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191章 紫苏水

第191章 紫苏水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1-30 19:43:14      字数:4609

  癞包娘听了小米的这些话,又叹了一声,很心疼地瞅着癞包说:“就依着你这个奶奶的话吧,浇过水的窝窑儿插上红芋秧苗子之后,赶紧着帮着封土,省得到时候再让你这个奶奶插手封土了。”
  癞包听了娘的话,只好依着小米的安持到地里去插红芋秧苗子。
  “刚才我也跟你说了,这插秧子封土的时候,一定要把红芋秧苗子插得直溜站着,封得直溜站着。这样,才能红芋秧苗子的根儿四周围都能结出红芋来。要是插得不直溜,封土的时候再不把红芋秧苗子扶直溜了,以后就会根儿四周围有一半儿结出红芋来。就算是四周围都结出红芋,还是会有一半儿的还有长得小。”癞包娘见癞包依着小米的话开始往浇过水的窝窑儿里插红芋秧苗子,嘴里再一次提醒着癞包。
  癞包答应着娘的话,把那些红芋秧苗子都插得直溜溜地站着了。不过,尽管他把那些红芋秧苗子插得很直溜,只是不大会儿,那些红芋秧苗子就会侧歪倒了,这跟那些红芋秧苗子打午晌儿就失去了根部供给的水分有关,与癞包没啥子牵扯。
  小米呼哧呼哧地压满了两桶水,捡起扁担往肩膀上一搭,两手拽着扁担两头的扁担系子,腰一弯,扁担系子下的两个钩子就勾住了水桶的襻子。她一个塌腰,身子一直,两桶水就给她挑离了地面,然后就挑起两桶水忽闪着肩上的扁担进了地。这些活儿对她来说,那是手到擒来地熟络,利索劲儿不是一般人就能赶得上的。黄庄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就曾不止一次地说过,她要是托生成个男娃子,这一身的身手,那可是了不得了。人们这样说着显得很轻快,但是人们的心里也都明白,有这样利索的身手,就会多受不少的累。同样多的活儿,身手不利索的人悠跶着干,赶得不紧,就不会觉出啥子累来。而身手利索的人一般性子都比较急,啥事儿都恨不得一下子就干得利索了,这样一来,就会玩命儿似的赶,自然也就累了。这样性子急的人还有一个毛病,让他跟性子慢的人在一起干活儿,他会瞅着性子慢的人干活儿觉得别扭,恨不得一下子把活儿都揽过来自己一下子全干了。好在这个时候不是以前的大集体了,性子急的人干活儿跟性子慢的人拿一样的工分,吃了亏也说不出个眉眼来。这个时候各人经管各自家的几亩地,性子急和性子慢都不是再凭着工分吃饭了,各自家的那几亩地种得咋样,那就看各自家的能为了。
  癞包娘瞅着小米,自己还真的赶不上这个小媳妇儿。打她进地动铁锨开始,找井,刨窝窑儿,手里的铁锨给她使唤得哧哧楞楞的,这压水,挑水,浇窝窑儿,又一路子跟连珠炮似的没个间歇,自己要是能赶上她这样的身手儿,家里的那几亩地有癞包他爷爷奶奶旁边儿搭把手儿,就用不着让癞包帮忙儿了。
  癞包紧跟着小米,在浇过水的窝窑儿里把红芋秧苗子插了下去。他不时地抬头看着小米,似乎想跟小米说几句啥子话似的,但都没能说出口来。
  小米好像也觉出了癞包要跟自己说啥子话,不经意地看了看癞包,笑着问:“癞包,跟着我干活儿累不?”
  癞包连忙摇着头回答说:“不累。”
  “我干活儿急躁,怕拖拽得你累了。”小米把空了的一个水桶往旁边的红芋垄子上一放,接着去另一个水桶里舀水。
  “没。”癞包又向小米摇了摇头。
  小米看了一眼癞包,笑了笑说:“癞包,不觉得累就好。”她想告诉癞包以后就算是累也得忍着,但是,她没有这样说,自己曾经受过的那些苦和累自己知道是啥滋味儿。癞包这个时候就像自己当初爹死娘跑的时候一样,虽说他身边还有娘有爷爷奶奶,但他以后也得像自己当初一样去扛着他们那个家。她不知道自己是咋的了,瞅着眼前的癞包,竟然不忍心跟他说这些了。
  “奶奶。”癞包瞅着小米喊了一声,嘴巴动了动想接着说啥子,但喉咙管子动了动,似乎要说的话又给他咽了下去。
  小米瞅着癞包,一个皱眉,但脸上仍是笑着问:“想跟我说啥儿,就只管说吧。”
  “奶奶。”癞包瞅着小米,很难为情地嘴巴咕哝了老半天,说了一句,“奶奶,你心好,人也长得好看,又爱干净。”
  小米还以为癞包会跟自己说些啥子呢,听了癞包这话,她不由得一笑,说:“你这小东西,给你一顿好吃的我就心好了?就值得你这样夸了?”
