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皇后阴丽华轶事>第八章 巧安排丽华书房相会 说假话刘秀无奈应从

第八章 巧安排丽华书房相会 说假话刘秀无奈应从

作品名称:皇后阴丽华轶事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5-02-15 22:06:53      字数:4120

  话说太阳快下山的时候,邓晨亲自赶着马车来阴府接刘伯姬和佳美。在回来的路上,邓晨见刘伯姬和佳美又说又笑,特别开心。便问道:“今天你们玩的一定很开心,看把你们高兴的!”
  邓佳美道:“不笑还哭呀?真是的!老爹一点都不懂女人。笑是女人的天性,知道吗?”
  邓晨笑道:“你也算女人呀?”
  邓佳美把头一昂道:“我不是女人,难道还是男人不成?”
  邓晨道:“男人倒不是,女孩倒是真的。”
  穿过一条街,转了一个弯,就到了邓府,刘秀早在那里迎候了。
  刘伯姬道:“三哥,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邓晨道:“你三哥跟我去练武场了。”
  刘伯姬道:“三哥,姐夫的枪法比大哥怎么样?”
  刘秀道:“他俩都是我的老师,都比我强。”
  刘伯姬没好气地道:“谁让你说这个,我是说姐夫和大哥他俩谁的武功强?”
  刘秀笑了笑道:“不分上下,都挺棒。”
  刘伯姬用手一指刘秀道:“不敢说实话,是怕姐夫不管饭吧?”
  邓晨开玩笑道:“听三妹话的意思,是我比不上大哥的武功了?”
  刘伯姬道:“知道就好,算你有自知之明!”
  邓晨道:“知道没有大哥的武功好,俺才晚上加班练呀!不信,三弟跟去瞧瞧?”
  刘伯姬道:“三哥今晚上要陪我玩,姐夫,你就自己去练吧!”
  邓晨道:“陪你有什么好玩的,舞枪弄棒才是男子本色。三弟,别听三妹的,陪我去练武场练武去。”
  刘伯姬道:“姐夫,你甭强人所难好不好?我三哥不喜欢摆弄棍棒。是吧?三哥!”
  邓晨道:“三弟,那就随你吧。”
  刘秀心里很矛盾,有心想留下来听听阴丽华的事,但又不好意思拒绝邓晨去练武。想来想去,说了个活话:“不知道娘晚上有没有事,到时候再说吧。”
  刘伯姬生气道:“三哥,你到底是去练武,还是陪我呀,说个痛快话嘛!”
  刘秀道:“我又想去练武场,又想陪三妹。”
  刘伯姬气冲冲地道:“你有分身法呀,真是的!”
  邓晨道:“我是争不过三妹的。三弟你就留下陪三妹吧!”
  刘秀吱吱唔唔地道:“要……要不,我跟姐夫去练武?”
  刘伯姬见刘秀要跟邓晨去练武,就阴阳怪气、话里有话地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想做大将军是吗?那好,你尽管去好了,只要你不后悔就行!”
  邓晨感到莫明奇妙,连“嘿嘿”了两声,道:“不陪你玩,还有什么后悔的?”
  刘秀心里明白,知道刘伯姬一定是要对他说阴丽华的事,邓晨哪里明白。
  刘伯姬道:“三哥,你也别为难了,你先跟姐夫去练一会儿武,然后再回来陪我,行吗?”
  刘秀心中暗喜,赞叹刘伯姬有心机。
  邓晨道:“都十好几的人了,还老让三哥陪着玩,你要是没有这个三哥,就不活了?”
  刘伯姬忙道:“就陪,就陪,你干气!”
  邓佳美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老争来争去。几个人打着嘴仗进了邓府的大门。
  吃过晚饭,邓晨就带上刘秀去了练武场。刘元、刘伯姬陪樊娴都在小客厅聊天。刚聊了一会儿,樊娴都道:“你们聊吧,我去睡了。”刘元去侍奉樊娴都睡下,就又回到小客厅里。
  刘伯姬道:“二姐,明天让阴丽华到你家来玩好吗?”
