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209章 懂事儿的癞包

第209章 懂事儿的癞包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2-06 12:19:02      字数:5767

  小米瞅着牛二筢子这样没事儿似的睡得很香甜,心里又是一个哆嗦。
  “他是太累了,真的是太累了!你们看,连疼也不知道了。我还没有给他上好药,整个人就睡得这样熟了。”张老先生见了牛大锤和小米,瞅着熟睡的牛二筢子,摇头笑了一下说,“三乡五邻的,没见过还有谁能像他牛二筢子了,铁打的似的这样不要命地忙了。”
  小米听着张老先生的这话,紧咬着嘴唇半天没能说出话来,整个心里也说不清是啥滋味儿,就觉得鼻子里发酸,两个眼窝子里发热。
  “张老先生,他没啥大事儿吧。”牛大锤听了张老先生的话,瞅了瞅牛二筢子,然后盯着张老先生问,“听说是骨头断了,要紧吗?”
  “大事儿倒是没啥子大事儿,给他外敷了我们家的接骨秘方药,骨头接起来也就是一袋烟的工夫。不过,断了的骨头要是长到一块儿,长得结实了,可就不是这一袋烟两袋烟的事儿了,得个三天两天的。这三天两天的,千万不能再动了他的断骨头。”张老先生瞅了瞅熟睡着的牛二筢子,回头向牛大锤说,“咋的一个说法呢,必定他现在不像年轻人那样身体里的气血旺了。要是他再年轻二十岁,保证他三、五天之后不耽误下地干活儿。他这个年纪,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咋的也得个月把时间。老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就算是他在月把时间里恢复好了,也不能让他马上就负重,咋的也要让他轻闲个仨俩月的。”
  牛大锤半张着嘴巴盯着张老先生,并不时地向张老先生点着头。
  “老话也说了,吃啥补啥,这些日子家里条件允许的话,就多给他炖些骨头汤,最好是把骨头砸开了小火慢慢炖。”张老先生瞅了瞅牛大锤,回头向小米说,“还有,平日里吃鸡蛋的时候把鸡蛋壳儿留着,在铁锅里小火儿焙干了碾成面儿,给他掺到面里蒸馍馍吃也成,和到面糊儿里给他摊饼吃也成。”
  小米看着张老先生,咬着嘴唇向张老先生点着头。
  “我给他开了几副中药,回去熬着给他喝吧,也不用啥子药引子。每副中药熬之前多泡会儿,熬三次兑到一块儿去,分三次给他喝。”张老先生瞅着小米说,“另外,我还给他抓了些外敷的药,赶明儿他身上的药干了,就用两根大葱白子掺着这些外敷的药捣碎了给他再敷上,外敷的这药也不用掺多少,一次一小把儿就成。过几天我去看看好到啥情况了,再决定还给不给他开药。瞅着他这个时候睡得这样香甜,估摸着不会有啥意外,你们也不用担心啥子。”说着,他看了看牛大锤。
  “也是。瞅着他这会儿跟没事儿似的睡得这么香甜,估摸着不该有啥事儿的。他这是整天价没个闲工夫,身子骨砸得皮实了。”牛大锤向张老先生一笑说,“换上别人,怕是睡不这样安稳,那还不疼得满床上乱打滚儿呀。”
  小米听着牛大锤的这话,心里就更不是滋味儿了。好生生的骨头断了,能不疼吗!这个时候公爹睡得这样踏实,不是公爹的身子皮实,是公爹太累太困了,顾不得骨头断了的疼了。
  张老先生听了牛大锤的话,笑了笑说:“有这样的身子骨,好得也快。”说着,他向牛大锤指了指桌子上他为牛二筢子开的几副中药。
  小米见张老先生向牛大锤指了指桌子上的几副中药,马上就上前问张老先生什么药价。
  “这几副中药加上外敷的药,也就是十二块八毛钱。”张老先生笑着说。
  小米付了药账,回头看着牛大锤说:“这个时候也没啥事儿了,不如你先回去吧,我在这儿等着我爹睡醒了再拉着他回去,现在就让他多睡会儿。”
