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雨打风吹去>第三章 第1节

第三章 第1节

作品名称:雨打风吹去      作者:廖梦君      发布时间:2020-06-01 13:12:36      字数:4165

  因了伍味子的那篇文章,红太阳夜总会生意一直很火爆。总经理廖明才为表示感谢,几番邀伍味子去玩,说如果能请报社领导一起去更好。伍味子知道廖老板是真诚的,也知道自己的文章确实效果好,起到了硬性广告起不到的效果,她便答应廖老板,一定找机会赴约。
  这一天上午九点多钟,她到了早班室,恰好所有版面全部清样,大家有空闲聊聊天。陈可也来了,他到副刊部不到两个星期,对早班室仍有感情,只要有闲暇就往这里跑,说早班室是他的根据地,必常来看看同志们,这话说得方叶琳心里高兴。这天是廖为伦值班,伍味子特意来征求意见。她对廖为伦说,如果方便,晚上请您去红太阳夜总会放松一下,如何?廖为伦望着她,目光在她脸上停了片刻,然后说,就我们俩?伍味子说,那看廖总的意思,如果您只愿意我们俩,那我就专程陪同。陈可笑了,这是当然的啦,专程陪才体现出真诚嘛。廖为伦用食指指了指陈可,笑道,你这个可可,说这个就来神了吧?陈可说,不是我来神,大家都来神,我们当然也想去玩,你们说是吧?他故意对方叶琳、应时平、管子坚说,方叶琳便马上附和,是啊,我们都想去潇洒一回,就不知伍大记者肯不肯给面子。伍味子说,这个面子我一定给,哪个都可以得罪,就不敢得罪组版编辑,你们手中握着生杀大权啊。我要是得罪了你们,万一哪天把我辛苦写的稿子压下来,我的劳动成果不是要付之东流?方叶琳说,伍妹妹真会开玩笑,我们哪有那神?廖为伦道,伍味子的话也不无道理,组版编辑要压你的稿子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的事以前不是没有过。当然,那压的肯定不是急稿。好吧,既然伍记者有这片心意,我看不如早班室的同志都去放松放松,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怎么样?他问伍味子,伍味子毫不犹豫地说,好啊,那就晚上七点在红太阳大厅相会。大家异口同声说,好好。廖为伦提醒伍味子,还叫上王总,他喜欢唱歌,舞也跳得好。廖为伦最了解王人达,知道他爱玩,也会搞气氛。伍味子说,好,我去邀他。
  晚上七点刚到,大家就到了红太阳夜总会,廖明才总经理早早地在大厅等候,大家和廖明才一一握手,伍味子在一旁一一介绍,王人达对廖明才说了些赞许有嘉的话。廖明才说,能邀请到你们几位老总,真使蓬荜生辉啊!他特意握着廖为伦的手说,廖总,你是家门的光荣啊,有您这样的才华。廖为伦说,我不值一提,你才是大有可为啊。廖明才说,我一个生意人,没地位啊。中国传统不是讲士农工商嘛,领头的是士,就是你们这些有学问有知识的人,商可是排在最末尾哦。王人达立刻插话道,廖老板,那是老黄历啦,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搞活经济就要靠商啊,无商不富。小平同志一再讲,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起来的就是你们。你看,现在你多豪气,在三阳第一个开了这么大一个夜总会,把三阳的文化活动搞活了,好啊!廖明才说,这确实得了改革开放之先机,我们都要感谢邓小平。好,各位楼上请!于是大伙跟随他到了二楼多功能厅。
  廖明才将他们领到一个大包厢,里面可以坐十多人。大家先是唱歌。廖明才问廖为伦、王人达喝什么酒。王人达说,酒不喝了吧。随后一想又说,看他们的意思,喜欢喝酒的喝酒,喜欢喝饮料的喝饮料。随意吧。廖明才说,这样好。于是叫服务小姐端出了一盘西瓜,上了葡萄酒,又摆了一些小点心。伍味子平日爱喝葡萄酒,她要服务员给她倒上一杯。大家吃着西瓜,喝着饮料或是酒,一面选了自己爱唱的歌,唱的唱,喝的喝,好不热闹。
  伍味子的歌唱得一般,甚而有点五音不全,但她照样颇有兴致地唱着。廖为伦也能喊几嗓子,音色不怎么优美,但他的嗓音高亢,放开喉咙时真有点声震屋宇,听起来就差强人意。表现出色的还是王人达,他对音乐的爱好远胜过在座诸位,毛泽东时代曾充任过文艺宣传队编导,在当时小有名气,这种爱好一直保持下来,只是因为身材瘦小,容貌平平,也就没什么大名。但他不在意这些,搞好工作,过好每一天,有玩就玩。凭着自己的爱好,也偶尔写点诗歌,让人谱曲,前一向就写了一首。这首诗他让歌剧院的朋友谱了曲,颇感得意,时时研习。这会儿,当他唱完一曲《祝酒歌》时,大家鼓掌说好好。趁这劲头,他对着麦克风说,谢谢各位的掌声,同时最要感谢的是我们的新朋友廖老板,为了表达对廖老板的谢意和同志们的鼓励,我将最近自己作的一首诗,由我的歌剧院朋友谱曲的原创歌曲献给各位,见笑了。
  大伙说“好”,热烈鼓掌。廖明才兴致更高,他站起来为王人达鼓掌,一面高喊“好,好”。
  于是,王人达端来饮料杯喝了一口西瓜汁,重又清了清嗓子,摆了一个Pose,慢慢进入了角色,他唱道:
  阳光伸出温柔的手
  悄悄地搭在我肩上
  月桂乘着微风飘来阵阵芳香
  
