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闪光的爱国魂>第八章 收获爱情结晶,喜赴鹿鸣宴

第八章 收获爱情结晶,喜赴鹿鸣宴

作品名称:闪光的爱国魂      作者:闲妹      发布时间:2020-03-05 08:53:18      字数:3891

  程树德做了沈卓女婿有种心安的感觉,没有血缘关系的翁婿相处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让树德感受到了缺失的“父爱”。所有的一切老丈人沈卓都安排得妥妥当当,更不用操心参加举人考试开销的银两。娘子沈缇珉贤惠很懂他读书的辛苦,为让夫君写好八股文,沈缇珉在藏书楼找来了不少范文,她把其中精彩的片断抄下来给树德看,树德把这些句子整理出来与老丈人一块探讨学习。
  有了老丈人的藏书楼,他在知识的海洋里尽情地吸收着营养,它使程树德的知识丰富起来,使他的视野开阔,羽翼渐渐丰满,为未来展翅高飞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深夜,程树德在书房里看书,爱妻沈缇珉轻轻地走过来给夫君端来点心桂圆鸡蛋,她满眼欢喜地告诉自己的丈夫:“恭喜相公,我有喜已有二个月了!”“啊!我要做爸爸了?”程树德无法掩饰心中的喜悦,高兴地亲吻着自己的爱妻。沈缇珉温柔地让树德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游离着。程树德把自己的脸蛋贴在爱妻沈缇珉的肚子上,沈缇珉幸福地笑着:“相公,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我喜欢男孩,程家应该有香火,我喜欢小孩子越多越好。”
  “相公喜欢男孩子,我喜欢女孩子,只要相公愿意,我会给你生很多很多孩子,让你有爷爷做,也有外公做,好么?”
  “当然好啊,谁不想儿孙满堂?”程树德满眼疼爱地看着爱妻,“以后孩子从大到小,老大以后生的孩子乳名就叫小几子,小二子、小三子、小四子……”沈缇珉点点头,同意了丈夫对孩子排名的叫法。
  十月怀胎沈缇珉要生了。这可是沈家的头等大事,沈卓花重金请来了福州最好的接生婆,婢女引来接生婆到程树德夫妻俩卧室,沈缇珉躺在床上满脸痛苦地呻吟着,疼痛让这张原本俊俏的脸变了样。只见这个接生婆穿着洋缎的袄裤,扎着腿,头上戴着一朵大红花,髻上插着一双银挖耳;带着一个接生包,里面放着蜡烛和剪刀等接生用品,缓缓地走近卧室。
  这接生婆在福州接生过无数孩子,可以说经验丰富老道,一进门她就立即吩咐婢女去厨房烧热水。沈卓与程树德不能进卧室,只能在客厅里焦急地来回不安地走动着,时刻向婢女打探生孩子的消息。
  接生婆麻利地点然了蜡烛,这是用来消毒剪刀的,剪刀是剪断新生儿与产妇之间的脐带。婢女端来了热水,这时的沈缇珉羊水破了,折腾好久还没生出来,羊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流得满地都是。接生婆不停地用热水清洗着,口里不断大声地嚷嚷:“热水!快!热水!”婢女手忙脚乱地端上了热水,接生婆不断地给沈缇珉擦洗阴道口的血水。那时人们日常用的是井水或者河水,为避免产妇感染细菌,所以水要加热烧成开水来用,以降低细菌进入产妇体内的机会而产生产后感染。
