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皇后阴丽华轶事>第十章 杀禾践诺改习武 比武校场夺魁首

第十章 杀禾践诺改习武 比武校场夺魁首

作品名称:皇后阴丽华轶事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5-02-16 10:55:17      字数:3461

  话说刘秀从新野一回到家,就从床底下掏出那把被刘縯撅断了把的锄头,朝白水河南岸的田里跑去。正在卸马车的刘亮看到了,就大声喊道:“三公子,你休息一天,田也荒不了,明天我帮你去干!”
  樊娴都和刘伯姬正朝后院走着,听到刘亮的喊声,樊娴都转过身道:“秀儿种田就是上心。”
  刘伯姬气愤地道:“贱骨头,狗改不了吃屎!”
  樊娴都生气地道:“死丫头,这是怎么说话呢?他是你三哥!”
  刘伯姬道:“怪不得大哥骂他没出息,一点都不长进!”
  樊娴都道:“好了,别啰嗦了,我得躺一会,浑身像散了架。”
  太阳快要下山了。家里人都在等着刘秀回来吃饭,一等不来,二等不来,刘縯火了,怒道:
  “娘,你说三弟气不气人?种田象着了魔,天都这时候了,还不回来,我去叫他!”
  樊娴都担心地道:“縯儿,去了别发火,有话慢慢说,就说全家人都等着他吃饭呢?”
  刘縯口上答应着樊娴都的话,但心里的怒火却直往上蹿,气呼呼地转身走了。
  刘縯一边跑,一边心里盘算着,怎样惩罚刘秀才能使他回心转意。想到这里,他又感到束手无策。因为这么多年来,他搅尽脑汁想办法,他甚至对刘嘉、刘仲、刘稷说,谁能让刘秀弃农习武,他就把自己最心爱的枣红马送给他,可都无济于事。尽管事情到了这种程度,刘縯也从没有放弃过要刘秀弃农习武的信心。尽管他知道已不大可能,但还是没有放弃过。他认为父亲不在了,他作为长子,就应该担负起对弟弟、妹妹们的管教责任,不能使弟、妹们没有出息,他要对得起死去的父亲。他越想越觉得管教刘秀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责任感越强,火气就越大,他气得把两手攥的紧紧的,非要狠狠地揍刘秀一顿不可。他穿过白水河上的小桥,来到刘秀种的田里一看,一下惊呆了,田里一尺多高的禾苗都被刘秀用锄头砍了,还有一点没有砍完,刘秀正在挥舞着锄头砍着。刘縯看着遍地都是被刘秀砍掉的禾苗,心里反而感到酸楚楚的。他觉得这些茁壮的禾苗砍了怪可惜,不如交给别人去管理。但这毕竟是他盼望已久的结果,砍就砍了吧。想到这里,他向刘秀匆匆走去,激动地高声道:“三弟,大哥早就知道,你一定会想明白的!”
  刘秀看到刘縯来了,也不停手,砍得更有劲了。道:“大哥为我费了这么多年的心,我再不明白过来,可就太对不起大哥了!”
  刘縯也忘了吃饭,挽起袖子,从刘秀手上夺过那个断了把的锄头,边砍边说:“我给你讲了这么多年的道理,你也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去了一趟新野,就明白过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刘秀看着刘縯的高兴劲,故意道:“大哥,要是你觉着我是块种田的好材料,那我就再继续种下去。”
  没等刘秀把话说完,刘縯掂着锄头站住了,两只眼睛瞪出了血丝,怒吼道:“你说什么?再继续种下去,我看你敢!”
  刘秀捂住嘴,嘿嘿地笑了。见刘縯砍苗砍得越来越快,知道是怕他反悔,再惹来麻烦。刘秀上前作了一揖道:“既然大哥决心不让小弟种田,那我只好洗手改练武了。”
  刘縯见刘秀没有反悔,而且还说改为练武,顿时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高兴,便用他那粗大的手在刘秀肩上一拍。说道:“这才象高祖爷的后人、我的三弟嘛!”
  在回家路过白水桥时,刘秀把那把断把锄头也扔进了白水河里。刘縯知道三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心中踏实了许多。走起路来一阵风,嘴上还不停地哼着小曲儿,好像他比刘秀还高兴。可他哪里知道,刘秀是为了阴丽华才迈出了可喜的第一步。他心中也格外高兴。说道:
  “大哥,从今以后我可就跟你学练武了!”
  刘縯道:“三弟,你就把心装到肚子里吧,大哥一定亲自手把手的教你。让你成为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为光复汉室效力。”
  自刘秀毁苗以后,就一心扑在练武上。他的悟性特别强,再加上他勤奋好学,他的武功已不在刘縯之下。他不仅会使各种兵器,而且也颇会用心机。他不止一次的战胜过刘嘉、刘仲、刘稷、刘顺、刘赐。为了阴丽华,今天他要战胜大哥刘縯。练武场上使枪的、耍棒的、击剑的、弄戟的、劈刀的、甩鞭的,各种兵器相击,砰啪声响成一片。刘縯手执大刀,兴冲冲地向大家喊道:
  “今天就练到这儿了。下面由我和三弟比武,请大家都来助阵!”
