的边缘地带。年轻人都去汉城打工去了,留守在村里的人都是种地的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守着他们的土地,和他们的祖先。地头或地中央,有好多的坟,有好多人家的先人埋葬自己家的土地里,用这种方式与亲人永远守护在一起。在众多的坟里,有一座有些年月的老坟,在一片茂密的树林里,高高的隆起。伽倻村的老人们都不知道这座坟的发生和来历。不是本村的人,不会葬在田地里,所以这座孤立的老坟,只能置之村外的树林深处的草丛里。据村里的老人们讲,这座坟里葬着一对姐妹,小的女孩七八岁的样子,大的可能20几岁的样子。
  人们有时会在月朗星稀的夜晚,能听到林子里,两个女孩嘤嘤的哭声,偶尔还有两女孩嬉闹的笑声,偶尔还伴有琴声,村里胆子大的男人,战战兢兢地站在村口张望和侧耳静听,远远地还能看到两个女孩穿着白色的百褶套裙,在林中愉快地荡着秋千,好飘逸……姐姐,用力一点……好妹妹,你坐安稳了……呵呵,呵呵……
  多数的人们不知道两个女孩的死因,人们也是众说纷纭,有的说是食物中毒致死的,也有的说是大的女孩受不了繁重的学习,无望考取父母指定的大学,绝望中勒死了妹妹后自己割腕自杀;也有的人说被刚刚释放出来的囚犯奸杀!人们带着各种猜测,追问伽耶村的智者伽耶老人两姐妹的死因,为什么要问伽耶老人那,因为他可是一个神秘而智慧的部族老人。死去的人,如果是被绳索勒死的,或者被人毒害的,定有怨气,会闹的,不能让他们的先人安静。
  伽耶老人吧嗒吧嗒吸了几口烟袋儿嘴,眯着眼睛陶醉了一会,吞吐大量的烟雾后,睁开他炯炯深邃的眼睛,精亮的眼神中有惊恐,有战栗,他抬起头向村口的方向望了一会儿,将烟斗在自己的鞋底子下又敲打几下烟灰后,幽幽地说,这姐俩死得蹊跷……
  林中的琴声,时而哀伤,时而欢喜,有时又如水般流淌,有时犹如万马奔腾,通过琴声可以感受到弹琴者的哀怨和诉说。
  一个从汉城归来的男人,出现在林中,他每晚都伫立在林前,静听林中传来的琴声,他陶醉其中。在琴声里,他回忆和恋人的相爱和分别。
  又是这样一个月色如水的夜晚,他来到林前,琴声没有出现,却是两女孩的哭声。
  在他最最心痛的日子,无法排遣心里的伤痛时,是林中女孩的琴声给了他慰藉。悲伤被琴声一点一点稀释。
  今晚的哭声,象猫抓地一般,挠扰着他的心,似乎什么力量揪着他往林中走去,他想把女孩紧紧地抱在怀里,给她们安慰,他知道这种哭声背后的伤痛是怎样的滋味。
  故事中的男人叫石头,是村里最早去汉城做生意的男人,98年,全球金融危机,他的生意也被殃及池鱼,几乎血本无归,恋人也决绝地离开了他嫁给了珠宝大亨,他从汉城非常颓败地回到中国。从海上偷渡回国,因为差一部分钱,险些被心狠手辣的蛇头,扔到海里。石头安然回到伽耶村后,他觉得自己活着真失败,枉为一个男人,他来到林中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于是,林中琴声和女孩的笑声救了他。
  今晚,林中的哭声,让他想起转身的爱情,倒霉的生意,他一步一步走进林中……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