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皇后阴丽华轶事>第六章 佳美嫉妒丽华美 刘秀闻言痴情生

第六章 佳美嫉妒丽华美 刘秀闻言痴情生

作品名称:皇后阴丽华轶事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5-02-14 15:23:37      字数:3916

  邓晨像是没有听到刘秀的话。
  刘伯姬央求道:“晨哥,你带我们走近些去看嘛。”
  邓晨道:“那些亲自来求亲的男子,他们知道阴丽华不会答应的,但他们还是要厚着脸皮找上门来,为的就是能够看上阴丽华一眼。你是个女孩子家,凑这热闹干什么呀?要是你三哥想去看看,那还在情理之中,我一定陪他去。你嘛,那就算了。”
  刘伯姬气的一扭身子,噘着嘴道:“去看看热闹还不行吗?”
  刘秀突然问道:“天都这般时候了,这些人为什么还不回家?”
  邓晨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他们希望阴丽华会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吧?或许是他们觉得在阴府门前呆的时间越长,就越能表示他们对阴丽华爱的决心?”
  刘伯姬奇怪地问道:“阴丽华会出来见他们吗?”
  邓晨笑了笑道:“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不过,她有时也会出来,但是,她娘只让她走后院的小门。”
  刘伯姬心中颇有些不平地道:“这些求亲者的一片赤诚之心,不是被愚弄和欺骗了吗?”
  刘秀高兴地道:“活该!”
  邓晨也笑了笑道:“全是他们自作多情,是活该。”
  刘伯姬反唇道:“活该也甘心,要的就是这个劲!”
  邓晨笑了笑道:“三妹,你是站在谁的立场上说话?”
  刘秀道:“三妹一向同情弱者,当然是站在求亲者的立场上了。”
  刘伯姬把头一昂道:“是又怎么样,本来嘛!”
  刘秀看着西沉的太阳道:“姐夫,咱们真的该回家了。”
  邓晨拉住刘伯姬的手道:“别看了,快走吧。”
  刘伯姬回到邓府,一见到樊娴都就滔滔不绝的说起在阴府门前的见闻,刘秀默默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没好气地道:“就你话多,省得当哑巴把你卖了。”
  刘伯姬把嘴一噘道:“三哥,你今天是怎么了?我又没有招你惹你,给我发什么脾气?”
  刘元忙打圆场道:“三妹别生气,你三哥不是给你发脾气,他是嫌你说话没有女孩家的样子。这是关心你。”
  刘伯姬道:“在阴府门口我就看他不得劲,像丢了魂似的,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刘秀朝刘伯姬苦笑了一下,没有答话,转过头来看着刘元道:“二姐,佳美呢?我们怎么一天都没见到她?该有六岁了吧?”
  刘元抱歉地道:“去阴府陪阴丽华去了,你看我只顾高兴,竟忘了告诉你们。”
  刘伯姬不解地道:“阴丽华还要佳美去陪?”
  刘元笑了笑道:“阴丽华虽然个头长成了大姑娘,毕竟才十四岁,还是个孩子。因为求亲的人太多,怕惹出事来,邓夫人就不让她出门了,整天关在家里,闷得她又受不了。她原来常在我家和佳美玩,她特别喜欢佳美,就提出要佳美每天去陪她。谁知佳美在她家呆惯了,有时丽华出来到我家散散心,佳美反倒不跟她来了。”
  刘伯姬道:“晚上回来吗?”
  刘元道:“回来,有时是丽华的哥哥阴识送她回来,有时是你姐夫或我去接。”
  刘元话音刚落,邓晨走了进来,刘元象想起什么,说道:“相公,邓夫人那天对我说,想让你帮助丽华找个合适的人家,说你结交的豪杰义士多。”
  邓晨道:“我看三弟就不错,她要是让我给她找郎君,那就是三弟。”
  刘元、刘秀、刘伯姬、邓晨正说得热闹,邓佳美突然在院子里喊道:“娘,我回来了!”
