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雨打风吹去>第三章 第4节

第三章 第4节

作品名称:雨打风吹去      作者:廖梦君      发布时间:2020-06-02 12:50:30      字数:3229

  但阳建新不愿就此放弃,他非要把事件的来龙去脉搞个清楚。于是他去采访死者家属。见到产妇的母亲时,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声音已经嘶哑了。她拉着阳建新的手,苦苦哀求:记者同志,你要替我伸冤啊,我的两个人……我的女儿,我的外甥就、就这样没、没了,她们没良心。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家里生啊!阳建新说,大嫂,您别太急,这样会急坏身子。死者已去,生者还要活,保重身子要紧。放心,我一定会把事情搞清楚,该谁负责就谁负责,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怎能这样草菅人命!
  听了阳建新的安慰,产妇母亲慢慢安静下来。阳建新了解到,区卫生局已经知道这事,今天上午来人解决问题。死者家属男男女女来了一串人,都盼着有个说法。一个中年男人对阳建新说,阳记者,现在事已至此,人死不能复生。没有别的法子,死者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丈夫在外打工正往这里赶,这个老娘也是孤身在世,靠着女儿过日子。留下这一老一小,也怪可怜的。就盼政府多赔几个钱,给她们娘孙一点生活费。有什么办法呢?日子还得过啊。中年男人说着叹了口气,表现出无能为力的样子。阳建新说,是这个理儿。他接着问,你是她们家什么人?
  我是她的邻居,和她家玩得特别好。原本是一件喜事,一夜的功夫,人就阴阳两隔,真想不到啊!两条人命呢。说着他又叹了一口气。稍停,他又说,我们来也没什么依靠,想多来几个人,壮壮胆吧,还不知道等会开会说得上话否?要是人家不许我们说话,那就白来了。这么些人,吃的住的都要开销,不容易。
  阳建新问,你们打算怎样解决问题?
  我们几个刚才议了一下,至少要这个数。说着,他伸出拇指和食指,示意为“八”。阳建新说,八万元就打发了?这可是两条人命啊!
  中年男人说,还不知能不能达到目的呢。我们上无靠山,完全凭理说服人。
  等到十点左右,来了几个男人,其中一个穿茄克的像是当官的,趾高气扬,一副藐视一切的神态。另两个牛高马大,看那样就是来拉架势的。走到死者家属面前,穿茄克的一手叉腰,一手在空中指指点点。一高个子马上对死者家属说,这是我们宣传部刘(副)部长。死者家属马上站起来,对刘部长说,刘部长,您可要为我们作主啊。刘副部长“嗯嗯”两声,没说话。
  刘副部长走到阳建新跟前,拉着他的衣角往一边靠,一副套近乎的样子。阳建新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姑且跟他走到一边。这儿离那些死者亲戚远一点。刘副部长对阳建新说,你是他们什么人?
  我是三阳晚报的记者。
  噢,记者。他伸出手来握住阳建新的手,好好,你们的消息可真灵通,这么快。可我们宣传部没发邀请啊!
  阳建新说,难道一定要邀请才能来吗?
  话不是这么说。我的意思是,这是我们内部事务,得由我们自己解决,外人最好不要插手。刘副部长有些严肃,语气加重了,刚才和颜悦色的模样顿然消失。阳建新知道,他是在威胁自己。阳建新并不示弱,进一步说,及时报道所发生的一切事件是记者的天职。不需要什么邀请,我如果不来,那就是我失职。
  刘副部长看阳建新不买账,亮出了自己的底牌:我明天去参加县里的政协会议,我是正科级干部。
  阳建新觉得好笑,你一个正科级有什么了不起?在我面前摆谱。阳建新说,你开你的会,与这个没什么关系。我只想看看你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刘副部长摸了摸脑袋说,我想,你还是忙自己的事去为好,在这里碍事,弄得不好,伤了和气,对你我都不好。
  伤什么和气?我不跟你炒架,也不跟你争风头,只想把事情弄个清楚,还死者一个公道。
  刘副部长不说了,他走到那高个子前面,朝他嘀咕了两句。那高个子心领神会,朝阳建新走过来,一只手抓着阳建新的衣袖往外面拽。阳建新不走,一面说,你要干什么?那家伙说,跟你讲个事。
  讲什么事?就在这里讲。
  到外面讲方便些。那家伙力气大,阳建新禁不住他的拖拉,跟着走了两步,停下来。那家伙就推。阳建新说,我警告你,不要推推搡搡!这可是共产党的天下,是讲理的地方。
