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156章 望春娘的心思

第156章 望春娘的心思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1-20 22:11:44      字数:3195

  望春娘把几只羊牵到院子里,又慌忙着赶回牲口屋里要收拾那些羊一夜的拉撒。当她冲进牲口屋之后,不由得一个愣怔,望秋这个时候已经穿好了衣裳正准备外出呢。这孩子今儿是咋的了?平日夜里啥事儿也没有,有时候早期间儿要人招呼好几次才懒懒乎乎地起床,自从小米这个儿媳妇儿进了这个家门之后,望秋这小子变得勤快了还不说,今儿夜里他身子出了那东西,这早起倒看不出他有啥子懒床。也可能是这孩子年轻,身上活力壮,夜里出了那东西身子恢复得快。尽管她这样琢磨,但心里还是觉得疼得慌。她站下来瞅着望秋看了一阵儿,问:“咋的不再睡会儿了?”
  “娘,我不困了。”望秋瞅着娘,一笑说。
  “傻孩子,身上乏不?”望春娘也是一笑。
  “没觉得乏呢。”望秋很迷糊地回答。
  “那就好。”望春娘放心地笑了,瞅着望秋说,“今儿早起娘给你多煮几个鸡蛋吃。”
  “我不吃。现在鸡蛋少,那些鸡蛋是你挨家给我小米嫂子淘换的,我不能跟我小米嫂子争嘴。”望秋一个迷愣,瞅着娘说,“我又不是咋的了,吃鸡蛋干啥。”
  “傻孩子,身子亏了就得补。”望春娘笑着,转身拿起门后的笤帚,回头向望秋说,“不睡了就洗巴洗巴,待会儿去那层院子里看你二哥起没。今儿你爹一大早起就去整红芋母子园子了,你二哥要是起了就让他帮你爹一起整去。你爹说这两年红芋秧苗子价钱贵,琢磨着今年还要比往年多整两个园子,到时候能多卖点儿红芋秧苗子。”说完,她就弯下腰来开始收拾那些羊的拉撒。
  望秋依着娘的话出了门儿,忽地站下脚回头问娘:“娘,我小米嫂子起没?”
  “起了,在帮娘喂鸡娃子呢。”望春娘回着望秋,忽地直起腰来回头看着望秋,心里又是一个咯噔,这小子咋的一睁眼就问他小米嫂子?会不会小米这闺女沉到这小子心里了?要真是这样,那还真得早一天给这小子说个媳妇儿了。
  望秋听说小米也起床了,脸上忽地闪出红光来,就连整个脖子也通红了。然后就躲闪啥子似的去洗漱了。
  过来的人就是过来的人,望春娘一下子从望秋的脸色中看出啥子似的心里扑腾一声,望秋这又躲闪着似的去洗漱,更让她觉得事儿有些奇怪。这小子是把小米这闺女沉到心里了,该不会他今儿夜里做的梦就跟小米这闺女有牵连吧。她瞅着望秋很小心似的在院子里弄水洗漱,不由得整个心里乱成了一锅糊涂似的有点儿担心了。这小子开始开窍儿了,可这窍儿开得,让人心里提溜得慌。这小子是个毛头后生儿,小米那闺女年龄也小,望春这又常年不在家,这一家人又出来进去地蹭耳朵台子,千万这两个孩子以后别有点儿啥事儿呀。这事儿咋的也得跟望春他爹捉摸捉摸,真得赶紧着给这小子找个媳妇儿,就算是三年两年的不给他把媳妇儿往家娶,也能让这小子的心思有个着落。琢磨到这儿,她伸头向堂屋的上房看了看,堂屋上房里传过来的鸡娃子抢食儿的叫闹声让她的心里一下子又踏实了。小米那闺女知理儿懂事儿,虽说知道跟家里人亲,也不会有别的啥子心思。思摸到这儿,她脸上的颜色放松了不少,回头又瞅了瞅院子里的望秋,这才转回身子接着收拾羊的拉撒。
  望秋在院子里刷牙洗脸之后,慌忙着想去堂屋的上房里看一眼小米。可是,他刚要抬腿迈进堂屋上房,不由得又停了下来,他一下子觉得自己夜里做的那个梦给小米嫂子知道了似的,让他难为情。小米嫂子知道了自己做的那个梦,会在心里咋的琢磨自己?肯定会说自己心不正,耍流氓了。要是自己在小米嫂子心里落下这样的影子,以后就没法儿跟小米嫂子说话儿了。就在他这样思摸着自己的那个梦会不会给小米嫂子知道了的时候,屋里的小米回头向他喊了一声。他的脸腾地又热了起来,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抬腿进了屋。
  “三儿,你今儿这是咋的了?咋的到了门口又停住不进来了?这脖子脸咋的还跟红布似的红了呢?”小米抬头见望秋进了屋,很纳闷儿地问,“是不是哪儿不舒坦发烧了呀?要是哪儿不舒坦了,就赶紧着找先生看看,弄点儿药吃,别硬撑着。”
