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闪光的爱国魂>第二章、父亲病故,投奔舅舅、舅妈

第二章、父亲病故,投奔舅舅、舅妈

作品名称:闪光的爱国魂      作者:闲妹      发布时间:2019-12-03 19:51:57      字数:3172

  程氏拿着郎中开的方子急忙跑到药铺抓药。这是闽县最大的一座药铺,听说是当朝老家是闽县的一个太监所开,店面开在闽县唯一的一条大街上。程氏进了店堂,进入眼帘就是一排宽大的柜台,呈一字形排开,将店堂大厅分为内外两个部分。柜台以内是药铺抓药与药工干活的地方,柜台以外则是来抓药顾客的区域。药柜是由许许多多的小抽屉组成,每个抽屉又分几格,存放不同的中药,抽屉外标明了存放其中的中药名称。
  药铺的伙计接过药方只须按处方中的中药在相应的抽屉中抓药。不一会伙计按方子配好药,麻利地将三贴药包好。伙计关照程氏:“先将中药放在药罐里浸泡半个时辰,加水到高出药面二个手指。中药分二次煎,第二次煎加水量可以比第一次少些。”
  程氏认真地听着点了下头。最后伙计拿出三个小包药交给程氏:“这三小包药每贴放一包,先煎药半个时辰后再把所有药放进去,给病人喝要趁热。”程氏千恩万谢接过中药急忙往回赶。
  程氏回到家急忙张罗着煎药,看到夫人回来了,程老爷费力地欠起身:“夫人别忙活了,我这病怕治不好了,别浪费银子。”
  “老爷,别说丧气话,大夫说了吃这三贴药就会好起来的。”老爷听内人这么一说,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儿子还小,这孩子喜爱读书,将来会有出息,一定要培养他成才。
  程氏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的夫君,她希望郎中有回天之力,能把自己的夫君病治好。
  两个女儿乖巧地围在父亲身边,三岁的程树德蹒跚学步缓缓地走到父亲身边。程氏把煎好的药端到床前:“老爷起来吧,趁热把药喝下去,大夫说了这三贴药喝下去就会好的。”
  “爸爸。”程树德奶声奶气地在床前叫着。听见儿子稚嫩的声音,程老爷疼爱地望着儿子。这孩子是块读书的料,人说三岁看老,凡是教他背的《三字经》他都能倒背如流。想到这里,程老爷有了一丝安慰,可自己身体不争气,浑身没有一丝力气怎么教儿子呢?程老爷心中飘过一阵悲凉,他拉起儿子的手:“儿啊,前几天教你的《三字经》背给我听听。”
  “老爷,你先吃完药,等你病好再教儿子。”程老爷点点头喝下了药,慢慢躺了下来。
  入夜,外面下起了丝丝小雨,带来一丝凉意。实指望这中药喝下去能见效,可一夜下来老爷的病没有一点起色。
  天渐渐放亮,程氏到灶间煎第二帖药了,她心中有一种不详感觉划过心头。老爷吃了中药,病一点都没有好起来,反而越来越加重了。程老爷根本不能平躺下去,否则人就喘不过气来。程氏往程老爷背后垫了一个枕头,程老爷气喘就好了一点。程氏端来的稀饭程老爷没有一点胃口,喝了两口就放下碗筷了。程氏满面愁容看着丈夫一天天削瘦下去,心在痛,但当着丈夫的面又不敢流露出悲伤,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在丈夫身边。
  夜已深,程老爷没有一点睡意,气息越来越急,他感觉自己怕熬不过今晚。程氏满面愁容看着他:“老爷,你怎么了?我还是去把郎中叫来看。”
  “不用叫了,我怕是不行了,只是放心不下你们仨儿。我走后你们就投奔你哥嫂吧,我给过他们三十块大洋买下了土地,这是春节收入最好的时候积下来的,原以为年纪还轻还能挣钱,没想到身体败得这么快。你们过去念自己人的情份上,至少还有口饭吃。我放不下心的就是树德儿,他才三岁,聪慧肯读书,好好教他将来能考中。以后不管生活有多么困难,一定要让树德儿去读书,没钱读书也要借书给他看。树德儿是块读书的料,别耽误了孩子。”
  听了夫君一席话,程氏早已泪流滿面:“老爷,你不能放下我们不管,你的病一定会治好的。”
  “我的病我自己知道,怕是无药可治,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没享到富,今后受苦受累一定要把孩子养大。我一身清贫,沒有财产,只有墨台留给树德儿,让他好好练字,读书人一定要练就一手好字。要告诉树德儿‘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一定要考取功名才有立身之本。”
  “老爷我记下了。”程氏含泪点着头。
