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194章 不该省的不能省

第194章 不该省的不能省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2-01 11:31:57      字数:5157

  院子外面传来了一阵儿鞭炮的声响,大约摸是愣头青家或者是牛老歪他们家在给死人烧啥子纸钱了。这阵儿鞭炮的声响还惊得村子里的狗东一阵儿西一阵儿地呼应着叫了几声。
  “嫂子。”就在小米这样听着院子外面传来的声响的时候,望秋已经不知不觉间站到了小米的身后。
  小米给望秋喊得一个激灵,不由得嘴里“哎哟”了一声,转过身来看着望秋。院子里的没有啥子灯光,从堂屋门里照射出来的灯光只把门口的那片地儿白花花地抹上了一层光亮来,整个院子里还是显得很黑,望秋整个人只是一个黑影儿在自己的跟前杵着,但是,自己还是能够很清楚地听见望秋的喘气儿的声响。她自己也说不清咋的了,这个时候竟然很想让望秋一下子能抱住自己,抱得紧紧的,抱得自己喘不过气儿来。
  “嫂子,你回屋吧,院子里的东西我来收拾。”望秋瞅着眼前的小米,尽管瞅不清她的容貌,尽管只是瞅着小米整个身子的轮廓,但是,一直没有平息下来的剧烈的心跳还是让他想上前一下子抱紧小米,然后啥也不说,就那样紧紧地抱着,静静地站着。但是,他还是没有这样上前抱着小米,他害怕自己的莽撞会让小米生气,以后再也不搭理自己。他强咽着唾沫润了润发干的喉咙管子,压着扑扑腾腾的心跳,有些艰难地说,“嫂子,你也早点儿歇着吧,赶明儿还有明儿的事儿。院子里也没啥子要收拾的了,我一个人收拾就成。”
  听了望秋的话,小米没有推让,感觉像做了贼似的慌忙着逃回到了屋子里,但是,整个胸壳廊子里噗噗突突地跳开了花儿。自己这是咋的了?咋的忽地会有这样的想法儿?尽管她这样追问着自己,但是,心里的某种意识似乎还在鼓动着她想要让望秋能紧紧地抱着她,并且会像望春那样在她的身上动来动去。不能啊!自己不能这样想,自己是望春的女人,是望秋的嫂子,自己这样想是在糟践自己啊!她这样在心里告诫自己,可是,这样的告诫对于身体里一种像火一样燃烧起来的滋味儿来说,似乎有点儿像三岁小孩子想把一个老大老大的石磙推开一样,那么一丁点儿的力气动不了石磙一丝一毫。她回头向院子里瞅了瞅,尽管她瞅不见望秋的摸样儿,但这样瞅上一眼,似乎心里踏实了一点儿。也就是这么一眼,让她很想马上冲回到院子里,上前去抱着望秋,然后要望秋紧紧地抱着她。她没有冲回到院子里,而是奔着自己的床几步冲过去,扑腾一下就整个人睡了上去。
  “大姐,你这是咋的了?”写着作业的玉米给小米惊得回头看着小米,皱起了两个眉头问,“哪儿不舒坦了吗?”
