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233章 男孩子就得猴淘

第233章 男孩子就得猴淘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2-15 09:48:16      字数:4999

  小米的这句话让身旁的这些亲戚不由得点头称是,小米这个表叔的事情亲戚间也有传闻,虽说人们不愿意相信小米这个表叔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老话说了,无风不起浪,透不出一丝风来河面上就不会有浪。不管是谁,也不管做事儿多么小心,总归还是会有让人看出马脚儿的地方。通常人们总会把对这样的人的怨恨迁怒与跟他的家人,可今儿小米能做到这个份上,那也是小米的心够大啊!
  有人把孩子抱进了屋。
  小米满院子看了看,然后笑着招呼说:“今儿都来喝这杯满月酒,我们姊妹几个心里高兴着呢,今儿虽说酒菜准备的不多,但够大伙儿可着劲儿吃喝的,咱们大人能喝酒的亲戚就多喝几盅子,不能喝酒的就多吃几口菜。咱们说好了,不能再让小孩子喝酒了。小孩子肠肚子嫩着呢,经不起酒折腾。”
  “这儿没事儿啦,今儿亲戚多,你忙着去招呼别的事儿去吧。”有人这样应着让小米。
  “今儿来的都不是至亲的亲戚,大家都别客气作假,一定要吃好喝好!”小米回着这样的应答笑着向院子里的客人招呼着说,“大家也都放心吃喝,别担心今儿会吃掉了底儿,今儿酒菜都准备得多,不怕大家可着劲儿吃喝。”
  “都不会客气作假的!”有人嘴里嚼着猪头肉含糊地回应着小米。
  “都不客气作假就好!”小米应着就去了灶棚子。
  灶棚子里的大厨正忙着分菜,抬头看了一眼小米,说:“这是第三次来给你们家做席面了,说实话,我做席面这么多年了,除了你们家,我还真没见过第二家这么舍得的。给他们做席面我都犯愁,准备的菜少来的客人多,分菜都犯难,分得多了吧不够分,少了吧盘子里没菜。给你们家做席面不担心这个,就担心自己的手艺合不了客人的口味儿。”
  “我们姊妹几个也是穷大方。”小米一笑回着大厨的话说,“话又说回来了,从外面姊妹几个心里来讲这是大喜事儿,喜事儿就得办得像个喜事儿的样子,我们姊妹几个不会像别的人家那样心里抠算着去办席面,只要真的能喜庆就好。再说了,日子是干出来的,再咋的抠算不干也不成。从来的亲戚那儿来说,人家都是备着东西高高兴兴地来的,来了吃不好喝不好,人家心里也不舒坦啊,换上咱们去人家赴席面也是一样。”
  “我就说你们姊妹几个实诚。”大厨分好一道菜,转身开始忙活下一道菜,“每次我从你们家回去都跟同行说道你们家的席面,同行听了也都说少见。上次席面我从你们家回去之后,有个同行听说之后说你们家要是再有席面找我,他要跟我一道过来见识见识,这次是满月酒席面,灶上要不了多少人手儿,我也就没有带他过来。说实话,现在我的几个同行去给人家做席面,要是碰上抠手儿的人家,同行就会让东家打听打听你们姊妹几个咋的准备的席面。老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东家没有那么多的准备,就算是手艺再好,那也不能割自己身上的肉往盘子碗里装啊。”