  “没,没咋。”望秋有些不敢喘气似的躲着小米的两眼,结巴着嘴回着小米的话。
  “你今儿是出奇了,咋的说话也结巴了?”小米很稀奇地瞅着望秋,笑着说。
  “可能是夜里没睡好,看黄鼠狼捉老鼠了。”望秋还是不敢看小米,借故说,“一只黄鼠狼在那两间屋里捉老鼠,撵了老半天也没能捉住那只老鼠,还把那些羊吓得炸了圈似的。”
  “是吗?”小米听望秋这么一说,似乎不大相信似的问。
  “真的,这么大的一只黄鼠狼。”望秋好像一下子忘了他夜里做的那个梦,整个心思又琢磨到黄鼠狼捉老鼠的事儿上了。他两手一伸,向小米比划着黄鼠狼的大小,说,“黄鼠狼扑扑腾腾来回地追那只老鼠,那只老鼠也给吓得慌了神儿,不知道往老鼠洞里钻了。要不是那些羊吓得乱叫,我不起来拉亮了电灯,可能就捉住了。”
  望秋给小米讲着黄鼠狼捉老鼠的事儿,整个脸色也恢复了正常的颜色。他见小米听得很着迷,不像知道了他做的那个梦,整个心思也就一下子落了地儿。
  望春娘把那些羊的拉撒打扫到了一堆儿,转身去院子里找二箩筐,发现望秋已经不在院子里,正跟小米在堂屋的上房里说着些啥子,忙向望秋招呼着喊:“望秋,去那层院子里把你二哥喊起来,让他帮着你爹去整红芋园子。”其实,她心里清楚,这红芋园子没必要就今儿一定要整出来,红芋秧苗子下地要到谷雨节气前后,眼下节气刚过了雨水,再有几天才能惊蛰,不是赶着卖红芋秧苗子,春分再往育苗的园子里下红芋母子也不算迟。她这个时候催着望秋喊,是心里觉得以后不能让望秋再这样整天黏糊着缠上小米了。
  望秋正与小米说得高兴,忽听娘在外面喊自己,心里一个咯噔,马上就想起了刚才娘对自己的安持,自己只想着跟小米嫂子说话儿了,洗完手脸倒把娘的这个安持给忘了。他应了一声娘的话,然后就出了堂屋的上房。
  望春娘见望秋出来,迎着望秋又安持着说:“你呀,喊了你二哥之后就赶紧着回来,前两天我就想着去看看你春梅姐,这家里也走不掉。待会儿你回来把我给你春梅姐淘换的几十个鸡蛋给送去,让她别舍不得吃。跟你春梅姐说,就说是娘说的,她现在的身子骨要紧。”
  望秋答应着娘就出了院子。
  望春娘见望秋出了院子,不知咋的了,她忽地觉得自己一阵子的发晕,整个人像要腾云驾雾似的。她慌忙紧走了两步,两手扶住了牲口屋的门框闭着两眼站了一会儿,整个人才慢慢地好转过了。是不是夜里没睡好才会这样?她在心里问自己。夜里也没咋的呀,就起来看了望秋这小子一会儿,也不至于这样吧。也可能是人到了这个岁数都会是这样,气血跟不上了,一慌一忙一操心,就会头晕。她这样琢磨了一阵儿,然后就用二箩筐把那些羊的拉撒清了出去。
  望春娘清理完羊的拉撒之后,唯恐小米累着似的,又慌忙着去了堂屋的上房里。
  小米见望秋依着娘的话去喊望夏了,把剩下的那两篮子鸡娃子喂完之后,起身就张罗着要把这几篮子的鸡娃子重新蒙上那两床毯子。望春娘一见小米这样扬胳膊探腰的,马上拦住了小米,从小米的手里接过那两床毯子,有些怪罪似的对小米说:“你这个孩子,就是不听话儿,娘只让你把它们给喂了,你咋的还操心着要把它们给蒙起来?你知道吗?你这一伸胳膊一探腰的,娘的心都给你提溜起来了。”说着,她把手里的两床毯子蒙在了那些篮子的上面,四周围地瞅了瞅是不是给蒙得严实了,“娘说的话你都没放到心里去。你自己算算吧,腊月二十六你跟望春成亲那天身上来的,上个月的二十几儿你身上一直没来。这个月眼看着又是十几儿了,四、五十天身上没啥子动静儿,这就能估摸出你一准是怀上了。怀上了,这个时候正坐胎呢,哪儿能由着你自己的性子帮家里张罗这些事儿?娘知道你是心疼娘,怕娘累着,想帮着娘分担一些家务活儿。娘这个时候啥也不想让你做,你就只管好好地注意着自己的身子就成。你把自己的身子小心好了,娘心里就舒坦高兴。”
  小米瞅着望春娘点了点头,是啊,望春娘说的没错,自己是担心着这一大家子人的家务活儿都落在婆婆的身上,一准会累着婆婆。自己是这个家的大儿媳妇儿,这个家的家务活儿按理儿来说该有自己承担起来,可婆婆不让,这是婆婆在心疼着自己呀。她心里也一下子全明白了,自己眼下最要紧的不是能帮着这个家干点儿啥子,而是要为望春,也是为这个家怀上孩子。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