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248章 大舅的消息

第248章 大舅的消息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2-25 22:00:29      字数:5040

  刚来到的亲戚蜂拥而至进了小米的房间,女人们向小米说了几句寒暄的话之后,就纷纷向小路生塞上十块八块的见面礼。其中一个小米也认不明白的女人掏出一个红包儿,说是这是在外面学来的,把给小路生的见面礼包在红包里,这样显得喜庆。这个红包让房间里所有的女人一下子涨了见识,以往还真没见过谁把给孩子的见面礼包在红包里,以往给孩子的见面礼都是直接给钱,不管多少,没有谁拿红包包着裹着的,今儿算是开眼界了。细想起来,又觉得这红包不光表示了与孩子第一次见面的心情,同时也真的要比直接给钱要喜庆多了。马上就有女人说以后再有谁家满月酒,给孩子的见面礼就这样包个红包,这样给东家也增添了喜庆。这个说法马上得到了很多女人的认同,纷纷点这头说这个说法有道理,以后就定个这样的规矩。
  尽管小米推让着说小路生眼下还不会花钱,但这些女人说给孩子的见面礼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不能因为孩子眼下不会花钱就拒了前来贺喜的人们的心情。有了这样的说道儿,小米似乎也没有理由去破坏规矩,任凭这些女人给小路生一份见面礼,但她还是用心看着哪个女人给了多少,这样就可以记在心里,然后等玉米得闲了,让玉米帮着记在一个本本上,以后这些亲戚中间谁家有满月酒了,这个家好去还人家这份心情。
  给过小路生见面礼的女人陆续离开了小米的房间,很快整个房间里显得不再像刚才那样热闹了。
  望春娘和小米邻居家的婶子瞅着这些离开小米房间的亲戚,然后互相瞅了瞅,然后瞅着小米,望春娘说:“这么多的亲戚,单是这送来的礼品筐就得收拾些时辰。”
  “那就劳烦两位婶子了,收拾这些礼品筐时都一样,少留下点儿礼品,咱们回的熟鸡蛋要每个筐里都一样,不能弄错了,省得落人闲话。”小米看着猫春娘和邻居家的婶子,“咱们今儿这个喜庆也不指望留下前来吃酒席的亲戚多少礼品,亲戚们能来吃这顿满月酒就让咱们心里已经觉得很高兴了。”
  “这个放心了,错不了。”猫春娘马上回着小米的话说,“其实吧,这些亲戚过来吃这顿满月酒也是实诚的心情。”
  “亲戚的心情是亲戚的心情,咱们是咱们的心情。”小米向猫春娘说,“亲戚们的心情咱心里领了,咱们也得有心情对过来的亲戚。”
  “这话没错,亲戚们间的心情也是有来有往的。”小米邻居家的婶子向小米点头说,“亲戚间的心情有来有往,才会亲戚间走动得长远。亲戚间单是靠一边儿的心情,这亲戚间就没法儿走动了。”
  “不光是亲戚间,邻居老少爷们儿间也是这样。”小米向邻居家的婶子笑了笑。
  小米邻居家婶子向小米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去帮小米收拾亲戚们送来的礼品筐。
  猫春娘见小米邻居家的婶子过去了,随着小米邻居家婶子去了摆放礼品筐的那个房间。
  小米见猫春娘和邻居家婶子去了,回头向谷子说:“今儿咋的没让春梅嫂子也过来啊?”
  “本来打算今儿春梅嫂子也过来呢,来之前不知道咋的牛牛忽然有点儿发烧了,春梅嫂子就带着牛牛去半里湾儿找张老先生了。”谷子说。
  “牛牛发烧了?烧得厉害吗?是不是冻着了?”小米马上追着谷子问。
  “不是多厉害,春梅嫂子带牛牛很小心的,冻着倒不会。再说了,眼下的天气也不算冷,有人说可能是出疹子,到底是不是出疹子还不知道,春梅嫂子不让告诉你,说怕你会操心着急。”谷子看着小米说。
  “出疹子?”小米心里一个咯噔,听老人说每个孩子都会出疹子的,就怕这中间给耽搁了,那就会给孩子带来大麻烦,有的会耽搁得孩子没了,有的会耽搁得孩子一辈子身上都留下来毛病的,很多脸麻得像斗底似的人多是因为小时候出疹子给耽搁了,在脸上就留下了密密麻麻的麻子,孩子出疹子千万耽搁不得啊!
  “有人说可能是出疹子,是不是出疹子还不清楚,要等春梅嫂子从半里湾儿张老先生那里回来才能知道。”谷子见小米真的着急了,马上说。
  “午晌饭过后你赶紧先回去看看,牛牛到底是不是出疹子,万一是出疹子就过来说一句话,咋的不能耽搁牛牛。”小米盯着谷子安置说,“等会儿吃饭的时候你也别上桌了,让大厨给你烩一碗先吃,吃过就赶紧回去,看看牛牛到底是啥原因发的烧。再说了,春梅嫂子一个人带着牛牛,就算有啥事儿她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谷子向小米点了点头说:“要不,我马上就回?”