  “没,姐没咋。”小米转头看了一眼玉米,说,“赶紧些你的作业吧。”
  “大姐,你是不是发烧了呀?咋的脸这么红啊?”玉米皱着两个眉头瞅着小米问。
  “没,姐没事儿。”小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发烫了,忙向玉米说,“姐睡会儿就没事儿了。你赶紧着做你的作业,做完了再睡觉。”
  玉米没有马上回过头去接着做她的作业,而是起身来到小米的跟前,伸出一只手在小米的额头上摸了一下,马上惊叫着向小米说:“大姐,你这真的是在发烧了呀,脑门子上都烫手了,赶紧找先生给看看吧。”
  “姐真的没事儿,睡会儿就好了,赶紧写你的作业去吧。”小米向玉米说完这句话,就暗暗地咬紧了牙,牙缝儿里向肚子里吸着气。做闺女的时候就听有点儿二百五的狗比娘说过,要是想男人了,男人又不在跟前,咬牙吸气,然后再把吸到肚子里的气儿憋上一阵儿,这样很管事儿,不大会儿就能那种念想给憋没了。这些日子很多的夜晚自己也试过这样的办法,倒也真的很管事儿。这个时候自己不能让望秋像望春那样在自己的身上鼓捣,只能这样咬牙吸气再憋气了。
  玉米见小米说睡会儿就不会再发烧了,虽然心里不大相信,但还是依着小米的话去写她的作业了。不过,她还是不时地回头看上小米几眼,唯恐小米给烧出啥子好歹来。
  小米躺在床上,极力地咬牙吸气,极力地把吸到肚子里的气儿憋上一阵儿,然后再咬牙换气儿,极力地让自己的心思沉静下来,极力地让自己啥也不去念想。慢慢地,她觉得整个身子像入春的河水开始解冻了一样松散了,身子骨里那种火烧火燎的滋味儿也在慢慢地退去。自己为啥会这样啊?她不由得在心里问自己,不光是今儿,很多时候的夜里,自己都会有这样的念想儿,只不过平时没有像今儿这样身子里火烧火燎得厉害。她不由得抬起手来,瞅着手脖子上的手镯子看了看,是不是今儿自己给这个手镯子惹出事儿来了?不会就因为这个吧,这是望秋心疼自己的一片心意,咋的能会惹出自己这样的心思呢?
  旁边的玉米一直在静静地瞅着小米,当她看到小米渐渐地退去了那种通红的脸色,才稍微放心了些,看样子大姐不是真正的有病发烧了,要是真正的有病发烧了,不会这么不吃药就会马上就好了。她的心里就这样也一直很纳闷小米今儿是咋的了。平日里大姐没有这样过呀,今儿是不是有了啥事儿?或者是给啥子鬼怪撞了身子了?才让大姐刚才整个脸像红颜色染了一样的通红,才让大姐整个脑门子像火烧了一样地烫?倒是不像给啥子鬼怪撞了身子,要是给鬼怪撞了身子,整个人会没头没尾地说一些让人听不出头绪的话。看样子大姐是碰到啥事儿生气了,这人要是一生气,就会满脸通红,就会整个身子像发了烧一样。大姐要不是生气了,就不会刚才那个样子。是啥事儿让大姐能生气成刚才那个样子呢?整个院子里也没有别人呀,难道是望秋惹大姐生气了?也不不可能呀,平日里望秋老是笑着跟大姐说话,咋的会惹大姐生气呢?忽地,她瞅见小米抬手看手脖子上的手镯子,心里咯噔一下,啥时候大姐有了这个手镯子呀?是不是大姐因为这个手镯子高兴成了刚才那个样子?
