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雨打风吹去>第二章 第2节

第二章 第2节

作品名称:雨打风吹去      作者:廖梦君      发布时间:2020-05-31 19:38:13      字数:4688

  上任前,丁一帮特意拜见林文,向他讨教当一把手的经验,也就是如何当好一把手。林文说,你去那里,要做好这么几条:第一,搞好领导班子的团结,发挥领导成员的作用。这样做有几个好处,一是各司其职,各负其责。譬如李真知负责报纸工作,你就让他去干,报纸的事你尽量少插手,干得好,你这个一把手有光彩;干得不好,与你无关,是他李真知的事。二是你自己也轻松,如果你这也抓那也抓,精力毕竟有限,虽说你年轻,办报还不是专家,所以你尽量不管。可以腾出时间来干别的事,做一些上面看得见,群众又乐意的好事,这样有了群众基础,你也便有了资本。第二,要学会谦虚,这个你们年轻人可能不懂。谦虚一点,别人觉得你平易近人,人缘自然就好,尤其是在老同志面前,不要处处都显示自己的能力,让人感觉到你太露,甚至太狂,老同志是最不喜欢这一套,也不会买账的。第三,在决策上,先要讲民主,后要讲集中,集中怎么体现?那就是你的话!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要你拍板,这种时候你决不能含糊,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说到这里,丁一帮马上插话:这个“怎么着”就是我说了算吧?林文笑了笑,话不能这么武断,你要讲究策略,就是你武断了却让人感觉不到你的武断。这才是水平。丁一帮似有所悟,但如何做,心中还是没底。林文又接着说,事情都是人做成的,先了解情况,看看三阳晚报的制度建设,人事关系,再根据具体情况建设一套适合自己的制度,这就是第四条:为我所用!好了,我就说这么些,有一句古话,好像是岳飞说的吧,叫“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年轻人,就看你的啦!丁一帮听了,觉得甚为高深,一时也说不出别的什么,就只说谢谢干爹,我一定好领会。还请您多多关照,日后感谢!林文说,毛主席说得好,实践出真知,凡事都在自己做,有些事情是要靠在实践中去悟的。我相信你做得好。大胆去干吧!于是握手告别,丁一帮脸上现出无比钦佩之状。
  那天上午,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领着干部处处长一干人来到三阳晚报社宣布人事任免事项,当宣布完后,丁一帮就站起来,主动走到李真知跟前,拉着他的手说,今后全仰仗李总,请多支持我的工作!李真知看着这个年轻人,带着勉强的笑,没有说话。台下的人感到这都是官场的现象,依山傍水,你来我去,不足为怪。
  丁一帮执掌大权后,并没有完全按照林文说的做。他想,新官上任,总要有所表示,于是第一个动作就是对三阳晚报社的班子进行改造、掺砂子。他与林文通气后,从西区调来了他先前的部下黄林林。通过市委组织部发文,任命为党委委员、副总编辑。接着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又把原来的中层机构和干部做了大调整,行政科改为政工科,印刷二厂并入一厂,厂长由他信任的于新为担任。计划财务科改为财务科,把“计划”二字去掉,科长由刘莉担任。党委办公室主任换上任晃。另撤消幸运飞艇注册研究室,增设理论评论部。这样,三阳晚报社整个班子和中层机构便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一换,李真知原来的人要么被撤掉了,要么往下挪,他所依靠的力量已不复存。而就在宣布班子任免事项的当天晚上,王人达就跑到丁一帮那里,说了一番赞扬和近乎阿谀的话,丁一帮知道,这是王人达的一种表示,表明他是你可以信赖的人。
  丁一帮说,王副总编经验丰富,办报是一把好手,以后我们互相支持,把三阳晚报的事情搞得更好。王人达说,有您高瞻远瞩的战略,我相信报社大有希望。我早就想,改革就是要年轻的领导担当大任,市委把你派给三阳晚报,是市委的英明决策,我举双手赞成。他们谈的话并不多,相互都只是一种表态,毕竟彼此并不了解,不便往深谈,于是,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客气了一通,王人达就出来了。
