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184章 公家人调查小米

第184章 公家人调查小米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1-29 15:57:49      字数:5187

  小米的心里一疼,愣头青和自己的公爹是同吃着望春他奶奶的奶水长大的,这是婆娘活着的时候跟自己说的,平日里愣头青有点儿脑子里缺筋少弦儿,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很少跟他呛着茬儿说话,唯恐着跟他呛了茬儿会惹得他跟人耍天不怕地不怕的大棒子脾气。但是,尽管愣头青有些缺筋少弦儿,对于这个家,他很亲热,虽说按照辈分他还是公爹的叔字辈的人,公爹要是在他面前说个啥儿,他就听个啥儿。在公爹的面前他也很少说话,总是听着公爹的安持,帮着公爹前前后后地忙。很多事儿他做起来显得很笨手拙脚的,但是他还是很热心地帮着忙。有时候他会忙得让一些事儿过后还得重新再忙上一遍,让人觉得他越帮反而越忙了。但是,公爹从不说他帮了倒忙儿,还会向他很感激地说上几句话,让他高兴得脸上一直笑个没够。今儿他就这样死了,以后这个家里就他就再也不能过来帮忙儿或者听公爹说话了,这个村子里以后也再见不到他了。
  癞包娘回头瞅了一眼小米,叹了口气说:“愣头青这个家伙,今儿把自己的命搭上了,虽说算是给村子里做了件好事儿,这也太不值当的了。他这一死,怕是就没啥子碍着他女人的眼了。虽说他的大孩子也大了,小闺女再有几年就能出阁嫁人了。他女人跟他生了孩子,又跟他在一起过了这么多年,可这些年他女人没拿他当回事儿,心里不热和他。”说着,她压低了声音凑到小米的耳朵跟前,接着她的话说,“村子里有不少人说她跟牛大锤有点儿扯不清秧秧子,有人有鼻子有眼儿说得跟亲眼瞅见了似的真着。其实吧,这事儿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大都看得出来,就他愣头青缺筋少弦地看不出来。外场儿上他还时常咧着嘴巴笑着把自己的女人说得跟花儿似的,老少爷们儿们听着心里酸,可这事儿又不能说跟他说。就算是有人想告诉他,也担心着他那不通气儿的大棒子脾气上来了会闹出啥事儿来,也就不会告诉他了。这下好了,他这一死,清净的也清净了,不清净的也清净了。”
  “啥?”小米不由得瞅着癞包娘,很不敢相信地问了一句。
  “这事儿别说人们没见个真着,就算是有人撞上了,也装作没有瞅见。”癞包娘很替愣头青觉得委屈似的说,“这人,缺筋少弦儿也太不透溜了,自己的女人对自己啥样儿就觉不出来。”
  小米咋的也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儿,愣头青的女人要是真的和牛大锤有那档子事儿,这两个人都不是好人。女人,既然嫁了一个男人,就得很规矩地守着这个男人好好地过日子。男人,要是娶了一个女人,就该本分地守着自己的女人,不能越规负了自己的女人。要是他们两个人有那档子事儿,愣头青的女人就离了妇道,牛大锤也负了牛笔他娘。琢磨到这儿,她还是不由得摇了摇头,咋的可能会是这样!愣头青的女人虽说自己没见过几次面儿,但是,自己还是觉得她不会是那样不顾廉耻的女人。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女人,咋的能会这样,也不可能这样。再说了,牛大锤是这个村子里的体面人物,平日里说话办事儿都显得规规矩矩。这样一个体面人物,能会做出这样不体面的事儿?他就不怕给人知道了会把他另眼相看?从这儿来看,牛大锤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儿,老少爷们儿们对这两个人的说法儿怕是一个胡扯。可能是他们两个得罪了啥人,人家这样胡扯着损他们两个的名声。
  “牛大锤和愣头青女人两个人把那些事儿做得不显山不漏水的,平时两个人像是都到庄稼地里去,从来不在家里做那些事儿。倒是有一年秋上,有人瞅见他们两个人从芝麻地里出来了,也就怀疑着这两个人有那档子事儿了。”癞包娘向远处瞅了瞅,回头向小米说,“起初人们还都不信,说是这事儿是胡扯。后来有一年的冬天村子里的男劳力都去挖河做河工了。牛大锤是大队里的人,村子里到河工上来回都很方便。有一天晚上村子里有人瞅见她们两个人在一块儿了。打那之后人们就相信了他们俩有事儿了。不过谁也没有抓个正着,背后人们就把这事儿当个笑话。”
  小米听着癞包娘的话,心里不由得一愣,还真有这事儿?她紧瞅着癞包娘,皱着两个眉头想问个彻底。但是,她马上又在心里怪罪自己,这是啥事儿,自己咋的能会操这份心呢?