  刘秀手拿大棒走来。心想:“丽华呀丽华,为了你,我一定要战胜大哥!”
  刘縯突然站到他的面前道:“三弟,想什么呢?”
  刘秀道:“想怎么战胜你!”
  刘縯把头一昂,哈哈大笑几声。道:“三弟,你能赢得了刘嘉、刘稷和你二哥,要赢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这样吧,你我各用什么兵器,让你说了算。”
  刘秀看了看刘縯傲慢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说道:“骄兵必败,使什么兵器都一样。还是各自选各自的吧!”
  刘縯拣起一把七星剑拿在手上,得意洋洋地道:“三弟,你用什么兵器,快点呀!”
  刘秀放下手中的大棒,拣起一杆长矛走过去。刘縯见刘秀手执长矛上来,便舞动七星剑迎了上去,占了上风,得了主动。刘秀戳了几枪都没得机会。心想:大哥的剑法果然了得。突然,阴丽华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顿时脑际一亮,上前用力猛拨刘縯正在挥舞着的七星剑,果然得到机会。他向左戳,刘縯向右闪身,他向右刺,刘縯向左躲闪。就这样一左一右的刺了二十几枪,刘縯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左一下、右一下地闪过了刘秀刺来的长枪。刘秀突然向左边连刺两枪,刘縯认为第二枪一定也会刺向右边,结果被刘秀刺中。脸一红,说道:“三弟赢,我输!”
  刘縯虽然输了,但他却很高兴,因为刘秀从一个种田人很快成了练武场上的强手,他和刘秀一样高兴。
  在收兵回家的路上,刘秀心事重重的跟在刘縯身后。刘縯本以为刘秀赢了他,会高兴的吹上一通,没料到他却没精打采,心情显得很沉重,于是刘縯停下脚步,问道:“三弟,想什么呢?”
  刘秀摇摇头道:“没想什么?”
  刘縯道:“没想什么,不对吧?大哥能不知道你。一看你那张脸就知道你肯定有心事。对大哥说,大哥一定帮你解决。”
  刘秀慢慢抬起头,看着和善又快乐的刘縯道:“我想去长安游学。可眼下家境又不好,你还得广散钱财,结交天下豪杰义士。我心里很矛盾。”
  刘縯高兴地一拍刘秀的肩膀,道:“练好了武功,又想去游学,好事嘛,有出息!大哥一定给娘和叔父说,让你了却心愿!至于家境如何,那是大哥考虑的事,不用你操心。父亲不在了,这事大哥本来应该想到的,还叫你张嘴,我真过意不去。”
  刘秀听了刘縯的话,转忧为喜,高声道:“大哥,你真好,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
  转眼到了太学招生的时候。刘秀不能象刘縯入长安太学时那样享受皇族的特权了,他必须有地方官府推荐才行。刘縯几经周折,总算把刘秀入太学的手续办妥。他高兴地问道:“三弟,你看让谁陪你去呢?”
  刘秀不加思索地道:“我谁都不让陪,我一个人能行。”
  刘縯难过地道:“那怎么行,你一个人去娘会担心的。”
  刘秀笑了笑道:“我这么大个人了,能照顾好自己。再说,家里用钱的地方太多,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开销,何必呢?”
  刘縯知道刘秀想定的事,是不容易更改的。他作为大哥,是家里的顶梁柱,确实也感到上太学的开销是难以承受的,但为了满足刘秀的愿望,他还是横下心来承担这一切。因此,见刘秀能为他分忧,从未流过泪的刘縯,眼眶也湿润了。说道:“那就委屈你了,三弟!”
  刘秀告别了母亲樊娴都和叔父刘良,带着简单的行装,骑着一匹雪白大马上路了,开始了他的求学生涯。
  话说刘秀进入太学府一个学期还没完,钱就快花光了。马匹寄养在客栈,每天比两个人的花用还多。眼看要捉襟见肘,他只好把心爱的马卖了。他的好朋友严光、邓禹虽然不缺资用,但也觉着马是个负担,也卖了。
  第二年,刘秀就很少收到家里的钱了,生活也成了问题。他能理解家里的难处,因为大哥刘縯为光复汉室,广散钱财,结交天下义士,不要说家境已是今非昔比,就是万贯家产,也能散尽。这时,他的同舍生韩子,生活也颇拮据。一天,韩子对刘秀道:“文叔,咱俩凑钱买头毛驴吧?”
  刘秀不解地问道:“根本没钱用,还买什么毛驴?”
  韩子诡密地一笑道:“正因为咱没钱,才买毛驴呀!”
  刘秀更加疑惑不解,问道:“什么意思?”
  韩子把手一扬,道笑:“出租啊!”
  刘秀一听说出租毛驴,连忙摇手道:“都是同学,咋好意思要钱!”
  韩子道:“他们租外面的毛驴,不是也要交钱吗?有什么不好意思要钱的!”
  租毛驴的生意倒是可以,天天都有学生去郊游或上街,但不免显得有些寒酸相。尽管如此,但毕竟是正道来的钱。为了阴丽华,再苦再难也要把学业完成。想到这里,刘秀道:“我同意合买毛驴。但对严光和邓禹他们,你一定要给我保密!”
  韩子指着自己的脸,笑了笑道:“为了这个?”
  刘秀若有所思地道:“也不全是。”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