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183章 小米为癞包娘的打算

第183章 小米为癞包娘的打算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1-29 15:13:02      字数:6279

  小米不知道牛老歪和牛斜眼儿他们爷儿俩这些年到底在卧牛岗子作了多少恶,也不知道他们爷儿俩在老少爷们儿们心里留下了多大的记恨。但是,瞅着老少爷们儿们戏台周围看戏一样说着些不疼不痒的话,瞅着孩子们一跳一蹦过年了一样的高兴,她说不清是该为牛老歪他们爷儿俩心疼了,还是该为老少爷们儿们心酸了。有句老话,叫——打狗刨捡鲢鱼,各人各混法儿,牛老歪爷儿俩死了还这样不招人待见,这也是这爷儿俩这些年在卧牛岗子上维持的吧,也不能怪罪老少爷们儿们这个时候咋的了。
  “走吧,咱们回,别搭理这些事儿。”癞包娘回头见小米在瞅着老少爷们儿们,催了小米一句,说,“回去歇着,早点儿做午晌饭,吃过饭还要去栽红芋,哪有心思搭理这事儿。”
  癞包娘的话刚落音儿,就听见村子外面响起了呜哇呜哇的声音,并且很快这声音就进了村子。大约摸癞包娘在哪儿见识过这种呜哇呜哇的声响,她向小米说啥子秘密似的说了一句——“公家的人知道村子里的事儿了,这就来人逮愣头青了。”说着,她把扁担两头的篮子往地上一放,肩上扁担从头上一迈就抓在两个手里,等着瞅稀奇似的站了下来。
  小米没见过这样的阵势,也随着癞包娘站了下来。
  尽管老少爷们儿们对于牛老歪他们爷儿俩的死不是咋的上心,但是,不管牛老歪爷儿俩平日里咋的对待屋里的娘儿俩,但毕竟他们是一个锅灶里吃饭的一家人,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牛老歪的女人还是一路紧跑着报了官。得到报案的官府上的人开着小车,拉着牛老歪的女人,一路呜哇着哨子的声响就到了卧牛岗子。
  村上的老少爷们儿们平日里很少见到这样车顶子上装着会一红一蓝转悠还会呜哇呜哇叫唤的彩灯,都很胆怯地围在一起瞅着车顶子上的彩灯,伸不开手指似的指了指小车上的彩灯,小声议论着彩灯咋的会转悠还会呜哇呜哇地叫唤。
  小车上先是下来了牛老歪的女人,紧跟着牛老歪的女人下来了几个戴着锅盖儿一样的帽子的公家人。这几个公家人先是围着牛老歪转了两圈儿,一个公家人很胆大地翻着牛老歪的身子,另一个公家人还拿着一个小砖头块子大小的照相机,跟着那个翻动牛老歪身子的公家人一闪一闪地对着牛老歪来回咔嗒咔嗒地照相。老少爷们儿们见公家人给牛老歪照相了,很替牛老歪叫好似的说牛老歪死得值了,死了还能让公家人给他照相,就是不知道公家人会不会因为给牛老歪照相了向牛老歪的女人要相片儿钱。
  就在几个公家人围着牛老歪又是给牛老歪翻身子又是照相又是往本本儿上写啥子的时候,愣头青牛大棒子一手拎着一个空棉花药瓶子向这几个公家人嚷叫着就过来了——“我就是愣头青牛大棒子,这一个是我活活儿地给我摔死的,他们家还有一个是让我用钉耙几钉耙夯死的。摔死的是牛老歪,夯死的是牛斜眼儿,他们是爷儿俩。你们公家人不用忙乎了,我给他们爷儿俩抵命。看见没?这瓶子棉花药我全喝下去了,一会儿就走人了。”
  公家人一听愣头青这么喊,奔过去两个三下五去二地就把愣头青按倒在地了,然后就反铐起愣头青的两只手脖子,架着愣头青往那个小车儿里塞。他们把愣头青塞到小车儿里之后,一个抓住愣头青一只胳膊和脖子陪愣头青在后面坐着,一个进了前面的车门儿又让车顶子上的彩灯叫唤起来,呜哇呜哇地又箭一样地开走了。