  那家伙不顾他的警告,仍然将他往外推。阳建新灵机一动,吼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姐夫可是三阳市市长!
  一听这话,刘副部长愣了一下,以一种惊异而带怀疑的目光看着阳建新。阳建新并不胆怯,同样盯着刘副部长。刘副部长觉得阳建新也许真还有来头,不然没有这么大胆。于是示意高个子松手。高个子这才松了手。
  刘副部长笑着说,三阳市市长可是正厅级啊,是你的姐夫?你有这么一个姐夫还来这里受这个罪?
  受什么罪?我是来看看你们怎么处理这个事,两条人命,可不是闹着玩的。
  刘副部长软下来,先前那股不可一世的神态没有了。他对阳建新说,阳记者,我们借一步说话好吗?他说着往一边靠。阳建新看见他软下来,也随和些了,跟着退到一边。
  刘副部长说:我们这样好不?这个事确实是个意外,当然咯,医院也不是一点责任也没有。这方面,我们卫生局秦副局长是权威,他可以给你解释。他指着另一个穿蓝衣服的人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卫生局的秦局长。秦局长伸出手来要跟阳建新握手。阳建新装作没看见,手没伸出去。他知道,在这些人面前,你不能太软。秦副局长很尴尬,手缩了回来。一面自找台阶地说:这个事情确实令人难受,我接到电话后就往这边赶,可……这样的事是医院没有过的。事情既然出了,我们只能采取妥善的办法解决,尽可能使医患双方满意。阳记者你看好不好?阳建新认为他讲得也在理,就点了点头。但立即又说,问题是要把事故的原因查清楚,把责任分清楚,到底是医疗事故还是意外,不能含糊,含糊是对死者的不敬,对亲属的不公,也会给你们医院带来无穷的祸害。秦副局长说,那是那是。一面看着阳建新,心想你怎么这么较真?
  这边刘副部长将高个子叫到一边,附在他耳边讲了一些悄悄话。高个子听后就走了。阳建新猜测他是想了解自己的真实身份和背景。
  半个小时后,高个子回来了。他在刘副局长耳边嘀咕了好一阵,刘副局长一面听,一面点头,一面看着阳建新。阳建新不动声色,看也不看他。完了,刘副局长走到阳建新面前,抽出烟来,给了阳建新一支。阳建新说,谢谢,我不会。刘副局长只好自各儿抽,放到嘴里,准备点着,可能又觉得不妥,就放回了烟盒里。一面说,阳大记者,你今天既然来了,我们就把事情办妥,给死者一个慰藉,给生者一个公道。你呢,也请大事化小,就不必在报纸上登了。
  阳建新说,这样大的事不报道,岂不违背了幸运飞艇注册记者的良知,丧失了自己的责任?
  刘副局长说,啊呀,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我的大记者。现在不是讲良知责任的时候。
  阳建新一听,火了:就是你们这些人不讲良知责任,社会才搞得这样污浊!刘副局长自己说漏了嘴,马上纠正道,对不起,我是说,现在是要解决问题的时候,死者不能老摆在这里,那样她们的灵魂也不得安宁。生者也不能老坐在这里,他们也是要解决问题,是不是?阳建新说,这还差不多。
  这当儿,秦副局长坐在死者母亲旁,一个劲地说,你要弄清楚,不要因小失大。人已经死了,已死不能复生。到了这个地步,你无非是想多要几个钱,回去过好后半辈子,是不是?我们答应你的要求,但有一个条件,你必须保证这件事不能在报上登,不能在电视上播。你要给记者讲清楚,必须保证不报道。否则,你的钱也得不到,死者你们自己去安葬。死者母亲听了说,你去跟我们族人讲,他指了指对面的那个男人。秦副局长只好来到男人面前,对他讲述了刚才的意思。族人说,事情既已发生了,就请领导妥善解决,只要能满足这个要求,那我们就给阳记者说说情,叫他不要在报上登吧。于是,双方达成意向,准备开会。
  会前,族人将阳建新叫到一旁说,阳记者,这次多亏了您,您要是不来,我们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砍斫。现在他们已经答应我们的要求了,只是有一个条件,请你不要在报上登了。出于对您的感谢,也是家属的一个心愿,中午一起吃个饭,也只是个便餐。希望您不要嫌弃。阳建新说,吃饭倒是随便的事,我就担心他们到时变卦,所以,你一定要把住这个关口,等会一定要签协议,要他们两个局长在上面签字。这样你才有保障,不然,恐怕到时也是煮熟的鸭子又飞了。
  好,您说得对,我一定按您的吩咐做。您真是个好人哪!说完紧紧握住阳建新的手。阳建新说,既然如此,那我先走了。族人怎么挽留,阳建新也不肯留下吃饭。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