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皇后阴丽华轶事>第十六章 女扮男装寻汉军 不亚须眉舞刀枪

第十六章 女扮男装寻汉军 不亚须眉舞刀枪

作品名称:皇后阴丽华轶事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5-02-22 15:18:31      字数:4908

  话说阴丽华度日如年的盼望着再次举兵的日子,转眼她和刘秀已分手两个月有余,却依然没有消息传来。她忧虑重重的来到父亲墓前的榕树下,舞起剑来。自从宛城回来以后,她除了继续训练自己的乌龙驹外,就是习武和锻炼身体。她知道只有做好了这些基本功,才能适应将来战争的需要。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平时功夫硬,战场上才能多杀敌。她一个套路还没舞完,乌龙驹昂着脖子发出嘶鸣。接着,白水桥那边传来了应和的马嘶声。她感到奇怪,正要转过头去看究竟,刘秀骑着枣红马已到了跟前,高声叫道:“好剑法,好剑法!”
  阴丽华见是刘秀,却像没有看到一样,仍在舞她的剑。刘秀忙跳下马,站在那里观看,还不停地助威叫好。谁知她舞完了那套剑法,并没停下来,接着又舞了起来。刘秀存不住气了,上前忙道:“丽华,我还得马上赶回去,你先停停,我有话说!”
  刘秀的到来,使她感到突然。尽管是在她的意料之中,但因为他让她等的太久了,足足两个多月,其间刘秀一趟都没来过。虽然天天盼、夜夜盼他来,但当他真的站到自己的面前时,好像心中憋闷的那股怨气有了释放的地方。刘秀知道她为什么生自己的气,只好上前解释道:“丽华,请你原谅,我母亲病得很厉害,还要筹备举兵的事,所以,直到现在不能不来才来的。”
  阴丽华这才收住剑,问道:“什么叫不能不来才来的?”
  刘秀看看周围全是空旷的田野,遂道:“举兵的日子定了,我来通知二姐夫。”
  阴丽华刚才满肚子的怨气,一下子全消了,忙道:“对我保密吗?”
  刘秀道:“就这个月的十五日。”
  阴丽华激动的泪水糊住了眼睛。刘秀忙抽出那个信物手绢,帮她轻轻擦去泪水。阴丽华把剑插入鞘中,扑向刘秀的怀抱,刘秀紧紧地搂住她,说道:“我知道你为了这一天,等得很苦!”
  阴丽华道:“伯母的病没大碍吧?”
  刘秀道:“怕是好不了了!”
  阴丽华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刘秀的脸,问道:“怎么能会这样?”
  刘秀伤心地道:“上次秋日举兵时得的,一直没好!”
  阴丽华道:“老人家不同意我们举兵?”
  刘秀道:“母亲甚明大义,支持我们起兵反莽。但是,她老人家又为我们担心害怕,生怕万一举兵不成,刘氏宗门就要遭灭顶之灾;就是举兵成功了,也会有骨肉战死沙场。为这整天提心吊胆,这病那还能好?”
  阴丽华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刘秀道:“你哥又回长安读书了吧?”
  阴丽华道:“我把你的话转告了他,他就去了。”
  刘秀道:“举兵的事就不要告诉他了,让他把书读完吧。”
  阴丽华毫不犹豫地道:“我哥临走时说了,下次举兵他还要参加。我马上就差人把他叫回来!”
  刘秀道:“那你看着办吧。离举事没有几天了,我得马上回去,还有很多事要做。”
  阴丽华紧紧地贴在刘秀怀里道:“刚见面就走,真不是滋味!”
  刘秀道:“我们朝夕相处的日子一定会有的,我们不正在为这一天的到来而努力吗?”
  阴丽华恋恋不舍地离开刘秀的怀抱。刘秀翻身上马,穿过白水桥,回舂陵去了。阴丽华一直目送到他的身影消失,才离开榕树下。
  且说阴识风尘仆仆地从长安回到家时,已是十一月十五的午时。邓晨已于寅时就悄悄带上子弟、族人和宾客去会舂陵。阴识正要吩咐付宽去召集子弟、族人和宾客,阴丽华走过来忙道:“哥,我刚从街上回来,见新野宰潘临、都尉屠天刚和游徼韩虎,亲自带领人马慌慌张张地出了城,怕是他们已经知道舂陵举兵。我们还是等夜深人静时再去吧?”
  阴识道:“恐怕现在刘伯升和刘秀早就离开了舂陵,夜赴舂陵我们去找谁?”
  阴丽华道:“听说刘文叔的母亲病重,他们一定会留人在舂陵照看,我们去问一下便知。”
  阴识道:“既已举兵,必然战事不断,家人也不一定会知道他们的去向。”
  阴丽华道:“要不,我们先派人去打听一下刘文叔他们的下落?这样方会万无一失。否则,带着二千人的队伍盲目乱撞,必遭官兵追杀!”
  阴识高声道:“好主意!派谁去呢?”
  阴丽华思念刘秀心切,决定要亲自去探寻汉军。于是忙说道:“我去!”
