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177章 主心骨

第177章 主心骨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1-28 09:31:32      字数:5127

  小米见牛二筢子的心里给自己说得宽敞了,就依着他的话退出了这间上房。
  院子里亲戚们大肉片子咕咕嚓嚓地嚼得嘴角子冒油,也嚼得肚腹腾棱腾棱地圆了,就有人离开了饭桌子咕咕嗵嗵开始往肚子里灌水了。小米唯恐有人等不及要去喝凉水,就招呼着提醒亲戚们这个时候不能把凉水往肚子里灌,灶房的大锅里有烧开了的晾得合口的温开水。但是,还是有人抱着压水井的出水嘴子让人给嘎哧嘎哧压着水喝,水下肚的咕咕噔噔的声音很像牛饮水,震得满院子地响。
  小米见劝不住他们,也就只好随他们便了。
  望夏和望秋来回收拾着吃残了的饭桌子,盘子和汤菜盆儿碰得叽里呱啦地响。
  小米在旁边瞅着望夏,似乎觉得望夏还有别的啥子心事儿似的,是不是在他回来之前和杨槐花闹啥别扭了?她这样琢磨了一阵儿,不管咋的,杨槐花这个时候应该赶回来一趟,就算是婆娘,也是娘啊!她这个时候没事儿似的留在外面不往回赶,望夏肯定是心里不舒坦。是不是因为这个两个人在外面吵嘴斗气儿了?就望夏这个脾气,也拿她杨槐花没啥子办法儿,性子不如杨槐花硬实,刚结亲就给杨槐花拿捏得乖乖顺顺的,心里有啥儿不踏实的事儿也只能自己憋在肚子里。说真的,打杨槐花进了这个家的家门,自己就觉得杨槐花做得不像个女人该做的。杨槐花不该拿捏望夏,必定望夏是在外面抛头露面的大老爷们儿,就算是她的性子再硬,必定是个女人,家里的很多事儿还得大老爷们儿扛着。一个女人把自己的大老爷们儿拿捏得跟软面条子似的,这个家以后还能会有啥子景气儿?
  望夏一直一声不响地在院子里忙活着,虽说他以前也不爱咋的说话,但那时候给人的印象还显得很有精气神儿。现在的望夏,尽管还是不爱说话,但人们还是觉出他跟几个月前有很大的不一样了。亲戚们瞅着望夏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多想,心里都琢磨着是因为娘没了,他心里过分地难过,才会这个样子,没有谁对他琢磨得太多了。
  小米一声不响地瞅着望夏,等亲戚们都走了,应该好好问问他,到底心里是不是还有其它的啥子不顺溜的地方。自己虽说只是他嫂子,可是,娘现在没了,他心里的事儿自己就该问个清清楚楚,咋的也不能把啥事儿憋在心里自己委屈自己。
  有人很没有成色儿地下了饭桌子就撑得撮起屁股往茅房里跑,一边跑一边两手解着裤腰带,唯恐慢了一步,刚吃下去的大肉片子就顺着屁股眼子拉到裤裆里去了,嘴里还吸吸溜溜地发出了声响来。这样的举动自然就招来了别人捂起嘴巴偷偷地笑,要是今天是个喜日子,这笑声就会招摇得满院子都是了。
  牛二筢子不知道啥时候站在了堂屋的门口儿,瞅着满院子里的亲戚没说啥子话。
  小米回头见牛二筢子在堂屋的门口站着向满院子里瞅,提醒啥子似的向牛二筢子咳嗽了一声,然后又向牛二筢子递了个眼色。
  牛二筢子注意到了小米的眼色,从堂屋门口儿走到院子中央,向亲戚们说了些感激和客套的话儿,然后就招呼着让望夏和望秋给这些亲戚们挨桌子行谢礼。
  “就免了吧,这两个孩子一直忙活着还没得闲呢。”有人这样拦住牛二筢子说。
