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211章 牛大锤提亲

第211章 牛大锤提亲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2-06 21:05:58      字数:4992

  牛二筢子的话让小米一下子迷愣了,要是这样的话,豆子哥只能到年底才能回来,那样的话,地里的秋庄稼真得按着公爹的想法儿安排了。这样安排,两家的秋庄稼要少进项多少钱啊!今年也真是,赶在秋季儿上估摸着自己也要生了,到那时候,这边家里只有望秋一个人忙活,那边也只能靠着谷子她们小姊妹了。
  “孩子,今年就这样吧。”牛二筢子见小米没有说话,很无可奈何地说,“爹知道你心里舍不得地里的秋庄稼这样安排,可今年没法儿了。”
  “爹,就这样安排吧。今年是今年,还有来年。”小米看着牛二筢子一笑,端着两个空碗就去了灶房。
  牛二筢子瞅着小米离开的后脊梁影子,心里酸酸地叹了口气,这孩子这些天受累受委屈了,自己的这条伤腿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好透彻。自己的这条腿好透彻了,也就省得这孩子里里外外地忙了。琢磨到这儿,他不由得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伤腿,张老先生说这两天骨头都接上了,再有几天就能试着下地走几步。要是这个时候就能下地来回地走动,像往日一样能吃重负力,那该多好,地里的秋庄稼也就不像自己琢磨的这样安排了。这个秋上,就因为这腿伤着了,这两家要少收成两千来块钱。两千来块钱,是这两家一年的油盐酱醋啊!庄户人家过日子,就得这样盘算。不像那些公家人,这个月没了,下个月就来了,每月的报酬让他们不用为日子担心。他们老了,公家还每月给钱养老。庄户人家就不成,一年就指望着两季儿的收成,要是缺少了盘算,甚至连咸盐都会断顿儿。你说这腿,早不折晚不折,咋的就赶在这庄稼季儿的节骨眼儿上就折了!要是晚些日子伤了,这夏收夏种也就过去了,到秋收秋种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也能把腿上的伤养好了,赶在秋收秋种,还能帮手做些轻巧的活儿。这个时候腿折了,夏收夏种正忙,自己只能这样在床上躺着,心里着急也管不了用。
  牛二筢子正瞅着自己的那条伤腿心里犯别扭,洗完药碗的小米又把牛二筢子的尿罐子刷洗了,然后拎进牛二筢子的房间,抬头看了一眼牛二筢子,说:“爹,我这想赶着到春梅姐那儿看看去,有些日子没见我春梅姐了,也不知道她眼下的身子咋样儿了。我过去看一眼,安排着谷子她们姊妹几个这个时候要多留心春梅姐的吃喝,多留心着别让春梅姐干吃力的活儿。顺便我再把你跟望秋的盘算跟她们姊妹几个说一声,让她们别着急,这两天望秋把咱们家的地犁完了就去她们那边。赶在晌午饭前我就赶回来,这中间你要是有啥事儿,就跟癞包支一声,我这就去招呼癞包过来陪着你说话。”
  “去吧,也别招呼癞包了,这个午晌我也不会有啥事儿。癞包那孩子说不准在地里跟他娘一起忙活着扒地呢,别耽误他了。虽说他也扒不了多少,帮着他娘扒一点儿是一点儿。”牛二筢子瞅着小米,眨了眨眼,叹了口气说,“到你春梅姐那儿,给她姊妹几个拎几只鸡去。这些日子地里的活儿也忙,拎几只鸡让他们姊妹几个经常改善改善。今年春上你娘买回来那么多的小鸡儿,为的就是这一年你跟春梅都有个好身子。单单你跟春梅两个人能吃多少,咱又不指望着这些小鸡儿还能咋的了,两边一起吃吧。”
  “爹,眼下鸡崽子还小,吃了怪可惜的。我琢磨着等两天望秋去给我春梅姐犁地的时候,给她们姊妹几个送过去几十只养着,她们啥时候想吃就啥时候吃,这次就不给她们送了。”小米向牛二筢子一笑,说,“我怕过些日子自己不得手儿了,前些日子我给春梅姐做了几件小孩子穿的小衣裳,这次我给她送过去。”
  “去吧,你也不用分心,我在家里没啥事儿。”牛二筢子向小米摆了摆手,示意着让小米这就赶过去。
  小米去了之后,牛二筢子顿时心里说不出是啥子滋味儿,瞅着那个给小米放在床前的尿罐子,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就算是自己的亲闺女在跟前,又能咋的?自打自己的这条腿伤了之后,这个尿罐子几乎每天都是小米这孩子拎进拎出,换了别人家的儿媳妇,有谁能做到这一步?自从小米嫁进这个家门,几乎没有安闲过,特别是在望春他娘没了之后,小米这孩子就更不安闲了,里里外外地忙,从来没有啥子不耐烦。远的不说,就拿望夏的媳妇儿杨槐花来说,都是这一家的儿媳妇儿,就不一样啊!望夏和她刚成亲不几天,就吵吵着要分家过日子。要是这些日子换成望夏他媳妇儿杨槐花,指不定家里会是咋样的鸡飞狗跳墙呢。
  牛二筢子正这样琢磨着这些日子小米在这个家里的操劳,忽地院子里有人招呼着喊他。他欠了欠身子,探头向门口看了看,是牛大锤。
  “二筢子,今儿过来跟你说个事儿。”牛大锤仰仗着他的牛逼儿子牛笔,在村子里也就很少跟老少爷们儿们按着辈分称呼了,很多时候他总是以太爷一样的身份喊别人的大号或者绰号。起初,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很不满意他这样的大模样儿,但是,老少爷们儿们不满意也没辙儿,谁让他有一个那样牛逼的儿子牛笔呢。要是自家有个儿子比他家的牛逼儿子牛笔还要牛逼,他这样跟人装大模样,就敢上前扇他两个大嘴巴子,他也不敢翻个白眼儿。
  牛二筢子把牛大锤让进了屋,瞅着牛大锤。
  “这两天腿好了些没?”牛大锤进了屋,顺手从旁边拽了条板凳坐下来,笑着问。
  “好多了。”牛二筢子笑着应了牛大锤,
  “这两天也太忙,没过来瞅一眼。今儿得了个空儿,一来过来看看你,二来跟你说个事儿。”牛大锤来回向屋里看了看,问,“就你一个人在家了?”