  留下来的两个公家人又在牛老歪的前后忙活了一阵儿,吩咐着要村子里的几个老少爷们儿们把牛老歪的尸身帮着给抬回牛老歪他们家去。一个公家人把愣头青丢下来的棉花药瓶子捡起来放进了一个很干净的袋子里,然后又在袋子上写了几个字儿,然后就和另一个公家人一道儿跟着牛老歪的女人去看给愣头青用钉耙夯死了的牛斜眼儿了。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不知道这两个公家人是不是还会给牛斜眼儿照相,是不是还会拿着尺子在牛斜眼儿的身上前后左右地量,也跟着这两个公家人去了牛老歪他们家。几个给公家人吩咐了的老爷们儿拽胳膊的拽胳膊,扯腿儿的扯腿儿,抬一头死猪似的架着牛老歪的尸身跟在人们的身后。
  “回吧,没咱的啥事儿。”癞包娘把放下来的担子重新挑到了肩上,回头向小米说,“官府的人插手管这事儿了,愣头青也喝药了,这事儿也就算是到头儿了。”
  小米又瞅了瞅给人们像死猪一样架着的牛老歪的尸身子,刚才还在自己面前戳腾着要自己跟公爹分家过日子的牛老歪,转眼儿间在自己面前就是一个死人了,自己还眼睁睁地瞅见了愣头青拎着他的脚脖子摔腾他的最后那几下。
  癞包娘两手拽着扁担两头的扁担系子,脖子向压着扁担的肩膀稍稍地歪着,脚下的步子走得好些日子都没有看见过了的轻快。
  小米跟在癞包娘的身后,瞅着癞包娘的后脊梁影子,瞅着癞包娘一步紧接着一步往前倒腾着的两脚,她自己也说不清自己这个时候的心思在哪儿了。
  癞包娘挑着两篮子红芋秧苗子,一路显得很轻快地回到了小米他们家。
  满院子里大大小小的山羊见有人挑着两篮子青魆魆东西进了院子,马上都扯着脖子挣着脖子上的绳子向这两篮子的红芋秧苗子炸了营似的咩咩地叫。没上绳子的羊羔子马上蹦跳着向这两篮子的红芋秧苗子围了上来,伸着嘴巴就向篮子里扯拽红芋秧苗子。癞包娘对羊不陌生,但是,她还没见过一个院子里拴了这么多的羊,也没见过满院子里还有这么多没有上绳子的羊羔子,对于一下子围上来的这么多的羊羔子,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咋的应付了,只好在原地转着圈儿让扁担两头的篮子也悠荡着转圈儿,借以躲开这些羊羔子。可是,这些羊羔子也跟着篮子转圈儿,不时地还能从篮子里扯下来一、两棵红芋秧苗子来,然后就磨动着嘴巴咕咕嚓嚓嚼了起来。没能从篮子里扯下红芋秧苗子的羊羔子见旁边有羊羔子从篮子里扯下了吃食儿,慌忙着就向吃着红芋秧苗子的羊羔子嘴里去争抢。吃着了红芋秧苗子的羊羔子见有别的家伙要向自己嘴里抢夺吃食儿,马上两后腿一立整个身子竖站起来,头一低就做出抵头干仗的架势。没能吃到红芋秧苗子的家伙一看这阵势,也不示弱地把头一低,做好了迎战的准备。紧接着就是羊羔子腾棱腾棱地在院子里抵头干仗的糟乱了,它们似乎因为抵头干仗而忘记了癞包娘挑着的两篮子的红芋秧苗子。
  癞包娘见羊羔子们比赛似的满院子里高高低低地蹿蹦着互相抵头干仗了,这才放心似的站了下来,嘴里不知道是抱怨还是咋的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我的个娘哟,都把我转圈儿转得头晕了,再转两圈儿就转晕趴下了。”
