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245章 老芫荽

第245章 老芫荽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2-22 23:22:05      字数:5096

  小米头上扎着头巾,抱着儿子路生在床前不停地晃着,同时瞅着怀里的儿子不停地逗着,那份为人母亲的喜悦洋溢在她的脸上。
  牛二筢子进屋见小米没有在床上躺着养身体,而是在床前来回晃着逗哄着怀里的孩子,马上不高兴似的怪罪起小米来:“你这孩子咋的能这个时候下地儿来回晃啊,得小心着先把身子养着。”
  “爹,没事儿的,你这孙子不让我躺着,我一躺着他就想哭,这样一晃,他就乖了。”小米抬头看着进了屋的牛二筢子,笑着说。
  “你这是太心疼小路生了,当你娘有小路生他爹的时候,让路生他爹床上睡了十来个月才抱起来。”牛二筢子的语气里仍有那种心疼的怪罪,“你现在把小路生抱起来就再也放不到床上了,你一放,他就会哭闹。”
  “爹,这个时候跟那个时候不能比,那个时候人们为了挣工分儿,没有谁会整个心思都在孩子的身上,我们黄庄子有个外号叫偏头的,就是小时候在床上睡了一年多,头都给睡偏了,半个后脑勺都跟用木匠师傅的刨子推了一样,扁平扁平的。眼下不用挣工分儿了,咱们家这几个大人能会让小路生睡着?我看出来了,就算我不把小路生抱起来,你也不会让小路生睡着。”小米向牛二筢子一笑,然后低头哄着怀里的孩子说,“你说是不是,小路生,你爷爷心疼小路生,能会让你小路生睡着吗?”
  “你这孩子呀,咋的让我说你好呢?你上床躺着养身子,小路生给我来抱。”说着,牛二筢子伸出两手就从小米的怀里接过孙子抱在怀了,然后就开始晃着身子哄逗着怀里的孙子,“小路生,爷爷抱着舒坦不?”
  “爹,我说的没错吧。”小米把孩子交到牛二筢子的怀里之后,瞅着牛二筢子哄逗怀里的孩子,笑着向牛二筢子说,“小路生有他爷爷,就算我让他睡着,你也不会让他向他爹一样在床上睡十来个月。”
  牛二筢子给小米说的有些难为情地一笑,他瞅着怀里的孩子说:“咱咋的能让小路生在床上睡着呢?你说是吧,小路生。咱们家眼下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咋的也不能让小路生睡着,你说是吧,小路生。”
  小米瞅着牛二筢子很得意地逗着怀里的孩子,心里自然也很高兴,她琢磨了一阵儿说:“爹,这事儿这两天我都在琢磨,不管小路生他爹在外面咋的了,也不管他是不是忘了这个家,他眼下当爹了,咱应该给他通个信儿,把他当爹的消息告诉他。”
  牛二筢子给小米的话弄了个愣怔,他抬起头看着小米,一时不知道该咋的回小米的话了。
  “小路生他爹年后走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不是怀了小路生,眼下小路生也落地儿了,他这一走就是大长的一年,这中间也没个只言片语捎回来,说实话,我心里也生他的气。生气归生气,小路生是他的儿子,咱要做得让他以后没有啥子话说,咱想法儿把他当爹的信儿捎给他,得了这个信儿,他愿意咋的就咋的,反正咱是做到情分了。也有这个情分也好,没有这个情分也好,都随他。”小米转过脸看着窗子说,“他要是有这个情分呢,这个时候回来一趟也好,捎个信儿也好,总归是他心里还惦记着这个家。要是他没这个情分呢,不是我小米说绝情的话,以后咱就守着小路生往前奔日子,他在外面想咋的就咋的,咱也不指望他了,有他没他咱都是一样过日子。”
  牛二筢子怔怔地看着小米。