  阴识没有想到阴丽华会提出要亲自去寻汉军。他想用不着她亲自去,派别人去也一样,于是说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没必要你亲自去,派虞廷去就行了!”
  阴丽华道:“现在我们参加刘氏举兵的事,还得保守秘密。李通家的悲剧我们不能忘记。这不是不相信外人,按理应该是你亲自去的。但是,你刚风尘仆仆的从长安赶回来,太疲劳。再说,你刚刚回来,县衙的人谁也不知道,你要一露面,准得暴露。再说参加举事,你也得好好筹划一下呀!等我回来,你才好行动啊!”
  阴识觉得阴丽华说的不无道理,但还是觉得让妹妹去不合适,遂道:“累点没关系,还是我去吧!”
  阴丽华着急道:“不是累点没关系,是累点关系大了。你想,你从长安回到新野,马不停蹄再去跑半天,回来再带上人马去投汉军,接着就是打仗,你精疲力尽,还怎么杀敌人?我说了,你先睡上一觉,再筹划一下怎么带着人马去投汉军。再说,我去比你去好处多,我又可以当男的,还可以当女的,就别争了。”
  阴识觉得阴丽华不让自己去也很有道理,但还是觉得让妹妹去不合适。遂道:“要不,让咱堂哥……”
  阴丽华知道阴识要说什么,忙打断了他的话道:“哥,你千万别提堂兄,提堂兄我就害怕。李通不就是让他党兄的儿子去长安接他父亲李守的吗?结果死在路上,下人跑去找错了人,结果事发。自家的事,别指望别人,什么想不到的事都会发生。”
  阴识觉得阴丽华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未免有点太绝对化了,似乎这个世界上谁也不可相信,忙道:“妹妹,你今天是怎么了?谁都不相信,那还干什么事业?”
  阴丽华道:“哥,我不是谁也不相信,这要看是什么时候是什么事。真是行动公开了,我们什么也不怕了。可在行动没有公开之前,谨慎是没坏处的,以防万一嘛!”
  阴识被阴丽华说得直搓手,不知说什么好。
  阴丽华道:“哥,就这样了,听我的准没错。我一打听到汉军的下落,就马上回来告诉你!”
  阴识道:“你知道到那儿去找吗?”
  阴丽华道:“我又不是个傻瓜,举兵就是为了夺权,肯定是先攻夺乡聚之类的小地方官署!”
  阴识这才放心地说道:“妹妹,千万要小心,要快去快回!”
  阴丽华身着金钱豹皮披风,头戴玉兔皮筒帽,腰佩青龙宝剑,完全是一个公子哥的模样,骑上乌龙驹,朝距舂陵最近的长聚驰去。她怕路上遇到潘临和韩虎,专抄小道行走。当她的战马驰到长聚北面的小树林时,就看到浩浩荡荡的汉军人马,正从东面向长聚进发。她回头向北一望,潘临和韩虎的人马也扑了上来。她快马加鞭,朝汉军的队伍驰去。远远她就看到了身着锦衣、头戴大冠的刘秀,正骑着一头大黄牛跑在队伍的最前头,她心里不由的一酸,怎么能骑着黄牛上战场撕杀呢?她正想着想着,汉军已有人大声喊道:“文叔,前面有人,注意!”
  刘秀听到朱祐在喊他,不但没有应声,反而狠狠地在老黄牛的屁股上抽了一鞭,黄牛拚命地向前冲去。他早看出那个来人是阴丽华,后面的将士正在疑惑不解,见刘秀与来者已经说上了话,才放了心。
  阴丽华调转马头,与刘秀骑的黄牛并驾齐驱。刘秀关心地说道:“你来干什么?这里可不是宛城刺探情报!”
  阴丽华问非所答道:“你们怎么现在才到这里?”
  刘秀伤心地说道:“今早上母亲已经谢世,耽误了一点时间。没顾上哭灵发丧,就率众将士出征了!”
  阴丽华听说樊娴都刚刚过世,心里难受极了。他老人家到死也不知道自己就是她的三儿媳妇,她感到愧疚。她决心为匡复汉室,尽一点微薄之力,来弥补这个遗憾。大敌当前,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忙道:“文叔,你怎么骑牛上阵,如何与官兵拼杀?要不,你骑我的乌龙驹?”
  刘秀哈哈一笑,风趣地说道:“初举兵,骑牛上阵可是好兆头。古时黄飞虎骑五色牛冲锋陷阵,屡立战功,帮助西歧姬昌打下周朝天下;道家的祖师爷李耳,骑一头青牛,得道成仙;我骑黄牛上阵,照样建功立业。你的马你骑,我还是骑我的黄牛吧!”
  阴丽华道:“今天午时我哥才刚到家,我们不知道你们的行动路线,再加新野县衙已知道舂陵起兵,正调兵遣将,你看我们应到哪里来与你们会合?”
  刘秀忙道:“大战在即,行无定所,现在还很难说。”
  一个探马突然跑来报告道:“禀刘将军,前面有大队新军,约有一万人!”