  跟在癞包娘身后进院子的小米瞅着癞包娘在那儿挑着两个篮子转圈儿,止不住掩嘴扑哧一笑,说:“哪能那样转圈儿呀,可不是能把人给转晕了。”
  “不转圈儿能成吗?你看那些羊羔子,跟土匪似的过来就抢着要上篮子里吃。这些红芋秧苗子能让它们吃吗?晚晌儿还指望着它们下地呢。”癞包娘把两个篮子往地上一放,把扁担一扔,两手抓起两个篮子的系子提起两个篮子就要往小米他们家的堂屋里去,回着头向小米说,“把这些红芋秧苗子放到屋里摊开了,看它们还能够着吃了。”
  小米紧走上几步把堂屋门给推开了,让着癞包娘进了屋。
  癞包娘把两篮子的红芋秧苗子往堂屋的当门儿一放,就忙活着要把红芋秧苗子从篮子里往外掏,说:“挨着两个夹山摆上两绺子,也能摆得开。”
  满院子里的山羊这个时候都在向堂屋里瞅着小米,一声接着一声地叫嚷着。小米这个时候似乎才记起来还是早起间儿给这些羊上的草,一个早起到这个时候,自己就一直没有得闲再给这些羊添上一把草,这些羊早起间儿吃的那些东西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反刍倒磨,肚子里也该没啥子东西了。她向院子里瞅了瞅那些羊,自打婆娘死了之后,自己就觉得这个家里的里里外外自己一个人忙活着怕是照顾不了它们了,曾想过让谷子过来把它们都还牵回去。可是,就算是谷子把它们都牵回去了,谷子一个人也照顾不过来。春梅嫂子的身子眼下已经很显怀儿了,再也不能让她做啥子重的体力活儿了。谷子要一个人家里地里地忙,哪儿还有工夫去照看这些羊啊。自己这边还有玉米,晚晌儿放学的时候她能把这些羊牵出去放放,就是早起间儿和午晌间儿自己要多操点儿心,给它们上些草。这样虽说自己忙了一些,也总比让谷子一个人忙活要强一些。
  癞包娘把两篮子的红芋秧苗子摆好之后,两手在前衣襟子上蹭了蹭,抬头向小米笑了笑说:“这样摆着,等晚晌儿去栽的时候就不会发烧了。”
  小米见癞包娘把两篮子的红芋秧苗子挨着两边的屋子夹山摆放得还算规整,很感激地向癞包娘笑着说:“你看,这多麻烦你了。你先在屋子里坐会儿,我这出去给这些羊拽上一把干红芋秧子,回来再说话。”
  “我这也不坐了,赶着回去做午晌饭儿,吃过饭我跟癞包过来帮你栽春红芋。”癞包娘说着,瞅了瞅院子里的那些羊,“晚晌儿让癞豆儿也过来,让他帮着你把羊牵出去放放。”
  “咋?癞豆儿不上学了?他才多大呀!”小米听了癞包娘的话,很吃惊地瞅着癞包娘。
  “不上了。”癞包娘叹了一口气,说,“癞豆儿上学老师们都说他心灵,我也舍不得让他不念书。可有啥子办法儿呀。他爹活着的时候,虽说家里日子不咋的景气,必定有他爹在撑着,一家人的日子也能滚着爬着地向前过,也没想着不让他们几个上学念书。癞包爹这一死,这家人的日子就更塌气儿了,癞包下学了,癞豆儿也下学了。不是我不想让他们念书识字儿,是家里实在没有供养他们上学念书的能为了。眼下我们那个家,上有老下有小,虽说癞包他爷爷奶奶还能动弹着帮我一把手儿,必定他们年纪都大了,平日里他们别有个三病五灾的就好,我也没想着他们能帮我多大的忙儿。说白了吧,我们那个家眼下就指望着我这样一个很邋遢的女人往前拉扯,我能让他们一天三顿饭不管好歹有个吃的,就算我很大的能为了,还有啥能为供着他们几个念书识字儿呀。癞包下学了,虽说年龄还小,眼下也能帮着我一把儿了。癞豆儿是帮不了我啥子,拾个柴草烧个锅,也算是中点儿用了。”