  “望秋去犁地了,他嫂子把里里外外收拾了之后,去看春梅了。”牛二筢子笑了笑。
  “咋的?你家的地还没犁出来?”牛大锤皱了一下眉头,很不解地问,“自己家有小四轮拖拉机,咋的还拖到了今儿?”
  “这两天望秋先给别人家犁地了,自家的地就耽搁了两天。”牛二筢子笑了笑说,“以我的意思是先把自家的地犁出来,把春梅他们家的地再犁出来,然后再给别人家犁,望秋说自家的地不着急,这几天找小四轮拖拉机犁地的人家多,过了这几天就耽误这个时机了。自家的地晚两天犁也没啥,反正秋庄稼早一天晚一天安排也没啥子大影响。”
  “望秋也跟你似的,心里就想着挣钱了。”牛大锤笑了笑说。
  “望秋琢磨的也是,过了这几天,别人的地都整出来了,小四轮拖拉机就没地犁,也就没的钱挣了。”牛二筢子叹了一声说,“买这个小四轮拖拉机就是为了挣钱的,咱不能拿它当爹一样在家伺候着。咱们庄户人家就指望着一年的两个庄稼季儿,人们抢节气,怕耽误了时令,小四轮拖拉机挣钱容易。错过了这两个庄稼季儿,谁还雇用小四轮拖拉机?有个三分二分的地需要翻耕,几把钉耙就成了。”
  “说的也是。”牛大锤点了一下头,眨了眨眼,琢磨啥子似的,说,“也是,眼下人们怕庄稼季儿赶上雨天或者啥子天灾,牲口犁地打场太慢,就想着花点儿钱用这机械的家伙。你也别说,你添置这两个机械的家伙是有眼光,我琢磨着,照这个趋势,再有个三年五年的,地里就看不见牲口犁地了。”
  “我琢磨着也是。”牛二筢子笑了一下,说,“东西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收成好了,就不愿多出力气了,这多好,一亩地花个三块五块的就给犁出来了,省了多大的力气。再说了,这机械的家伙犁出来得也快,几亩地也就一顿饭的工夫。晌午犁晚晌种,就不用操心了。”
  “是啊,这机械的家伙是快。前两年就这一个麦季儿,拖拖拉拉的得半个多月。你看现在,有了这机械的家伙十来天就算清楚了。以我的琢磨再有个三年五年的,所有的庄户人家都用上了这机械的家伙,这麦季儿也就是三、五天的事儿了。”
  牛二筢子点了点头说:“我估摸着再有个三年五年的,咱们村子里就不会只有我家这一辆小四轮子拖拉机了,东西几个村子里也都不会只有一辆两辆这机械的家伙。”
  “照这个势头儿,你说的也是。”牛大锤很同意牛二筢子的看法儿,点了一下头说,“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都说你心长,也真是。仔细想想,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还真没有哪个人像你想得这么远,看得这么远。”
  牛二筢子给把牛大锤说得止不住脸上露出了几分的自豪,他瞅着牛大锤一笑问:“啥想得远看得远,就是平时自己喜欢瞎琢磨。”
  “你这是琢磨到点子上了。”牛大锤看着牛二筢子说,“我琢磨着要不是牛笔那孩子在那一角上,自己也弄个这机械的家伙。”
  “你呀,用不着操心这家伙,庄稼季儿上不用动手,收种都有人给忙活,你还琢磨这个心思干啥!”牛二筢子有些愧疚似的笑了一下,说,“我这几个儿子,有一个能跟牛笔那样,我比你还会享清闲。”
  “我哪儿轻闲呀,整天价也是这事儿那事儿的。东家这事儿,西家那事儿,都找我给帮忙。不光是咱们村子,周围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有个啥事儿也都找我。”牛大锤很为难似的说,“就为这些事儿,我整天价也是头疼。其实,要不是牛笔那孩子在那个位置上,他们咋的能会找我?很多事儿说是找我帮忙,我又能帮上啥,不还是去找牛笔那孩子?”