  “这……”牛大锤见小米这么说,马上就皱起眉头,很不理解地看着小米说,“这个时候把他喊醒了,让他躺到架子车上我带着,你也一路上省力了。”
  小米马上摇着头说:“不成!洋车子带着架子车走得快,一路上会颠得他的伤骨头更疼了。等会儿他醒了,我用架子车拉着他路上慢慢地走,省得再颠出啥子好歹来。”
  牛大锤再也没有说啥子,咂了一下嘴。
  “回去之后,你要是见到望秋,让他想办法到狗屎营子把手扶拖拉机给弄回去。”小米瞅着牛大锤说。
  “这个你就别管了,回去之后我安持。”牛大锤点了一下头说,“这个节骨眼儿上,怕是望秋不到天黑透了就回不来,多少人家还都指望着他能今儿把麦子给割倒了呢。”
  “那你就多费些心,看谁这个时候能帮这个忙,咋的咱也不能把手扶拖拉机扔到狗屎营子不管了呀。”小米紧盯着牛大锤,求情似的说,“这个时候村子里也没有啥子得闲的人手,这事儿也就托给你了,你这就回吧。”
  “不管村子里有没有闲人手儿,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我这回去就找人把手扶拖拉机给弄回去,你就只管在这儿守着你爹,让他多睡一会儿吧。”牛大锤瞅了一眼牛二筢子,回头看着小米说,“等会儿我回去找个人过来接你一把儿。”说着,他就转身抓起他的大链盒子洋驴,呼呼啷啷地推着就出了张老先生家的院子。
  小米追出张老先生家的院子,向牛大锤喊着说:“不要再麻烦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了,这个庄稼季儿上,人人都忙,都累着呢,我一个人能成。”
  “先进去吧,好好看着你爹。”牛大锤回头应了一声,抬腿迈上了那辆大链盒子洋驴,一只脚在地上划拉了几下,就整个身子摇晃着蹬着洋驴回走了。
  小米回到院子里,把张老先生给公爹开的几副中药收拾着挂到了架子车的车帮上,然后就拽了条板凳坐到了牛二筢子的跟前,静静地瞅着牛二筢子。要是婆娘还活着,这个时候不知道该会心疼成啥样子。话说回来,要是婆娘还活着的话,公爹也不会这样整天心里没有揪角儿似的一个劲儿地忙了,婆娘也不会让他这样没日没夜地忙。看来呀,自己这个儿媳妇没当好,要是自己多为公爹想着点儿,多劝一下公爹,怕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事儿了。
  “小米,”牛大锤去了之后。张老先生瞅了瞅小米说,“你这孩子,还跟在黄庄子时一样,性子没咋的变,还是那样倔,那样要强。”
  小米向张老先生笑了一下,不知道该咋的回答张老先生的话了。
  “嫁到牛二筢子他们家,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这也算是老天睁眼了。”张老先生瞅着小米,叹了口气说,“跟牛二筢子他们家成了亲戚,他们家的家底儿多少能帮上你们姊妹几个一些。不过,你婆娘没了,牛二筢子这又给折了腿,以后你们这个家你要扛不少的一面呀。”
  小米听了张老先生这最后一句话,马上皱起眉头紧盯着张老先生,问:“张老先生,你这话是说……我爹他的腿……”
  “你爹的腿呀,没事儿,有个十天半个月的就能下地走路了。”张老先生马上笑着说,“我是说,牛二筢子他的腿这些日子负不了重,这个庄稼季儿上,麦子收了要种秋庄稼,这段时间你轻闲不了呀。”
  小米听张老先生说牛二筢子的腿没啥子大事儿,马上就很放心地出了一口长气,笑着向张老先生说:“我还以为你说我爹的腿咋地了呢,只要我爹的腿没事儿就成。庄稼季儿上有啥呀,咱都是土里生土里长的庄稼人,咬咬牙多出点儿力气就过去了。”
  张老先生绷起嘴唇瞅着小米一笑,点了点头。小米嫁到牛二筢子他们家,是小米他们姊妹几个的福气,也是牛二筢子他们家的福气。再加上他们两家是换亲,这两家就更显得亲近了。只是小米这闺女年龄小了些,委屈这闺女了,这也算是她的命吧。人的命,天注定啊!
