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263章 朝里有人好办事儿

第263章 朝里有人好办事儿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20-03-21 16:18:28      字数:5043

  小米似乎觉出了癞豆娘的心思,瞅着癞豆娘看了一阵儿,没有说话,心里倒是在琢磨着癞豆娘。
  癞豆娘给小米瞅得有些愣怔了。
  旁边的玉米抬头瞅着小米和癞豆娘两个人,心里也是一个愣怔,倒是她的一句话话让小米和癞豆娘马上回过头来都瞅着她看了老半天。
  “我说的是真的,放学回来喂羊的时候我忽然想蚂蚱大爷了。”玉米见小米和癞豆娘不相信似的看着她,马上强调着说,“看着那些羊,我想起了蚂蚱大爷第一次从我们家往外牵羊的事儿,当时那些羊跟蚂蚱大爷上了别劲儿似的不听他牵。蚂蚱大爷腿不好,那些羊把他折腾得够呛,他也没把那些羊牵出门,最后还是麦子把那些羊牵了出去。”
  玉米的话让癞豆娘马上想起了筢子爷曾经跟她说过的话,当时筢子爷说踅摸着有这么一个人,人厚道实诚,就是腿不好使,说这个人小米婶子认识,该不会就是玉米说的蚂蚱大爷吧。她心里这么琢磨着筢子爷和玉米两个人的话,蚂蚱大爷倒是在他们这个家见过一面,那时像是因为啥事儿来到他们这个家,筢子爷还说是小米婶子的娘家人,要好好招待。倒是那个蚂蚱大爷挺实诚,在这个家坐了那么一会儿就回黄庄子了。要是筢子爷说的就是蚂蚱大爷的话,人倒是个实诚干活吃饭的庄稼人,就是年龄上要比自己大了那么一大截子。
  小米听玉米这么一说蚂蚱大爷,心里也是一堵,这蚂蚱大爷和豆子哥两个人出去都快一年了,豆子哥年轻力壮的倒是没啥儿,蚂蚱大爷身子骨不壮实,这一年不知道在外面会遭多少的累。虽然他们每次来信都说他们两个在那边挺好的,那也只是不让家里人担心的安慰话儿,他们在外面到底会是咋样儿,家里人谁也不知道。再有些日子他和豆子哥该回来了,等他们两个回来之后,咋的也得好好地让这爷儿俩休养一阵儿,补补他们爷儿俩这一年在外面受的苦累。
  癞豆娘看了小米一眼,笑了笑说:“玉米说的蚂蚱大爷是不是以前来过这个家,腿不大方便的那个?”
  小米点了一下头说:“是的,他人很实诚,心眼儿也好,就是经历也让人心疼,一场大火烧得他老婆孩子都没有了,两条腿也烧得不是那么灵便了。”
  “老婆孩子都烧没了?是怪可怜的!”听小米这么一说,癞豆娘马上很惊奇地看着小米。
  “蚂蚱大爷很心疼我们姊妹几个。”旁边的玉米接过话,看着癞豆娘说。
  “说是好人有好报,我看呐,这好人都没啥子好结果。”癞豆娘叹了一口气,接着说,“远的咱不说,就拿咱们这几家人来说吧,蚂蚱大爷人实诚心眼儿好,一场大火落得老婆孩子都没了。你们姊妹几个吧,都是好人,这之前又受了多少的委屈?我们家吧,就是本本分分的人家,不遭谁惹谁的,落得眼下这个景儿。”
  “怎么说呢?人啊,还是本本分分不遭谁不惹谁心里踏实。”小米接过癞豆娘的话说,“人这辈子有啥样儿的经历,都是上辈子自己的报应。心里要是往这儿想,就不觉得这辈子受的罪是委屈了。反正平日里我就是这么想的,这辈子经历的委屈都是自己上辈子作来的。”
  听了小米的话,癞豆娘不说话了,眨巴着两眼琢磨了一阵儿。
  “我说这些你也别想太多了,受委屈时我就时常在心里这样给自己吃宽心丸儿。”小米见癞豆娘不说话了,看着癞豆娘说,“这样在心里给自己吃宽心丸儿就不觉得委屈了。”
  癞豆娘点了点头说:“我咋的就没有想到这样给自己宽心呢!”