  “免了吧。”旁边的亲戚们随和着也纷纷向牛二筢子说着这样的话。
  “别的啥礼都能免,就这礼不能免,这是他们两个该向他们的娘尽的一份孝。”牛二筢子不同意亲戚们的说法,回头催着望夏和望秋兄弟俩这就给亲戚们施礼。
  望夏和望秋挨个儿给亲戚们跪地磕头行了谢礼。
  牛二筢子见望夏和望秋给亲戚们施完了礼,瞅着亲戚们又说了些客套的话儿,接着向亲戚们安持了给望春娘烧一七纸、三七纸和五七纸的日子,他瞅着亲戚们说:“这一七纸和三七纸不算啥子大七,要是家里忙,抽不开身儿就不用过来了,我们爷儿几个给她烧几张纸就成了。烧五七纸的时候你们都得过来了,这五七纸,我们亲戚邻居的再送望春娘一程,她的魂儿就算是离我们远了,这件事儿也就算过去了。”
  这个地方不知道啥时候留下来的规矩,死人的二七纸和四七纸不烧,说是这两七纸要是给烧了,对活着的人不好,具体是咋样的不好,也没个说法儿。反正也不知多少年了,人们就按着留下来的这样的规矩给死人烧一七纸、三七纸和五七纸。在这三七纸当中,五七纸烧得最隆重,亲戚邻居都会过来烧上几张纸,那个阵势绝对不亚于出棺发丧。像望春娘的五七纸,望春姥姥家门口的人还会扎上纸马、纸轿、纸佣人,还有啥子纸猪、纸羊、纸鸡纸鸭等一些家畜家禽,最少不了的是纸扎的摇钱树、金山和银山。就望春姥姥家那个门户,望春娘管叫叔叔、大爷的占了大半个村子。到时候单是摇钱树和金山、银山这些能生钱的宝贝物件儿,怕是能挨着排上二亩地了。那要一把火烧起来,准能火苗子蹿到云彩眼儿里去。
  亲戚们也知道这个规矩,一般一七纸和三七纸只有自己的家里人去烧,亲戚邻居很少有人跟死人的家人一起凑这样一个热闹。牛二筢子客套着说一七纸和三七纸要是家里忙得脱不开身儿就不要来了的客套话,也就是这种事儿上的一个客套。即使他这样客套,到时候最多也就是望春姥姥家门口儿会过来几个人。
  饭也吃了,水也喝了,主家该说的话也说了,亲戚们这就撅起屁股嚷着要走了。乡俗乡规,这样的事儿亲戚们不能空手儿来空手儿走。牛二筢子安持着几个帮忙的娘们儿们帮着收拾亲戚们过来时挎来的篮子,篮子里挎来的火纸都烧了一多半,贡望春娘的大肉脸子只是在望春娘的坟前摆上那么一阵儿,自然也就不会见少。但是,规矩里说,这个大肉脸子要留下来一部分,留多留少,那就看主家的意思了。牛二筢子安持着几个娘们儿们把每家亲戚篮子的大肉脸子留下一小半,多少有那个意思就成。几个娘们儿得了牛二筢子的这话,手里的菜刀自然也就有了分寸,每家亲戚篮子里的大肉脸子也就剌下来那么一窄绺子,剩下的一多半让亲戚们带回去,能让一家人吃上一顿难得的大荤。
  亲戚们渐渐地离去了,整个院子里也就剩下几个帮忙的娘们儿和牛二筢子他们一家人了。小米瞅着牛二筢子说:“爹,你跟望夏张罗着先弄点儿吃的,然后送我春梅姐吧,顺路带着望夏去半里湾儿找张老先生给望夏看看。午晌饭前我在我娘的坟上知道了望夏哭不出声这事儿,估摸着也是落下的一个毛病。虽说这毛病不耽误吃不耽误喝的,可在遇到啥子事儿上憋屈人。刚才在我娘的坟上瞅着望夏哭不出声儿怪憋屈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儿,替他望夏着急。找到张老先生,说不准张老先生几根银针就能给望夏这个毛病治好了。”
