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皇后阴丽华轶事>第十二章 丽华闻听退学患暴病 刘秀巧扮郎中除怪疾

第十二章 丽华闻听退学患暴病 刘秀巧扮郎中除怪疾

作品名称:皇后阴丽华轶事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5-02-16 11:22:34      字数:3883

  话说第二天,刘秀辍学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阴丽华的耳朵里。她正在为刘秀缝制夏衣,准备给他再捎些银两和衣服去。春红突然跑来道:“小姐,刘三公子从长安回来了。”
  阴丽华一愣,忙道:“正在上学的季节,他怎么会回来?”
  春红见阴丽华阴沉着脸,小声道:“听说是退学了。”
  阴丽华一下懵了,把手上的衣服一扔。怒道:“退学,为什么?”
  春红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死死盯住阴丽华,忙道:“这奴婢就不知道了。”
  阴丽华诱人的面孔上,滚落下几颗晶亮透明的泪珠。一连三天卧床不起,茶饭不进。急坏了她娘邓夫人,忙让人去请郎中。责问春红道:“你是怎么侍奉小姐的,让她病成这个样子?”
  春红吓的忙跪在邓夫人面前,又不敢说实话,只好战战惊惊地道:“小姐本来好端端的,不知怎么就突然病了。请夫人恕罪!”
  邓夫人刚要再问下去,只听阴丽华少气无力地道:“娘,人食五谷杂粮,那有不生病的?这与春红无关,责怪她也与事无补!”
  邓夫人觉得女儿说的有道理,便转向春红道:“你起来吧,以后侍奉小姐要上心就是了!
  春红忙磕了个头道:“谢谢夫人,谢谢小姐!”
  春红刚站起身,虞廷就领着一个长着山羊胡子的郎中走了进来。郎中忙向邓夫人深施一礼,沙哑着声音道:“夫人好?”
  邓夫人手一指道:“不用客气,你请坐。春红,快给郎中沏茶。”
  郎中刚坐下,又忙站起来道:“夫人,还是先给小姐看病要紧。”
  邓夫人上下打量着郎中,问道:“你能看好小姐的病?”
  郎中笑了笑道:“在下虽非扁鹊在世,但也是几代祖传医术之大成,各种疑难杂症,皆能手到病除。”
  邓夫人道:“那你就给小姐看看,看好了有赏”!。
  郎中哈哈一笑道:“我行医是为了治病救人,不是为了赏钱,多谢夫人美意!”
  郎中说罢,朝阴丽华的床前走去,春红跟着搬过一张方凳。郎中坐下问道:“小姐得病几日了?”
  春红道:“今天是第三天。”
  阴丽华从围帐中伸出一只手,把脸转向里面,背着郎中。郎中坐下,抓起她那象棉花一样柔软的手,将手指放到手腕上。阴丽华那纤纤的手指,丰满而具有弹性,简直就像价值连成的艺术品。郎中看得竟然忘记了他是在给人把脉。春红见他在那里发呆,忙道:“这么长时间,你还没有把好脉呀?你会不会看病?”
  郎中从沉醉中惊醒过来,忙道:“这就好,这就好!”说着,松开了阴丽华的手。又道,“从脉搏上看,只是忧郁之症。让我再看看眼睛,还有舌头,就能确诊了。”
  郎中忙站起身,等待阴丽华打开围帐坐起。但阴丽华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郎中无奈地看了看邓夫人。但随即又把脸转向躺在床上的阴丽华。只听邓夫人道:“不看眼睛和舌头,你就确不了诊?”
  郎中故作镇静地转向邓夫人,答道:“是的,夫人!”
  “丽华,那你就让郎中瞧瞧看?”
  阴丽华一拉被子,盖上了头。嚷叫道:“我没病,瞎折腾什么?”
  邓夫人耐心地劝说道:“我的乖孩子,娘就你一个宝贝闺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叫娘咋活呀?”
  阴丽华在围帐里嚷道:“放心吧,死不了!”
  邓夫人长叹一声道:“你不吃不喝,还说没病?乖女儿,你就快让郎中瞧瞧吧!”
  阴丽华突然掀开围帐,坐了起来。邓夫人忙向郎中示意,快点瞧,生怕阴丽华又会马上躺下去。
  郎中见阴丽华呆呆的坐在那里,说道:“小姐请转过身,把脸朝着有光亮的地方。要不,在下看不清楚,是要误诊的!”
  阴丽华没好气地转过身,把脸一仰,注视着郎中嚷道:“瞧吧,我看你有什么能耐?”
  郎中笑了笑,用拇指轻轻翻起阴丽华的双眼皮,只见白眼球上充满了血丝。他又翻开另一只眼皮,同样是血丝布满了白眼球。他又让阴丽华张开樱桃小嘴,伸出舌头,舌苔红红的。便道:“小姐没有什么大病,是忧郁过甚所致。只要把小姐最合得来的人请来说说话,就会好的。”
  邓夫人惊奇地看着郎中,道:“什么忧郁之症?我闺女咋会得这病,分明是你个野郎中哄骗于我!”
  郎中哈哈一笑道:“我连药都没卖给你,哄骗了你什么?再说,我白忙乎了半天,又没收你分文,已是便宜了你,你还倒说我哄骗,这太没有道理了吧!”
  春红忙对邓夫人道:“郎中说的法子又不难,试他一次不就知道了。”
  邓夫人想了想,觉得春红的话也有道理。又不吃药,还不破费什么。于是吩咐道:“春红,你快去把邓晨的媳妇刘夫人请来,小姐与她最合得来,一定效果最好!”
  郎中见春红匆匆走去请刘元,忙道:“夫人,在下告辞了!”
  邓夫人对虞廷道:“你快去帐房拿十两银子,送给这位郎中。”
  郎中忙拦住虞廷,转身对邓夫人道:“小姐并没有服用在下的药物,哪有收钱之理!”说罢扛起药箱匆匆离去。
  邓夫人见郎中走了,叫住虞廷。问道:“你怎么给小姐请了个野郎中?”
  虞廷忙解释道:“我刚出大门没多远,就看到前面十字街口围着许多人,我走去一看,见是一个郎中,说得挺好。我想小姐的病怪怪的,用民间偏方说不定会比那有名的正牌郎中用贵重药品还好呢,于是我就把他给带来了。如有什么不妥,小人甘愿受罚。”