  刘元道:“邓夫人会同意吗?”
  刘伯姬道:“我很想跟阴丽华学琴,可一天、两天又学不会,老往人家跑怪不好意思的。”
  刘元道:“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两家是不分彼此的,在她家和在我家一个样。”
  刘伯姬抓住刘元的胳膊摇晃着道:“你当然觉得一样,可我这个外人还是觉得不一样。在你家我就比较随便,在她家就不同了。二姐,你就帮忙说说嘛?”
  刘元道:“怎么,在阴府玩的不好吗?”
  刘伯姬道:“你不是说你们两家不分彼此的吗?对阴丽华来说,在她家和在你家还不是一样啊?”
  刘元道:“你这张嘴呀,真拿你没办法。那我就去试试吧。”
  刘伯姬忙道:“谢谢二姐,我学会了抚琴,天天抚给你听!”
  刘元道:“说的好听,等你学会了抚琴,怕我就见不到你了,能听你抚琴的,还不知道是那位公子哥呢?”
  刘伯姬两只手在刘元的身上拍打道:“二姐真坏,我不嫁人,一辈子都陪着娘。”
  刘元忽听到院子里有脚步声,忙道:“谁呀?”
  “是我,二姐。”刘秀说着走进屋里。
  刘元道:“这么早你怎么就回来了?你姐夫呢?”
  刘秀不好意思地道:“姐夫说怕我太累了,非让我早点回来。”
  刘元道:“那你们俩说话吧,我带佳美睡觉去。”
  刘元走后,小客厅里只剩下刘秀和刘伯姬兄妹二人。刘秀见刘伯姬大模大样地坐在椅子上,他也一声不吭地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心想:“关于阴丽华的事,三妹肯定有话要对自己讲。从她得意的样子看,也很可能是好事。她一直不开口,一定是想让我先去求告她她才说。我偏偏不问你,非让你先说出来不行。”于是站起来欲走,道:“三妹,我有点困了,你也快去陪娘睡吧?”
  刘伯姬霍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冲到刘秀面前,拦住他道:“困了也不能走,本小姐有话说!”
  刘秀故意装出要走的样子道:“什么大不了的事,明天说还不是一样吗?”
  刘伯姬生气地道:“三哥,你这是治我难堪!”
  刘秀听了刘伯姬的话,深感奇怪,治你难堪从何说起?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忙道:“我去睡觉,就是治你难堪?,三妹,你也太不讲理了!”
  刘伯姬气得脸通红,没好气地道:“人家好心好意给你撮合好了,你却不领情,还要去睡什么觉!”
  刘秀惊奇地问道:“我的什么事你给撮合好了?我的姑奶奶,我什么都不知道呀?”
  刘伯姬一字一板地问道:“我问你,你想不想娶天下第一大美女阴丽华?”
  刘秀又高兴又惭愧地道:“想啊。想又能怎么样?想娶她的男人太多了。她要求的条件也太高不可攀了,光想有什么用?”
  刘伯姬高兴的一蹦老高,拍着巴掌道:“本小姐给你说妥了,我这个月下老人不简单吧?三哥!”
  刘秀的两只眼晴瞪得象牛眼一样大,激动地差点跪倒在刘伯姬面前。可又一转念,阴丽华那能这么容易就被说服了?一定是三妹在逗自己玩。但他还是充满希望地问道:“有何凭据?”
  刘伯姬道:“凭据?明天她来与你相会就是凭据!”
  刘秀惊讶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你说什么,明天她来与我相会?在什么地方,这太突然了!”
  刘伯姬道:“就在这里!本小姐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就看你的了。”
  刘秀道:“你一准是没有给人家说实话,谝了人家。我是一个种田的人,又不是大将军,她怎么能会愿意嫁给我呢?”
  刘伯姬道:“首先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明早装病?”
  刘秀问道:“装病干什么?”
  刘伯姬道:“不装病,姐夫拉你去练武,你是去还是不去?”