  “吃过再回,我这就让人招呼大厨给你准备烩一碗。”小米向谷子说完,就招呼着让人通知了灶棚子下面的大厨。
  “姐,万一牛牛真的是出疹子,那该咋的啊?”谷子见小米这样着急,盯着小米问。
  “出疹子也不是啥子大事儿,就怕大意了给耽搁成大事儿了。你回去跟春梅嫂子说,万一牛牛真的是出疹子,就依着张老先生的安排调理。我还模模糊糊地记得当年麦子小时候出疹子,当时爹还在,爹给请了先生,先生说先把疹子逼出来就好治了。”
  “咋逼啊?”谷子看着小米问。
  “好像先生说是先用啥子药逼着麦子发烧出汗,这烧一发汗一出,身子里的疹子毒气就给随着出汗出来了一大半,留在身子里的毒气稍微用点儿药就给解了。”小米琢磨着向谷子说,“上次好像挺张老先生也说过,孩子出疹子发烧,千万不能给孩子先退烧,不然就会把毒气全憋在孩子身子骨里了,再治就不好治了。你回去之后一定要安排春梅嫂子,万一牛牛真的是出疹子,就一定要依着张老先生的安排,千万不能因为心疼牛牛就把张老先生的安排放到一边儿去了。”
  谷子听了小米的话,重重地向小米点了点头,说:“姐,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你千万不能因为这事儿揪心着急呀,听人说月子里的人不能揪心着急,万一揪心着急了,容易回奶,奶回了,小孩子就没奶吃了。”
  小米看着谷子,点了点头说:“这个我知道。”
  谷子脸上轻快地笑了笑。
  院子里的亲戚们在很热闹地唠扯些家长里短,相互间传说着彼此间不知晓或者已经知晓但仍旧觉得稀奇的陈年旧事,更或者是因为来喝满月酒的亲戚多为女人的缘故,这些家长里短和陈年旧事多半是有关于女人间的事情。或许女人间的事情原本就很神秘,这些家长里短和陈年旧事被这些女人们高一声低一声地传说得很有不愿示人的味道。或许女人间这样的传说有着非常有人的魅力,原本很平常和普通的事情经女人间这样的传说,事情的本身也就多了一份神秘感,多了一份稀奇感,就会让这件事情以很神秘而又神速的方式传播开来,并且在这样的传播中芝麻会变成西瓜,小羊羔会变成一头壮硕的牛,原本只有一点儿私心的人也会在这样的传说中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就在院子里的女人们这样七七八八地说着些家长里短和陈年旧事儿时,院子里忽然有人嚷着说小米大舅来了。
  屋里的小米听见院子里有人嚷着说大舅来了,马上就心里一个高兴的扑腾,两眼竟一下子热起来了,并且两个眼眶子里马上有眼泪要掉下来了。她慌忙抬手用衣袖擦了擦两眼,转头向谷子笑着说:“快,快去院子里迎一迎大舅!”
  谷子慌忙向小米点着头,嘴里应着小米的话,把怀里的小路生交给小米,转身就出了门。
  随着小米大舅进了院子的还有麦子,麦子倒没有太多的讲究,就径直奔着小米的房间跑过来了,刚好与出门的谷子撞了了迎面。她向谷子喊了一声“二姐”,步子也没停就进了屋。
  牛二筢子见小米的大舅来了,满脸笑着跟小米的大舅打招呼说了些客套的话。
  小米大舅应了牛二筢子之后,向整个院子里看了看,与黄庄子相熟的人打了招呼,就把手里的洋车子找个不碍事儿的地方一扎,开始收拾着把带过来的东西从洋车子上往下卸。
  牛二筢子在旁边帮衬着接过小米大舅卸下来的东西,嘴里还不停地抱怨似的说:“带这么多东西干啥啊,这个家也不短吃喝。”
  小米大舅没有回应牛二筢子的话。
  牛二筢子见小米大舅没有回应自己的寒暄,心里又是一个咯噔,上次在黄庄子那一出儿让自己心里提溜着老半天才落了地儿,今儿该不会是他又有啥子又要让自己心里提溜起来的吧。他笑着瞅着小米大舅,心里却扑扑腾腾地敲起小鼓儿来。
  小米的大舅收拾完洋车子上的东西之后,抬头看了一眼牛二筢子,然后拎着手里的东西进了屋。
  牛二筢子也拎着东西跟着小米大舅进了屋。
  “大舅!”小米迎着大舅喊了一声。
  “……”小米大舅张了张嘴,想对小米说啥子,但还是没能说出来。
  “快,让你大舅坐下来歇会儿。”牛二筢子放下手里的东西,慌忙着从小米大舅手里接过小米大舅手里的东西,向小米说,“这大老远的路,又驼了这么些东西,这一路上肯定很累,让你大舅坐下来喘口气儿,顺便你跟你大舅好好说说家常话儿,这也有些日子没见到你大舅了,心里也该想你大舅了。你跟你大舅好好唠扯唠扯,我这出去招呼来的亲戚。”说完,他逃跑似的出去了。
  小米大舅说不出心里啥子滋味儿的眼神瞅着牛二筢子离去的后脊梁影子,回头看了看小米和小米怀里的孩子,很心疼地叹了一口气说:“你跟孩子还好吧。”
  “好,好着呢!”小米硬着嗓子回了大舅。
  “好就好。”小米大舅也不知道该向小米说啥子了,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眼下成了孩子的妈妈,都是因为那个家的紧蹙啊!这人世间的事儿真的是一言难尽,换在别的家庭,小米,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正在学校里念书识字儿,而小米这个年龄为了那个家,为了豆子,眼下却做了孩子的妈妈,这事儿谁能说得清是因为啥啊!
