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闪光的爱国魂>第四章 姐姐出嫁,考取童生

第四章 姐姐出嫁,考取童生

作品名称:闪光的爱国魂      作者:闲妹      发布时间:2020-01-16 10:20:15      字数:4055

  母亲走了,给十岁的小树德心灵上一次沉重的打击。母亲经常教导他要好好读书,只有读好书考取功名才是立身之本。他始终忘不了母亲死后,舅舅与舅妈的对话。“这三个孩子年纪这么小就没了母亲,怪可怜的,今后怎么办?”舅舅担心地说。“怎么办?天无绝人之路,她二个女儿都到了出嫁年纪,找个婆家嫁出去,有个归宿也算对得起你妹子了。再说了我们儿子要娶媳妇要花钱,你钱从哪来?只有收到彩礼,我们才能娶得起媳妇。将来树德还是个负担。”舅舅想反驳舅妈,可这也是实情,也就没再说什么。树德听后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今后一定要考取功名,不要舅舅、舅妈养活,靠自己娶媳妇。
  树德在母亲去世后还是到村里学堂去旁听,教书先生看到树德对他说:“你母亲不在了,你打算怎么办?”听到教书先生问他,树德忍不住泪眼婆娑:“我想读书考取功名。”“孩子你有这个志向就好,好好用功读《四书五经》,参加乡试,争取考上童生。”
  教书先生还告诉树德:“你现在要把《四书五经》读深读透,多写八股文。具备条件了,回到自己闽县乡里去考。因为县试要求有四名村庄里的人和一名秀才保举,方才有资格参加考试,这个条件只有程家词堂族长能做到,你还是要回到闽县去,每年二月由闽县知县主持,连考五场。通过后由知府官员主持的府试,在四月举行,连考三场。通过县、府考试的才能称为‘童生’这是第一步。以后再考秀才,考进士,这条考试之路很难,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能考上。我十年寒窗也只考上了童生,连秀才都没能考上,希望你能超过我。”树德听了教书先生一番肺腑之言,才知道这读书之路并不平坦,前进道路再难,他决心咬牙坚持下去,一定要考上童生。
  从此,树德更加用功了,无论酷暑严寒,他风雨无阻天天到学堂跟着教书先生学。他知道自己学习来之不易,教书先生能不收学费收留自己,不能辜负教书先生对自己的厚望,为了争气,也为了不再寄人篱下。
  这样的日子过了二年,就有媒人上门给两个姐姐提亲。那天看到媒婆来给二个姐姐说媒,媒婆来提亲,探问大姐和二姐姓名及生曰时辰,说要回去“合八字”。听媒婆说大姐嫁的是福建人,男方家境一般,但姐姐嫁得好,经常接济娘家。这次弟弟提亲男方姐姐遣媒人赠来了薄礼,舅妈接到礼品眉开眼笑,马上接过礼物,巴不得姐姐马上嫁过去。不久大姐与二姐八字与男方合过,媒婆带来男方礼金、礼饼、礼物,说八字相合正式送来聘礼,算是“过大礼”了,男家已请算命先生择日,选定良晨吉日,给他们完婚。
  舅妈这个时候是这个最忙的人了,她与媒婆讨价还价说定二个姐姐男方每人出一个金条,一幅金耳环,一条金项莲。这些聘礼刚好给舅妈大儿子给女方下聘礼用,还有结余可以粉刷新房。舅妈为给儿子结婚,打算把树德他们一家住的房间粉刷一下做新房,准备给树德在柴房里搭张床,舅舅觉得老婆做事过分了点,柴房四面透风还漏雨怎么好住人?就坚持在客厅走廊上搭了个起早铺,白天收起来,晚上搭上去,至少这里能避风雨。
  树德知道寄人篱下自己趐膀硬不起来,只能委曲求全,先把书读好,考上功名了,才能自己做主不依靠别人。从树德内心深处真不想姐姐出嫁,在这个世界上他最亲的人就是姐姐,虽然穷苦两个姐姐对自己爱护有加,只要有吃的,两个姐姐首先想到是他,省下留给他吃,不让他饿着。有姐姐呵护的日子,树德感到是幸福的,可现在姐姐要出嫁了,身边少了最亲近的人,不免有些惆怅。