  小米听着大厨的话不禁又是一笑,说:“可能啊各家有各家的难为,有些人有心却没有那份力,这样难怪了。”
  “啥难为啊?再难为能有你们姊妹几个难为?他们就是抠手儿!”大厨不同意小米的说法儿,“他们准备席面就会算计,能少准备点儿就少准备点儿。他们少准备点儿灶上就多难为一点,还要给东家装脸面,还不能因为东家准备得不足而坏了手艺。”
  “也是啊,师傅手艺再好碰上算计的人家也犯难为。”小米应着大厨的话说,“今儿师傅就费心了,就院子里的这么多亲戚棚子里这么多菜,师傅你看着安排就成了。”
  “这么多菜再有两桌也够用。”大厨头也没抬,很有把握地回了小米的话。
  “这么多菜这么多亲戚,师傅看着安排别让菜剩下。”小米听大厨说准备的菜还可以够多应承两桌人吃,马上笑着安排大厨说,“师傅别心疼,咱有粉得擦到脸上。”
  “放心吧,有这么多菜,一准把这个席面办得体体面面的让这些亲戚没有话说。”大厨马上就回了小米的话。
  “麻烦师傅别忘了给刚才喝多了酒的那个孩子拣最好吃的留一份,等他酒醒过来别没的吃落闲话。”小米提醒着大厨说,“刚才就粗心了让这孩子多喝了酒,再咋咱也不能再粗心让这孩子没的吃。”
  “一个孩子,我这手下有数儿,你就只管放心好了。”大厨回了小米。
  “放心,当然放心!”小米笑着说,“师傅掌勺儿我们姊妹几个都放心着呢。”
  “那你就先忙活着满院子看看还有哪些没有安排周到,虽说你是嫁出去的闺女了,这个家很多时候还得你支应,大灶上你就只管放心好了,今儿保准让这个满月酒席面在三乡五邻间还拔头彩。”大厨忙活着手里的锅碗瓢勺,回头回了小米的话。
  小米听了大厨的回话,马上走出灶棚子向整个院子里来回看了看,院子里七、八桌上的亲戚都在忙活着,会喝酒的在喝酒吃菜,不会喝酒的在拼了命似的鼓动着腮帮子咔哧咔哧地嚼着嘴里的菜。看到这些她心里很满意,做席面就是给亲戚们吃喝的,不是摆在那里让亲戚们看的,亲戚们能吃得香喝得滋润,这席面做得也就随心了。
  “小米,你进来。”这个时候小米二姑站在房屋门口喊着小米向小米招了招手。
  小米回头见是二姑招呼,马上走过来,有些怪罪地向二姑说:“咋的,二姑你没坐到桌子上吃席?我不是让二姑你坐着吃席吗?这些年难得我们姊妹几个能这样招待二姑你呀!”
  “傻闺女,跟你二姑说这话就是把你二姑当成外道的亲戚了。啥招待不招待的,都是这个黄家的人,哪有招待这么一说?回娘家,娘家有客就得跟着忙乎招待客人,在娘家还像其他亲戚那样等着招待,那还是回娘家吗?虽说你爷爷奶奶都不在了,你爹也不在了,可你二姑还有你们姊妹几个侄儿侄女儿,这儿还是你二姑地地道道的娘家。”小米二姑听了小米的话,马上不高兴似的说,“以后别跟二姑说这些外道的话,要不,二姑就生气了。”
  小米听了二姑的话,马上笑着向二姑说:“二姑不生气,我们姊妹几个跟你亲生的孩子有啥区别啊,二姑你哪能生气呢!今儿我是心情想让二姑你坐到桌子上在这个家像模像样地吃顿饭呢,惹得二姑你这样不高兴了啊!不坐到桌子上吃席就不坐了,待会儿桌子上的菜上齐了让大厨师傅给咱们一家人每人烩上一碗,热热闹闹地守在一起吃。”
  “这才是一家人。”听小米这么说,小米二姑一笑转过话题说,“这亲戚都在吃席了,你看马上席散了他们有的人就着急着回家了,这送来礼筐该收拾了。”
  “那就收拾吧。”小米马上说,“鸡蛋煮好了没?”