  “爹,不是我小米计较他咋的,你想一想,有谁像他这样一走就没个信儿,咱不指望他在外面能挣个级七级八的,就算他在外面很忙,这年把时间了,总能抽出点儿时间给家里写封信吧。咱别的不比,就拿我豆子哥来说,我豆子哥没啥子文化,隔个十天半月的还会给我春梅姐写封信呢。我叫他望春,是我不够妇道,在家我能为他守妇道尽妇道,他呢?他这样够一个男人的夫道吗?”小米依旧瞅着窗子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反正我觉得自打进了这个家之后,没有亏心这个家,没有亏心他望春。”
  “你是个好儿媳!”牛二筢子接过小米的话说,“望春眼下这个样子,怪就怪我没有调教好他。说真的,这年把时间我打心里觉得对不住你,害得你跟别人家的儿媳妇不一样。”
  “爹,这事儿你别往你身上揽,他望春毕竟不是十岁八岁的孩子,眼看就是三十岁的人了,他啥事儿不懂?他啥事儿想不到?”小米马上回过头来看着牛二筢子,“还拿我豆子哥来说,我爹死的早,我娘也不在我们姊妹几个跟前,打自小也没有人调教我们姊妹几个,我豆子哥眼下能十天半月往家里写封信,不管信上写几句话,那都是我豆子哥心里有那个家,心里有我春梅姐。啥事儿你也不用替他望春说话,老话说,没吃过猪肉也还见过猪跑?他在外面不可能一个人在漫地寥野里身旁没有其他人,身旁有其他人,看看人家是咋的心里挂念着家,看看人家是咋的时常给家里写封信捎个平安,他学也学会了。我不知道在我进这个家之前的那些年他是咋的一个情况,是不是经常给家里写信儿,是不是经常问问家里的情况,那是以前的事儿,跟我没多大的牵扯。但是,自打我进了这个家成了他的媳妇儿,他在外面咋的一个情况就跟我有牵扯,既然他不愿意给这个家捎信儿,那就是他根本就没把这个家放在心上,也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牛二筢子听着小米心里的委屈,真的恨不得马上把望春揪过来扇上几个大嘴巴子,然后让望春好好向小米赔不是。可是,就算自己的手很长,眼下往哪儿去揪他望春啊!
  “爹,你不要觉得咋的,他是他,爹是爹,爹对我小米咋样,我小米心里也不傻,包括娘活着的时候,这辈子我小米能碰上这么好的公公婆婆,是我小米上辈子积了大德。”小米看着牛二筢子说,“就算是他这辈子给家里每个音信儿,就算是他这辈子不回这个家,爹放心了,你跟前有小米这个儿媳妇儿,咱们的日子一准不会比别人家差。”
  “你也别心里太堵腾,眼下咱们有小路生了,咋的先把小路生照顾得安生了。这两天我想法儿打听他望春的消息,看能不能打听到他的地点,打听到了我就给他发个电报。”牛二筢子心里很亏欠似的看着小米,“电报上我也得好好说道说道他,让他长点儿心。”
  “爹,就是打听到他的音信儿,你也不用说道他,告诉他眼下他当爹了就成。”小米听牛二筢子这么说,马上接过牛二筢子的话,“他要是没心,你说道再多都没用。”
  “望春这孩子啊!”牛二筢子听了小米的话,埋怨着叹了一口气。
  “爹,我说句不该说的话,老话说,有啥样的老的就有啥样的少的,爹,你也不是这样的人啊,咋的望春就这样了呢?”小米看着牛二筢子说,“我担心小路生以后别仿了他爹,要是那样的话,我那可就让人操碎心了。”
  “咱们家就出了一个望春,你看望夏、望秋,还有你春梅姐,哪一个像他望春这样?哪一个不比他望春懂事儿?望春这孩子是这些年一个人在外没了个约束,心里少了调教。”牛二筢子听小米这么一说,马上接过小米的话说,“望春这孩子是这些年在外面跑得心里放纵了,不考虑家里人在为他操心挂念。这孩子啊,真得好好调教调教了。”
  小米没有去接牛二筢子的话。
  “当初让望春去学开车,你娘还不答应,我是好说歹说说通了你娘的心思,谁知道眼下望春会是这个样子。要是知道他望春变成眼下的样子,当初真的不该让他学开车。这开车学会了,一脚油门就是满世界跑,人心也就满世界跑了。”牛二筢小见小米没有接自己的话,看着小米说,“要是当时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咋的我也不能让他学开车!”