  牛二筢子听了小米的这话,心里一惊,因为面前的孩子多,望夏这个毛病多少年了自己就没咋的放到心上去,今儿她小米瞅上一回就当成个事儿了!可见小米这孩子,把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当成自己的亲人疼在心里了。他不由得向小米点了点头。
  “晚晌儿我跟望秋去咱们家的红芋秧苗园子里看看,把那些园子里的秧苗给招护招护。几天没搭理它们了,也不知道会是个啥样儿了。”小米见牛二筢子同意了自己的想法儿,接着说,“眼瞅着春红芋马上就能往地里栽了,不能因为园子里的秧苗子耽误了。”说着,她转头喊了望秋,让望秋先找出一担子水桶。
  望秋听了小米的招呼,很快就唧哩咣啷地从灶房里拎出了扁担和两个铁皮水桶,站到小米的跟前等着小米还安持他些别的啥子。
  “爹,不是我赶着春梅姐这个时候就走,你跟望夏这个时候就送她吧,回来时你们两个还要去半里湾儿找张老先生,来回一折腾就会回来得晚了。就是你跟望夏别忘了,路上给我春梅姐多买几瓶儿臭豆腐带着。”小米催着牛二筢子说,“待会儿几个婶子大娘走了,我跟望秋也去红芋秧苗园子里,出去得晚了怕那么多的园子一个晚晌儿招护不完。”
  牛二筢子瞅着小米看了一阵儿,这孩子,绝对是个当家的好手儿,以后这个家就交给她来当着,一准错不了!他向小米又点了点头,有些心疼地说:“没觉出咋的饿来,我跟望夏等回来再吃吧。晚晌儿到红芋秧苗园子里,啥事儿要望秋多干些,他是个大男人了,活儿就该多干。你也别着急着一个晚晌儿就把那些园子招呼过来,你得当心着自己的身子骨。”说着,他转头瞅着望秋,“今儿晚晌儿那些园子里的红芋秧苗子就交给你了,你嫂子说咋干你就咋干,不能让你嫂子累着!”
  望秋向爹点了点头。
  “爹,家里没啥事儿,你就放心着跟望夏送我春梅姐去吧。还有,去半里湾儿的时候让望夏把身上的孝去了,别带着孝去找张老先生。身上带着孝去他们家,他们家人心里会不高兴。”小米瞅着牛二筢子说,“要是开着小四轮子送我春梅姐,给我春梅姐身子下多垫些软乎的东西,路上也不能走得快了,省得颠得慌。”
  牛二筢子答应着小米,就吩咐着让望夏去找些软乎的东西来,自己去开小四轮子了。
  小米见牛二筢子去开小四轮子了,就转过身儿来招呼着让几个帮忙的娘们儿们吃饭。婶子、大娘她喊了一通之后,瞅着这些娘们儿们说:“今儿张罗着你们几个忙了一个午晌儿也没得闲,这个时候亲戚们都走了,你们也能轻闲着喘口气儿了。你们看着这些菜哪几样儿合口儿,就收拾着弄点儿吃的吧,忙到这个时候也该饿了。”
  “小米,你就别操心我们几个了,你看着家里还有啥事儿需要安持,就先忙着安持别的事儿吧。我们这几个,都是邻邻舍舍的自家人,啥子合口不合口儿的,吃饱就成。”牛老拐的女人抬头瞅着小米说,“你娘这场事儿,还多亏着有你帮着你爹收拾了,要不,看你爹难过成那个样儿,这事儿他就不知道该咋的着手了。”
  小米向牛老拐的女人一笑,瞅着这几个娘们儿说:“是吧,这事儿也就指靠着我爹了,别人还真支摆不了。我又啥子也不懂,跟着瞎掺和了。你们几个也别作假儿,这都是啥时候了,也该弄点儿吃的了。省不了以后还会找你们几个给帮忙张罗着,别因为今儿你们作假儿不舍得吃饭以后就不愿意过来帮忙儿了。”
  “这孩子说话,让咱这拙嘴笨舌的不知道该咋的接话儿说了。”一个娘们儿笑着把身旁的其她娘们儿们看了看,说,“这孩子的嘴巴巧得跟八哥儿似的,说得人心里听着舒坦。”