  “昨个儿晚上都煮好了,还都染好了吃红。”小米二姑瞅着小米说,“昨个儿按每家亲戚八个鸡蛋煮的,今儿没想到多来了几家亲戚。”
  “那就一个礼筐放六个。”小米听了二姑的话,马上说,“他们送过来的满月礼也不能留下太多,一个礼筐里拿出来一点儿留下来就成了。现在这个家咋的也比以前强了一些,就算日子还紧巴,吃的上还能翻过身儿来。春梅嫂子这月子里也不能吃过多的剩东西,吃太多的剩东西怕是会对奶水不好。”
  “那成,就按着你的意思收拾。”小米二姑听了小米的话马上一点头,回身进了屋子。
  小米回头又往整个院子里瞅了瞅,然后转身也进了屋。
  整个屋子里这个时候仍旧十分热闹,邻居家婶子坐在床沿上抱着牛牛,麦子和玉米围着牛牛不停地逗来逗去,春梅正忙着和二姑一起收拾那些礼筐。小米见邻居家婶子没有坐桌子吃席,马上不高兴了。
  邻居家婶子似乎觉察出了小米的不高兴,马上笑着对小米说:“别心里不高兴,咱们两家没啥子远道儿,今儿把亲戚招待满意了就成。再说了,你瞅瞅院子里,你叔不在家,我们家今儿四口人都过来了,我们家那三个不懂事儿的猴崽子都在桌子上坐着吃呢,哪儿能算我们家没有吃席?”
  “婶子啊,你要我们姊妹几个说啥子好呢?”小米马上接过邻居家婶子的话说,“这些年对我们姊妹几个没少帮衬,今儿坐到桌子上像样儿吃个席面都不愿意。”
  “你这闺女说的都是外道的话。”邻居家婶子说,“我吃这个席面能咋的,不吃又能咋的?不吃这个席面我就不是你们姊妹几个的婶子了?门靠门的邻居别说啥子帮衬不帮衬,不帮衬那还是邻居吗?是邻居就别说别的啥子外道的话,该着的!咱们是邻居,就是自家,自家还能在乎吃席不吃席?今儿婶子我能吃好就成!”
  小米听了邻居家婶子的话不由得一笑,回头向院子里瞅了瞅。
  “看见我们家那三个猴崽子了吧,本来不让他们过来呢,用绳子拴都拴不住,听说今儿这边办满月席,比兔子蹿得都快。”邻居家婶子随着小米透过窗子往院子里瞅了瞅,虽然透过窗子的视线给灶房挡住了,她还是很像一回事儿地说,“你瞅见我们家那三个猴崽子了吧,一个比一个猴,你叔不在家,我都拿他们没办法儿。”
  “男孩子还是猴点儿好。”小米也知道婶子一个人管教这三个孩子也确实有点儿难为,不过还好,婶子家的这三个孩子虽说淘了点儿,但知道好坏,不像别的孩子淘得出格儿了,婶子家的这三个孩子在外面不会猴出让婶子收不了场儿的事情来。
  “我天天都头疼着呢,只要这三个猴崽子进了家,没一刻安生的时候。你掐他一下,他拧你一下,整天比耍马戏的还热闹。屋里院子里你就别想收拾利落了,你这边收拾他们那边就给你翻腾得跟乱麻似的。”邻居家婶子接过小米的话说,“白天这样,晚上也是这样,扑扑腾腾地在床上打来打去的,比孙猴子闹天宫都能折腾。”
  “是现在他们年龄还小不懂事儿,慢慢长大了就不折腾了。”小米听了婶子的话,笑着说,“慢慢长大了,他们就会收敛了猴淘的脾气,也知道帮着你操心了,”
  “是啊,我也盼着他们快点儿长大呢,就是不知道啥时候能长大啊。”邻居家婶子叹了口气说,“小时候他们猴淘让人看着觉得心里是个滋味儿,这个时候淘得让人心烦。”
  “一会儿看不见他们三个你心里还不踏实呢。”小米瞅着邻居家婶子笑着说。
  “是呢。这三个猴崽子在跟前时心里烦着呢,不在身边吧,心里又提溜着,唯恐怕他们在外面有点儿啥事儿。”邻居家婶子叹了一口气,回头逗着怀里的孩子说,“咱家牛牛以后不能这样淘哟。”