  大家听到佳美的喊声,一拥跑出房去。邓佳美偎在刘元身边,用怯生的目光打量着刘秀和刘伯姬。
  邓晨正要向佳美介绍刘秀他们,却被刘元制止了,问道:“乖女儿,你看看他俩是谁?”
  邓佳美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又摇了摇头。
  刘元见佳美难为情地样子,就介绍道:“他是你三舅,就是娘常给你说的那个种田大英雄!”
  邓佳美忙给刘秀施了个礼,道:“三舅大人,您好?”大家都被邓佳美的举动逗乐了。
  刘秀忙弯腰抱起佳美,亲了亲道:“佳美真是三舅的好外甥女,你这礼节是在那儿学来的?”
  邓佳美道:“是大美人丽华姑姑教的!”
  刘秀心想:连六岁的孩子都知道阴丽华是大美人!不由的心中震惊。但他抑制住了这种感情的流露,随手放下佳美。
  佳美审视了一下刘伯姬,道:“这位一定就是娘常给我说的又漂亮又活泼的三姨!”
  众人拍手夸佳美聪明、伶俐。
  邓佳美也给刘伯姬施了个礼,道:“三姨,您好?”
  刘元道:“你三姨才十几岁,还是个孩子,你给她施什么礼?”
  佳美头一歪,认真地道:“丽华姑说的,辈份是不论年纪大小的。年纪小,辈份高,见面也要施礼的。”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刘伯姬把佳美紧紧的搂抱在怀里,激动地泪花在眼眶里转动。说道:“三姨可想你了!”
  邓佳美也道:“佳美也想您呀,三姨!”
  刘伯姬道:“佳美,你整天陪着天下第一大美人玩耍,一定很开心吧?”
  邓佳美若有所思地道:“也开心也不开心。”
  刘伯姬问道:“为什么呀?”
  众人用期待的目光盯着佳美。佳美像似明白了几双眼睛在问她什么,忙道:“丽华姑姑能教我写字、画画、作诗、填词和抚琴,还能教我学练武功,又会教我怎样善待别人,使我学到很多东西,这些都使我非常开心!……”邓佳美说到这里,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刘伯姬道:“那是什么让你不开心呢?”
  邓佳美看了看刘伯姬道:“她让我嫉妒!”
  众人听了,不约而同地用惊讶地目光看着邓佳美。
  刘伯姬道:“人家把本领都教给你了,你还嫉妒人家,太没道理了。”
  邓佳美道:“她的本领我可以学到手,可她的美丽不是能够学得到的。你们说,我能不嫉妒吗?对于她的美丽,我只能妒嫉,没有别的办法。”
  刘伯姬道:“我们佳美长得也很漂亮,并不比阴丽华差呀!”
  邓佳美道:“不和她比,我算是漂亮的;可站在她面前,我就变成了一个丑八怪,谁也不喜欢!”
  刘伯姬见邓佳美很有自卑感,忙安慰道:“不,我们大家都喜欢你,认为你才是最漂亮的美人!”
  邓佳美摇摇手,认真地道:“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当然要说我漂亮了,这不算数的!”
  刘伯姬道:“那由谁说漂亮才算数呢?”
  邓佳美道:“外人,还有花和鸟。”
  刘元和邓晨从来还没有和女儿聊过这么多话,今天看她和刘伯姬谈得如此开心,正心中高兴,忽又听到关于美还要花和鸟说了算,不由地捧腹大笑。
  刘元强止住笑道:“这人长得美不美,外人说了算也就罢了,怎么还要花和鸟说了算。花和鸟会说话吗?”
  邓佳美道:“娘,咱家的花狸猫你看到了吗?”
