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雨打风吹去>第二章 第1节

第二章 第1节

作品名称:雨打风吹去      作者:廖梦君      发布时间:2020-05-30 18:17:42      字数:4422

  丁一帮认识林文是四年前的事,那是市里召开宣传工作会议。其时,丁一帮还只是西区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正科级干部。说来也是他的运气,本来应该由宣传部长参加的会议,却因为部长出差而由他代为出席。就是因为这次会议,他得以与林文接近。
  那天出席会议的不到一百人,会场没在大会场开,设在大楼东边的会议室。林文坐在首长席的正中间,他的两旁是市长、人大主任、政协主席、副市长、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等市委和政府领导。丁一帮有几次用眼光朝林文望,而林文也用审视的眼光扫过在座者,不料就在他这样扫视的过程中与丁一帮的眼光对上了,丁一帮不放过,赶紧抓住机会,盯住林文。林文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丁一帮,发现这年轻人并不胆怯,目光镇定,神情不慌,相互望了有那么半分钟的时间,彼此都不肯撤。丁一帮朝林文笑,林文没有笑,似乎点了点头,将目光移开了。丁一帮觉得自己已在林文心中留下了某种印象,便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心中揣摸着如何与之接近。会议开到中间,他看到林文起身朝会场外面走,估计是去洗手间。于是丁一帮赶紧也起了身,朝洗手间走去。果然如他所料,林文到洗手间小解,丁一帮赶紧站在他旁边,叫了一声“林书记好”,林文“嗯”了一声,又随便说了一声“好”。丁一帮并无尿液可排,他只是装模作样在那里站了一会,看着林文完事后,就跟出来。从袋里拿出烟来,俯下身去,恭敬地给林文递上一支。林文接过烟看了看,是云烟。于是叼在嘴边,丁一帮赶紧又为他点烟,且说,书记大人,我们是老乡哩。林文吸了一口烟,又吐出来,带着置疑的语气说,是嘛?你现在哪里干事?我现在西区区委宣传部。不错吧,是宣传部长吧?丁一帮说还只是副部长。林文说,副部长?不对吧,今天应该是部长参加会议啊。本来是应该由我们部长来的,因为他出差了,我暂且代替他。林文哦了一声。然后说,好好干,还年轻吧。今年多大了?丁一帮说,二十八。属猴的?是的。林文说,很年轻嘛,有前途。丁一帮说,还要林书记多多关照,多多提携!日后感谢您!稍一停,丁一帮问,林书记,您的办公室在几楼?我想您方便的时候去拜望您。林文本想不告诉他,第一次见面就打听这些,未免唐突。但看这人还有点头脑,将来说不定真还有出人头地的时候,自己又过知命之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告诉他也无妨,便说:三楼302室。林文说完,快步离开了,朝会场走去。
  丁一帮很高兴,走进会场坐回位置上,他为自己此举而深深喟叹,不是喟叹不足,而是喟叹幸运,而这幸运完全是由自己把握的:他反应快,处理及时果断,今天的信息可是别人费多少年都无法得到的,这中间含有的分量有多少,对于一个想在仕途有所作为的人方可掂量得出。当然,这仅仅是第一步,还要看下一步的运作与天缘。但不管怎样,他已经敲响了林文的门,并且开了一条缝,他仿佛就看见希望之光从那缝隙里射出来,射向他的脸上,他的前额开始发亮。他乐滋滋地想着,坐在那里,不时以敬仰之情瞻望林文,想自己何日能取而代之?