  小蜜蜂在花丛间飞来飞去
  采撷着花蜜,采撷着生活
  备下来日甘甜的佳酿
  
  阳光的手伸到哪儿
  哪儿就有生命在歌唱
  小鸟欢笑鱼儿荡起晶莹的翅膀
  
  阳光的手伸到哪儿
  哪儿就有生命的辉煌
  小草摇曳花儿换上了新衣裳……
  
  啊,美好的阳光
  温柔的阳光
  生命在你的怀中悠悠地歌唱
  
  王人达唱得深情婉转,那长长的颤音牵动了在座者的心,大家热烈鼓掌。正当大伙兴致很高的时候,却不料从包厢的一角传来阵阵啜泣声。仔细一听,是伍味子在哭泣。
  怎么回事?廖明才问,不舒服吗?
  伍味子不回答,她一个劲地哭泣,且越来越止不住情感的流露。她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子,见到王人达唱得那么深情,那么缱缮,突然便触动了她的脆弱的神经,又想起昔日在大学时的男友,想着那些美好的时光,忽感觉到人生的迷惘和惆怅,那柔弱的情怀仿佛被春天的闪电撕裂,眼泪出来了。她忍了好一阵,还是没能忍住,又因为酒精的搅扰,伤感了多时的情怀惹得她哭了。哭得那样揪心,陈可在一旁竟也洒下了同情的泪水。
  见此景,方叶琳赶紧过去劝慰:你是怎么了?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吗?好好的,大家一起高兴,怎么竟哭起来了?
  伍味子一面抹着眼泪,一面说,没有,你们唱吧,我一会就好。
  于是,方叶琳守在她的旁边不住地安慰她。大家仍然唱着乐着,王人达说,肯定是歌声拨动了她的情思,女孩子都这样,易伤感。不要紧,一会就好。
  伍味子慢慢安静下来,对方叶琳说,叶姐,我不要紧,你去唱吧,不要守着我,对不起,搅了你们的好兴致,我就是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事,王总唱得真动人,我就忍不住哭出声来。
  王人达说,我就说嘛,你们女孩子就这副德性,容易伤感。过来,多想一些快乐的事,来,一起唱。于是,王人达领头唱起了《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王人达带头边唱边舞,大家的情绪便高涨起来,伍味子也不再哭了。
  接下来,陈可接过话筒,唱了一首《北京颂歌》,他的嗓音高亢清亮,是标准的男高音。这当儿,廖明才特意坐到廖为伦身旁,递一支烟给他:“家门,你是我廖家的骄傲,当上了老总,日后还会高升。”廖为伦接过烟,笑了笑:“明才老弟,你才是我廖家的光荣啦,你有远见,识时务,及时踏入经济建设的大潮,成为一名弄潮儿,将来必成大气。来,我以西瓜汁代酒,祝贺你!”于是两人碰了碰,一饮而下。喝完,廖明才把服务员叫来,吩咐她取一件啤酒来。一会儿,服务生搬过来一箱啤酒,迅速开了,每人面前摆一瓶。廖明才举起啤酒对大家说:“今日高朋满屋,这是我红太阳夜总会的荣幸,是我廖明才的荣幸,我感谢大家的光临,请干!”于是大家举起酒瓶,咕噜咕噜的干起来。喝罢,廖明才提议,各位有兴致的不妨舞起来,少了女伴,我这儿有,于是吩咐来几位小姐。小姐们一上来,便很亲热地拉着王人达的手,跳着舞着,聚会迅速进入了高潮。