  刘元道:“没有,不都是你喂它的吗?它整天形影不离地和你在一起。”
  邓佳美气呼呼地道:“那天我带上咱的狸猫去丽华姑家玩,你说怎么着,我抱着它还没放下来,它一看到丽华姑就从我身上一下挣脱了。我还以为它看见了老鼠,谁知它跑到丽华姑身上去了,丽华姑还给吓了一跳,见是一只漂亮的猫,就抱在了怀里。你说怎么着,那该死的猫,竟然在她怀里神气的连一眼都不看我。更生气地是,我正要从丽华姑手上把它抱过来,它竟然呲着牙要咬我,不让我抱它,丽华姑只好还抱着它。我们进了屋,丽华姑把它放在地上,去里屋拿帛绢,它就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当她教我画画时,那猫竟然跳到桌子上,蹲在丽华姑一边。我生气地把它抱过来,放在我面前,可是一松手,它又跑到丽华姑那边去了。这个该死的猫,真没良心,现在整天和丽华姑生活在一起,根本就不跟我玩了。”
  刘元道:“这和人美不美有什么关系?”
  邓佳美认真地道:“这不明摆着,那猫正是见丽华姑姑长得漂亮,才跟她而不跟我的嘛!”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佳美的话。谁知邓佳美又开口道:“丽华姑在教我作画的时候,有两只老鼠咬架咬得可凶了,都咬到我们脚下了,可那可恶的猫,却依然蹲在丽华姑面前,一步也不肯离开,连老鼠都忘了捉,你们说气人不气人?”
  刘秀的心早已不在这里了。他暗暗下定决心:非阴丽华不娶,哪怕是独居终生。
  邓晨故意认真地道:“猫不捉老鼠,实在气人!”
  刘元笑道:“你丽华姑漂亮的连猫都迷住了,还竟然被迷得忘记了捉老鼠。你小小年纪,还真能琢磨!”
  邓佳美道:“还有更气人的呢。我每次跟丽华姑去郊游,那些会唱歌的鸟儿总是围着她唱个不停,在她头顶上飞来飞去不愿离开。”
  刘伯姬安慰道:“我们佳美漂亮得象朵花,那些鸟儿一定是在为你唱歌、飞翔,不是为你丽华姑唱歌飞翔的。”
  邓佳美道:“不是为我,肯定不是为我。有一次,我们两个捉蝴蝶,她在东面,我在西面,隔着好远的地方。那些鸟一个也不来我这里,全都在她头上飞来飞去地唱个不停。”
  刘伯姬惊奇地睁大了眼睛,问道:“佳美,你说的可全是真的?”
  邓佳美诅咒道:“骗你是小狗。还有更气人的呢?”
  刘伯姬道:“还有什么让你更生气的呀?”
  邓佳美道:“我们每次在花园里赏花,那些花草才贱呢!丽华姑走到哪里,哪里的花草就向她点头哈腰,直晃脑袋,像似怕她一样。可我走到那些花草跟前,它们还是老样子,神气地连动也不动一下,好像我好欺负一样。你说气不气人?我能玩得开心吗?我能不嫉妒丽华姑的美丽吗?”
  邓晨、刘元、刘秀、刘伯姬都听傻了眼。不相信吧,天真烂慢的六岁女孩说得有声有色,有根有据,让人不能不信。
  刘伯姬道:“佳美,明天你带三姨去拜见你丽华姑好吗?我要好好看看她长得到底有多美?”
  刘元开玩笑道:“三妹,你还是不去拜见的好。要不,也会像佳美一样,产生嫉妒之心,岂不是去自寻烦恼?”
  邓晨道:“这世上的事,就是怪怪的。就拿这女人长得太漂亮来说吧,就会有两种反应:一是招来其他女人的妒嫉;二是会招来许多男子的追求。一个嫉妒、一个追求;一个恨、一个爱。三弟,你说烦还是不烦?”
  刘秀正在想着阴丽华,根本没有听到邓晨问的是什么,顿时脸红到耳根,忙答道:“是阴丽华的美貌让鸟儿献媚,让花儿羞惭!”
  刘伯姬讥讽道:“问非所答,你说的这是哪给哪呀?我的三哥哎,在想什么呢?不会是着魔了吧?”
  邓晨在刘秀肩上用力一拍,笑道:“这是三弟心里话,说得精辟透沏!”
  刘秀尴尬地苦笑了一下,忙低下头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