  后来两年时间里,有事没事,他都想方设法往林文那里跑。有好几次跑到那里,林文都不在。他有点灰心泄气,想,这就是运气,每次来都不在,说明他与他缘分尚未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是不是暂且歇一歇,待有机会再来?于是他歇了一段时间。
  到了公元一九八四年春节,他特意筹办了一些物事,诸如土特产、香烟、高级水果,高级衣料、被面什么的,这些是为林文夫人筹办的,有一句话叫攻其妻强于攻其人。到腊月二十四过小年,他租了一辆车把东西装好,直接往林文家里送。林文不在家,是他夫人接待,这个女人有一种夫荣妻贵的自豪感,丁一帮将一大堆东西搬进来的时候,她心里真是乐陶陶的。不用说,在那个年代,丁一帮能做到这一步,委实不容易,她真为之感动,有哪个部下有这般真心实意?所有的过年物资他都考虑好了。有了这些功夫,丁一帮与林文已非一般关系,与林文的家人也非一般关系了。
  林文在官场上混了近二十年,观色察人是他的第一要务,也是他的特别本事。正是凭着这样的本事,他才得以步步推进,一步一个台阶,爬到了市委书记这个位置。这是正五品了,而且在省会,对今天的从政者来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他还会有前程,继续努力,从四品、正四品都有可能。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业。对于丁一帮,林文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年轻人希望进步,希望有一个好前程,完全可以理解。这个年轻人比较灵活,但还不是很沉稳。既然他有这个心思,林文也就答应只要有机会,肯定会提拔他。至于日后的结果,那就看他的造化。果然,三年时间里,丁一帮从正科级提到副县级,又从西区宣传部调至市委宣传部任副部长。这段时间里,丁一帮确也走得比较稳,没出什么乱子。这是林文感到欣慰的。而这次《三阳晚报》负面幸运飞艇注册事件更给了丁一帮机会。林文对李真知早就心怀介蒂,有换掉他的心思。只因为李真知是章里仁推荐的,工作也做得不错,就没有太多举动,观察一段再说。
  章里仁与李真知是大学同学,又是老乡,章里仁高李真知一届,20世纪六十年代毕业时一起来到江南省。章里仁出身好,根子正,苗子红,当时又正是需要知识分子的时候,所以走得比李真知好,当上了宣传部长。李真知因为出身不好,分配时遇到了难题,堂堂名牌大学幸运飞艇注册专业毕业生,竟没有一个单位肯收留他。于是只身从上海来到江南省,转来转去,最后终于是三阳晚报收留了他。由此他对三阳晚报怀有感激之情。可是在这里干了二十多年,连党都没有入,他灰心极了。
  改革开放后,中央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他终于有了出头之日,毅然离开三阳晚报,去了一家中央报驻江南省的记者站。记者站就两个人,在那里又干了三年,也只是这里跑跑那里跑跑,给报社写点稿子,谈不上政治前途。即使他再努力,顶多也就是当一个站长。要想调至总部发展他又无靠山,一切都得从头来。这不现实。所以调总部这一想法他早已打消。眼看自己快奔四十了,可一没入党,二无官衔,最可恼的是连个人问题都没解决,仍是光棍一条。这一辈子未必就这么打发?他很苦恼。
  恰在这时,一个女性来到了他的视野里,这就是现在成为他妻子的汤玮。汤玮也是他的老乡,在一家工厂上班,来江南十多年了,仍然不习惯这里的气候和生活。她对三阳人有一种成见,总觉得他们小气,待人刻薄,对外地人有一种本能的排他性。可能是吃辣椒过度的缘故,三阳人在看人时,总是一副不容人的样子,而实际上又只是河塘里的鱼虾——起不了大浪。但正是这么一些观念,她不太愿意接触三阳人。于是与外界接触面越来越窄,想寻找一个合适的他也就更难。所以她一直在等待。
  每到一地就要找老乡,这是国人的一种思维定势,也是环境教给人的一种自我保护意识。正因为如此,在外地工作或旅游的人只听到乡音,不由得就来了亲切感。他们之间自然就有一种吸引力。于是,通过老乡介绍,汤玮认识了李真知。也是缘分所至,更加有老乡这一层,他们彼此都有相见恨晚的情分。于是定下关系,很快就达成意向,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们就结成伉俪,李真知对汤玮恩爱有加,他十分珍惜这分感情,时常对汤玮说,是你解救了我,给了我生活的希望。因为在那个年代,像他这样出身的人是没有女性愿意粘惹的。所以得了汤玮他此生足矣。
  幸运接踵而至,不久,他又认识了章里仁,后来得知章是比他高一届的复旦同学,也是幸运飞艇注册系毕业。因了这层关系,又因了当时的一个口号是干部要“四化”,他虽不太年青,但在“知识化”之列。于是,1985年,他得以调回三阳晚报任总编辑,次年提升为党委书记。将至天命之年,他时来运转,两年时间里,他入党提干,连升三级,幸运之神垂青于他,虽有些晚,却是恰当其时。由此他志得意满,甚至于有些飘飘然。他对汤玮说,是你给我带来了幸运,感谢你!
