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皇后阴丽华轶事>第十四章 刘秀宛城买粮会李通 两人议定秋日举义兵

第十四章 刘秀宛城买粮会李通 两人议定秋日举义兵

作品名称:皇后阴丽华轶事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5-02-17 12:42:52      字数:3272

  话说秋收虽然还没有结束,但由于旱虫灾害,收成难及丰年一成。邓晨看着上千宾客,正为粮食发愁。早上,在长安游学的阴识告诉他,宛城的谷价最为便宜。他想去宛城买粮,但他自己又离不开,派别人去他又不放心,于是他对刘秀道:
  “三弟,我想让你代我去宛城买粮,你看怎么样啊?”
  刘秀心有顾忌地道:“我没做过生意,怕会被人坑了。”
  邓晨安慰道:“你只管负责钱就行了。至于买粮,你去找我一位朋友,他姓李名通,他会帮助你论货讲价的。”
  刘秀沉思良久道:“既然姐夫如此说,我去就是。”
  刘秀带上邓晨的运粮车马,天不亮就出发了,半晌午就到了宛城。他按照邓晨写的地址,找到了李通。刘秀道:“在下刘秀,字文叔,代姐夫邓晨前来宛城买粮。烦请李通兄相助。”
  李通一听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竟叫刘秀,眼睛一亮。早把老朋友邓晨忘到了一边。双手抱拳道:“好说,好说。请屋里说话!”
  刘秀刚随李通走进屋,就听外面有人喊道:“是哪位讨饭吃的,又找上门来了?”
  李通喝住说话的人,对刘秀道:“他是我的堂弟李轶,请文叔兄莫怪。”
  李通话音刚落,李轶就进了屋,李通忙道:“还不快去见过文叔兄。”
  李轶深施一礼道:“在下李轶,拜见文叔兄。”
  刘秀忙还礼道:“在下刘秀,字文叔,代姐夫邓晨来宛城买粮,还劳轶兄相助,不胜感激。”
  李通笑道:“不急,不急,先住下再说。”
  刘秀着急地道:“李通兄,天已将中午,我们还是到粮市上看看吧?”
  李通拉刘秀坐下道:“文叔兄,听说你避吏于新野伟卿处,我正要去找你呢?”
  刘秀道:“通兄为何找我?”
  李通看了看身边的人道:“先买粮也好。买罢粮再细说不迟。现在大家都去帮忙。”
  到了粮市,刘秀一问价格,比新野还贵,自语道:“昨天姐夫说,宛城的粮食比新野便宜好多,现在怎么比新野的还贵?”
  李通道:“灾荒之年,粮食奇缺,粮价自然天天见长,哪会不贵?再说,宛城的粮食原本是比较便宜,但正因为便宜,来买粮的也越来越多,粮价自然也就涨上来了呗。”
  刘秀道:“既比新野贵,那就不买了。”
  李通忙道:“这年头,能买上粮食就不错了,贵贱都在其次。文叔兄,你说是吗?”
  刘秀道:“次元兄言之有理,物以稀为贵。若稀到连金钱都买不上的话,还不如贵买!”
  李通不仅为刘秀善纳人言高兴,也为他这几句极富哲理的话所感动。道:“文叔兄胜断,真不亏为汉室之后呀!”
  刘秀蓦然一笑道:“次元兄言重了!”
  在李通的帮助下,刘秀买好了粮食。他正要赶回新野,只听李通叫道:“文叔兄,你让手下人先把粮食运回去吧,你得留下来,咱们还有大事相商。伟卿不会怪你的。”
  刘秀执意要回新野,李通、李轶说什么都不答应。刘秀只得打发运粮的马车先走,自己心神不定的留了下来。晚上,李通设盛宴招待刘秀,作陪的还有李轶。李通显得分外高兴和激动,推刘秀坐了上首。
  李通藏在心里的话一直无处诉说,今天好象找到了说话的地方。他敞开胸怀,坦然道:“家父名讳守,现为新朝宗卿师。他老人家对谶文的研究颇有造诣。他常谆谆告诫在下道:‘刘氏当兴,李氏为辅’。现纵观天下风云,皆如谶语所指。人心思汉,已是不可逆转的潮流。难道我们刘李两家能坐失良机吗?我说不能。人心所向,天意难违,顺势而行,才是我们最佳的选择。文叔兄,你说对吗?”。
  刘秀听了李通这番话,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并为李通的话所感染。虽是初见,已如故人。他佩服这位热血方刚的男儿,同时,这也使他想起了阴丽华说过的话:新朝处处布满了干柴。眼前不就是一点即可燃起熊熊大火的干柴吗?确实反莽的时机无时无刻不在,就看你如何把握了。他希望李通这把柴能够燃烧起来。道:“次元兄能视我为心腹,以肝胆相照,文叔深感欣慰。怎奈我一介书生,对世态知之甚少,愿听教诲。”
  李通端起酒杯道:“文叔兄,为我们的相识,也为我们谋求共同的目标干杯!”