  “牛牛估摸着不会淘,我豆子哥和我春梅嫂子人都老实,牛牛以后就是淘也淘不到哪儿去。”小米笑着说。
  “我跟你叔也都实诚啊,咋的这三个猴崽子就额外了呢?”邻居家婶子听了小米的话马上回头看着小米说,“我跟你叔都不知道这三个猴崽子仿谁了。你叔那个老实劲儿你也知道,我咋的一个人你也知道,咋的就生出了这样三个猴崽子了。”
  “淘是男孩子的天性,大多数男人都是这样,小时候都淘。”这个时候得空儿就进屋看一眼牛牛的牛二筢子笑着看了看小米邻居家婶子怀里的牛牛,接过小米邻居家婶子的话,抬手挠了挠头笑着说,“我倒想着牛牛以后能淘,男孩子小时候越淘,长大了就越有出息。咱们可以四周围瞅瞅,土地到户这几年三乡五邻开始冒尖儿的是不是都是那些小时候猴淘猴淘的那些人?打自小就老实巴交的那些人看着别人冒尖儿了,自己想冒尖儿又不知道咋的去冒尖儿。所以说,小孩子淘了是个好事儿,只要不淘出圈儿了就别管他,让他淘去。”
  牛二筢子的话让小米和小米邻居家婶子都一愣,仔细琢磨了,又都觉得牛二筢子说的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
  “等牛牛断奶了就有我带着,我可不管他的天性,愿意咋淘就咋淘。”牛二筢子笑着就又走出屋子去忙乎着为院子里的亲戚们端酒上菜。
  屋里的每个人都看得出来,牛二筢子今儿是打心眼儿里往外乐,今儿这样忙活着他心里高兴着呢。不过小米马上喊着谷子让谷子接替牛二筢子去招呼亲戚们吃喝,别人可能已经记不得牛二筢子麦上腿给伤了,但小米心里清楚,牛二筢子腿上的伤虽说是好了,可那是挫筋断骨的伤,这个时候根本还不能这样忙活,虽说他今儿心里乐意,这场下面忙活下来一准他的伤腿会让他重新卧倒在床上。万一真的他卧倒在床上了,卧牛岗子那个家一时半会儿就会麻烦多了,这麻烦倒没啥儿,自己多劳累一些就挺过去了,最主要的说他又得受罪啊。
  谷子听了小米的吩咐马上去接替了牛二筢子。
  牛二筢子似乎仍不愿意消停下来,不端盘子送菜了,又满院子跑着挨个桌子劝客人们喝酒,每一张桌子前他先自己喝上一盅子算是先干为敬,说今儿是他外孙子的满月酒,不会喝酒的客人们咋的也要喝上一盅子两盅子的,会喝酒的客人就放开量了喝个舒坦。
  小米瞅着牛二筢子这样的心情,心眼儿里真不愿意打搅了他,但他的伤腿不允许他这样跑来跑去,他的身体也不允许他这样空着肚子陪这些亲戚这样喝酒啊。她不知道该咋的能让牛二筢子今儿心里又高兴又不能伤了身子,回身她喊了春梅。
  “咋的了?”春梅来到小米身旁,看着小米问。
  “你瞅一下爹,这样折腾我怕他身子骨受不住,你找个话茬儿把他喊进屋来让他歇一会儿。”小米向春梅示意往院子里看了一眼,回过头来说,“爹今儿高兴归高兴,也不能这样不把自己的身子骨当回事儿啊。”
  春梅向院子里瞅着牛二筢子,琢磨了一下冲着院子里喊了牛二筢子:“爹,你过来,有个事儿问你一下。”
  牛二筢子听了春梅的喊,一愣,对着面前桌子上的亲戚们笑着说了几句歉意的话,然后就转身往屋里回。刚进得屋他就一头雾水地问:“啥事儿?”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