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雨打风吹去>第四章 第2节

第四章 第2节

作品名称:雨打风吹去      作者:廖梦君      发布时间:2020-06-04 10:38:31      字数:4062

  当媒体的一把手,丁一帮感到感到压力很大,但既然来了,就算泰山压顶也得扛住。关键是要干出点成绩来,不然怎么给组织一个交代,给林书记一个交代?
  这天夜里,他躺在床上,许久不能入睡。政绩从何处破题?报纸方面不是他管辖的范围,他不能插手。那么,报纸的发行呢?他觉得这是一个突破口,这几年,从上到下,大家都在议论发行的问题,三阳晚报办了这么多年,发行量一直在八万份左右徘徊,怎么也上不去,部里领导议论纷纷,颇有微词。邮局也不很卖力,年年如此。想到这里,他眼前豁然一亮,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有所作为的地方,干得好,他就有了资本。于是他把黄林林、祁红瑞和办公室刘主任叫来,想集众人之智慧,听听他们的意见。
  这三个人有两个是丁一帮带来的,祁红瑞虽不是他带来的,但从近一向的表现看,她是愿意听他的指挥的。黄林林因为印刷厂工人打架的事件令他心里不快,近几天一直在忙于开会整顿,走走过场。但即便是这样的走过场,也忙得他云里雾里,一时没缓过神来。好在有丁一帮在上面罩着,事情也就如鸡毛蒜皮,他也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到了书记办公室,丁一帮叫大家坐下,刘主任赶紧给每位沏了一杯茶,也给自己沏了一杯。丁一帮说,今天把你们三位叫来,是想请各位出出主意,为明年的发展凑凑点子,开辟思路。不管怎么样,明年必须有新的起色,要找到一个突破口,不能老在原路上徘徊。我昨晚想了一下,我们的报纸发行一直停滞不前,可不可以在这方面拉开一个口子,做点文章。
  他的话音刚落,祁红瑞马上接应,您这是个好主意,这一向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完全可以在发行上出新招,我们可以搞自办发行!
  说说你的理由,丁一帮很感兴趣,眼晴充满希望地看着祁红瑞。祁红瑞不紧不慢地说,搞自办发行的条件我认为已经基本成熟,而且也是必须走的一条路。第一,现在的邮发费率很高,我们承担不起。第二,也是最要紧的,邮发的资金回笼太慢,主动权完全在邮政局手里,我们自己很被动,要想在这方面有点动作很难。第三,现在全国有几个报社已经在实行,他们已经尝到了自办发行的好处。第四,我们这些年的发行没有什么进步,邮政方面不会为我们下大力气。他们完全是顺其自然,如果长此以往,我们会越来越不利,甚至会被别人吃掉。所以,我们必须早点筹划,尽快进入实施阶段。
  这个点子很好,丁一帮说,你们二位再说说看。刘主任接下话题说,自办发行是一条必由之路,我的想法是,我们在开始的时候该怎样把握,是完全取消邮局发行,还是留一部分,我的意见是本市、本地区自办发行,外省外地则交邮发行。这样两条腿走路比较好,既不耽误自身的发展,也不丢失外地读者。如果一开始就全部自办发行,一是路子不熟,二是实力也有限,会耽误我们的事业。
  刘主任的话说得很在理,也很有分寸。丁一帮表示赞同,接着,黄林林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综合前面二人的看法说,祁主任刘主任的意见很好,我表示赞成。确实,现在各方面都在搞改革,报业的改革相对缓慢,这也是因为报业本身的特点所致。走市场大概是一个方向,既如此,晚改就不如早改,不是有句俗话,叫咬卵(三阳地方语,指男人生殖器)都要咬头一节嘛。他这话一出口,两个女性就脸红了。丁一帮也暗示他不要太粗,可嘴角上却挂着笑。黄林林开玩笑道,说句笑话,不要见外。这意思大家都明白,什么事情一旦看准,就要抓紧,要走在前头,等到别人都想做的时候,那就黄花菜都凉了。所以现在就要筹划,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恐怕就不那么容易。要开党委会讨论。我的意见,第一,赞成刘主任的意见,头一年,两条腿走路,以自办发行为主,但也不放弃交邮发行。第二,要成立一个发行部,能单独核算则单独核算,不能单独核算则与其他部同规。第三,要筹措资金,买车,这是自办发行最紧要的一项工作。自办发行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运输工具,报纸都要靠自己送,车子是最重要的发行工具。这笔资金哪里来?一是靠自筹,二也要向市里提要求,求得市里的财政支持。今年的广告有进步,听广告部同志说,会突破百万大关,这是好事,为我们搞自办发行提供了好的基础。单凭这一点,自办发行的条件就比较成熟,书记你就可以挺直腰杆了。他说着,看着丁一帮。丁一帮说,三位说得很好,想得周到,我看自办发行的条件已经成熟,明年筹划,后年实行。现在是年底,我再认真考虑一下,把三位的意见充分吸收,再交党委会讨论形成决议。我们在三阳晚报发展史上要有一个大举措。好,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
  三位各自散去。
  第二天上午,丁一帮召开党委会,专门研究明年报纸工作。他出了三个议题:一是明年报纸工作计划;二是明年人事异动问题;三是报纸发行问题。他说,三个问题都很紧迫,先谈第一个问题,李总主管报纸工作,请李总先谈。