  小米仰躺在床上,她想让自己的心思能彻底地静下来,但是,嫁到这个家里以来这些日子发生的很多事儿让她无能安静了,尽管这个时候身子骨里的那种着火似的念想儿退得净了,但这些日子里的种种事儿像上次在草庙城里看到的电影儿一样在她的心里晃,虽说望秋只是自己的小叔子,但是,自打自己进了这个家之后,他要比自己的男人望春心疼自己。自己也觉得出来,自己的男人那些日子只有夜晚在想要自己的身子的时候,才会显出对自己一点儿热心来,等他在自己的身上完了事儿,又会像白天里一样不把自己放到心上去。望秋不一样,从他的说话办事儿上,自己也能看得出来,他把自己放在心上了,在打心眼儿里心疼自己,只是自己是他的嫂子,他不能像望春跟自己身子上亲近。说句心里话,这些日子自己也打心眼儿里也觉得有些舍不开望秋了,是不是自己上辈子是跟望秋过成了一家人,原本命里这辈子还应该嫁给望秋,就像自己姊妹几个的命一样,给命运给折腾了,阴差阳错地就嫁给了望春?她这样胡乱地想着这些事儿,不管咋的吧,这都是命,自己都得认了。老话都说了,不管哪个人再盛分,都不能跟命争。哪怕这个人盛分得连鬼都兼职他觉得害怕,他一样争不过命。既然自己嫁了望春,不管望春咋的,自己都要好好地做他的女人,本分地为他守着家,为他生孩子养孩子。就算是现在自己心里明白,自己不在他望春的心里,也一样得为他望春守住了妇道,守着家,守着以后生下来的孩子。望秋心里疼自己,自己心里也明白,只是自己得为望春守节,不能背后对不住他望春。再说了,自己是望秋的嫂子,眼下婆母娘也不在了,老话都说了——嫂娘,嫂娘,嫂子就是娘。自己是嫂子,以后就得像娘一样去疼他望秋,哪有娘寻思着要跟儿子咋的一回事儿了?刚才的那种身上火烧火燎的心思不能再有了,要不的话,就会遭雷劈的。
  院子里传来了望秋收拾东西的声音,噼哩乓啷的一阵子之后,就听见院门给关上了的声响,紧接着就是望秋开他那间房子门的声音。小米听着这些声响,心里似乎一下子踏实了不少,但是,很快她又觉得像是少了些啥子似的空落了。以往的这个时候,望秋总是陪着自己没完没了地说话,说着一些他在外面见到的新鲜事儿,自己总是要催他好多次,他才很不愿意似的回他的那间房子里去。今儿,是不是因为刚才自己的那些话说得重了,让他望秋觉得脸面上扛不住了,伤心了?自己也没说别的啥子呀。不由得她又琢磨起刚才望秋给他戴手镯子的那阵儿,仔细地想着自己都跟望秋说了些啥。她前前后后寻思了老半晌儿,也没寻思出自己有哪句话说得重了。是不是望秋他自己想得多了,觉出了啥子,自己就难为情了,不好意思再跟自己唠扯些啥子?可能是这样吧,要不,这个时候有他望秋陪着漫天漫地地说些稀奇事儿该多好啊。
  望秋那边很快就没有了啥子声响,小米无意识地翻了个身儿,她这时候才发现玉米一直在瞅着自己,两个小眉头还一直在紧皱着。
  “大姐,你今儿是咋的了?心里有啥事儿了?”玉米见小米瞅见了自己,瞅着小米问。
  小米向玉米笑了笑,试图遮掩住自己的心思,撒谎说:“姐心里没啥大事儿,我在想咱们豆子哥和蚂蚱大爷,出门儿这些日子了,也不知道在外面咋样。”
  “前几天豆子哥不是来信说,他跟蚂蚱大爷在外面挺好的吗?还说蚂蚱大爷这些日子心情比以前好了,人也比以前显得胖了,身子骨也显得结实了,两腿也觉得比以前走路有根儿了。”玉米听了小米的话,紧瞅着小米说。
  “信上是这么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担心着是咱们豆子哥怕咱们担心,故意把在外面的事儿写得很随心,这样,咱们就不会挂念着他们了。”虽然是小米为了遮挡自己的心思撒了个谎儿,可这话赶话儿,一下子就把她的心思都赶到了豆子和蚂蚱大爷的身上。她瞅着玉米说,“要是豆子哥和蚂蚱大爷离咱们很近就好了,咱们平日里也能抽个空儿去看看他们两个,帮他们两个该洗的洗,该缝的缝。这离得大老远的,他们两个在那边衣裳脏了得自己洗,衣裳破了得自己缝。