  “是啊,要他们去乡镇里办事儿,怕是连门也找不到,更不用说该找哪个公家人了。你在牛笔面前给他们说句话,要比他们说上十句百句要管事儿。”牛二筢子随和着说。
  “也别说,就是上边有人好办事儿。他们找我帮忙的事儿,不管是不是该牛笔那孩子管,只要我去说上一句,就好使。”牛大锤有些骄傲地说,“有牛笔那孩子在那个位置上,乡镇里的那些公家人见了我,都亲热地喊我大爷,我只要一句话,他们都当事儿。这不,今儿去乡镇上一趟,回来的路上碰见落凤坡的大队书记刘二胖子了。他拉着我的手在路上跟我唠了个把时辰,要我操心着给他家的闺女找个殷实的人家。这不,我就想到了望秋了,就过来问问你的口风,看你是啥个一个意思。”
  牛二筢子咋的也没有想到牛大锤过来是要跟自己说这事儿,他很惊喜地盯着牛大锤,嘴巴张着,老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我琢磨着望秋也到该成家立业的时候了,这事儿你琢磨琢磨,要是你现在有这个心思,等望秋回来你跟他支应一声,过两天我给刘二胖子回个话儿,定个日子让他把闺女领过来让望秋见见。”牛大锤瞅着牛二筢子,施恩似的说,“一路上我也替你琢磨了,要是这门亲事儿能成,也挺好。刘二胖子那边吧,不管咋说,公鸡头上一块肉,大小算是个官(冠)儿,以后有个啥事儿也方便。你这边吧,日子殷实,望秋又知道顾家,以后他们小两口的日子也用不着你费心。”
  牛二筢子眨巴着两眼听着牛大锤的话,不停地点着头。
  “眼下你这个家,也需要人手儿。要是望春那孩子在家的话,他们也该跟你分开过日子了。望春他娘又不在了,就算是小米懂事儿,等她有了孩子,就会想着分家过日子了。”牛大锤看着牛二筢子,琢磨着说,“到那时候,你这个家里也不能没有个内当家的。望秋结婚了,这院子里的事儿你就省心了。”
  牛二筢子看着牛大锤,又眨巴着两眼琢磨了一阵儿,叹了口气说:“是啊!不过,这事儿我得等望秋回来说一声,看望秋是啥意思。”
  “这个倒是,新形势了,这事儿咱们也不能太做主了。”牛大锤听牛二筢子这么说,点了点头说,“不过,你呀,也别太依着望秋。你得把家里的事儿往深里说说,他也会往远了琢磨,这事儿也就好说了。”
  “这事儿呀,等小米从春梅那儿回来,我还是让小米跟望秋说吧。打小米进了这个家,我觉得望秋挺听小米的话,小米的话他能听得进去。”牛二筢子说,“小米跟他说过之后,我再跟他说叨说叨。他要是有个意思,我就给你个话儿。”
  “这事儿也不着急,刚才我说这两天给刘二胖子一个回话儿,其实我也没跟刘二胖子定日期,到时候也好跟他说,让他心里有个底儿,咋的也让他等着咱们这边儿。”牛大锤顺着牛二筢子的话点了点头说。
  “让你费心了!今儿等小米回来,我就把这事儿跟她唠叨唠叨,让她在望秋面前探明望秋的心思,然后我再跟望秋说说。”牛二筢子笑着向牛大锤说,“等我把望秋的心思摸准了,就给你捎话儿过去。”
  “那也成。”牛大锤点了一下头,瞅着牛二筢子说,“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儿,你得把它当回事儿。毕竟望秋到了这个年龄,这两年正是说媒定亲的时候,不管这事儿成不成,咱都得上心了。错过这两年,再说没定亲就犯难为了。虽说咱们家的日子殷实,也不能让望秋太挑剔,省得落得让人背后说闲话。”
  “那不能。”牛二筢子笑着说,“望秋那孩子不大言语,心里也没有啥子弯弯绕儿。我琢磨着有小米跟他说叨,再加上我的开通,想着他也不会有啥子。”
  “我也这么琢磨。”牛大锤点了一下头说,“望秋跟别的孩子不大一样,他不像别的孩子那样显得猴气,不像别的孩子那样心里有叽咕点子。我琢磨着望秋懂事儿,有他嫂子先说叨,你再开通,一准这事儿也不会是个事儿。”
  牛二筢子听牛大锤这么说,眨了眨眼,皱起眉头捉摸了一阵儿,嘬了一下嘴,说:“望秋这孩子有这一点儿不好,脾气有点儿迂调,认准了的事儿很难回头,就算是别人劝说,也很难说到他心里去。”
  “这个年龄的孩子都这样儿,哪个没有点儿倔性子?”牛大锤向牛二筢子笑了一下说,“没有点儿倔性子,能是个小爷们儿?”
  牛二筢子一笑,没有说话,只是向牛大锤点了一下头。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