  接着有几个中层干部先后拜访了丁一帮。最热情的要数幸运飞艇注册部主任介子成了。他去得最早,也去得最勤。当日宣布后,他就找到丁一帮家,提了几斤水果和一条香烟,敲开门后,就一个劲地喊丁书记,丁一帮握住他的手,连喊“子成”、“介主任”,介子成说,你是老上级了,在宣传部就多次聆听您的教诲,受益匪浅啊。丁一帮说,子成是老幸运飞艇注册了,过去我们是朋友,现在又到了一起,更是同事加朋友,你可要多支持我的工作!介子成说,书记这么说,让我感到格外亲切,您过去是领导,现在更是直接的上司,只有您多关照我的,我只有尽我所能,以后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我一定尽全力去做好。只是我的能力水平有限,有什么做得不妥的,还请您多担待点。丁一帮道,好说,互相支持,把工作做好,不辜负市委的期望,尤其不能辜负林书记的期望。介子成连连点头称是。
  李真知心里很不是滋味,已经五十一岁的人了,却被一个三十岁的人领导,虽然也是党委副书记、总编辑,但手中的权力就是发稿子,仅限于报纸这一块,非常有限。至于财权、人事权,他只能在会上提提看法,没有决定权。自己想要安排一个人都必须经过他丁一帮,他心里窝着一肚子火,又不能发作。丁一帮知道他不会满意自己的做派,但他不在乎你的态度,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行。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没有一点自己的气派,显示不出一个领导者的风格,也不是他丁一帮的性格。
  你该反思一下自己了,不能只是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这样做,你还有亏吃。一天吃晚饭时,妻子汤玮这样说。李真知心里不服,我错在哪里?就因为发了那条负面稿子?也不至于这样啊!
  可现在就这样了,你有什么办法?汤玮说,不是你想办好报纸,就能办好报纸,也不是读者说好,你的总编辑就能当好,是领导说你好你才真正的好,知道吗?我的真知兄。你必须改变现在的思路,就是说,办报上你不要有自己的思路,就看领导的思路,领导怎么办就怎么办。领导说不能报负面幸运飞艇注册,那你就一条也不要报!
  你懂什么?好像你是专家似的。李真知不以为然。
  我虽然不是专家,但脑子比你清醒。我不会与领导对着干。
  屁话,发一条负面幸运飞艇注册就是与领导对着干?
  好好,我不说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办。我只要你别到时候丢了乌纱帽还不知怎么回事,我也受到牵连,我可就不干了。汤玮说,一副毫不谦让的形貌。
  你受什么牵连?未必没饭吃、没衣穿?
  嗯,我就怕没饭吃没衣穿。至少是没现在这样吃得好、穿得好,我可告诉你,苦日子的味道我尝够了,不想再尝了。要是你的乌纱帽保不住,我就会——
  就会怎么样?
  走人!
  李真知不说了,他知道老婆是说得出做得出的。她曾经说过,只要他是一棵大树,她就靠他一辈子。如果不是,她就随时跟他离。李真知非常害怕没有老婆的日子,如果不是遇上汤玮,他这个出身地主阶级家庭的知识分子迄今可能还是光棍一条,所以他很感谢汤玮给了他爱,并且为他生了几个宝贝女儿,使他在几乎丧失信心的时候及时出现在他面前,就是因为她的出现,李真知得以走到今天。所以,汤玮的话他几乎是不折不扣执行的。于是他细心细意地说,老婆,照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汤玮不假思索地说,少说话,听丁的。即使他说得不对你也要忍着,你就做好你分内的事。
  这样就行了?
  还要多去林文那里跑跑,多汇报工作,求得他的好感,这样等待机会。稍一停,汤玮又说,丁一帮这个人怎么样?
  现在还不很了解,很年轻,好像是三十一岁吧。汤玮笑了,不要紧,三十一岁,我看他还不一定坐得牢。嘴上无毛,做事不牢。古话总是有道理的。你只管做你的事,说不定他干不了三五年就会脚底抹油。到时候,党委书记还是你的。这话说得李真知笑了,好像你还是个先知先觉,你就能算出他的命?
