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皇后阴丽华轶事>第四章 不爱江山爱种田 不娶妻室母难眠

第四章 不爱江山爱种田 不娶妻室母难眠

作品名称:皇后阴丽华轶事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5-02-14 13:48:37      字数:3238

  话说天凤五年,六月的一个早晨,太阳的光线像金子一样洒满葱绿的大地。在舂陵白水南岸的谷田里,刘秀正在聚精会神地锄草。脚上的一双布鞋和两条裤腿已被露水打湿,沾满了泥土。突然,他的大哥刘縯气冲冲地走到他跟前,不分青红皂白就大声向他吼道:
  “人家一大早起来,都忙着朝习武场跑,你倒好,却跑到这田里来锄草。我说过多少遍了,你还是照样摆弄这些庄稼,能有什么出息?”
  刘秀停下手里的活儿,看着满面怒气的大哥刘縯,微笑道:“大哥,你不要生气。可别小看这庄稼活,这可是世界上顶顶重要的事哩。你想想,谁不吃饭穿衣?不种地那里来得这些?”
  刘縯怒道:“重要个屁!我刘氏江山被王莽老贼夺了去,我们一定还要夺回来。怎么夺?靠你打牛腿种田?那是不可能的。只能靠武力。靠武力就得练身好功夫,才能领兵从姓王的手中夺回我汉室江山!你懂吗?”
  刘秀低下头,小声道:“光复不光复汉室,关我什么事?”
  刘秀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在刘縯的耳朵里却象一声炸雷,刘縯被激怒了,吼道:“胡说,光复汉室是我们每个刘氏子孙责无旁贷的天职,你怎么就没有责任?怪不得你练武从不上心,一心一意种庄稼!”说着,从刘秀手中夺过锄头,两手用力一撅,咔嚓一声,锄把断作两截。然后又狠狠地往地上一摔道,“我让你再种庄稼!”
  刘秀不服气地道:“人各有志,你爱习武夺江山,我爱种田打粮食,你为什么非要强人所难呢?”
  刘縯吼道:“我就是要强你所难,为了汉室江山,你必须放下锄头,拿起兵器习武!”
  刘秀道:“我不是也去练过嘛!”
  刘縯大叫道:“你那也叫练武,练武要天天练,要用心练。你农闲时才去比划两下,那也叫练武?你那是消遣!只有练武,才是光复汉室的正道,你懂吗?现在你就给我回去练!”说完,拉着刘秀就要走。
  “三哥,三哥……娘让你陪她去新野二姐家。”
  刘縯回头一看,见是小妹刘伯姬跑过来,忙松开刘秀,问道:“三妹,大热的天,娘去新野干什么?”
  刘伯姬用水灵灵的大眼睛注视了一阵刘縯,又看了一眼刘秀,然后诡秘的一笑,把脸一扭道:“本小姐无可奉告。”
  刘縯伸手抓住刘伯姬长长的辫子,抖了抖道:“别装啦,你和我们一样不知道,当然就没有什么可奉告的了。”
  刘伯姬的确是不知道樊娴都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去新野,她只是奉命来叫刘秀同去。她耍的这点小把戏,被刘縯一下就戳破了。气得刘伯姬抡起小拳头在刘縯身上乱打一通,边说道:“大哥真坏,大哥真坏,看我回去告诉娘和大嫂……”
  刘秀在一旁也笑道:“三妹,以后在我们面前抖威风,还用你那老一套可就不灵了。要有新招,兴许能唬一阵子。”
  刘伯姬正要转身冲向刘秀,被刘縯一把抓住,说道:“好了,好了,三妹别闹了,趁天凉快,你们就快去吧。路上一定要照顾好娘。”说罢,转身朝练武场走去。
  刘秀看刘縯走远了,就又拣起那断了把的锄头,心疼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刘伯姬眨了眨眼,气愤地道:“这一定是大哥干的!”
  刘秀的眼眶湿润了,手里拿着那断了把的锄头,匆匆朝村里走去。刘伯姬在后面紧紧追赶着,嘴里不停地在叫喊:“三哥,等等我。三哥,你慢点儿走啊……”
  穿过白水桥,刘秀放慢了脚步,刘伯姬气喘吁吁地追上来问道:“三妹,还有谁陪娘去?”
  刘伯姬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娘……娘只说……让你陪……陪她去,还……还有谁……那……那我就不知道了。”说完看了刘秀一眼,又道,“三哥,你……你跑这么快,是……是不是……有……有个美少女在……在……等……等着你?”
  刘秀微笑道:“兴许吧,我也奇怪,今天腿脚特别麻利!”
  刘伯姬慢慢缓过气来,嘴一撇道:“你整天臭美,你眼里哪还会有美人?”
  刘秀突然问道:“三妹,你愿意陪娘去吗?”