  “这愣头青一死,牛大锤没啥子顾及了,愣头青的女人也没啥子顾及了,估摸着这两个人呀,以后有的戏唱了。”癞包娘有点儿担心天会塌下来似的叹着气说。
  “这事儿呀,不管有没有,咱们都管不着,以后呀,咱们就费着心思,想法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就成。”小米拦住了癞包娘的话,说,“别人这样的事儿咱们尽可量地别去操心,省得到时候惹出啥子是非来。”
  癞包娘听小米这么一说,马上笑着说:“是,村子里这样的事儿不关咱们啥事儿,咱们也就是图个稀奇,快活快活嘴儿。以后不管村子里再有啥事儿,就依着你说的,咱不闲嗑这个牙儿了,谁爱咋的咋的,跟咱没啥子牵扯。”
  “我这就给院子里的羊拽些干红芋秧子,把它们喂喂,咱们做午晌饭儿。外面死人的事儿跟咱们没啥子牵扯,等公家人把事儿处理好了,咱们两家上门烧两张纸行个素孝,别的也不能咋的。”小米看了癞包娘一眼,说着就去了堆在院子门口的那个红芋秧子垛。
  “那我也赶忙回去做饭,午晌饭儿后我跟癞包和癞豆儿一块儿过来,咱们一块儿下地帮你把今儿晚晌的春红芋栽上。”癞包娘见小米去垛上拽干红芋秧子了,向小米招呼了一声,回头看了看小米他们家院子里的那些羊羔子,然后就回了。
  小米费劲巴拉地拽了些干红芋秧子抱进了院子,那些羊见了这些吃食儿,都伸着脖子很委屈地向小米叫着。她把干红芋秧子往地上一放,挨个儿解开了那些拴着的羊绳子,很快,这些羊围着地上的干红芋秧子挤到了一起,相互争抢着咕咕喳喳地开始往嘴里嚼食儿。那些没有上绳子的羊羔子这个时候也凑热闹似的在这些大羊的身子下面钻来蹭去的,并不时地向地上的干红芋秧子嚼上两口,然后又蹦跳着蹿了出去,互相嬉戏着抵头干仗。她瞅着眼前的这些羊像传说中的土匪一样相互争抢着吃地上的干红芋秧子,心里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咋的了,竟然觉得有点儿不自在了。按说,这个时候外面的春草已经绿了田间地头和荒坡,要是家里有空闲的人手儿,这个时候把这些羊赶出去吃些春草,很快就能补上冬天掉下的膘来。可眼下哪儿有这样的人手儿呀,玉米要念书识字儿,再咋也不能耽误了她。这个家,公爹和望秋爷儿俩一天到晚在外面忙着挣钱,眼下的里里外外也都指望着自己,就算是公爹每天回来都安持着要自己不能太忙了,可节气在这儿向前赶着,家里里里外外的事儿都在那儿摆着,自己能眼瞅着地里要耽误节气,里里外外的事儿要摆在那儿不动吗?