  “爹,你也别太埋怨自己,当初你让他学开车也是想让他有个吃饭的手艺,这也不能怪你啥子,怪只能他没把这个家放在心里去。”小米见牛二筢子很为望春眼下的做法觉得亏欠得慌,马上说,“刚才我就说了,他现在是成年人,不是小孩子了,啥事儿他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儿,你也不可能为他的事儿担上一辈子。”
  牛二筢子看了看小米,回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小路生,说不上心里是啥子滋味儿地一笑。
  小米回头瞅着牛二筢子,说:“这两天还是想法儿打听打听他的地点吧,打听到了就给他去个信儿,打听不到也不能怪罪咱们没想着把这信儿告诉他。”
  牛二筢子抬头看着小米,一点头回应了一声:“这两天我想法儿打听。”
  “打听到打听不到你都别太放在心上去,他没心想着这个家,你就是把整个心思都放在他的身上,也换不回来他的心思。”小米说,“这两天咱们还得琢磨满月酒的事儿,定在啥日子、都是要告诉哪些亲戚、邻居,这两天咱都得琢磨落实了。不管咋说,小路生是咱们老牛家添的第一个根儿,这事儿我琢磨着得张罗张罗,至于咋的张罗法儿,就看爹的心思了。爹要是想排场张罗就排场张罗,要是想着有几家亲戚、邻居一起喝个满月酒,就几家亲戚、邻居的打算操办。我说这个不是要让爹咋的,我的意思就是让爹拿主意。不管爹是啥主意,我都没啥子说道儿,毕竟咱们一家人以后还要过日子。再说了,望秋的事儿也要不了多少日子了,咱得可着自己的劲儿去打算,不能打肿脸充胖子。”
  “小路生的满月酒肯定得像模像样地排场操办,这是咱们老牛家的第一场满月酒,不排排场场地操办,不光会落得老少爷们儿们说闲话,最主要的是小路生是咱老牛家的第一条根儿,不像模像样地排场操办,老祖宗都会觉得没有脸面。”牛二筢子马上接过小米的话说,“这是咱们老牛家的一场大事儿,不管咋的,都要像模像样地操办操办,到时候我还打算请两班子喇叭队,把这场事儿吹得更喜庆。”
  “爹,这事儿都随你的意思,你想咋办就咋办,不过还是那句话,咱得寻思着咱们这个家的能为,眼看着望秋的事儿就要到眼前了,那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我知道有了小路生你心里高兴,高兴总归是高兴,你还得考虑着接下来望秋的婚事儿。”小米看着牛二筢子,提醒着说,“望秋的亲事儿是一笔大开销,虽说望秋的房子可以年后春上盖,就这亲事儿前前后后操办也得几千块钱吧,今年这一年咱们这个家事儿一件接着一件,再殷实的家底儿也禁不住这样事儿连着事儿,小路生这场满月酒我的意思不用太铺张。”
  “排场还是得排场的,就算再排场,满月酒也花不了多少钱。”牛二筢子笑了笑,然后低头继续哄逗着怀里的小路生说,“到时候请两班子喇叭手也就是千把块钱,千把块钱能跟俺小路生比吗?比不了,啥也比不了俺的小路生金贵。”