  癞包很难为情地一笑,那只粘了泥的手不由得向头上挠了挠,然后摇了摇头说:“不是因为你晌午给我们兄弟俩肉吃了,我才夸这样说你,我就是觉得你心好,人也长得好看。”
  “你这小毛蛋孩子,跟你奶奶扯啥儿呢?”癞包娘一听癞包这样跟小米说话,马上就觉得癞包对小米有些不恭敬了,怪罪着向癞包说,“你这个奶奶长得好看还用你说呀,村子里有谁不说你这个奶奶是个大美人儿?”
  小米见癞包娘怪罪了癞包,马上向癞包娘笑着说:“你看,你跟他着啥急呀?他一个孩子家,说话都是有口无心的,不就是这样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还能咋的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琢磨着他这样跟你说话是对你不恭敬。小孩子家,打自小得让他知道跟长辈分的人该咋的说话,不能这样张口就胡说。”癞包娘瞅着小米说。
  “他也没胡说啥儿呀!”小米一下子迷糊了癞包娘的意思,瞅着癞包娘说。
  “他咋的能跟你说你长得好看呀?”癞包娘回了小米。
  “这又有啥子呀?他说我长得好看就对我不恭敬了呀?”小米这才明白过来癞包娘的意思,向癞包娘一笑说,“咋的了?他还不能说我长得好看了?”
  癞包娘向小米笑着说:“倒不是这个!我总觉得吧,小孩子家这样跟长辈分的人说话不好,再咋也得有个长幼吧。他要是跟你平辈分,他这样说话算是玩笑话,倒没啥错。可他辈分晚,这样跟你说话就不成。”
  小米皱了一下眉头,似乎觉得癞包娘的话很有理儿,也就不再跟癞包娘争较着说些啥子了。她把手里的水桶向前拎了几步,回头瞅着癞包刚才糊在头上的泥,向癞包说:“先把头上的泥洗洗吧,呆在头也不好看,待会儿要是再一出汗,糊得满脸满脖子都是。”说着,她让癞包把手里的红芋秧苗子放到地上去,自己从水桶里舀出一碗水,对着癞包的两手就慢慢地浇了下去,同时要癞包撩起水先洗了头上的泥。
  “癞包,以后每天把自己收拾得利整点儿。洗脸的时候不能光洗脸,脖子和耳朵后面也要洗洗,省得人家说咱脖子黑得跟轧车轴似的。”小米一边给癞包往手上浇着水,一边安持着癞包说,“整个人收拾得干净利整了,别人瞅着心里喜欢,也就会打心眼儿里稀罕你。”
  癞包一边洗着头上的泥,一边向小米点头答应着,然后两只手在脖子上和耳朵后面来回地搓了搓,竟然咯咯吱吱地搓出了不少的黑灰来。
  “你看,这样洗了几下,整个人就显得白净了不少。”小米见癞包把脖子和耳朵后面的灰搓下了不少,马上夸着说,“打今儿起,以后在洗脸的时候要养成习惯了,不能说累了或者咋的了,就跟猫洗脸似的撩着水在脸上糊拉一把就算了,脖子和脸都要洗得透了。”
  癞包又向小米点了点头,撩起衣襟把手脸和脖子擦了擦,然后仰脸向小米一笑。
  “转过脸去让你娘瞅瞅,这一洗就显得多精神。”小米向癞包笑着说。
  癞包依着小米的话转过脸去,喊着让娘瞅了瞅。
  癞包娘可能也没有想到,他们家的癞包把脖子这样一洗,一下子变得很新鲜了。她瞅稀奇似的盯着癞包看了好一阵儿,很激动似的向小米说:“癞包经你这样一收拾,还真觉出跟平日里不一样来。”
  小米笑了笑,说:“哪儿说我收拾的,是他自己收拾的,我就说在旁边提了个醒。你也看出来了,癞包要是收拾利整儿了,显得很精神,也很俊朗。等他长大了,也会出落成一个很俊的后生。”
  癞包娘回头向小米很得意似的一笑,说:“就是咱们这个家境不是个说道儿了。”
  “家境,慢慢癞包也大了,能挑能扛的了,家境还愁着没个变化?”小米向癞包娘说着,弯下腰来接着往那些窝窑儿里浇水。
  癞包经小米这么一说叨,整个人身上又来了劲儿似的,干起活儿来也显得更利索了,手里的红芋秧苗子一根紧接着一根地往浇了水的窝窑儿里插,追得小米浇水都不得不放快了。
  整个晚晌儿小米刨窑儿担水,癞包只管插秧,癞包娘负责封土,七、八分地的春红芋就这样紧赶慢赶地给栽上了。小米瞅了瞅剩下来的春地,心里估摸了一下,明后两天自己赶点儿紧,一个人也差不多就能把它给栽齐了。