作为这个家里的儿媳妇儿,作为这个家里的一口人,不管是地里还是家里的活儿,自己都不能偷懒不管呀。公爹和望秋两个人每天也够忙够累的了,家里的这些事儿再撂下来等着他们爷儿俩去做,情理上也说不过去。这个家的里里外外,眼下就得自己可着劲儿操持着呀。她又从院子外面给这些羊拽回了一些干红芋秧子,有这些干红芋秧子,这些羊也能吃个差不多了,待会儿再给它们饮上两盆水,它们也就能消停一阵儿了。
  院子里的这些羊这个时候只顾着争抢着吃食儿了,也就消停着不再委屈似的叫了。小米瞅了瞅这些羊,这些羊这个时候是消停了,可鸡圈棚子里的那些鸡这个时候也该添食儿了。好在婆娘死后公爹把几百只鸡分着和春梅姐两家养着了,要不单是那些鸡,每天就能吵得人不能安生。鸡这东西还不像羊,羊这物件儿,肚子吃饱了就卧下来倒磨反刍,显得很消停。鸡这东西,前面吃后面拉,一天到晚都能吃,一会儿没食儿吃了,就会满圈子里闹腾。
  小米给圈棚子里的鸡添了吃食儿和水,就着忙着要进灶房里做午晌饭儿。今儿拔了这么多的红芋秧苗子,晚晌儿不赶点儿紧,怕是要贪黑儿了,虽说癞包娘要过来帮忙儿,必定地里的水不方便,要到很远的水塘里一担子一担子地往地里挑。一桶水也就是十几个窝窑儿,一担水也最多也就是三十几个窝窑儿。虽说红芋这东西很皮实,有点儿潮气儿就能活下来。可必定这是在种庄稼,一个窝窑儿的水浇得少了,栽下去的红芋秧苗子要得很多天才能返醒过来,这样就耽误它长秧子结红芋了。就在她刚围上围裙想要洗锅的时候,两个戴着锅盖帽子的公家人进了院子,招呼着要小米配合他们的工作。
  小米解下围裙来到院子里,先是客气着给这两个公家人让了座儿,然后很迷糊地瞅着这两个公家人。
  “今儿你们村子里发生了命案,作为我们执法机关,根据群众报案,及时赶到了你们村子。据村子上的村民反映,说你看见了愣头青牛大棒子和牛老歪最后的厮打。我们两个过来就是想让你把你所看到的情况能如实地向我们做个反映,以便我们能真实地掌握情况。”一个公家人坐下来之后,瞅着小米说,“虽说凶手已经畏罪自杀,这个案件也算是彻底侦破了。可是,案子侦破了,我们是要按照程序写出结案材料的。鉴于你亲眼看见了愣头青和牛老歪两个人最后的厮打,我们希望你能仔细地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把当时的情况向我们反映得具体一些,配合我们把案发时的情况掌握得更详细、更准确一些。”
  这个公家人说的一些文词儿,小米听着有些迷糊,不由得她问了一句:“啥是畏罪自杀?”