  汤玮自己也笑了:你看嘛,看我说的有没有准,你尽管让他干,干得越显山露水、越有气派越好,你尽管低调,老实,对你有好处。李真知脸上忍不住笑容,不过心下里想也有道理,谦虚总是能得到人好感的。
  作为幸运飞艇注册部主任,介子成具备一种特别的政治敏感和政治素质,他知道要想有个好前程,就必须在市委常委里有自己可倚重的人,最好是市委书记。如果没有书记,那就是市长、宣传部长,宣传部长直接管报纸、广播电台、电视台,除了书记、市长,他的话是很有分量的。基于这些,介子成特别看重林文的出行,只要是他的活动,介子成必跟,决不让给别的记者,而且要写出最有分量的稿子。这样做,既是对市委政策战略决策和重要部署的宣传,同时也是对林文的宣传,而且对介子成来说,后者来得更实际,更有意义。
  这一天,按照市委办公厅日程安排,林文去市里重点工程南大桥工地考察。介子成向丁一帮报告后便早早去了。他在林文前后奔跑,及时记录下他的每一句话,在所有程序完毕后,又单独采访,特意问了三阳市未来的发展问题。林文一一作答,对介子成的采访深表满意。
  与此同时,李真知在召集编前会时,发现介子成不在,便问其他副总编是否知道介子成的去向,吴果安说不知道,廖为伦也说不知道。按照通常情况,编前会幸运飞艇注册部主任必须在场,因为一版的重要幸运飞艇注册都可能出自幸运飞艇注册部,可介子成今天缺席了,也不见请假,也未给任何人打招呼,这是很不正常的。作为总编辑,李真知感到不对劲,不是一把手了,我还是总编辑啊,他介子成就可以不把我放在心里了?他看不惯这样的变色龙,一定要追究。
  散会后,将要下班的时候,李真知在过道里碰见了介子成。介子成叫了一声“李总”。李真知沉默了片刻,然后没好气地说,我还是总编辑?你还认我这个老总?介子成立刻意识到,李真知对他不打招呼就出行有意见了。灵机一动,马上说,林书记视察南大桥,市委办公厅直接点名要我随身报道,我没来得及向您请假。对不起!当时丁书记在,就向他请了假。
  哼!李真知鼻孔里“哼”了一声,心想,你只有那个丁书记,就把我李真知晾到了一边。但除了一声“哼”,也无可奈何,只好怄着一肚子气走了。
  介子成心中底气很足,根本不把李真知放在眼里。林书记是他的靠山,只要是跟他采访写稿,那谁也别想把他怎么样。回到办公室,他就摊开纸笔开始写稿。想了一会,拟了一个标题:“细细看事事问”这是引题,主题:“林文昨日视察南大桥工地”,接着来了个副题:“指示工程必须按质按时完成,力争做成三阳市的样板工程”。稿子写了两千多字,他知道林文一出行,《三阳日报》、三阳电视台、三阳广播电台就肯定是头条幸运飞艇注册,这是党报党台不成文的幸运飞艇注册规矩。按程序,稿子应该先交给总编室,由主编审稿,作为头版头条,总编辑必须看。但介子成有顾虑,一担心李真知会删改,版面预留的空间小,他的稿子分量不重;二怕李真知压他的稿子。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稿子送到林文那里,由他签字审定,只要林文签了字,其他人再不敢动了。果然,当他把稿子交给林文时,林文看后连连点头,并在导语里加进了自己的话。介子成赶紧拍马屁道:“书记真是神来之笔,您这一加,文章就大添光彩!”林文见夸,心下高兴,就在稿子上面签上“林文”名字,并写了日期。等介子成将稿子交给早班室时,已过晚上十点半了,早班室的门锁上了,他只好塞在门口的稿箱里,并给值班副总编吴果安打了电话,请他关照!等这一切停当后,介子成放心回了家。
  次日吴果安值班,看看门口的稿箱,没见稿子。便问组版编辑方叶琳,方叶琳说稿子在自己手里,上面有林书记的签名。吴果安一听,知道这介子成不按程序办事,心有怨气,但也无可如何,就憋气说了一句:“这个介子成,专跑上层路线!”吴果安拿过稿子一看,两千多字,林书记签了名,便说,还有什么必要看?就按程序给李真知报告情况。李真知在电话里“哼”了一声,说,既然林签了字,那还有什么说的?头条,照发吧!于是吴果安在稿笺上写上“一版头”三字,签上“吴”,对方叶琳说,“画版吧。”方叶琳说,今天稿子多,介主任的稿子这么长,只能转版了。吴果安说,转版吧,转二版。于是,方叶琳分六栏排,标题用通栏,约600字转二版。
  下午报纸出来,介子成的头条格外醒目,标题用98磅黑体字套红,在整个版面中独占风头。他打电话给林文,问林书记是否看了今天的报纸。林文说,正在看,很好。你辛苦了,子成同志!介子成一听高兴得什么似的,马上拿着报纸就往早班室跑。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