  李真知摊开笔记本,扶了扶眼镜说,报社工作首先就是报纸工作,办报是第一位的,丁书记把这个问题放在最先谈,我想说明了他对这个问题的重视,也说明了报纸工作的重要性。三阳晚报自创刊以来已有四十一年了,从日报到晚报,其间经历了“五七年反右”、“文化大革命”等运动,几易其名,走过了许多弯路,到今天总算有了一点规模,报纸也有自己的特点。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我们仍然不能说很好了,任何事情都在变,都要发展,明年的报纸怎么办,我想谈两点意见。首先是关于领导的报道问题,这个问题很重要也很敏感,各位值班副总编今后要特别谨慎小心,昨天我们的报道就惹了麻烦,刘市长狠狠地刮了我一顿胡子,我是好说歹说才算勉强过了关。大家可能已经知道了。
  李真知说到这里,廖为伦问吴果安怎么回事。吴果安悄悄说是头条关于刘武的报道。
  李真知继续说,以前我们没注意这个问题,关于同级领导的报道,在位置的摆放格式,篇幅的长短,版式的定位上都要统一好,书记市长标题统一用通栏,人大政协会议的报道也要统一,不能两个样,两个样就有可能惹麻烦,引发矛盾。这是我们以前没有想到过的,今后一定要注意。在这里我提一个口号,叫“小心办报,谨慎办报”,小心才不会出错,有句话叫小心无大错,请诸位要牢记。还要把这个意见告诉组版编辑,告诉各部主任,让记者在做领导的报道时,最好将稿子交领导审定,这样可免出错。
  随后李真知又提出了办全国一流晚报的设想,要朝这个目标努力。大家觉得提这个目标虽然太高,但还是不错的,有目标比没有目标要好得多。但这个目标如何具体化,用什么样的指标来衡量?换言之,一流报纸的标准是什么?由谁来检验?这些都是很实际的问题,没有定量标准,只讲一流报纸就是一句空话。这些问题,说实话,李真知也没有完全考虑好,他说,现在我只是提出一个目标,至于这个目标的衡量指标可以由我们来定,当然指标不能定得过高,跳起来能摘到桃子就说明我们的目标可行,反之,那就过高了,就不切实际,也就达不到这个目标。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先酝酿,不要过急,我们不妨做一个十年规划嘛。
  讨论人事问题的时候,丁一帮提出明年要设立专门的发行部,让汪同去抓发行,社会幸运飞艇注册部主任由寻方平担任。寻方平现在是社会幸运飞艇注册部副主任,大学幸运飞艇注册专业毕业,来三阳晚报才两年,这个女性从政的思想比较重,所以一来报社就常常往领导那里跑,社会活动比较频繁,至于业务则采取应付的态度,过得去便行。跑得多了,领导自然喜欢,而在以男人为中心的官场中,女性有先天的优势,也因为如此,她比其他同来者提升得快。丁一帮提出这个问题时,人知道,他是要借人事异动整一下汪同,将艰苦的任务交给他。李真知说,汪同的工作搞得不错,社会幸运飞艇注册部这两年有起色,这个时候把他调去搞发行恐怕不合适,会影响他的积极性。
  丁一帮说,我就是看中他的能力,才将他调去担任发行部主任。大家知道,发行是我们的短腿,部里对此有非议,说我们总是八万份,敢莫是“八发八发”,靠着这“八”来发?说起来真不好听。所以发行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一般人员还不能胜任。我就是看中他的能力才敢让他去。丁一帮进一步强调了这层意思。末了说,好了,这个问题就这么定了,不要再议。见丁一帮这么说,其他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寻方平提了主任,社会幸运飞艇注册部便需要上一个副主任。丁一帮说,大家议一议,谁上合适?
  廖为伦说,陈可不错,这个小伙业务过得硬,人诚实可靠,也长得帅,是个人才。吴果安说,可以培养。问题是他刚到副刊部,不知有兴趣干幸运飞艇注册否。丁一帮说,这个问题由王总去找他谈,只要他肯干,有这个志向,就让他干。除了陈可,还有其他人选吗?
  王人达说,国四元可以考虑。
  他的话没有人响应。吴果安说,还是先考虑陈可吧,如果他不想干再说。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丁一帮说,请王总找陈可谈话,下周发文。
  汪同听到自己要调发行部后,心里很恼怒,想不去。晚上,他跑到李真知家诉说自己的心愿和委屈,表示想走,不在三阳干了。李真知说,有委屈我理解,一个人总会有些不如意的事情,但不一定非要走。到哪里都有优势,也有劣势。问题是你到一个新地方又要重新开始,一年半载难以打开局面。在三阳晚报你已有根基,丁也不一定长期在这里干,忍一忍吧。反过来说,你到发行部也许能干出另一番事业来,现在搞市场经济的趋势比较明显,搞发行可以多接触外界,多认识人,这样也不定对你的将来更有利。凡事都有两面性,既要看到不利的一面,更要看有利的一面。所以,我劝你还是去。
  听了李真知这番由衷的表白,汪同心里平静了许多。他觉得李真知说得有道理,也许他可以去发行部干出一个新样来。于是对李真知说,李总,那我听您的,就去试试看。李真知说,好,你是不错的,相信你能干出个模样来。
  
  伍味子对陈可一直怀有好感,只要有闲暇她就想到他,这个可爱的书生,怎么那样呆板呢?他到底对我有意还是无意?他是属于哪一种类型的男人——独立性极强,不善于主动给女性示爱,而内心又是极专注的那种吗?她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不管怎样,现时她感觉和他在一起很好,很惬意,那么这就足够了。还需要什么呢?从内心说,她喜欢他的才华,他的人品,更爱他的模样。她几番示意过他,他应该知道她的心思,可为什么没有一点表示呢?她不知道男人到底属于什么样的动物。
  陈可身高一米七左右,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这些都很寻常,最令人喜欢的是他的气质,对人谦和友善,使人感到亲切。只是不知他心里到底追求什么。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