  刘伯姬道:“当然愿意了。舂陵这个穷乡僻壤的小地方,又没什么好玩的,新野城一定很热闹。”
  刘秀道:“那好,娘要是不让你去呢,三哥一定给你求个情。”
  刘伯姬道:“还是三哥对我好,谢谢三哥!”
  刘秀和刘伯姬回到家,见刘亮已经把马车套好。刘秀忙把断了把的锄头,藏到自己卧室的床下,然后才跑到樊娴都的房里。见母亲正坐在椅子上,忙道:“娘,都是谁陪你去新野?”
  樊娴都看了看刘秀道:“由你一个人陪娘去就行了。”
  刘秀道:“娘,为了照顾你,也让三妹一同去吧?”
  樊娴都道:“章尚小,让伯姬在家帮你嫂子照看一下吧。”
  刘縯的妻子潘氏听到了,忙跑过来道:“娘,让三妹去吧,你身边总得有个人照顾啊,章有我呢?”
  樊娴都道:“既然这样,那就一块去吧!”
  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刘伯姬,听到母亲答应自己同去新野,一下子钻进屋里道:“谢谢娘!”
  樊娴都道:“死丫头,娘还能不知道你是咋想的,都十六岁的大姑娘了,还整天一个玩心。你啥时候才能长大啊?”
  刘伯姬撒娇道:“女儿是为照顾你嘛,不是去玩的。”
  樊娴都道:“好了,好了,现在咱们就走。都准备好了吗?”
  刘亮在院子里大声道:“都准备好了,夫人。”
  “那好,咱就趁凉快早点动身。”樊娴都说着,站起来朝院子里走去。
  马车驶出舂陵,奔驰在去新野的大道上。樊娴都、刘秀和刘伯姬一边谈笑风生,一边观看着道路两旁的庄稼。樊娴都道:“秀儿真不亏是方园几十里种田的好手,你看咱一路走来,就没看到一块比你种的庄稼好的!”
  刘秀满面春风,得意地道:“谢谢娘的夸奖!”
  刘伯姬道:“三哥种庄稼种得这么好,大哥为什么还老是训他呀?真没道理!”
  樊娴都道:“你不懂,你大哥是胸怀大志,一心结交天下豪杰,习练武功,为的是有一天能光复刘氏汉室。”
  刘伯姬不解地道:“照娘这么说,我三哥就是胸无大志了?”
  樊娴都道:“那倒不是,人各有志嘛,你三哥喜欢种田,也不错,民以食为天嘛!不种田吃什么?”停了停又道,“秀儿,你大哥对你老是热心庄稼活很不满意,有时训斥地又过于严厉,你恨大哥不?”
  刘秀道:“我怎么能恨大哥呢?我知道,大哥是想让我有出息,和他一样搞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他还教我练武呢!”
  樊娴都道:“知道大哥的用心就好,这我就放心了。”
  刘伯姬道:“三哥,你也跟大哥、二哥一块去练武嘛,总比种庄稼好,出力不讨好,还要挨大哥的训斥!”
  刘秀道:“不,我还是种我的庄稼好。”
  刘亮突然道:“夫人,新野到了。”
  从舂陵到新野不过百里的路程,午饭前就赶到了。守门人邓吉见是樊夫人到了,忙跑去禀告刘元。刘元正在花园的树荫下,和阴丽华谈着什么。邓吉刚要开口,只听刘元道:“丽华妹妹,你先坐着,我娘和三弟三妹来了。”刘元说着,忙站起身,朝走在邓吉背后的樊娴都走去。
  刘元上前紧紧抓住樊娴都的手,审视着母亲那略显苍老的脸,不由的心里一阵酸楚,两行热泪沿着她那洁白的面颊滚落下来。
  刘秀、刘伯姬也一一向刘元问候道:“二姐好?”
  刘元控制住激动的心情,向母亲介绍道:“这是阴丽华小姐。”
  阴丽华见来了客人,忙站起身,向前一步握住樊娴都的手,热情地道:“伯母,你好,是想我刘元嫂子了吧?”
  樊娴都道:“是啊,是啊。哪有娘不想闺女的哩!”
  现在阴丽华已是十四岁的大姑娘了,出落得像一朵花,成了新野有名的大美人和才女,上门求亲的人络绎不绝,但她却一个都看不上。她娘邓夫人怕惹出麻烦,哪里也不准她去,刘元家与阴家是世交,所以到刘元家是个例外。
  不知什么时候,阴欣走了进来,道:“姐,家里来人了,娘让你快回去。”
  刘元上前抚摸着阴欣的头道:“哟,还怕羞呢!”
  阴丽华道:“都十岁了,一点没出息,刘元嫂子你不认识?你的嘴咋能金贵,叫一声能把你的嘴累扁了?”
  刘元忙道:“还不是见今天生人多,平时给我闹起来,那小嘴贫着呢!”
  阴丽华道:“伯母,那我失陪了!”
  樊娴都忙道:“那你姐弟俩可走好了。元,阴小姐家远不,要不叫刘亮用车去送送她们。”
  阴丽华道:“谢谢伯母。我家很近,用不着车送。”
  且说大家都在互致问候,并没有谁注意到刘秀看阴丽华的那眼神。阴丽华早已走出邓府的大门,可他还在扭着头注视着大门的方向。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