  刘秀道:“明白了,那我装。”
  刘伯姬道:“这话又说回来,你那病要装得适可而止。太过了,反而更糟。只要能不让姐夫把你拉走就行。比如说个肚子疼,还有拉稀什么的。”
  刘秀道:“我的三妹呀,别啰索了。快说说阴小姐为什么同意嫁给我的?”
  刘伯姬道:“谁说人家同意嫁给你了?人家只是同意见见面。三哥你爱种田,人家可不喜欢。可你为什么爱种田?那就要看你怎么说了。说好了,保证没问题。实话实说,没戏!”
  刘秀道:“种田就是为了打粮食呗,还能怎么说呀?”
  刘伯姬道:“照你这样说,准没戏!”
  刘秀道:“那我还能怎么说呀?”
  刘伯姬道:“就说是为了磨练意志。孟子不是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吗?这总比说是为了打粮食要显得志向高远吧?”
  刘秀固执地道:“我就是为了打粮食嘛!”
  刘伯姬道:“是为了打粮食,也不能说是为了打粮食。要不,你这干庄稼活的汉子,没人瞧得起。只有说是为了磨练意志,人家才会尊敬你,才会对你的前途感到深不可测,懂吗?”
  刘秀道:“这不是蒙人吗?我可说不来!”
  刘伯姬道:“你还想娶不娶阴丽华?明天你还想不想和阴丽华约会?”
  刘秀道:“我当然都想了。”
  刘伯姬道:“既然想娶阴丽华,你不听我的,可没有卖后悔药的。三哥,你可听清了?”
  刘秀道:“我本来就不是为了磨练意志干大事嘛!”
  刘伯姬道:“现在开始,为了磨练意志干大事也不迟呀!”
  刘秀道:“那行那行,我听你的总可以了吧!”
  刘伯姬道:“还有,你必须照我说的去说。”
  刘秀道:“还有什么呀?光磨练意志还不行吗?”
  刘伯姬:“还要有比大哥更高的声望。”
  刘秀摇摇头道:“你这是大白天说梦话,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刘伯姬道:“大哥的声望可是名扬四海,他是男女老幼皆知的豪杰,是天下无数女子心目中的偶像,是无数有志之士的楷模,他为什么能这样?主要就是三哥你给大哥谋划的。懂了吗?”
  刘秀道:“不懂。大哥出名是人家自已干出来的,我何时为他谋划来着?”
  刘伯姬道:“你不给大哥谋划,你怎么能比大哥的威望高,又怎么能显出你比大哥的本事大?”
  刘秀道:“我本来就没有大哥的名望高、本事大嘛!”
  刘伯姬道:“三哥,我说你怎么死心眼呀?不这样说,阴丽华可就成了咱们的大嫂了。”
  刘秀道:“不会吧,大哥都三十好几的人啦,孩子都几岁了,阴丽华也要嫁给他?”
  刘伯姬道:“傻帽,英雄在女人眼里,根本就没有年龄大小的概念,懂吗?她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就是像大哥一样的英雄。你一个无名小辈,阴丽华会看上你?你作梦去吧!”
  刘秀道:“真难为人。我怎么能比大哥强呢?”
  刘伯姬道:“我就是这么给阴丽华说的,你看着办吧?”
  刘秀生气地道:“我说三妹,你怎么能这样干?也不给我说一声,好让大家商量商量,你这叫我如何是好呀?”
  刘伯姬道:“商量,给谁商量?要是商量的话,恐怕连这个约会都不会有。你知道阴丽华对我说什么吗?说约会的事要保密,只有她和我知道,不许说给第三个人,包括你三哥在内,并让我发了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摆着是留的退路。”
  刘秀无可奈何地道:“我可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说假话呀?弄到这个地步,只有照你说的去做了。”
  刘伯姬道:“三哥,听你这话音,好像我是说假话的专家一样。你是第一次,好像我就不是第一次。要不,就算了吧!”
  刘秀忙解释道:“三妹,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是为三哥好,才第一次说假话。”
  刘伯姬道:“别把话说的恁难听,这叫灵活性。当然,你也不一定非照我说的去向她照本宣科,你附合着她说就是了。”
  刘秀道:“好了,好了,我明白了。没想到娶个美女会有这么多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