  接生婆不断地叫沈缇珉憋气,大口呼气。折腾了半天,宝宝头终于出来了,响亮的哭声传到了客厅。沈卓与程树德快步走到卧室外,婢女告诉他俩是个女孩,沈卓焦急地问:“我女儿怎么样?”婢女回答:“接生顺利,母女平安。”失望写在程树德的脸上,他太想第一个是个男孩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第一个女孩却是程家最有出息的,是我国第一代女教授,一生从事的是教育事业和学术研究,是我国著名的《诗经》研究专家程俊英。
  卧室里的接生婆正忙着给孩子身上洗干净胎脂、血迹还有胎粪,接生婆分别用热水给新生儿擦洗干净,清除婴儿身体不干净的脏东西,剪刀在蜡烛上燃烧消毒后,剪断新生儿的脐带。接生婆给婴儿操好尿布,用小棉被包好蜡烛包,递到沈缇珉忱边:“你看,小姐多漂亮。”沈缇珉侧过身去看到自己千辛万苦生下的女儿,露出了微笑。
  女儿太像她了,清秀的脸庞,一看这孩子就滿心欢喜。接生婆端来了红糖鸡蛋汤,沈缇珉生孩子出了不少汗,疲劳加上饥饿,一口气把汤喝个精光。这时沈卓与程树德走进卧室,沈卓拿出一两银子赏给了接生婆,接生婆接过银子千恩万谢。别人家生孩子只给几百文钱,这家主人大方,给了一两银子。为感谢主人接生婆说:“我三天后给孩子‘洗三朝’你就不用给工钱了,我祝小姐一切顺利。”“这怎么行?辛苦钱还是要给的。”沈卓说道。
  何为“洗三朝”?就是在孩子出世的第三天,亲朋好友都来府上,给孩子举行隆重的“洗礼”,说白了,就是给婴儿洗澡。
  程俊英生下的第三天,沈家府上下热闹非凡,亲朋好友都来了。沈卓出手也大方,给每个宾客都准备了一份礼物。接生婆按时来府上给新生儿洗澡,沈卓满面春风地站在客厅堂前,他现在升级做外公了,她的爱女做了母亲,自己相中的女婿做了父亲,乃是人生一大喜事也。程树德的舅舅、舅妈也来了,他们拿来了自己家乡土货,舅妈对树德说:“侄媳生孩子,还是自己人服侍尽心,我留下来服侍侄媳,你妈坐月子就是我服侍的,有经验。”树德点头称是,反正妻子坐月子也要找人,自己舅妈可以放心些。虽然舅妈有自己的算盘,来沈府做事可挣工钱,家里也少一个吃饭的。叫别人来做同样要付工钱,还是自己人做贴心一点,树德也就同意舅妈留下来管孩子。妻子生下孩子大事已了,又有舅妈帮衬带着,程树德与沈卓把心思放在了举人考试上,毕竟考举人才是读书人的头等大事,只有考上举人任途才有前锦。这翁婿俩人一门心思放在了读书上,希望功夫不负有心人。
  眼看离举人考试越来越近,乡试的地点就在福州的贡院,从贡院走出的举人就是“头顶知县,脚踏教官”。有了举人身份才有好的工作,不用再靠辛苦劳动而获取钱财了。用现在的话来说,举人就是好比是考上了公务员,是有国家编制的正式工,端上了铁饭碗。中了举人也就意味着一只脚已经踏入仕途,日后即使会试不中也有可以享受当朝政策、享受优待遇、受到人们尊重,可以有当学官、当主簿、升知县的机会。举人最大的好处可以不用纳税交粮,只要你中了举人,一家人都不用纳粮交税,而且马上会有人来“投现”,把他的地挂靠到你的名下,然后他以比国家低的税率给国家交租子。所以树德舅妈一心想靠着这颗大树,就可以保证一家人衣食无忧了,考上举人就意味着取得了当官资格,成为一种“准特权”阶层。
  转眼到了考试这一天,翁婿俩人半夜三更起床,家丁抬着轿子摸黑赶着时辰去考场。这时考场外亮起了一大堆灯笼,来赶考的秀才黑压压的一片,每人拿着一个灯笼,上面写着考生自己的名字。考场是明清时期福州的贡院称为“至公堂”,它坐北朝南,厚重的砖石外墙结构,蓝瓦翘檐的屋架,显得庄重古朴而大气。
  天渐渐放亮,赶考的秀才鱼贯而入考棚,主考官是皇帝钦点的钦差大臣。举人乡试分为三场,内容是八股文、试帖诗、表、判、论、策等。试卷要由专人誊写后才交给考官,其目的为了防作弊。科举考试范围、答题格式、答题用语等均有严格规定。尤其是答题用语,必须模仿古人语气,即是“代圣贤立言”,不允许自我发挥。八股文考试确实有一定难度,好在树德胸有成竹,立志要考上举人,誓在必得。