  天渐渐放亮,程氏起身到灶间给夫君煎第三贴药,她多么希望能出现奇迹,老爷病能好起来。两个女儿懂事地陪在父亲床边,大女儿看见父亲不停地咳嗽,脸涨得通红,她轻轻拍着父亲的后背。自从父亲生病后,作为老大的她一夜之间成熟了不少,知道帮着母亲分担家务,带好自己的小弟弟。母亲忙着服侍父亲,家里烧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给弟弟喂饭……大女儿什么事都做,目的只有一个不让母亲分心,全心全意服侍父亲。父亲是家里的一颗顶梁大树,全家人生计全靠父亲撑着,父亲一倒这个家就完了。大女儿的懂事应了那句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程家大女儿成了母亲最得力的助手。
  树德静静地座在床边的小椅子上,父亲生病后他就座在这个小椅子上背《三字经》给父亲听。程老爷满眼不舍地看着儿子,他已经说不出话了,他拉着树德的手不愿意分开。突然,程老爷拉着树德的手松开了,树德叫着“爸爸”可是程老爷没有回应,树德“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程氏听到哭声端着药碗进来,看见程老爷低头歪在一边:“老爷、老爷!”任程氏声声呼唤都没让程老爷挣开眼睛。
  程氏手中的药碗“砰”地一声掉在地上,中药水洒满一地,程氏顾不上这些,扑到床前:“老爷,你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两个女儿也跟着母亲大哭起来。树德哭着说:“爸爸我背《三字经》给你听,你睁开眼睛啊!‘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可程老爷再也听不到儿子的背书声了。
  程老爷的灵堂设在客厅,程老爷平时在村里人缘不错,平时帮人写信、写春联,拿不出钱的穷人也会帮着写,手头紧付不出钱的也肯赊账。程老爷走了,平时得到程老爷字的乡亲自发来帮忙,来为程老爷送终。闽县有个规矩,人死后得搬铺,也就是说“死于适室”,要把死人从偏房寝室搬铺到客厅。可程氏一个女人家孩子这么小,哪能搬得动?
  这时程家词堂族长听说程老爷过世了,赶来看望:“树德妈,人死不能复生,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开口。”程氏听后含泪感激地朝族长点了下头。族长往里屋看了看,发现程老爷还在卧室床上,就转身和程氏说道:“我们福建人十分讲究‘寿终正寝’,客厅是房子中最神圣的场所,寿终于此是‘死得其所’。人死后放在客厅灵魂在阴间才可以与祖宗、亲属团聚。若寿终于卧室,死者魂魄就会滞留在卧室床架上,不易超度转世,他的子孙会招来不孝子孙之名”
  程氏哭着和族长说:“孩子还小,我一个女人家不知道该怎么办。”“放心吧,程老爷后事我们帮着办。”族长说,他出面叫来村上四个年轻力壮的后生把程老爷搬到客厅。
  福建有“乞水”的习俗,亲属要为死者浴尸乞水。程氏一手持钵,钵内放一块白布条;另一手持幡,带着儿女前往井边乞水。哀哭着下跪口中念道:“土地公我们向你买水。”乞水时程氏投入水中用红丝线缠住的铜币12枚,请水到家后,门口前来奔丧的程氏哥嫂已伫立门前迎水入宅;将水倒入新瓷盆中,用白布沾水由儿子树德为父浴尸,三岁的小树德象征性地在父亲身上擦洗几下。
  完毕,族长嘱咐:“浴尸水不能随便泼倒地上,活人踩到浴尸水,脚会裂开。”在乡亲们帮助下,完成了浴尸、更衣,设灵堂守灵乡俗。程氏带着三个孩子日夜守护在程老爷遗体旁,程氏想着往日夫妻恩爱,悲从中来不禁放声大哭,边哭边诉说程老爷生前对自己的好。三个孩子看母亲哭得这么伤心,也陪着母亲一起哭。三岁的小树德恐惧看着这一切,在他幼小的心里,最可敬的父亲就这样永远离开了他。
  程老爷死后第三天举行入殓礼,族长叫来村里几个年青人将遗体放入棺材。入殓前先在灵堂吊唁,吊是对死者表示哀悼,唁是对死者家属表示慰问。吊唁者通常要送挽联、香烛、被单、布料、毛毯之类的物品,俗称“送轴”。程氏将亲戚乡亲所送的被单、毛毯之类的东西挂在灵堂周围,每块“轴”分别用白纸写上挽联。出殡那天,凡是程老爷生前写过春联的乡亲都来给他送葬,将棺材送往程家坟地下葬。
  福建素有厚葬之俗,对出殡尤为重视,它不仅被视为死者的哀荣,也被当作生者的显耀。程老爷丧事由程氏祠堂族长出面,办得还算体面。从程老爷去世之日算起,每隔七日祭奠亡魂一次,在49天内祭奠7次,故又称“做七七”。
  程老爷七七做完,族长对程氏说:“程老爷丧事银两由族里出了,你们打算今后怎么办……”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