  “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牛老拐的女人接着这个娘们儿的话说,“不是她嘴巧,是她心直诚,拿心对人,让人打心眼儿里觉得舒坦,也就觉得话说得好听了。”
  “这个倒是!这孩子的话让人听着舒坦,又觉不出假来。不像有些人说话,听着不光是好听,还能听出虚情假意来。”旁边的另一个娘们儿说,“打这孩子进了咱们村子以来,虽说以前有望春娘活着的时候她不咋的跟村子上的人来往,但是,有些事儿咱们从旁边看着,就能看出这孩子的实诚来。虽说她的脾气已经让整个村子上的老少爷们儿们都知道了,但脾气归脾气,性子归性子,心地归心地。谁也不能因为这孩子的脾气倔就不承认她的心地实诚。望春娘没了,以后这个家的里里外外她就担起了望春娘的那一角儿了,免不了要跟村子上的老少爷们儿们多打交道了。不管别人咋的吧,反正以后我是跟这孩子多攀扯了。跟这孩子打交道,不像跟有的人打交道那样,得小心着别人的心思,稍微有一点儿言差语错的,就会招得别人小心眼子瞎琢磨。跟这孩子打交道,心里有啥就有啥,不用拐弯抹角儿地躲闪着说话。”
  “就是,我就觉得这孩子实诚。望春娘没了,往后咱们就多来这个院子里坐会儿,多跟这孩子唠扯唠扯。”又一个娘们儿接着话说,“这孩子年龄小,咱们经常过来坐会儿,说不准日子上还能教这孩子一些啥子呢。”
  “成,以后没啥事儿的时候,咱们就常来这个院子里陪着这孩子坐会儿!”牛老拐的女人马上就表示同意这个说法儿,“来这个院儿里坐着陪这孩子说话儿,这孩子也不觉得单了。”
  小米听着这几个娘们的说话,抬手挠着头向这几个娘们儿们笑了笑说:“我倒想着几个婶子大娘以后能经常到我们家坐着,陪我说说话儿。有些啥事儿我不懂的、没经历的,还能跟几个婶子大娘学着点儿。不过,今儿午晌这顿饭你们自己得吃好了。要不,我可不喜欢跟作假儿的人来往。作假儿的人不实在。咱们这些娘们儿间以后来往,都是实打实的。”
  “成,成,成,今儿这顿午晌饭就听你的,我们几个拣自己合口儿的做着吃。”牛老拐的女人见小米这样说话,马上回着小米说,然后就张罗着向大灶下面添柴。
  大灶上的几个娘们儿也急忙着张罗开了,大灶里添水,案子上切菜,盐坛子里抓盐,醋瓶子里倒醋,整个忙活着要收拾一锅大杂烩。这样的大杂烩不光做起来省事儿,吃起来要比七个碟子八个碗的实在,一碗就能盛出七个碟子八个碗的所有荤素。不管红白事儿,一般帮忙的亲邻都愿意这样一个吃法,七个碟子八个碗的吃起来费劲儿还不说,很多时候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还没去夹第二筷子,碟子碗儿的就给人甩开腮帮子吃得见底儿了。大杂烩一人一碗儿地吃,没人会到你的碗里去争去抢,尽可以放心地吃。
  牛二筢子把小四轮子开出来了,腾棱腾棱的声响一下子让这个院子里好像又有了前几天的生气。望夏听到小四轮子的声响,从堂屋的上房里抱出了两床盖被,来回叠成了好几层儿相压着放到了小四轮子后面的车斗子里,然后扶着春梅上了车斗子,自己也随后上了车斗子。
  小米见春梅给望夏扶上了车斗子之后坐到了那两床叠得很厚的盖被上,还是不放心似的地几步追到小四轮子跟前,大声向牛二筢子说了几遍路上一定要慢些走。
  牛二筢子向小米点着头,回身见春梅和望夏都在车斗子里坐好了,就一脚离合一脚油门儿,一手方向盘一手挂档把小四轮子慢慢地起步儿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