  乡试考中者统称为“举人”。第一名称“解元”,第二名称亚元,第三、四、五名称经魁,第六名称亚魁。考上的举人就获得了做官的资格,还可参加次年在京师举行的会试。
  翁婿俩人考完回到沈府,离张榜日子还有些日子,要到丹桂飘香的时候才会发榜于巡抚衙门前。程树德有了爱妻与爱女在身边,日子过得倒觉得很快。老丈人沈卓反而感觉心神不定,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只想着考试结果早日出来。好不容易盼到张榜的日子,翁婿俩人急忙忙叫上家丁坐上轿子到了巡抚衙门前。
  只见考举人的秀才巡抚衙门前人头攒动,来看张榜的人不只是秀才本人,还有秀才的家人。只见榜上程树德名字在第二名也就是“亚元”,老丈人沈卓也榜上有名,翁婿俩人兴奋无比。这可是沈府的荣光啊,翁婿双双考取举人成为福州的佳话。
  翁婿俩人中举后,乡试放榜次日被官府通知,参加地方官省长主持的鹿鸣宴,“鹿鸣宴”是为乡试后新科举人而设的宴会。这是朝廷主办的盛大文科宴会,以示恩典有祝贺之意。此宴有地方官吏主持,科举贺宴之所以取名“鹿鸣”,是因为鹿与禄谐音。古人常以鹿来象征“禄”的意思,以为有“禄”就能升官发财,新科中举乃是入“禄”之始。参与鹿鸣宴的都是通过乡试的新科举人,成为举人,便是踏入了上层士绅的行列。举人见官,已可平起平坐,甚至是称兄道弟。从此举人的前程似锦。
  一大早,福州督府衙门前张灯结彩,礼乐之声不绝于耳。程树德翁婿俩人来得稍晚了一些,此时,不少举子已经到达,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交流着。对于众举人来说,鹿鸣宴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社交场所,在以后的官路上,都是十分重要的人脉资源。程树德作为新科“亚元”,众举人纷纷向他道贺,不管真情还是假意,一个个的,脸上都堆满了笑容,热情非常。最高兴就是沈卓了,这个女婿是他找的,自然脸上增光不少。此时此刻的沈卓,真是春风得意。
  督府上前来:“沈兄,恭喜啊,翁婿双双高中可喜可贺啊!”闻言,沈卓脸上顿时露出几分陶醉的笑容,说道:“多谢!今后还要仰仗大人提携啊!”此时随着衙役们一声声呼喊,厅堂内顿时鸦雀无声,新科举人们连忙停下了交流躬身以待,礼乐之声也停止吹奏。
  本次乡试的主考官在诸多官员的簇拥之下迈步前来,向着众人道:“今日我与各位一起设宴,一来恭贺诸位名列桂榜,二来预祝各位来年会试连捷。在座均是我福州之栋梁,当今天子圣德贤明,正值建功立业之时,望诸位与我等共勉之!”众人闻言,连忙纷纷躬身应道:“谢大人教诲!”
  鹿鸣宴开始,主考官端起酒樽说道:“诸位满饮此杯,祝各位前程似锦!”众举人纷纷端起案前酒樽应道:“谢大人赐宴!”鹿鸣宴依乡饮酒礼分席而坐,一人一席,按照录取名次依次排序,程树德是新科“亚元”坐在主考官们的下首。
  寒窗苦读数载,一朝名列桂榜,在场的众人无不兴高采烈、意气风发。乡试录取的举人足足有一百人,而到场的不过六七十人,主要因为乡试从考完到放榜历时长达半个多月,不少贫寒的秀才,因为负担不起到省城的资费,所以在考完之后,便匆匆归乡而无缘鹿鸣宴。而对程树德来说,有老丈人的财力支持,将来的仕途上再不用为没有银子而发愁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