  小米瞅着癞包娘,眨了两下眼,很替癞包娘难为地叹了一口气。是啊,这样一个女人拉扯着一大家子人的日子,能让这一大家子人一天三顿饭不管好歹有个吃食儿,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哪儿还有啥子能为再去供养着几个孩子念书识字儿呀。当初自己也想着能让谷子进学堂念书识字儿,想归想,自己却没有那个力啊。眼下的癞包他们这一家人,虽说有癞包娘在支撑着,日子显得要比自己姊妹几个那些年的日子好过一些,但是,细心地揣摩来,他们现在的日子也并不一定要比自己姊妹几个那些年好过到哪儿去。癞包娘要拉扯几个孩子,还要照顾着上了年纪的癞包他爷爷和奶奶。上了年纪的老人,说倒下就倒下了,说成了药罐子就成了药罐子了,这些事儿都压在癞包娘的两个肩膀子上,她不得不想着这些,也不得不防着这些。日子里的这些事儿又不是想防就能防得住的,今儿是这样儿,明儿会是啥样儿,谁也说不准,谁也预想不到,就像自己的婆娘一样,谁能想到她一觉就再也睡不醒了?别说是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怕是连婆娘她自己也不会想到。癞包娘虽说邋遢,癞包他爷爷和奶奶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她不会没想到这一步儿。当初压在自己肩膀子上的只有想着法子跟豆子哥一起把几个妹妹带大了,而眼下压在癞包娘肩膀之上的不光是要把癞包他们几个养大成人,还要在癞包的爷爷和奶奶跟前尽孝。
  “我这就回去做午晌儿饭,今儿咱们都早点儿吃,饭后咱们早点儿下地。”癞包娘摇了一下头向小米笑了笑说,“这儿子就是这个样子了,也没啥儿,穷日子穷过法儿。”说着,她抬腿就要向外走。
  小米见癞包娘要回,不知咋的,心里一下子腾起了一个念头儿。她拉住了癞包娘,向癞包娘笑了笑说:“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儿,你看成不?”
  癞包娘给小米说了个愣怔,瞅着小米上下看了看,自己这样一个给村子里很多娘们儿不放在眼里的女人,自己那样一个让很多老少爷们儿们斜着眼看的家境,小米这样一个算是富户人家的儿媳妇儿,能会有啥事儿要跟自己商量?
  “刚才我忽地有个想法儿,想先跟你说说,不知道你还是啥样儿的一个意思。”小米瞅着癞包娘说,“眼下癞包他爷爷和奶奶也干不了啥子重活儿,癞豆儿也下学在家了。我琢磨着他们几个帮不了你干啥子重活儿,也能帮你别的法子给家里多添点儿收入。你看这样行不?院子里的这些羊是我娘家他们姊妹几个的,这中间我做个主儿,把那几个马上就要上绳子的母羊羔子给你们家养着。咱们这儿历来的规矩,等你们把这几个母羊羔子养大了下羊羔子了,你们留下一个羊羔子,再把母羊和剩下来的羊羔子还回来。今儿我做个主儿,你看这样行不?这几个母羊羔子你们牵过去养着,等下头一窝羊羔子,你们把羊羔子还回来,母羊你们留下归你们家,这样很快就下第二窝羊羔子了,就能很快让这几只母羊给你们家添收入了。老话也说了,种地不如养羊,养羊不如养塘。咱们这儿也没有啥子水塘能养鱼,就算是有塘养鱼,也轮不到咱们养鱼。这几只羊一年两窝羊羔子,眼下羊的价钱也在往上涨,这几只母羊一年也能给你们家添不少的收入,估摸着也能抵上几亩地了。”
  癞包娘给小米的话说得瞪大了两眼,她很不敢相信似的把自己的一根手指头放到嘴里咬了一下,这不是在做梦,手指头给自己咬得真真儿地疼!敢情这是咋的了?咋的会是这样?
