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悬疑武幻>荡秋千的女孩>第二章

第二章

作品名称:荡秋千的女孩      作者:于漫江      发布时间:2015-04-15 18:38:13      字数:3927

  
  
  一、拆迁惊动了鬼神
  伽耶村很快被政府夷为平地,曾经的垃圾和流萤,斑驳苍老的街墙,巷子里的叫卖声,蹬三轮车的汉子,在街口出卖苦力的民工,各种摊贩。这一切的熙熙攘攘突兀平静了下来,放眼望去,曾经的繁华,不复存在,枯草和施工遗留下残垣断壁,空空荡荡的场地,略显寂寥。
  村里的部族,神情深邃的部族老人,还有从汉城归来石头,以及那些大大小小的坟冢,也都不见了踪迹,伽耶村林中那两个荡秋千的女孩,雀跃的笑声,以及悲戚的哭声,被城市的铲车挖沟机轰鸣声统统覆盖,伽椰村的土地也被掘得面目全非。
  不过拆迁的过程中,的的确确发生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就如挖掘金字塔法老的古墓,所有的策划者和操作者,几年后,都离奇的死亡。有的朋友可能知道这些事,这些离奇死亡的政客和富商,都中了法老的毒咒~图坦卡蒙的诅咒,“谁扰乱了法老的安眠,死神将张开翅膀降临他的头上。”“任何怀有不纯之心进这坟墓的,我要像扼一只鸟儿一样扼住他的脖子。”这个最年轻的法老的墓门被开启的同时,神秘伴随而来。多人连续死亡。
  伽耶村的村中心,徒步走入村子一袋烟的功夫,便可看到一个城门楼子,门楼的设计,又仿若岳阳楼,和故宫四合院的朱墙黛瓦,雕梁画栋,气势恢宏,庄严肃穆,匠心独具,别具一格,神乎其神。
  门楼朝阳的正前方处,端坐着一尊南宋朝的三足铜鼎,据说是缅怀岳飞留下的物件,此鼎经年香火旺盛,远近闻名,人们求祈不断,如求子的,求高升的,求仕途通顺的,求财,求健康,求家人平安的等等,据部族的老人说,门楼里有千年的狐仙和蛇仙。有求必应,很是灵验
  伽耶村必迁,所以城门楼子,也不在话下,可是这个城门楼子是万万动不得的,即将拆城门楼那天,伽耶村的族人,一一跪在地上,与门楼告别,老族人含泪高呼,此楼拆不得呀,动者非死即残呀,切莫惊扰了村仙呀。
  政府都是无神论的党员,哪能信这些。
  现场指挥官,一声令下,已经准备就绪的钩机司机,手起铲落,就在这时,大铲停在了空中,司机离奇死在驾驶室,政府不信邪,又叫来一个司机,可能是这个司机八字命硬,手起铲落,刚要碰触到城门楼上的瞬间。观看的人们,都屏住了呼吸。
  就在人们一眨眼的功夫,钩机的铲头,离奇飞了出去。城门楼依然岿然不动,司机一脸惊恐地从铲车的驾驶室走了下来,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现场指挥官一看这个门楼子的确有些玄机,不能在鲁莽地打扰神仙了。
  于是政府经过一番商榷,决定保留伽耶村的城门楼子。好好修缮一番,红布环绕,小心谨慎地保护起来。心中有神,世上就有神,信则有,不信则无。
  城门楼子倒是安静了下来,但是村中那些族人的先人的墓穴是必须要铲除,挖钩机过后,有的坟冢之中,一股白气之后,人们会有发现几条慵懒的白蛇,和金蟾迅速遁去,瞬时破坏了风水神气。
  当然,村口林中的姐妹坟,也惨遭破坏,只是当挖掘机的铁爪子探向坟墓时,墓穴已经空空如也,司机只是看到两个白影从墓穴中一闪即逝。
  