  陈可继续唱歌,伍味子要他别唱了,拉着他扭动了身子。于是,廖老板让音响师调好舞蹈曲,一曲一曲地放。大家各自找好了舞伴,放松了身心,轻歌曼舞起来。
  跳完一曲,廖明才又坐到廖为伦身边,拉开了话箱:老兄,我跟你说,最近,我老家在修族谱,搞得挺火热。追踪廖氏家族的渊源,还真是源远流长。说“廖”是封地,颛顼帝的后裔叔安封于一个叫“廖”的地方。廖为伦打断他说,就是殷廖,那时候叫国,廖氏是以国为姓。还有一种说法是周文王的儿子叫伯廖,伯廖的后人就以他的名字为姓,廖家人就是这样繁衍起来的。确实是渊源很深。值得骄傲。廖明才说,但是我发现廖氏一脉是个很重仁义、很善良,甚至可以说是很厚道的大族,因为这样,所以出不了大人物。廖为伦说,你的话有几分道理,也不全对。廖家人不也出过大人物嘛,三国时候的廖化,近代的廖仲凯、廖承志一家,还有廖汉生、廖沫沙,不都很出名吗?廖明才说那是那是,但也只是二等人物,还称不上一等的人物。我是说,做人不能太老实,太老实干不了大事,也干不成大事。廖为伦说,这是秉赋使然,没办法的。就是天注定,上帝在创造人类的时候,早就有安排,更改不了的。你譬如白种人很精明强悍,黑种人就要逊色多了。我们黄种人呢?不上不下,居于中。为什么?上帝决定的!廖明才觉得这话似乎也有道理,但也不尽然。就说,秉赋是秉赋,不过也要靠人去改变。廖为伦马上说,所以就靠你老弟努力,去干一番大事业,为廖家人光宗耀祖啦!廖明才笑了笑,说,是要努力,我们一起努力,争取干出个模样。
  他们俩谈兴颇高,这边舞曲不断。大家很久没这样轻松过,今夜逮了机会,也便无所顾忌,于是情感喷发,劲头格外足。跳着跳着,灯光暗下来。伍味子尖叫了一声,其他人也“啊”一声,有的说,这样好,挺有浪漫气氛。灯光复又亮了,怎么回事,挺好的嘛。过了几分钟,灯光再一次暗下来。这一次,大家不吱声了,很自然。好多人听说过黑灯舞会,是专为相爱的男女提供机会的,灯光一明一暗,再暗下来,就制造温馨浪漫的氛围。大胆的伴舞女渐渐地用自己的身体贴近男伴。开始,有的男人不习惯,见女的贴近自己,只顾躲开。但当灯光再一次全黑下来的时候,大家便不再吱声了,舞场忽地静得听不到一丝声音,只有轻软柔和的音乐缓缓漫过空中,如清风绕过他们的头顶,漫过他们的周身,又像明泉沁入他们的心田,更如夏雨打在静谧的池水上,泛起阵阵涟漪。人们轻轻移动脚步,优闲而随意。王人达将身子偶尔贴在了伴女身上,似乎是无意间碰到的,见对方没有拒绝的意思,他便放松了,用手不时在伴女的腰部移动。伴女并不讨厌他的动作,相反贴得更紧了,于是俩人搂在了一起。王人达感到,他的下面开始鼓动起来,如一把小枪指向了伴女。伴女挑逗似的故意用自己的下面擦他的“小枪”,他们俩就这样如漆似胶,沉醉于一种梦幻状态。正所谓:
  此间一刻胜常年,
  梦绕仙身数百旋。
  我欲偕君云雨处,
  春光无限乐无边。
  所有的舞伴都在做着各自的自选动作,很投入,很陶醉,大家似乎并不讨厌这种形式,反倒有心仪已久之感。这样一直到深夜,方才尽兴而归……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