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皇后阴丽华轶事>第五章 不爱富贵爱将军 气疯豪门求婚人

第五章 不爱富贵爱将军 气疯豪门求婚人

作品名称:皇后阴丽华轶事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5-02-14 15:05:42      字数:3415

  话说刘元送走了阴丽华,回到邓府花园的树荫下。樊娴都便问道:“元,刚才那位姑娘是哪家的小姐?”
  刘元道:“她可是新野有名的大美人。七岁时她父亲阴陆被王莽推行的王田令、改新币新政气死了。我们家与阴家是世交,关系好着呢。她家是新野首富,有良田七百多顷,远近闻名。”
  “王莽祸国殃民,真该千刀万剐,使多少百姓家破人亡!”樊娴都由气愤转为关心地道,“她家还有什么人?”
  刘元道:“还有她娘邓夫人。现在是她大哥阴识当家。她还有三个弟弟。她家现在最烦心的就是阴丽华的婚事,提亲的人天天都是来几帮,邓夫人都快愁死了。”
  刘伯姬道:“这不是好事吗?愁什么?”
  刘元道:“这么多求亲的人,可阴丽华硬是一个没看上,邓夫人能不急吗?”
  樊娴都深有感触地道:“儿女大了,没人提亲愁;有那么多提亲的,儿女连一个也相不中,作父母的,还是个愁。为了儿女的婚事,父母注定是要愁的!”
  刘伯姬深有所思地道:“真没想到,女人长得太美了,还会惹出这么多烦恼。”
  自从刘秀看到阴丽华的第一眼起,他就迷上了阴丽华。他神不守舍地站在那里,心早随阴丽华走了。他惊叹世间还有如此漂亮的女孩,比他想象中的美女还要漂亮百倍、千倍。
  刘伯姬突然问道:“三哥,你说女人长得美,是好还是不好?”
  刘秀还沉浸在甜蜜的回忆里,根本没有听到刘伯姬的话。刘伯姬见刘秀神情痴迷,知道她刚才的话是白说了,忙用手捅了一下刘秀道:“三哥,想什么呢?”
  刘秀从沉思中醒悟过来,忙“哦哦”了两声。刘伯姬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刘秀情不自禁地道:“女人当然是越美越好了。书里不是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吗?女人不美,男人不爱。”
  樊娴都听刘秀说出这样的话,心里又喜又忧。喜的是知道了刘秀过去对所提的亲事不同意,并非是终生不娶的意思,而是对那些女子不甚中意;忧的是,世上的美女,那会愿意嫁给喜欢种田的刘秀呀?再说,自始建国二年起,王莽已废汉室诸侯王为民,舂陵的刘氏汉室皇亲也不例外,不仅没有了特权,而且经济状况也是难以维继。自刘买被长沙王刘发封为舂陵侯到现在,已有一百多年的时间,封地没有增加,人口却翻了几倍。刘秀家这一支还是情况好的,一是南顿令刘钦在任期间还有些积蓄;二是樊娴都的父亲樊重是南阳有名的豪强,有良田三百多顷,家庭富足。娘家免不了要接济她这个失去了丈夫的女人。尽管比舂陵的其他皇亲好的多,但仍是一没特权,二没可靠的经济来源,哪个倾城倾国的女子愿意嫁到她家来。想到这里,樊娴都不禁为刘秀的婚事发起愁来,不由地长叹一声。
  刘元正要问母亲为何哀叹,邓晨一手提刀、一手执矛,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忙双膝跪在樊娴都面前,朗声道:“小婿不知岳母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请老人家见谅!”
  樊娴都道:“我今天来,是早起时才决定的,谁也不知道,你就不要自责了。”
  邓晨起身又见过刘秀和刘伯姬。道:“岳母请到房里休息吧,走这么远的路,一定累了。”
  “那好,咱就回屋吧。”樊娴都说着,站起来走出花园。几个人随刘元进了一处宽大的院落,走进北屋里。
  吃过午饭,樊娴都说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就躺在竹床上睡着了。
  刘伯姬兴致勃勃,对刘秀道:“三哥,咱们上街逛逛去吧,在家闷死了。”
  刘秀故意说道:“你不是跟来侍奉娘的吗?娘在家睡觉,你走了怎么行?”
  刘伯姬辩白道:“有二姐在嘛,哪能显着我呀!”
  刘秀道:“不是你说的,不是为玩才来的吗?那你还去玩个什么?”
  刘伯姬急了,用力推着刘秀道:“我非让你带我去玩嘛,今天你非带我去不可……”
  邓晨从外面走进来,见刘伯姬在用力推着刘秀,忙笑道:“三妹,推你三哥干什么呀?”
  刘伯姬小嘴一噘道:“我让三哥带我上街去玩,他就是不去!”
  邓晨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带你去行不行啊?”
  刘伯姬忙上前道:“谢谢姐夫!”
  邓晨道:“三弟,走,到街上逛逛去。”
  樊娴都听见邓晨带着刘秀、刘伯姬上街走了,就又从床上下来了。