  
  二、古墓狐女
  石头顺着月光的指引渐渐走入林子中央,因他心系两个女孩的悲伤。这种悲伤让他想到曾经的自己。
  石头也全然忘记了恐惧,殊不知此时此刻正是阴气旺盛的时间,冥冥无形之中弥漫着一种肃杀的氛围。
  月亮高高挂在穹宇,明亮正圆,阴风送冷,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大约走了百余步,他来到两个女孩哭声的近处,他放才停止了脚步,顺着月光,定睛看去,嘤嘤啼哭,啜泣不已的女孩,流得分明不是眼泪,而是两只眼睛在滴血,汩汩的鲜血,从女孩的眼睛,由苍白的脸上滴落下来。
  月光苍凉,映衬着两个女孩更加雪白鲜红的脸,也煞是醒目。
  石头想把心里的柔情和肩头全部给予哭泣中的女孩。
  尽管他经历过生活的磨砺,已不知疼和痛,但还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美剧中的吸血鬼仿佛从荧屏中跑了出来。
  正当他准备撒腿跑出林子时。他的腿已不听使唤,怎么迈也迈不出去,桎梏在原地,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他身上,他越想逃离,腿越不听使唤,心里就越慌,也越感到害怕。
  就在这时,年长的女孩,停止了哭泣,说话了:“这位公子不必害怕,也不必惊慌,你大可放心,我和妹妹,不会伤害你的。”女孩说话的声音,清新婉柔,让石头这个男人,缓减了内心的恐惧。
  石头惴惴不安地道:“两位仙女,你……这是怎么了……眼睛一直在流血……”
  这位公子,可能今夜我们的样子吓到你了,每月十五的晚上,我们都会这个样子,我们也阻止不了,即使法力弘大的奶奶也难以解救我们姐妹,别问究竟,不然会殃及到你,或你的亲人朋友。公子,其实我和妹妹早就注意到你了,尽管你立在林前,远望或倾听,我的琴声和妹妹的秋千之乐,但你迟迟不曾走进来,对我们很是尊重。
  其实我和妹妹都是狐女,我们的奶奶是城门楼的主人,为了善男信女,红男绿女,脱离苦海,她也无暇顾及我们姐妹俩了。
  公子其实你从汉城归来的船上,若不是奶奶点化我们,说你是唯一能解救我们姐妹的恩人。我们也不会苦苦哀求奶奶,把你从蛇头的手中解救出来。
  石头这才翻然醒悟,若不是一股突如其来的飓风吹到甲板上,将蛇头吹到大海里深处,石头可能早被蛇头挖出了心脏下酒吃了。
  梦靥历历在目,石头正欲要感激姐妹俩的恩德。
  年长的姑娘又道:“公子,你看到草丛之中那座坟了吧,土堆之下,是一口上古流传下来的玄铁棺材,那是一个云游的可恶僧人,用咒语将我们收容玄铁棺之中,已经两百多年了,铁棺之上的符咒若是不揭掉,再有一个月圆之夜,我们和妹妹一分魂魄也会噬掉,将永无出头之日,死在玄棺之内。这时女孩又开始哭泣,公子你每晚看到的我们,其实都是我和妹妹的魂,你听到的琴声,和妹妹衣袂飘飘地荡在秋千之上,都是幻境,我们用仅有的法力借着月神之力才能让你看到我们的魂,只是为了等你,解救于苦海,公子你若为我们除去了符咒,打开玄棺,你将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女孩说到此处,一朵黑云遮住月光,林子里瞬时黑将下来,女孩,哭声,琴声,都不再了,石头这一夜又惊又是吓的,晕倒在林中。
  石头醒时,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间射在他的脸上,林中很寂静,除了偶尔的鸟鸣和虫曲,还有不知名的野花馥郁的芳香,盘枝错虬的树木,草叶上的晨露,仿佛一颗一颗的珍珠,周遭如仙境一般。
  石头回味昨晚发生的一切,感觉就是一个梦,他起身寻觅林中女孩说的坟墓和玄棺。
  