  “只要爹心里有把握,事儿就随着爹的心思。”小米见牛二筢子高兴,也就不好在说啥子,她瞅着牛二筢子满心喜欢地逗着小路生,心里也觉得十分地欢喜。
  癞豆娘在院子里收拾好那几条鲫鱼之后,就不声不响地进了灶房,开始按着传下来的方法为小米炖鲫鱼汤。她先是把鲫鱼用食油稍稍煎了一下,然后放进热水慢慢炖,至于佐料,那是很讲究的事情,能放啥子佐料,不能放啥子佐料,这对月子里的女人来说很不能有半点的粗心,有些佐料放进去所说可以让鲫鱼汤很鲜,但会寡奶水,所以,这样的佐料一点儿都不能放。对月子里的女人来说,芫荽这东西是个好东西,不仅可以让月子里的女人的饭菜可口,还能催奶水,熬汤,最好用隔年的老芫荽,出味儿出汤不说,催奶的功夫要比当年的新鲜芫荽要好很多。想到这儿,她马上招呼了一声牛二筢子,问牛二筢子家里又没有去年的老芫荽棵子。
  牛二筢子听到癞豆娘的招呼,马上把怀里的小路生交给小米就出了门,直奔着灶房就奔了过去。
  癞豆娘见牛二筢子进了灶房,马上就向牛二筢子说了自己招呼牛二筢子的意思。
  “去年的芫荽没有,倒是今年春后芫荽结籽儿后留了两棵。”牛二筢子听了癞豆娘的意思,马上回着癞豆娘的话说,“去年夏天种了两畦子芫荽,到今年春后还没吃完,留下来小半畦子结籽儿,籽儿熟了之后把籽儿收了,芫荽棵子大都给烧火了,好在当时说芫荽棵子能发汗,就留下来几棵给晾在房檐下了,说是谁要是有个伤风头疼的能用芫荽棵子熬水喝。虽说我也知道老芫荽棵子能催奶,可当时也没想到自家能用得上。”
  “你们家有就不用我回去找了,癞豆他爷喜欢收拾这些东西,他说平日里这些东西瞅着不经眼,到用着的时候到处找就麻烦了,我们家房檐下吊一捆儿老芫荽棵子呢。”癞豆娘听牛二筢子说有芫荽棵子,笑了笑说,“你就去房檐下够点儿过来,我把它给洗洗放到鲫鱼汤里去慢慢熬。”
  牛二筢子依着癞豆娘的话去院子里找芫荽棵子了。
  癞豆娘瞅着牛二筢子去了院子里,回头向炉子上的鲫鱼汤瞅了瞅。
  牛二筢子来到院子里,抬头向屋檐下瞅了老半天,也没发现他收拾上去的芫荽棵子,不由得皱起眉头抬手挠了挠头,心里琢磨着自己吊上去的芫荽棵子去哪儿了。但是,他琢磨了老半天,也想不起自己吊在屋檐下的那两棵芫荽棵子咋的就不见了,这让他心里有些犯迷糊了,明明自己亲手把那两棵老芫荽棵子吊在屋檐下的,这中间也没有哪位家人动过它,咋的就不见了呢?
  癞豆娘在灶房里等了很久,也不见牛二筢子拿芫荽棵子进来,心里不觉得有些着急了,这个时候再不把芫荽棵子放到鱼汤里去,怕是就很难熬出老芫荽棵子的劲头儿来。她向院子里瞅了瞅牛二筢子,见牛二筢子在抬头瞅着屋檐下犯癔症,不由得她就向牛二筢子招呼一声。
  牛二筢子听到癞豆娘的招呼,马上睡醒了一样回着癞豆娘的话进了灶房。
  癞豆娘见牛二筢子并没有拿来老芫荽棵子,弯腰把炉门儿关上了,然后让牛二筢子守着炉子,自己就出了灶房回家去找老芫荽了。
  牛二筢子见癞豆娘出了灶房,守着炉子他心里还在琢磨自己曾经亲手吊在屋檐下的那两棵老芫荽。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