  刘元疑惑地问道:“娘,你不是说累了吗?怎么刚躺下又起来了?”
  樊娴都道:“累是真的,说要躺下休息那是假的,逼秀儿他们出去才是真的。”
  刘元不解地问道:“这是为什么呀?”
  樊娴都笑了笑道:“我这次主要是为了你三弟的婚事来的。他都二十五岁了,在舂陵向他提的亲恐怕不下十几个了,可他什么理由也不说,就是不让提,娘着急啊!有你爹在的话,我就不操这份心了;可如今你爹不在了,娘不操心谁操心?你们兄弟姐妹六个,我觉得秀儿与你最合得来,他一定会听你的话。娘想让你劝劝他,早点儿把亲事定了,娘也少个心事不是。”
  刘元道:“三弟眼光高,你给他说的那些姑娘,一准是他没有看上人家,又不好说不愿意,又碍于人家的面子,只好用不让说来搪塞了。”
  樊娴都道:“你妗子的娘家侄女,让你舅樊宏亲自到舂陵来提亲,他硬是不同意。那姑娘我见过,有一回秀儿去湖阳看你舅,正碰上那姑娘去看望你妗子,她比秀儿小五岁,不能说倾城倾国,但也是千里万里难挑一的好姑娘。他还想要什么样的姑娘呀?”
  刘元道:“一准是三弟相不中人家,别人看着再好也没用。”
  樊娴都难过地道:“所以,我才来找你,想让你劝劝他。老大不小的了,娘心里急呀!”
  刘元道:“娘,你急坏了身子也没用。三弟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他不愿意干的事,你逼他也没用。就象他喜爱种田不爱练武这事吧,大哥给他说了不止千遍万遍了吧?他不还是照样种他的田?”
  樊娴都道:“我说种田也没有什么不好,可人家看不起你,说你是泥腿子。人家不嫌弃咱就谢天谢地了,可他还老不同意。你说这孩子让人操心不操心?”
  刘元道:“那我就试试看,好好劝劝他。但是,不管劝成劝不成,你老都不要再把三弟的婚事放在心上了,急坏了身子怎么办?”
  “我作娘的,不放在心上可能吗?咋能不急呀!他年龄一天天的在长,我等不起呀!再说,他又是一个种庄稼的人,等年龄大了,谁家的姑娘还愿嫁给他?”樊娴都抹了一下眼泪,抬起头来道,“你们这新野有合适的姑娘没有?晨儿认识的人多,让他留点心,兴许能找到秀儿称心的姑娘。”
  刘元道:“新野最合适的姑娘,那就是阴丽华。”
  樊娴都道:“就是上午在花园陪你说话的那个姑娘?”
  刘元道:“正是,可惜人家要求条件太高。”
  樊娴都道:“都要求什么条件?”
  刘元道:“非大将军不嫁,而三弟是个种庄稼的人,人家能会答应吗?”
  樊娴都道:“哎哟,这小姑娘的要求可真高,还非大将军不嫁,可见不是平凡女子,那秀儿可未这个福分,就甭想了!”
  刘元道:“不断提亲的人,折腾得她全家不得安宁。邓夫人本想找个合适的人家定下算了,可那阴丽华却对她娘说,没有大将军,她宁愿终生不嫁。她娘拿她也没办法,只好不让她随便乱跑,怕惹出乱子。当然,到我们家来例外,但必须走她家的后门。”
  樊娴都和刘元只顾说话,太阳已经压上了树梢。
  且说刘秀、刘伯姬跟着邓晨正在大街上东张西望的走着,忽见一座豪宅门前聚集了许多人,多是穿戴讲究的富家子弟。有的骑在马上吆喝着什么,有的牵着马在沉思,也有上了年纪的老先生和老妇人,在轿子里等什么,有的兴高采烈,有的愁眉苦脸。刘秀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正在纳闷,刘伯姬拉了一下邓晨的衣角问道:“晨哥,那家门前围着许多人是干什么的?”
  邓晨骄傲地道:“我们新野出了一个天下第一大美人,名叫阴丽华。那些骑着高头大马的公子哥,是亲自上门求亲来的。那些上了年纪的先生和妇人,是人家用重金聘来说媒的。热闹着呢,天天如此。”
  刘秀听说是向阴丽华求亲的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由的生出几分妒嫉,又颇感有些酸楚,一种无名之火,直冲脑门,脸涨得通红。他看了看邓晨,想说什么,见邓晨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求亲的人群,又把想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刘伯姬道:“阴丽华长得确实貌似天仙,怪不得招来这么多求亲的人!”
  邓晨问道:“三妹见过阴丽华?”
  刘伯姬道:“今上午在你家花园见的,只是照了个面,连话都没说,就被她弟弟叫走了。”
  邓晨道:“我还没有见过象丽华这么俊俏的女子,更没有见过象她这样多才多艺、文武双全的女子。哪个男子见了她,都会走神挪不动步。”
  刘伯姬道:“不用说,你见了她也是走不动步了?”
  “那是……”邓晨脱口说出这样两个字,顿时觉得在小舅子和小姨子面前说这话的后果,忙把没有说出口的“自然”二字改为“不可能的”。
  刘秀气得瞪了邓晨一眼。道:“姐夫,天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