  但尺有所短。李真知毕竟一介书生,对官场并不在行。当上党委书记后,忙于业务的时间多,向上汇报的时间少,林文对他并不十分感慕,自然对他所用的人也不怎么感慕。尽管和章里仁经常通电话来往,但这样的时间多了,作为市委书记的林文倒有些提防了,他感到三阳晚报有被他们俩控制的危险。
  林文在找机会,只要有机会,就要把自己的人安排进去控制局面。
  机会终于来了,两会期间,三阳晚报竟然搞出这么大的负面报道,搞得人大代表议论纷纷,沸沸扬扬,好像三阳市真如所宣传的那样,一片混乱。
  市委常委会在讨论三阳晚报下一届领导班子之前,林文与刘武通了气,也和其他几名常委通了气。在和章里仁通气时,章里仁表示了不同意见,但最终还是同意林文的考虑。他说,李真知是知识分子味道比较浓,政治上是有不够成熟的地方。但站在办报人的角度考虑,有些问题也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要遵循幸运飞艇注册规律,要考虑读者,方方面面都要照顾,有他们的难处。林文“嗯”了一声,知道章里仁与李真知的关系,补了一句“你的话也有些道理”。
  于是常委会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组织部长率先发言,说通过这一年的观察,我觉得李真知同志业务能力比较强,当三阳晚报的总编辑是合适的、胜任的。但政治上尚不够成熟,在对大事大非问题的把关上还缺少一定判断力,据报社的同志反映,他的知识分子味道多了一点,让人有距离感。因此三阳晚报社党委书记的人选需要重新考虑。我提出宣传部副部长丁一帮同志去。现在中央一再强调干部队伍要年轻化、知识化,丁一帮同志年轻,又是大学生,让他去锻炼一下,挑点重担,培养能力,这很有必要。
  组织部长说完后,章里仁表示同意,同时也表示了自己的意见。其他几名常委没表示异议。最后,林文慢条斯理地说,李真知同志的工作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组织部这次考虑派丁一帮同志去任党委书记,我表示赞同。有这么几点理由,第一,李真知同志年龄偏大,精力有限,不符合干部队伍要“四化”中“年轻化”这一条;第二,党委书记、总编辑两副担子一个人挑有点重了,丁一帮同志去可以为他减轻负担,让他一心一意办报,精力更集中,事避孕药会做得更好;第三,要给年轻人机会,给让年轻人压担子,老把年轻人放在机会里不利于他们成长。第四,一帮同志政治上成熟,笔杆子也比较硬,写出的文章还挺有政治眼光。这些,我想在座诸位都是有同感的,他的文章还是有分量的,也许各位都看过。这是个适合抓党报的干部,现在又年轻,让他去锻炼锻炼是有好处的。基于这么几条,让去丁一帮同志去任党委书记,配合李真知同志的工作,对党的工作有利。
  林文这一席话滴水不漏,无陷可击。其他常委个别的谈了意见,但总体上都表示同意。林文便说,那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是丁一帮同志了,市委和组织部可以发文了。
  于是,三阳晚报社的新班子就这样定下来。丁一帮为党委书记兼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抓三阳晚报社全盘工作;李真知为党委副书记兼总编辑,主要负责报纸工作,同时协助党委书记抓政治思想教育;吴果安为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副总编辑;廖为伦为副总编辑;王人达为党委委员、副总编辑。这是1987年1月1日下达的任命书。李真知这时任党委书记还不到一年,屁股没坐热,这年轻人就坐到了他上首,令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有很多设想还未得及实施,有宏图大志也未及施展,居然就这样被捋下来。他丁一帮凭什么?李真知怎么也想不通。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