  三、小青
  石头朝着阳光的方向走出丛林,他暂且没有去寻觅坟墓和打开玄棺的想法,他得先回伽耶村吃饱喝足,填饱肚皮,再取来挖墓的洛阳铲,索命锤,然后回棺材铺找小青帮忙,一个人做不来这些事。
  他觉得这一切都匪夷所思,从汉城的做生意时的荣耀,到此刻竟然去要相信两个狐女的鬼话来扭转命运的契机。
  但两个狐女被僧人咒罩在玄铁棺中,又向他求救,他置之不理,还是当成人生的一次奇遇,那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谁能不动心……?
  石头步履朗朗跄跄走在伽耶村里的路上,思量这些事,心情一下子雀跃起来,精神抖擞的加快了回村的脚程。
  他觉得生活的下一秒永远充满离奇,不论如何,都要走出去,朝着光的方向。
  石头从汉城回来后,在伽耶老人的棺材铺做工。他觉得棺材有棱有角,不方不圆,他觉得这个大盒子有点意思,人从降生那刻起,就被安放在一个玻璃盒子里,长大后还在大盒子里,为了大盒子又漂洋过海,一翻生命的奋争之后,离开世界时还得进大大小小的盒子。
  石头到伽耶村后,回到鬼巷的棺材铺,走进自己的房间,餐桌上已经给他备上了美味佳肴和女儿红,小青辛苦了,他回头看到小青合衣睡在床头,这丫头分明等了他一夜。
  亲爱的,你辛苦了,以后我们有钱了,我给你买了大盒子,请一百个佣人伺候咱。
  石头从汉城死里逃生安然回到伽耶村后,这段时间里,很多人嘲笑他。嘲笑他没有赚到钱还有脸回到中国。可是一个人能够生存活下来,也许比一无所有还可贵。
  因为年龄也老大不小了,不上不下,尴尬得狠,村里没有给他当媒人的,不象五年前他回国时,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知道他回来,都贴乎上来了。石头回国后,已经身无分文,穷途末路之际,除了重新拿起画笔绘画,也无他法。
  石头拿起画笔后,他的灵感,捷思泉涌,他经历的爱恨情仇,危机四伏,死里逃生,都通过绘画的方式付诸水墨浸染之中,画中有他的倾诉,有他的抱负,有他的等待,有他的蛰伏,有他的梦想,有他的孕凫,也有他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希冀。
  他每天都背着画架,调色板,画笔,到伽耶村的后山画画。他不停地画,然后,再将这些画投给美苑,等待H城国际画展展示他的作品,有人认可他,有人能看懂他的心血。
  这天,春风拂柳,阳光和煦,午后恬静,他在一棵百年的老槐树下,看着绿油油的草地,远处城市高高低低的楼宇,回忆着汉城的车水马龙,和恋人坐在空中餐厅,看着城市的美景,那时人生没有负担,恋人也乖巧,袅袅伊人,生意也顺风顺水,那是怎样的人生好时节呀。
  感慨之余,他又开始专注画着梦里的画面。
  每天画画时,都有一个美丽清新的牧羊女,从他的身边经过,他全神贯注地画。女孩有时也会驻足欣赏他的画。有时,羊都跑丢,饿着肚子回家,都是因为他的画……
  她看着他的画,画里的场面,画里的爱恋,画里的繁华闹市,画里的忧愁和等待。她眼前的男人,不再是个颓废的艺术青年,他披肩的长发,他的棱角,他的眼神,他握着20支笔用心投入的样子,都让她心里怦然不已,她觉得这个男人,会带给她不一样的人生。想着想着,女孩的脸不由得漫上红晕,轻轻地我来了,不打扰你,又悄然地离去。
  可是今天女孩看着他的画,看着石头画着画着就扶撑在画架上哭了……女孩看着画面也泪眼潸然,她不由得走近石头,将一方手帕递给石头。
  石头回头看到一个清新脱俗,眼泪汪汪的女孩,错愕间,站在他的面前,他接过手帕说,谢谢,你是?
  女孩嫣然一笑,我叫小青。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