  小米听了癞豆娘的话,一笑说:“是你没往开了想,往开了想谁都能想得开。”
  “以后我就往开了想!”癞豆娘都了点头,“跟你学着让自己的心眼儿变大些。”
  “能这样就好。能这样就会少很多烦心的事儿,自家的日子也过得顺心一些,心气儿也顺了些。”小米向癞豆娘又笑了笑。
  “说到这儿我倒想到了一件事儿,也算是自己心眼儿大了这么一回。”癞豆娘接过小米的话,看着小米说,“今儿我把癞豆他妗子来看癞豆他爷爷奶奶捎来的四斤红糖送给牛老拐他们家二斤,牛老拐这在病着,我们家也帮不上啥忙儿,就琢磨着送二斤红糖过去让牛老拐补补血水。从牛老拐他们家回来,我一直觉得这事儿让我心里挺敞亮的。反正我是觉得跟老拐女人有过结,跟牛老拐之间没啥子,牛老拐这病着,总该过去看看。”
  “其实说吧,你跟牛绠娘两个人之间也没啥子大不了的过结,都是些鸡毛蒜皮儿的小事儿沉在心里了。”小米听癞豆娘说送二斤红糖去了牛老拐家,马上一笑向癞豆娘说,“鸡毛蒜皮儿的事儿能有啥子?它也伤不了筋动不了骨的,是你们两个把这些鸡毛蒜皮儿的事儿都想得大了,弄得那么两个人见面儿就鼓鼻子瞪眼的不合。”
  “我倒没跟她计较,是她每次见了我都鼓鼻子瞪眼的。”癞豆娘说,“多少次我想跟她说话,她都像是谁欠了她几百大洋似的耷拉着冷脸子。再咋,我也不能热脸贴她冷屁股吧。”
  听了癞豆娘的话,小米皱起眉头想了一阵儿,说:“这样吧,哪天我跟她唠扯唠扯你们两个之间的事儿,趁着你给牛老拐送二斤红糖这事儿把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疙瘩给解开了。”
  “这事儿你就别费心思了,就像你说的那样,日子各过各的,不管她是啥样的心思,也耽误不了我们家的日子。”癞豆娘说,“你还是把整个心思放在小路生身上,毕竟小路生是月吧大的孩子,需要细心伺候着,哪能分心想别的啥事儿?”
  “这也不是费啥大心思的事儿,哪天我跟她唠扯的时候,顺带着就把你们两个之间的这事儿给唠扯了。”小米一笑说,“你们两个之间的疙瘩解开了,就算是不供来往,以后见了面也不会再鼓鼻子瞪眼的跟仇人似的。”
  癞豆娘没有说话,看着小米。
  这时望秋推着洋驴进了院子。
  小米见望秋回来了,马上迎了上去。
  “我去到半里湾儿,张老先生说你们已经回了。”望秋把洋驴往院子里一扎,说,“我去的路上也没迎到你们。”
  “牛大锤带着我们娘儿俩走的小路,他说小路近不少。”小米看着望秋说。
  “怪不得呢!”望秋挠了一下头说。
  “爹去驴堆集儿上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这个二猛子,还真是犯懵了,惹出这么大的事儿来。”小米说完叹了一口气。
  “我去驴堆集儿上接爹回来。”望秋马上又去抓洋驴。
  “不用了,牛大锤赶去了。”小米瞅着望秋说,“我琢磨着今儿晚上爹会回来得晚,给牛二猛子找牛笔说人情,那可不是啥子光明正大的事儿,还不得晚上人少的时候才能出头露面啊!大白天人来人往的,托人说情也不是个说道儿,必定这不是啥子多清白的事儿。”
  小米的话音还没有落,院门口就传进来牛大锤的大链盒子洋驴的声音,同时也传进来牛大锤很显摆的一嗓子:“啥叫朝里有人好办事儿?今儿二猛子这事儿就是!要是我们家牛笔不在那个位置上,二猛子这事儿能这么快就办得消停了?牛笔就那么摇了几下电话,二猛子他们爷儿俩这就给放回来了。要是牛笔不在那个位置上,让咱们自己跑这事儿,咱们是烧香都找不到庙门儿,还别说能烧香了。这香烧不了,这神还能睁眼放开一条路?”