  “明儿这样,早起间儿我去拔红芋秧苗子,午晌儿间儿我们家栽,晚晌儿见再过来帮你们家栽。就这么多的春地了,估摸着两个晚晌儿松松快快地就栽完了。”癞包娘帮着往架子车上收拾着东西,回头瞅了瞅小米,然后看了看这块地,向小米说,“这个活儿,你心里也别着急,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儿。”
  小米转过头向癞包娘说:“明儿你们家还是晚晌儿栽吧,晌午间儿栽春红芋不好,日头一烤一晒,要好多天才能返醒过来。这晚晌间儿栽下去,一夜的露水一潮,基本上也就定根儿活稳了。我们家的这点儿地你也不用上心,明儿我看着要是望秋他们爷儿俩的活儿不是太忙,就让他们早点儿回来,一个晚晌儿就差不多把这点儿地给栽齐了。就算是栽不齐,也剩不下来多少,我一个人忙活着也要不了多少时辰。”
  “那就明儿看吧。要是他们爷儿俩不得闲的话,我们娘儿俩再过来帮把手儿。”癞包娘见小米心里有了合计,瞅着小米点了点头说,“反正明儿我赶早去拔红芋秧苗子,万一望秋他们爷儿俩没啥空儿,我们家就赶在午晌间儿栽。要是他们爷儿俩明儿有空儿,我们家就晚晌间儿栽。”
  “你们家该咋的就咋的吧,不用想着我们家咋的了。说个不好听的话,你也别把这话往心里去,就算是我们家的这点儿春红芋荒着了,年景儿上还是比你们家踏实些。多少我们家还有点儿外进项,你们家除了那几亩地,没的啥子指望。所以说,你就别把我们家的这点儿春红芋放到心里去。”小米瞅着癞包娘,这几句话刚落音儿,忽地觉得肚子里猛地一疼,紧接着就像有啥子在肚子里乱蹬乱踹一样,扑腾扑腾动了几下。她不由得两手一下子捂起了肚子,整个脸色也一下子僵了。
  癞包娘一见小米这个神色,马上惊吓了一样瞅着小米急急地问:“你这是咋的了?”
  小米憋着气儿向癞包娘一笑说:“没咋的。”
  癞包娘很不相信地又把小米上下瞅了瞅,皱着两个眉疙瘩追问着说:“你这人就是,整个晚晌儿也不让人跟你替换着挑桶水,累着了?”
  “也没啥,就是觉得肚子里像有啥子在蹬腿儿踹脚似的。”小米笑了一下说。
  “你这是有了,累着了,孩子在里面发毛呢。”癞包娘马上瞪大了两眼瞅着小米说,“以后你可得小心着了,千万不能再像今儿晚晌儿这样累着了。回去之后,我得赶紧给你找点儿干紫苏梗子熬水喝,能让孩子在里面安稳了。这个时候你啥也别动了,等会儿让癞包先用架子车把你拉回家去,回头再让他过来拉压水井这些东西。”
  小米一笑,说:“没事儿。”
  “啥没事儿?”癞包娘马上不高兴了似的瞅着小米,很正经八百地说,“今儿是第一次觉得孩子在里面动了吧,这个时候你就得小心着,别拿这事儿不当一回事儿!”
  虽说小米已经不再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了,毕竟还是一个没有成年的女子,毕竟还没有经历过生和育这些事儿吗,对于癞包娘这样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的话,她还是不由得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呀,你也别要强着想一个人把这片春红芋地自己栽了。等晚晌儿望秋他们爷儿俩回来,你不好意思跟他们爷儿俩说,趁着赊欠你们家的红芋秧苗子,这事儿我去跟他们说叨去。”癞包娘瞅着小米,把拾掇到架子车上的东西又给拿了下来。
  “把这些东西还放到架子车上吧,没多大要紧的事儿,我也不会坐到架子车上让癞包把我往回拉。”小米瞅着癞包娘把收拾到架子车上的东西又往下拿,马上劝着癞包娘说,“这个时候歇上一会儿,待会儿也就没啥事儿了。”
  “你呀……”癞包娘埋怨似的向小米叹了一口气,只好把自己拿下来的东西再收拾着往架子车上放,摇着头仍怪罪似的说,“你呀,就是性子倔,可这个时候可不是耍倔性子的时候。平时也没个人照顾你,你自己再不小心着把自己照顾好了,那咋的能成?待会儿回去之后,我得多给你弄些老紫苏梗子在那儿放着,要是哪一天孩子在肚子里闹腾得狠了,你就熬些紫苏梗子水喝,管用着呢。”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