  邓夫人想想,虞廷也是好心,又没出什么事,于是说道:“忙你的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虞廷道:“谢谢夫人!”说完转身走了。
  郎中匆匆走出阴府,来到一个僻静处,放下药箱,扯去山羊胡子和又浓又长的眉毛,抹了一把脸,朝热闹的大街走去。他不是郎中而是刘秀。原来他总想设法见见阴丽华,可阴丽华就是闭门不出。他已等了三天,正着急地无计可施,忽听人说阴丽华已病倒三天了。他计上心来,决定扮作郎中前去探视。经他巧装打扮,果然得逞。他见阴丽华果然病倒在床,他根据阴丽华得病的时间,知道与他有关,故诊断为忧郁之症。但究竟因为什么而忧郁,是相思,还是怨恨,他不得而知。等回去问问二姐,也许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二姐也许正在和阴丽华聊天。刘秀想到这里,迈开大步朝邓晨的练武场走去。
  话说刘秀刚走出去不久,刘元就来了。一进屋就坐到了阴丽华的床前。阴丽华要坐起来,被刘元按住了。说道:“丽华妹妹,请你原谅嫂子。我本该早来看你的,可不巧的很,我三弟从长安回来了,我也不知道都瞎忙了些什么?”
  阴丽华勉强着非要坐起来,说道:“谢谢嫂子还惦念着我,还劳你来看我,小妹实在过意不去!”
  刘元忙起身扶了阴丽华一把。道:“妹妹就甭客气了,咱姊妹俩谁跟谁呀。请郎中看了没有?”
  阴丽华道:“看了,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刘元笑笑道:“没说出子丑寅卯,那就是没病。妹妹放心躺几天,好好养养,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阴丽华想把话题转到刘秀身上去,想了解一下他为什么辍学回家。但刘元老扯着她病的话题不放,于是说道:“嫂子,刘三公子来了,你本应该在家陪他说话的,反叫你来陪我磨牙,我真不好意思。你还是快回去吧!”
  刘元爽快地一笑道:“不急。陪三弟说话有的是时间。”
  阴丽华本想答话,觉得不妥,就把目光投向春红,春红明白主子的意思,忙道:“刘夫人,刘三公子难道不回长安游学了吗?”
  刘元心里一酸,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不回了,大哥供不起了!”
  春红惊讶道:“你们刘家可是皇亲贵族,怎么会连个太学都上不起呢?”
  刘元伤心地道:“皇亲贵族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刘氏的侯王封号早被废了。虽然家中也有点积蓄,可大哥刘縯,仗义疏财,广交天下豪杰,就是有座大金山也会疏得一干二净,何况又没有了进项。三弟这二年在长安可是受苦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春红抹了一下眼泪,又道:“三年的学业,读了两年,仅差一年就毕业了,多可惜!”
  刘元略感欣慰地道:“还好,三弟知道三年是撑不下来的,就拼命地学,总算三年的学业两年全部完成了。回来的行李除了书还是书!”
  春红不好意思地道:“奴婢还以为是刘三公子不愿意读书才退学的呢?看来我是冤枉了他。”
  刘元道:“我三弟可不是个朝三暮四的人,他认准了的,十头牦牛也别想拉他回来!”
  春红激动地说道:“这么说,刘三公子是用二年时间完成了三年的学业。时间虽然少一年,该学的本事还是都学到了手,真不简单!”
  刘元有些兴奋了,说道:“你们是不知道呀,三弟经过这次长安游学,和原来相比,简直判作两人。性格、说话完全变了。”
  阴丽华听到这里,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笑道:“嫂子好命,摊上一个值得骄傲的好弟弟。妹妹听了也为嫂子高兴哩!”
  刘元马上又心事忡忡地道:“三弟什么都好,就是有一样不好!”
  阴丽华笑了笑道:“嫂子刚夸过三公子,这会咋又说起他的不是来了。他还有不是吗?”
  刘元叹了一声道:“人常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可他都二十七了,硬是不让给他说媳妇,老娘为这事,都急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咱也不知三弟是咋想的。这高不成、低不就地熬下去,要熬到什么时候呀?”
  阴丽华若有所思地道:“他是不是已经有人了?”
  刘元忙解释道:“没有,家里人和我都问过他多次了!”
  阴丽华劝解道:“嫂子,你再着急也没用。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刘元忙站起身道:“我们全家都等不及了。好了,不说他了,我也该回家了。”
  阴丽华想留刘元吃过饭再走。刘元说她三弟在,她得回家。阴丽华无奈,执意下床,送她到门口。刘元道:“妹妹,你有病在身,就不用送了。”
  阴丽华道:“没关系,嫂子一来,我就全好了,还得谢谢你呢!”
  刘元哈哈一笑道:“妹妹真会说话,感情我比扁鹊还扁鹊呀?”
  阴丽华送走了刘元,感到心里痛快多了,她又恢复了往常的欢乐。邓夫人看了,乐哈哈地说道:“这野郎中还真厉害!”
  后来,刘秀从刘元的口中得知,阴丽华的病确实好了,也非常高兴。但他知道,要想再见阴丽华一面,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于是,他告别了刘元和邓晨,回舂陵老家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