  “那是!”有人这样应和着牛大锤的话。
  “咱们都不是外人说话,虽说牛笔摇摇电话你们爷儿俩回来了,可今儿晚上牛笔要请抓你们爷儿俩的人吃饭喝酒,酒足饭饱之后还要给那些人送点儿啥东西。”说话间,牛大锤他们就进了院子,牛大锤满嗓子官家太爷的腔调儿说。
  跟在牛大锤身旁的二猛子他爹弯腰弓背地向牛大锤点头应声说:“没有牛笔,今儿我们爷儿俩就给关黑屋吃官司了,为这事儿牛笔花费多少我们家都得认这个账!”
  “花多花少你们家都必须得认。”旁边的牛二筢子看着牛二猛子他爹说,“花多也好,花少也好,都算是给二猛子买了个教训,看他二猛子以后有没有这个记性。”
  旁边的二猛子低着头,一直没有说话。
  “跟外村子里的人,有时候还真得动动拳脚儿。”牛大锤接过牛二筢子的话,笑了一下说,“就是二猛子的手太重了,三下两下就把人家打进医院里了。我琢磨着今儿晚上牛笔跟那些人会商量着咋的能把这事儿给彻底了了,对方要是没啥子背景,也就只能吃个哑巴亏把这事儿吞进肚子里,老话说,鼻子大了压嘴,他们也没啥子能为讨个说道儿。要是对方家有点儿背景有点儿势力,这次人家住院的药账怕是说不过去了。”
  “人家的药账咱也认,只要不让我们爷儿俩吃官司!”牛二猛子他爹慌忙向牛大锤点着头说,“二猛子的手是重了,当时我就想着让二猛子揍他一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往咱们村子这边侵地边子了,倒是我没想到那家伙不禁揍,二猛子那么几下就把他揍得鬼哭狼嚎头破血出的了。”
  “二猛子的手有多重你不知道?”牛二筢子向牛二猛子他爹说。
  “今儿这事儿是坏事儿,也是好事儿。”牛大锤说,“坏事儿就是有可能这边要认医药费,好事儿是,经过这事儿以后他们村子里的人都不敢往咱们村子这边侵地边子了。”说着,他把洋驴往院子里一扎,转身从后面的车座子上解下一个口袋,口袋里还传出了轻微的酒瓶子互相碰撞的声音。
  “今儿晚上就在这儿了,我身上也没有啥子钱,在驴堆集儿上就买了两瓶酒和两个凉菜。”牛二猛子他爹从牛大锤手里接过那个袋子,很难为情地说,“让你们几个操心跑这事儿,我们爷儿俩心里也是过意不去,这会儿让二猛子回去逮只鸡过来杀了。”
  “你家就那两只老母鸡,还指望着它们下蛋换油盐酱醋呢。逮过来杀一只,恐怕油盐酱醋都接不上茬儿了。”牛二筢子看着牛二猛子他爹说,“不用二猛子回去逮鸡了,这儿有。”
  “也是。”牛大锤接过牛二筢子的话,看着牛二猛子他爹说,“二筢子这边今年养的鸡多,你们家就那两只老母鸡,还是留着让它们下蛋吧。”
  “这哪儿成?今儿你们为我们爷儿俩跑事儿,咋的能再让这边破费!”牛二猛子他爹马上一脸不乐意的样子说,“今儿我们家破费是该着的,让这边破费,说出去会招人笑话。”
  “你是想多了!”牛二筢子马上向牛二猛子他爹说,“你有这份心思,我跟牛大锤他们都心里清楚,我说这话你心里也别不高兴,你有这份心思,最起码家里得有啊。家里没有,就别硬撑着这个脸面,等哪天你们家混得光景了,就为着这事儿补一场酒席,请我们几个去排场一点的饭店去吃。”
  牛二猛子他爹给牛二筢子的话说得很难为情,硬着头皮点了几下头,脸上硬生生地笑着说:“那也成!等我们家光景了,一准请你们几个去驴堆集儿上最好的饭店吃一顿。”
  “这一顿我们几个可记下了哟!”牛大锤看着牛二猛子他爹,很是一回事儿地提醒似的说,“等你们家光景了,不能把这顿酒席忘了哟!”