  小米回过头来看着熟睡的牛二筢子,牛二筢子满头满身的麦草,整个脸上也是黑黢黢的麦灰。这些天来,公爹总是急急忙忙地回,又急急忙忙地出,整个人很显眼儿地比前些日子瘦多了,也显得累多了。
  张老先生随着小米瞅了瞅牛二筢子,牛二筢子这个人,平时不大跟人言语,三乡五邻的也都知道他这个性子。可这个人心里有底儿,啥事儿看得比较远,刚土地到户,他就养了两头母牛,还第一个在三村五邻间买了辆手扶拖拉机。有人问他有牛还买手扶拖拉机干啥,他说他们家的母牛不是用来犁地耙田的,是养着下小牛的,犁地耙田用手扶拖拉机。人们还是不能明白,但是,土地刚到户,村子上缺牛少牲口的人家多,他牛二筢子家两头母牛一年下两头小牛,就是近两千块钱的进项,那辆手扶拖拉机一年夏秋两季儿,又为他们家增加了不少的收入。牛二筢子的这个心计,似乎这两年三村五邻的人才看得出来,可是,牛二筢子这又先走了一步棋,弄了辆小四轮子拖拉机,农忙时收耕挣钱,农闲时节跑运输,用不了几年就把三村五邻的老少爷们儿们落下去很大的一大截儿。牛二筢子这个人,脑袋瓜子不是一般人能跟得上的呀。
  就在这个时候,牛二筢子咳嗽了一声睁开了两眼,迷迷糊糊地扭头左右看了看,这才记起来啥子似的抬起头瞅了瞅自己的腿。
  “爹,别动!你这样一动,肯定腿会疼。”小米见牛二筢子睡醒了,马上这样提醒说。
  牛二筢子回头瞅了一眼小米,一笑,又看了看旁边的张老先生,笑着说:“这一觉睡得,跟做了神仙似的舒坦。”说着,他皱起眉头伸手摸了摸身上的几个衣裳口袋,又咧开嘴巴笑了,自言自语似的说,“账本还在,这是这个麦季儿上赊账割麦子的好几百块钱呢。”
  “你呀,这个时候还惦记着这个,这些日子好好地把你的腿养养吧。”张老先生见牛二筢子这样,笑了一下说。
  牛二筢子很难为情地一笑,这个时候才觉出疼来似的轴起嘴巴吸溜着试着动了动他那条给砸折了的腿。
  “别动,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动。”张老先生见牛二筢子试图想抬起他的那条断腿,马上警告着说,“这个时候骨头正自己对接着呢,你要是一动,容易接错位了。你今天就咬牙撑着别动,虽说我们家的祖传接骨药很好使,毕竟你不是年轻小伙子了,骨头对接到一起没有年轻人的骨头长得快。”
  “没事儿。”牛二筢子咧嘴向张老先生一笑。
  “还没事儿呢,你看你的腿,这个时候肿还消了点儿,刚才他们把你送来的时候,肿得都赶上水桶粗了。”张老先生怪罪着牛二筢子说,“他们把你送来的时候,我瞅着你的腿都觉得害怕。你这腿,里面还有很多的淤血,这两天用接骨药骨头接上了,再用外敷的破淤血的药外敷一段时间,现在还不能用。”
  牛二筢子听着张老先生的话,仔细瞅了瞅自己的断腿。
  小米听了张老先生的话,也盯着牛二筢子的那条断腿看了一阵子。刚才倒没有仔细看,也没好意思仔细看,这用心一看,还真的肿得跟水桶似的粗。
  牛二筢子见小米在瞅他的断腿,马上就下意识地想躲开小米的两眼,但是,他还没动得那条断腿,就一阵子钻心的疼。他咬牙很难为情地向小米笑了笑,说:“没事儿。”
  小米听着牛二筢子的这话,心疼地转过脸去,咬着嘴唇抬头向天上看了看,回过头来向牛二筢子说:“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爹,咱们回家吧。”
  身旁的张老先生又想牛二筢子安排了一些回家后要注意的事项,就和小米一道把牛二筢子弄到了架子车上。
  小米拉着牛二筢子出了张老先生的院子,到处都是知了子唧唧啦啦叫声,吵得满世界没个消停。出了半里湾儿,到处都是忙来忙去的人们。庄户人家,指靠的就是这一年两季儿的收成,亏得家里的麦子给提前收了,要不的话,这个麦季就麻烦大了。小米四周围瞅了瞅田地里忙活着的人们,由不得心里这样想。
  架子车上的牛二筢子大约摸是给颠得腿疼了,憋着气息哎哟了一声。
  小米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架子车上的牛二筢子,脚下的步子也放慢了。车子走得慢了,就不会太颠了,爹在架子车上就不会给颠得疼了。
  牛二筢子从架子车上翘起头,后挺着脖子看了看小米,心疼地说:“小米,歇会儿吧。等会儿估摸着望秋该过来接咱们了。”