  旁边的麦子瞅着小米怀里的小路生,一脸高兴地逗着小路生让小路生喊她“小姨”。
  小米大舅看着麦子这样高兴,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了。他很清楚,尽管麦子心里很清楚这些年小米为了他们姊妹几个付出了怎样的血汗,承受了怎样的委屈,但麦子心里此时一定不会意识到小米还是一个孩子。在麦子的心里,小米就是他们姊妹几个的天,就是他们姊妹几个的靠山,就是一个可以承担所有的成年人,她完全不会意识到小米和她一样还这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从生理角度上来说,小米还是一个处在发育成长的年龄阶段,在法律上也是一个未成年的弱者,但是,小米却承担了一个成年人才能承担的一切。
  “麦子,给大舅倒杯茶。”小米也看着大舅的脸色,心里很清楚这是大舅心疼自己,她不知道该咋的去安慰大舅,回头看了一眼麦子,吩咐麦子说。
  麦子听了小米的安排,就出去给大舅倒水了。
  小米大舅瞅了瞅,没说啥子,从口袋里掏了二百块钱塞给了小路生,说这是给小路生的见面礼,然后说:“日子已经是眼下的情况了,以后能有好日子过着就成。眼下孩子有了,黄庄子那边有豆子和春梅操心着,再加上谷子,你就不用太多顾及黄庄子那边他们姊妹几个的日子了,在这个卧牛岗子,把自己照顾好,把孩子照顾好,大舅我也就放心了。”
  小米向大舅点着头,眼眶里湿湿的。
  小米大舅叹了一声,然后很无奈地笑着说:“事已如此,别的啥也别想了,好好守着孩子和日子,别日子过得让人笑话就成。”
  小米听着大舅的话,点着头向大舅答应着。
  “好了,以后用心把你这边的日子过好了就成。”小米大舅见小米这样,这才很觉得安慰地向小米笑着说,“今儿是个大喜的日子,把眼泪擦一擦,别让人瞅见了,那多难为情。再说了,在人们心里,你小米不是会掉眼泪的人。”
  小米向大舅点了点头,抬起一只手擦了擦眼泪,说:“大舅,你就放心吧,我小米的日子不会过得差。”
  小米大舅向小米点了点头说:“这个,大舅相信。今儿再跟你说件事儿,也算是一件喜事儿了,麦子的户口已经落在我的名下了,往后麦子也是非农业户口了,就是有件事儿没有及时跟你商量,往后麦子要改姓陈。”
  小米听了大舅的话,一时间没有说话。
  “我是这样想的,以后麦子读书能读出来,眼下城市户口或者是农业户口都无所谓,反正到时都一样能薪水。但是,万一到时麦子读书读不出来,考不上大学,那时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就有着天大的差别了。”小米大舅瞅着小米说,“到时候要是农村户口,城镇招工啥的就没有机会了。”
  小米瞅着大舅,说:“大舅,你不会害我们姊妹几个。再说了,你比我们姊妹几个有见识,你咋的为麦子安排我们姊妹几个都听你的。再说了,当初你回来看我们姊妹几个时,知道你这些年的情况之后,当时我也有心让麦子就留在你的身边,只是当时怕麦子留在你身边会拖累了你。眼下你把麦子的户口给弄到你名下了,该姓陈也没有啥,咋的我们姊妹几个的身上都有一半姓陈的血脉。”
  “说真的,学校知道我情况之后,校领导为麦子的户口也没少帮忙,要是可能的话,我恨不得把你们姊妹几个的户口都迁到城里去,只可惜校领导就给活动了一个名额。一个名额我就自己做主给麦子了,你们姊妹几个也别有啥子意见。”小米大舅听了小米的话,看着小米说,“这事儿我还没告诉麦子。”
  “这事儿别告诉她,先瞒住她,省得她知道自己是城市户口,长大后可以吃皇粮拿俸禄了,就不上进念书识字儿了。至于说要改姓陈,你就说是我说的要她随着你的姓。”小米接过大舅的话说,“这事儿能瞒她多久就瞒她多久,除非她念书识字儿出息了,那个时候再告诉她,到时候总归是她出息了,这事儿对她也没啥子要紧的了。要不等会儿我跟麦子说,把她的学名改成陈麦子,我琢磨着我跟她说她不会有啥子怀疑。”
  小米大舅听了小米的话,琢磨了一下,向小米点了头。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