  “哪儿能!”牛二猛子他爹笑着说,“到时候咱们就吃驴堆集儿上最好的菜,喝驴堆集儿上最好的酒!”
  “那成!”牛大锤很赞同地一拍牛二猛子他爹的肩膀子,“到时候我再提上二斤别人送的好酒,咱们几个都敞开了喝。”
  “只顾着说道你们爷儿俩的事儿了,我还没看看我们家小路生呢。”牛二筢子见晚上的饭就这样安排下来了,回头看了一眼牛二猛子他爹,就三步两步冲进了屋。
  牛大锤见牛二筢子进了屋,在牛二筢子身后说:“在驴堆集儿上我已经跟你说了,小路生没啥事儿,就是淤食儿了。”说着,他也跟着进了屋。
  牛二猛子爷儿俩和跟着牛二筢子去了驴堆集儿上的那个老少爷们儿在院子里互相瞅了瞅,也跟着牛大锤的步子进了屋。
  牛二猛子他爹进了屋之后,小心地解开手里那个袋子,然后把袋子里的酒和菜收拾出来放到桌子上,很愧疚似的自言自语说:“有点儿少了。”
  “是少了!”旁边的牛二猛子接过爹的话。
  “啥是多少,你们爷儿俩有这份心思就不少。”听牛二猛子爷儿俩这么怪罪自己似的,马上接过话说,“你们爷儿俩的心情我们知道,是家里没那个光景。”
  牛二猛子他爹很难为情地嘿嘿一笑,点着头说:“是啊,有这个心没这个力。”
  “明年我出外打工回来请你们几个,算是对今儿你们几个的恩情一个补偿。”牛二猛子接过爹的话,看着牛大锤说,“今年我出去的时间短,没挣到啥钱。”
  “那成!我们几个就等着你明年出外回来。出去就好好干,多挣点儿钱回来,家里也就慢慢宽敞了。”牛大锤向牛二猛子肯定地说,“再咋,出外也比守在家里强多了。就咱们这个地方,除了几亩薄地,别的啥子指望也没有。这几年咱们都在心里盘算过,虽然收成比在生产队时强多了,但仔细想想,去了种子、化肥、公粮统购,种地是不挣钱的营生。你二猛子有的是力气,出外给人家干活只要不偷奸耍滑儿,就肯定能多挣钱。”
  牛二猛子给牛大锤的话说得也是嘿嘿一笑,好像真的已经挣了钱一样。
  牛大锤他们几个在屋里说话间,小米开始忙活着张罗晚饭。
  癞豆娘见几个老爷们儿在屋里说话,觉得自己也插不上什么言语,就与小米打了个招呼回了。刚走到院门口,她忽地又想起了啥子似的停下来脚步,站在那儿皱起眉头琢磨了一阵儿,然后一咬牙抬脚出了小米他们家的院子。
  “癞豆娘有啥事儿吧?”忙着帮着小米杀鸡收拾晚饭的望秋在院子里瞅着癞豆娘这个举动,心里一个愣怔,进了灶房问小米,“我瞅着她在院门里面站了一阵儿像是还有啥事儿。”
  小米听了望秋的话,看着望秋,琢磨了琢磨,说:“约摸着她是有啥子事儿没来得及说呢,赶明儿我问问她。”
  “看她出院门儿那个样子,像是有啥要紧的事儿没说。”望秋说。
  “该不会是他们家又有啥子缠手儿的事儿了吧?”小米紧盯着望秋,这样琢磨着说。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