  刘秀道:“知道了。”说完就又转过来对阴丽华道,“你还是快到眷属营去吧?要不,就快离开这里!这里危险!”
  阴丽华道:“你看我这身装束,能到眷属营去吗?我哪里也不去,就和你在一起!”
  刘秀正要再劝阴丽华去眷属营,刘稷过来问道:“文叔,这位公子是……”
  刘秀没等刘稷说完便道:“我长安游学时的同学,新野人,听说我们起兵,特意赶来参加。”
  刘稷高兴地道:“我们汉军又多一员战将。请问将军尊姓大名?”
  阴丽华假装探视新军情形没听见。刘秀忙道:“叫阴华。”
  刘秀无奈地看了阴丽华一眼,知道再无法把她撵走,就催黄牛向前冲去。他见前面果然排列着黑压压的新军,疑惑道:“小小的长聚,那来这么多官兵?”
  阴丽华也感到奇怪,道:“潘临和韩虎的人马还没到啊,哪来的这么多新军,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原来甄阜、梁丘赐对舂陵刘氏早有戒备,对新野增加了兵力。现在新野开来的官兵已与甄阜、梁丘赐的官兵会合。阴丽华一看,不下万人。忙道:“文叔,我汉军将士多少?”
  刘秀眉头一皱,答道:“八千!”
  阴丽华道:“八千对一万,险那!”
  刘秀道:“莫怕,自有天兵助我!”
  刘秀说的天兵,就是指刚刚联络的新市兵和平林兵配合作战。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总在嘀咕:万一新市兵和平林兵配合不好,八千对一万,何止是险呢,简直就是要命!但大敌当前,两军对垒,容不得你想那么多。只听对方的军中,突然响起了战鼓,无数官兵铺天盖地杀来。
  刘秀见官兵扑来,忙大声喊道:“擂鼓进军!”
  汉军将士闻听战鼓咚咚,个个精神抖擞,争先恐后冲向新军。刘秀正要驱牛向前冲去,谁知大黄牛一见新军喊叫着冲上来,吓的直往后退。阴丽华着急地扬起马鞭,抽打黄牛的屁股。这时,两军交战激烈,新野尉屠天刚骑着枣红马,手舞大刀,冲入汉军队伍中。刀砍马踏,十几名汉兵倾刻倒地。阴丽华见状,收起马鞭,舞着青龙剑,直奔屠天刚杀去。刘秀见阴丽华与屠天刚对杀,怕阴丽华不是他的对手,心里急得直冒火,想上前助战。但不管他怎样抽打,黄牛就是不向前。刘秀无奈,遂即改用刀背在黄牛尾巴根上猛磕。这下果然见效,大黄牛疼得发起了牛脾气,瞪着血红的眼睛,发疯似地冲向屠天刚。屠天刚眼看阴丽华就要招架不住,正要举刀砍下去,刘秀站在牛背上大刀一挥,拦腰将屠天刚劈下马来,身子一纵,跳上枣红马,刘秀看了阴丽华一眼,叫道:“多危险,你就留在我左右吧!”
  这本是阴丽华巴不得的一句话,但她嘴上却道:“眼看我就要把屠天刚杀了,你却趁机一刀结果了他,这叫抢功!你还以为我打不过他呀,你还是留在我左右吧!”
  刘秀骑在高大的枣红马上,得意的一笑道:“还不是一样,反正都是你我左右不离开。”
  杀了新野尉屠天刚,大大鼓舞了汉军士气,纷纷杀向新军。双方争战正酣时,忽然从新军背后杀来一队人马,人喊马嘶,尘土飞扬。韩虎回头一看,身后有无数的人马,象潮水一般滚滚而来。新市兵、平林兵的旗号清晰可见。惊叫道:“不好,绿林军来了!”
  韩虎想冲出重围,刚走出十几步远,就被刘秀和阴丽华迎头拦住。韩虎看了看刘秀,又看了看阴丽华。大概觉得阴丽华是个白面书生,不堪一击,于是撇开刘秀,直冲阴丽华杀去。刘秀见韩虎向阴丽华杀去,就策马向韩虎冲了上去。阴丽华见刘秀紧紧咬住了韩虎,也不接招,策马向左一个急转弯,没跑几步,便将韩虎夹在中间。韩虎只顾进攻阴丽华,刘秀在一旁挥刀砍去,像利刀切黄瓜一般,将韩虎的脑袋削了下来。阴丽华见来了许多援兵,惊喜地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天兵?”
  刘秀点点头笑道:“我们在进攻长聚前,就联络好了新市、平林两处兵马前来助战。现在他们是依约拿下了唐子乡后,来进攻长聚与我们汉军会合。”
  舂陵汉军见来了援兵,士气更加高涨,杀声震天,冲向新军。新军腹背受敌,四处溃逃。来不及逃命的新军,慌忙扔下手中的兵器,跪地求饶。汉军一举占领了长聚。
  阴丽华道:“文叔,现在我可以回去通知我哥来长聚会师了吧?”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