  “爹,没事儿,咱们慢慢走。”小米回头看着牛二筢子说,“望秋怕是还在给人家割麦子呢,他也一天没消停了,也累。再说了,今儿他还要到狗屎营子去,想着把咱们家的手扶拖拉机弄回去。咱们就这样慢慢走,能回。”
  牛二筢子心疼而又无奈地叹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小米抬起一只手擦了一下脸上流下来的汗水,抬头向前面的路上看了看。她咋的也没有想到,癞包正迎着她跑过来,嘴里还很高兴地向她喊着“奶奶”。
  癞包跑到小米的跟前,两个袖子来回膏了膏满头满脸的汗,喘着气儿说:“奶奶,我娘让我来接你,说我望秋小爷还在外面给人割麦子,我娘又走不开,就让我过来接你。我娘还说你现在身子不方便,别在路上给累着。”说着,他就要从小米的手里夺车把。
  小米没有把手里的车把交给癞包,心里酸酸地向癞包笑了笑,说:“奶奶我不累,你这孩子,这一天也累得不行,就跟着奶奶往回走吧。”
  癞包见小米不愿意把车把交给自己,就撤身到小米的身后,两手把着一侧的车帮,从后面帮着小米向前推着架子车。
  躺在架子车上的牛二筢子伸手在癞包的头上摸了摸,对癞包笑了笑,没说啥,但心里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滋味儿。
  “太爷,疼吧?”癞包笑着问牛二筢子。
  牛二筢子摇了摇头,又伸手在癞包的头上摸了摸。
  “太爷,我娘说你跟我奶奶对我们家好,这个时候也没啥子能帮上你跟我奶奶的,就只能这样出点儿力气。”癞包转头看着牛二筢子,笑着说。
  “孩子啊……”牛二筢子笑着向癞包摇摇头,以往自己倒没有觉得癞包这孩子咋的,今儿看来,这孩子倒很知道情谊。其实,自己也没帮过他们家多大的忙,他们就这样知道感恩,比起村子里的一些人家,要强得多了。
  有癞包在后面帮把手儿,架子车就轻快得多了,小米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掏啥子力气,架子车就能往前走。她回头看了一眼癞包,这小子两手把着车帮,撅着屁股像虾米一样用力地向前推着架子车,满脸的汗珠子像珍珠一样在他的脸上映着日头的光,一闪一闪地发亮。多懂事儿的孩子呀,就是命太苦了!这老天爷也不知道咋的了,咋的就老是爱捉弄这样的人家?好在癞包他们弟兄还有娘疼着,还有爷爷奶奶疼着,要比当初自己的姊妹几个有福气多了。当年爹死了之后不长的时间,娘就撂下自己的姊妹几个跟别人过日月了,自己的姊妹几个是死是活,再也没有人啥子亲人过问了。
  “太爷,我娘说了,等这几天忙过去了,就想法儿到驴堆儿集上买点儿东西看看你。”癞包用力推着架子车,转头看着架子车上的牛二筢子,笑着说。
  “孩子,等会儿咱们回了,到家你跟你娘说,别让你娘破费。太爷知道你们家的日子不好过,再咋,太爷这边的日子比你们家宽敞。告诉你娘,有这份心,太爷比啥子都高兴。只要你们家的日月能慢慢好起来,太爷我就心里踏实了。“牛二筢子看着癞包,笑了笑。
  “太爷,你知道不,我娘说今年的麦子比去年多收了十来袋子呢。”癞包接着牛二筢子的话,很高兴地说,“我娘说,一袋子有七、八十斤,十来袋子就是千把斤呢。”
  “是吗?那就好。”见癞包这样高兴地跟自己说着今年家里麦季儿的收成,牛二筢子心里也是一宽,很替癞包他们家欣慰地说,“有这千把斤多出来的收成,你们家就能常年吃上白面馍馍了。”
  “我娘也这样说呢。”癞包笑着说,“我娘还说,要是秋上能有个好收成,来年没有天灾人祸的话,有个三年两年的,我们家的日子就能翻身儿了。”
  “是啊。你们家的日子能翻身儿,咱们卧牛岗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都会替你们家高兴呢。”牛二筢子接着癞包的话说,“老少爷们儿们都盼着你们家的日子能翻身儿呢。”
  ……
  就这样,小米在前面把着车把,癞包在后面推着车帮,一路上癞包和牛二筢子有说有笑地回到了卧牛岗子。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