  到了大姐的良辰吉日,新郎骑着马,赴舅舅家来迎接大姐。这一天大姐打扮的好漂亮,先由舅妈给大姐梳好头,用丝线绞去脸上的茸毛开好脸,大姐一身大红袄裙的女式婚服和绣花鞋,然后蒙上红布盖头,等待迎亲的花轿。树德眼看大姐脚迈进花轿那一刻,不由得鼻子一酸,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大姐……”树德流着泪哽咽说不出话来。姐姐挑开盖头,泪眼婆娑将手伸向弟弟:“好好读书,需要时候来找姐姐,你一定要考上功名啊。”树德使劲点着头,眼看姐姐的花轿远离了自己的视线。
  大姐夫家虽然不算富裕,但婚礼习俗还是一样不少的。媒婆负责铺新人婚床,将床褥、床单及龙凤被等铺在新人床上,并撒上各式喜果,红枣、桂圆、荔枝干、红绿豆……一切准备就绪后,只听得鸣炮奏乐声,花轿停在新郎家的堂屋门前。男家请的伴娘上前掀起轿帘,将新娘搀下车来,宾客们用红、黄各色纸屑向新郎、新娘身上散花,这时媒婆赶紧出来引导新郎、伴娘、花轿、乐队、礼盒队鱼贯而入。来贺喜的人群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来看新娘子的风采。
  结婚仪式正式开始,香案上香烟缭绕、红烛高烧,新郎、新娘开始传统的拜堂仪式,一拜天地,二拜双亲,夫妻对拜,新人入洞房。婚礼结束后由新郎亲手揭开大姐盖头,这时双方才看清这辈子将要共同生活人的脸,让大姐感到欣慰的是,对方看上去还不错,长得浓眉大眼,人还憨厚。新郎在掀开头盖的那一刻,心情复杂,不知道父母为自己娶的妻子长的啥样?听媒人说这女孩子父母早亡,肯吃苦,也懂事。自己父母身体不好,身为长子得为家里多操心点,为他的婚事,姐姐已为他出了一条金条,否则他根本就娶不起亲。打开盖头,新郎官滿心欢喜,这是个美人坯子,姣好的瓜子脸,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讨人喜欢,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他一把抱起新娘往新床走去……
  二姐紧跟着大姐脚步嫁了出去,不久舅舅大儿子也娶了媳妇进门。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树德十七岁了,没有了二个姐姐陪伴,树德整日沉默寡言。一早草草喝了碗稀饭就到学堂听课,打扫完教室坐在教室里抄书。教书先生看着树德很是同情,他知道原来树德姐姐在的时候,中午会给树德带来饼、馒头或番薯,现在姐姐出嫁了,没人送饭给他吃了,教书先生就从自己送来饭菜里均出一点给树德吃,树德几次推脱,教书先生对树德说:“人是铁,饭是钢,吃了饭才有力气去考试。下个月就要考试了,这个月底就回闽县去参加考试吧,老家老屋还在,有程家词堂族长为你做主,为自己争口气,考上童生。”树德含泪点点头谢过教书先生,他心中有个志愿,一定要考上童生,再也不要过寄人篱下的生活。
  月底树德向舅舅、舅妈告别,他要回老家闽县去考童生,舅妈摊了二块大饼给树德路上吃。舅舅给了他一串铜板让他路上好用:“树德,为程家争气,自己照顾好自己。”舅舅叮咛道。树德接过一串铜板,含泪告别了舅舅、舅妈向闽县走去。
  树德找到程氏祠堂族长,他看到树德楞了一下,想不起来这小子是谁家的孩子。当树德告诉族长自己是程树德时,族长拍拍脑袋笑了,自己收过的学生怎么能忘记?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树德,如今长成了一个英俊少年回来都不认识了。他问树德:“程家老屋还在,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树德告诉族长自己这次回来长住,打算先考童生,如果考上了,打算一路考上去。族长拍拍树德肩膀,他相信这孩子一定行,他告诉树德:三种人是不能够参加科举考试的。戏子与他的子女、祖上有犯罪前科的、父亲是主考官的他的子女不能在同年参加考试,树德符合条件,不在此范围内;另外四名村里人和一名秀才保举由他负责找,族长让树德只管用功读书准备考试,吃饭到程氏祠堂吃,祠堂有什么就吃什么。树德在感谢族长帮助自己的同时,也庆幸母亲为自己找了个好老师,有了族长照顾没有后顾之忧,一门心思把书读好,父亲留给他的墨台把字练好,争取考上才对得起死去的父母与帮助过他的人。