  刘秀高兴地道:“文叔早闻通兄大名,今日相见恨晚。”三人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话语渐渐多起来。李通道:“新朝的天下一片混乱,就象沙滩上的楼阁,摇摇欲坠,倾刻间就可瘫塌瓦解。你再看看四面八方,无不是烽烟四起。天凤元年,琅邪海曲人吕母为屈死的儿子举起刀枪造反,自称为将军,杀了县宰,人数发展到一万多人;天凤四年,王匡、王凤在荆州领导饥民起事,人数迅速发展到几万人;天凤五年,琅邪人樊崇领导饥民在莒起兵,人数很快发展到几十万;还有南人张霸、江夏人羊牧领导的平民造反;还有河北的铜马、大彤、青犊、尤来、五校、檀乡、富平、获索、高湖、重连、铁胫、上江、大枪、五幡、五楼等地区,造反的人不下百万之众。反莽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这一支支反莽的队伍,就是刺向王莽心脏的一把把匕首。他还能有几天活头?难道我们堂堂七尺男儿,还不及一个老太婆吕母吗?难道我们手握兵器的富家子弟,还不如手无寸铁的穷人吗?”
  李通对新朝形势的分析,大大鼓舞了刘秀。但他还是想再听听李通的意见。于是问道:“以通兄之见,我们应当如何行动呢?”
  李通话还没有说完,故问非所答道:“家父还对在下说,汉室光复,刘秀当为天子”。这也是谶语里写的。你不是名秀么,当然未来的天子就是您了。”
  刘秀略加思忖道:“刘秀当为天子之说,并非出自一人之口。我知道的就有三人持这种意见。新朝国师刘歆,也说刘秀必为天子,并改名为秀。再一个就是新野的蔡少公。不管这话是真是假,但有一点是真的,也是不可否认的,那就是人心思汉,厌恶新朝。”
  李通道:“我们顺从天意民心,举起反莽大旗,何愁汉室不复?”
  刘秀把阴丽华在小竹林里对他说的话与李通说的话一对照,简直如出一辙。这说明起兵反莽的时机确实已经成熟,形势已不容你再作迟疑。他审视着眼前这位热血方刚的英俊青年道:“通兄,有何良策,不妨讲来,咱们细作商议。”
  李通见刘秀态度明朗化,顿时兴奋不已,说道:“文叔兄,我想利用家在宛城的有利条件,在秋日那天举行的材官都试骑士上,劫持南阳太守兼前队大夫甄阜和属正梁丘赐,以号令新军为我所用,控制宛城。你们兄弟率众起兵舂陵,然后直逼宛城,我们来个里应外合,宛城必为我所得。为了进攻宛城方便,轶弟可随文叔兄去舂陵。占有了宛城,我们也就有了立足之地,不愁反莽大业不成。”
  刘秀眨了眨眼,看了看李通,又看了看李轶,压低声音道:“此计甚好,只是要慎之又慎,万不可走漏一点风声。否则,我们将招来杀身之祸!”
  李通连忙点头道:“那是自然。”
  刘秀深思熟虑了一阵后说道:“如果起兵,你估计能有多少人来投?”
  李通想了想道:“其码也得有五六千之众。光是宛城各家宾客、家丁就不下三千人,社会上肯定也会有许多零散人员参加,汇集五六千人不成问题。”
  刘秀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慢慢地嚼着说道:“那就以通兄的秋日之计,轶兄随我到舂陵。新野那里就有我姐夫邓晨统领。秋日已近在眉睫,必须抓紧时间。到时候,我们三处一齐冒烟,然后再合为一股,足有二万之众了。”
  李轶道:“家眷怎么办?”
  刘秀道:“轶兄提得甚好。我们举事如果不带眷属,他们必遭新朝官兵杀害,所以,一定要带上眷属。可以成立一个眷属营,派些兵将保护。如何?”
  李通道:“这样甚好,参加举事的人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刘秀若有所思地道:“通兄,伯父在京师,举事前你一定设法把他接回来。否则,会遭不测。”
  李通道:“谢谢文叔关照。到时候,我准备派堂侄李季去京师接回家父和眷属。”
  刘秀道:“这我就放心了。不过,通兄你的担子可不轻啊,危险性也大。轶兄又要离开你跟我去舂陵,你一个人睡在老虎身边,可要千万小心!”
  李通道:“请文叔兄放心,我会小心的。”
  刘秀紧皱双眉,想了一阵又道:“通兄,为了防止万一,我思想再三:你得手后,需要快马报知新野和舂陵。我们接到马报,即刻举事进发宛城。如果不这样,万一你这里有点闪失,其他两处也暴露了。你说对吗?”
  李通想了想道:“这样也好,我只要一得手,守一天没问题。”
  刘秀道:“你只要能坚持一天,我们就会兵临城下,让宛城新军缴械。如果再没别的什么不周,那就这么决定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