  “畏罪自杀,就是愣头青杀了人,心里害怕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就自己喝药结果了自己的性命。”说话的公家人向小米解释啥是畏罪自杀。
  “啥是刑事责任?”小米又是一个迷糊。
  说话的公家人见小米又这样问,不由得摇了摇头,向小米一笑说:“刑事责任就是……他犯了人命案了,按照国家的法律他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老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杀人偿命就是刑事责任。”
  小米似乎明白了啥子叫刑事责任,但是,愣头青把牛老歪爷儿俩整死之后并没有啥子害怕呀?根本说不上是啥子畏罪。他喝棉花药死了,是他觉得自己把牛老歪他们爷儿俩都杀死了,欠了他们爷儿俩的人命,是他自己想着要偿命的,跟这两个公家人说的畏罪自杀也根本扯不上啥子。看来,这公家人的嘴也靠不住,也会胡扯八说,畏罪就是畏罪,不畏罪就是不畏罪,咋的他们一张嘴就把这两样事儿扯成了一样事儿。再说了,愣头青也给牛老歪他们爷儿俩偿命死了,事儿也就算是了结了,这些公家人还缠着要知道他们咋的厮打的有啥用处呀?这些公家人,吃饱了撑得拿这事儿折腾着消化食儿呢。虽说自己觉得这两个公家人有些六根指头挠痒多这一道儿,但是,他们是公家人,胳膊拧不过大腿去,他们咋说老百姓就咋听,他们要自己说啥,自己就说些啥。接下来,她把自己看到的事儿说了一遍,最后说:“这也不能光怨愣头青一个人,也怪牛老歪他们爷儿俩平日里拿愣头青缺筋少弦儿地不识数,欺负人家太狠了。要不,愣头青也不会一下子就把他们爷儿俩都给收拾了。老话说了,这人千万别作恶。恶作得多了就会有报应,人不报天报,天不抱人报,总会有报的。”
  那个一边听着小米讲那些情况一边往那沓儿信纸上写字儿的公家人停下了笔之后,反复把写在信纸上的字儿看了两遍,然后把信纸往小米面前一递,要小米看看是不是记的和小米说的一样,如果有不一样的地方,请小米指出来。
  小米瞅了瞅递到自己脸面前的信纸,摇了摇头说:“不识字儿。”
  写字儿的公家人见小米不识字儿,就把递出去的信纸收回来,要小米仔细听着他念上一遍,有不对地方要及时说出来。接着,他就像小学生念仰脸书似的把写在信纸上的字儿念了一遍,然后瞅着小米问是不是有啥不一样的地方。
  小米摇了摇头,说写的跟自己讲的一样。
  “那你就在这份材料上签字儿吧。”写字儿的公家人把手里的笔递向了小米。
  小米很难为情地一笑,说:“我字儿都不认识,哪儿会写字儿呀。”
  “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那个没有写字儿的公家人有点儿不相信似的盯着小米。
  小米摇摇头,很肯定地说:“不会。你们也别笑话我,打自小就没进过学堂,笔就不知道咋样拿法儿,咋的能会写自己的名字?”
  “只有这样啦,我在需要你签字的地方把你的名字写下来,然后你就在你的名字上按几个手印儿。”写字儿的公家人把手里的信纸重新垫在小米为他准备的那条长凳子上,在信纸上的几个地方写下了小米的名字,然后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盒印泥。他打开印泥盒子,要小米伸出手指头蘸上印泥往信纸上按手印儿。
  长这么大以来,小米还从来都没有按过手印儿。但她听人说过,这手印儿一按,就铁定了自己所说的话,再想滚嘴不承认都不好使了。不过,今儿自己也没有讲别的啥子,按手印儿就按手印儿。她把手指头在印泥上蘸了蘸,然后跟着写字儿的公家人在信纸上找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名字自己虽然不会写,但自己认识,多少自己也上过三年级,虽说这些年一直忙着拉扯几个妹妹了,再也没有念过书看过字儿也没有拿过笔了。可在麦子妹子跟大舅念书识字儿之后,又把自己的名字写给自己看了。她在信纸上跟着这个公家人的手指头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公家人,这字儿写得也不咋的,把自己的名字写得枝溜巴茬的,跟鸡挠食儿蹬出来的一样,还赶不上麦子妹子把自己的名字写得好看呢。
  写字儿的公家人在小米的名字上点了点,小米跟着这个公家人在自己的名字上按下了红彤彤的手印儿。她瞅着自己按下的红彤彤的手印儿,自己的这几个红彤彤的手印儿是向公家人证实了当时愣头青是咋的摔牛老歪了。很快她转头看着这个让他按手印儿的公家人,问:“咋的我后面说的话没记在这信纸上呢?”
  “什么话?”写字儿的公家人一惊,瞅着小米问。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