  小米瞅着癞包娘不敢相信似的这样咬了手指头,不由得一笑,说:“要是你同意的话,赶在这几天你就过来把这几个母羊羔子牵回去。这几个母羊羔子赶在今年底或者明年春二三月间儿,就该有能下窝儿的了。今儿晚上望秋和我爹回来之后,我再跟他们两个打个招声儿。再咋也不是我们家的羊,这个时候是春梅姐他们家的了,虽说我敢肯定我爹他不会有啥子别的说道儿,跟我爹打个招声儿还能是应该的。要是不打这个招声儿,理儿上说不过去。”
  癞包娘很感激地向小米点着头,嘴里不由自主地应和着说:“是,是,是,是该跟你们的爹说一声儿。这让我咋的说呀,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样想着帮我们娘儿几个。”
  “说啥呀,都是一个村子里的邻居。再说了,我们姊妹几个也是打苦日子里熬到今儿,知道这样的日子的难为。眼下我嫁到这个家里,日子比你们娘儿几个要松宽些。别说是你们娘儿几个,就是村子里任何一个人家,只要找到了我小米,只要说句话,只要我有这样一个能为,都不会薄了人家的面子。今儿虽说你没有张口儿,可我琢磨着自己也没有别的啥子好办法儿能帮着你们娘儿几个,就寻思着把这几只母羊羔子让你们家养着,到时候把头一窝的羊羔子还回来就成。”小米瞅着癞包娘说。
  “你真是个好人!”癞包娘很感激,喉咙管子这个时候也有些硬了,她瞅着小米,咬了半天的嘴唇子说,“说实话,打我进了你们家的这个院子,瞅着那些羊羔子在院子里这样热闹地跳来蹦去的,心里就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儿,想跟你商量着看能不能从你们家寻借上一只母羊羔子喂着,等喂成了能下窝儿了,按着这儿飞规矩再把它还回来。今儿你这么替我们娘儿几个想着这么远,这让我心里不知道该咋的好话儿了。”
  “别啥子好话不好话儿的,你们娘儿几个的日子能很快有个起色,咱们老少爷们儿们心里就踏实了。”小米回着癞包娘说,“我琢磨着按着咱们这儿的规矩把母羊羔子给你们娘儿几个养着太慢了,等把这母羊羔子养得能下窝儿了,得个大半年的时间。你们再把他下的羊羔子养得能下窝儿了,又得个大半年的时间,这样一来二去,你们娘儿几个要忙上将近两年的时间才能见到回头的羊。按着我的意思,你们娘儿几个也就算是忙上一个大半年,就能让这母羊羔子给你们家下窝儿换钱了,缓气儿的时间也变短了。”
  “这样就亏了你们家了。”癞包娘瞅着小米说。
  “也没个啥亏吃,这个时候我们家送给你们家的是羊羔子,到时候一只羊羔子我们家不费啥事儿就能换回来几只羊羔子,吃亏的还是你们娘儿几个。”小米一笑说。
  小米和癞包娘两个人正这样说着话,官府里的那辆会闪灯也会叫唤的小车儿叫唤声又呜哇呜哇地进了村子。这是咋的了?咋的还没个完了?小米和癞包娘互相看了看,不由得两个人从堂屋里走了出去,走出了院子。她们刚出院门儿,就听到远处不知道是谁嚷了一嗓子,说是愣头青死了。
  “愣头青死了?”癞包娘不由得皱着眉头琢磨着向小米说,“怕是官府的车没有把他拉到官府里就该死了,他喝了那么多的棉花药,哪儿能撑着走多远儿的路啊。”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