  二月由闽县知县主持的考试开始了,树德与闽县的考生走向考场,眼前的考舍一律朝南长长的一排,可以容纳百名考生,短的考舍一排也有五六十间,院子里有一个大水缸,可供考生饮水之用。考试期间因为乡试时间比较长,考生只能自带干粮充饥,树德的干粮是程氏祠堂特地为他准备的大饼。科考在当时是朝廷的大事,为确保考试能顺利进行,开考后号舍就上锁了,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能开锁。
  第一场考试是八股文,是从四书五经里边选择材料来出题的,第一场考四书三题,五经每经各四题。四书主要考朱熹注释的四书《集注》。树德因为准备充分,按照教书先生说的把《四书五经》吃深吃透,感觉还不错。第二场考试是官场应用文,内容是上下往来的公文,主要考论一道,判五道,诏、表、诰各一道,都是根据案例来撰写司法判文,这一场考试下来,树德感觉自己的知识面不够,应答感到有点吃力,有没有答对吃不准。
  通过这第二场考试,让树德对法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觉得法学是一门深不可测的学问,值得去挖掘去研究。第三场考试是策问,考经史时务策五道,主要考考生对当前涉及国计民生问题给出对策和办法。这场考试让树德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回答对,感觉这几年死读书,很少关心国家大事,只知道埋头读书,这让树德明白了一件事,不光识字读书,还要有自己的思想,要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离发榜的日子还有好多天,树德感觉度日如年,一直在不安中。他希望自己能考上,也害怕自己落榜,族长告诉树德这次考试叫小试,也就是童子试,只有考试合格了才有成为秀才的可能。考秀才还要通过岁试、科试,才有资格参加乡试,科试在乡试之前举行,也可以说是乡试的预考。通过科试的秀才被允许参加乡试。如果科试没有通过叫“落海”,落海者尚有一次补考的机会,称为“考遗才”如果考试再通不过只能是童生了,这辈子与秀才无缘了,科考就是这么残酷,只有成为秀才才有可能一次次参加科举考试,直到考取功名为止。
  发榜日子到了,树德与其他考生一起到县城看发榜名单,听说弟弟考试今天发榜,二个姐姐都来到闽县县城,他们一起来到榜单前,一行行名字看下去。当看到“程树德”名字时,树德停留了几秒钟:“姐姐我考上童生了”树德与二个姐高兴地相拥在一起,那兴奋之情言衷于表。“树德你读书有什么困难跟姐说。”大姐关切地对弟弟说。
  “姐姐我想多找书读,闽县这里已找不到可以读的书了。”
  “好,姐姐一定帮你,你姐夫姐姐认识不少藏书家,我托托她看,能不能借点书来给你读”
  “那太好了,我现在需要多读书,打好基础,等待下次秀才考试”
  “好!姐姐支持你,缺银子花告诉姐姐。”这时二姐从身边包袱拿出一件长衫和一双布鞋,“弟弟,想穿什么跟姐姐说,这都是姐姐自己织得布,自己做的鞋。虽然你姐夫也穷,决不会让弟弟你挨冻。”听到这里树德眼睛湿润了,有两个姐姐陪在身边夫复何求?树德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秀才,不辜负二个姐姐的厚爱。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