也不知道吃食儿上是不是靠得住,在家时,不管吃好吃歹,一天三顿都能吃上个热乎饭。”说着这些,她的心思一下子就飞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但是,她想象不出豆子和蚂蚱大爷两个人在那里咋的一个干活儿法儿,只看见豆子哥和蚂蚱大爷两个人累得疲惫不堪的样子。虽然豆子哥的信里说是在给人家盖大楼,大楼不是村子里这样的房子,咋的一个盖法儿,她琢磨不出。在她的印象里,好像只看见过村子里的人家盖房子,这盖大楼跟盖房子应该不会一样。
  “大姐,不会有啥的。工头是猫春他哥,一个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咋的他也得把咱们村子上去的那些人给安持好了吧。”玉米见小米一下子又担心起豆子哥和蚂蚱大爷来,笑了一下,说,“豆子哥和蚂蚱大爷在一起,平时两个人还会互相照看着。”
  “豆子哥年轻,身强体壮的,在家也是累着长大的,苦和累在他跟前也不算个啥儿了,倒不用让人担心。主要是蚂蚱大爷,他年纪大了,身子骨又不好,两条腿走起路来也没个根儿,别说干活儿了。在家吧,活儿就是两个庄稼季儿上紧张一些,平日里也没啥子让人掏大力气的活儿。这在外面给人家盖大楼,那不得一天到晚地忙呀,中间也不会有啥子歇着的空儿,蚂蚱大爷的那个身子骨,我还是担心着时间一长给抖搂的散架儿了。”小米叹了一声,然后瞅着玉米,催着玉米说,“作业写完了就早点睡吧,明儿早起还要起早去上学堂呢。”
  玉米把作业本子拿到了小米跟前,瞅着小米说:“大姐,今儿你还没看我写的作业呢。每天你都是看了我写的作业才让我睡觉。”
  虽说小米小时候读的那三年书早给每天的劳累挤出了她的记性,尽管玉米写的那些字儿她认不得三俩的,但是,每天能瞅上一阵儿玉米写的字儿,她心里就觉得很踏实。她从玉米的手里接过作业本子,一手一撑床铺,整个人就坐了起来,然后两手翻着玉米的作业本子来回地看。翻到最后一页,她愣了一下,玉米为了节省,把后面的本皮儿上也都写满了字。她抬头瞅着玉米,问:“本子没了?”
  “大姐,有,你给我买的那些本子还多着呢。”玉米笑着回答说,“我就觉得这本皮儿上干干净净的,不写字就可惜了,就自己画了格子写字了。”
  小米眨了一下眼,一笑,说:“玉米,你这样想很对,知道东西不能浪费了。”
  “大姐,我知道,以前咱们姊妹几个的日子苦,眼下有点儿宽敞些了。虽说咱们的日子眼下宽敞了点儿,就算是再宽敞一些,也不能拿着东西瞎糟蹋。以前咱们家啥咋的一分钱一分钱地积攒着过日月儿,我都在心里记住呢。”玉米瞅着小米,笑着说。
  “玉米,你能记住这些,大姐心里很高兴。按老话说,人不能忘本。原来咱们过的啥样的日子,这辈子咱们都不能忘。”小米瞅着玉米说,“不过,眼下咱们手里多少比以前宽松了点儿,咋的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刻薄着过日子了,有些事儿上该俭省的还得俭省;有些事儿上要俭省,但不能俭省得太过了;还有些事儿,能俭省的也不能俭省,就像你跟麦子上学这事儿,该买的本子和笔,再咋,也不能省着,就算是从其它事儿上俭省着,也能给你俭省出一杆笔和一个本子出来。往后呀,别在这本子皮儿上自己画格子写字了。这本子皮儿就跟咱们穿的衣裳一样,它是包里面的这些纸的,你这样一画格子写字,这皮儿就变得脆了,大姐也就不好给你把这本子放着了。”
  玉米点了点头,然后从小米的手里接过本子,连同那根只剩下不到二寸长的铅笔收拾进了她的书包。她回头瞅着小米说:“大姐,这两天就要星期天了,我想趁着这两天回咱们家看看,好长时间没回了,想我二姐和麦子了。”
  小米看着玉米,沉了一会儿,说:“回吧,明儿咱们一块儿回。”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