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145章 这个家的日子挺热乎

第145章 这个家的日子挺热乎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1-18 20:33:45      字数:4735

  “小米,春梅,你们两个看这样成不?就眼下你们姊妹几个的这个家来说,家里也没啥子值钱的物件,这些箱子柜子的贼也不会惦记。我要是能跟他们说叨好了,那就好了。万一跟他们说叨不好,家里稍微值钱一点儿的东西都搬到我们家去,那几只鸡和几只羊,每天晚上都弄到我们家的牲口屋里去,第二天早起再把它们给弄回来。我跟你们二大娘睡在牲口屋里喂牲口,我觉少,你们二大娘的觉也少。每天夜里我们两个还要给牲口添上几槽草,不会有啥事儿的。今儿早起豆子他们一走,我就琢磨了这事儿,就过来跟你们商量着看我的这个琢磨是不是合适。”
  小米和春梅两个人都给猫春的二大爷的话说得愣怔住了,尽管他们很清楚猫春的二大爷对他们姊妹几个打心眼儿里疼得慌,但是,她们咋的也没有想到猫春的二大爷对于这个家,已经比她们自己都想到前头了。
  “那样吧,不管这二大爷说好说不好,这几只羊还是牵到咱们家让娘给喂着吧。”旁边望秋这个时候插过话来,他瞅着小米说,“反正娘在家现在也没啥子要紧的事儿做。还有,这两天玉米也要到咱们家念书了,她也能趁着放学的空儿给羊薅把草,娘也不会太累。”
  望秋的话让小米的心里一个咯噔,她瞅了瞅望秋,然后紧盯着春梅。
  “还真是。”春梅给望秋的话提醒了似的,瞅着小米说,“这样就省得麻烦二大爷家了。”
  小米倒是瞅着春梅一笑,说:“咋的也得回去跟爹娘商量商量吧。”
  “小米的这话对,虽说就是不用商量的事儿,跟你们那边的爹娘打个招呼还是合适一些。”猫春的二大爷抬头瞅着春梅说,“必定你们家不是一只羊,四、五只老母羊,今儿又添了几只羊羔子,一个人照顾着也不咋的轻闲。”
  “我回去跟爹和娘说一声吧。”小米看着春梅说,“这个时候乍地把几只羊都赶过去了,一时间那边的家里也没个放的地方呀。”
  “那你就先回去跟你们的爹娘商量商量,这两天呀,一到晚儿擦黑,就把鸡跟羊先弄到我们家去吧。”猫春的二大爷瞅着小米和春梅,起身说,“这两天先这么着吧。看你们那边的爹娘是啥个意思,我估摸着会让把羊牵过去。羊要是牵过去了,几只鸡就好弄了,要不就把鸡窝从灶房里弄到堂屋的门后来。就算是村子里有个啥事儿,也丢不了。”
  小米瞅着猫春的二大爷从板凳上站起身来,瞅着他笑着说:“大爷这样安持得对,今儿回去我就跟爹娘说这事儿。”
  “今儿我知道你们已经心里有了这个醒儿,我也就放心了。”猫春的二大爷笑了笑说,“我这就赶回去先把牲口屋里收拾收拾,这两天先把你们家的这几只羊赶过去。”说着,他把手里的两条烟卷儿往胳肢窝里一夹,抬腿就走了出去。
  “二大爷这个人,心好,就是脾气倔,他要是认准了啥事儿,能一条道跑到黑不带回头的。一般人受不了他这个倔脾气,就很少跟他说些啥子。”小米瞅着猫春的二大爷离开了这个家,回头向春梅说,“他这个人认理直,不管是谁,只要他瞅着做事儿不合理儿了,马上就会直着脖子瞪着眼跟你较劲儿。正因为这样,村上的老少爷们儿们心里都服气他,又都不愿意理他。就今儿这个站岗不站岗的事儿,一准他会跟村子里的这些家里出去了人的人家红着脖子脸的像吵架儿似的商量。”
  “那就没个准儿了。”春梅听着小米的话,摇了摇头说。
  “他这个人,心好脾气倔,啥事儿都会先替别人,就因为这脾气,别人还不领情,又在别人那儿落不到啥好儿。”小米瞅着春梅说,“以后他要是帮咱们这个家啥忙的时候,他说个啥就是个啥,你就按着他说的去干。就算是多费些力气,没啥坏处。知道吗?他这个人就喜欢别人顺着他的说道儿,你顺了他的说道儿,他就会打心眼儿里喜欢你,你再有个啥事儿,招呼一声,他马上就到,绝不会像别人那样推屎装尿地磨蹭。”
  春梅瞅着小米看了一阵儿。
  “咋的了?”小米见春梅瞅着自己不认识似的看,笑了一下问,“咋的这样瞅着我呀?”
  “没咋的。”春梅不知道该咋的回答小米了,向小米笑了笑说。
  “春梅嫂子,我说这话也不知道对不对。这人呀,不管到哪儿,都得先拿心待人家。心到了,人家才会觉出你这个人够那个意思,才会愿意拿心待你。就算是这中间你要跟人家动点儿心眼儿,首先不能去害人家,这样才能让人家以后还愿意伸手帮你。”
  春梅向小米点着头,这下她似乎明白了小米,又似乎更看不透小米了。
  旁边的望秋倒没咋的琢磨小米的话,他瞅着小米,笑着说:“嫂子,我算是打心眼儿里彻底服气你了!你看你刚才跟这个谁家的二大爷说话,哪句话都让他跟着你的话说。”
  小米向望秋一笑说:“嫂子有啥让你觉得服气的呀?嫂子就是这样一个很不起眼儿的女流之辈,要力气没力气,要长相没长相的。”
  “嫂子,你这话就说错了。嫂子不仅长得好看,还会跟老少爷们儿们相处,我打心眼儿里服气嫂子。”望秋瞅着小米说,“打今儿往后,我得好好地跟嫂子学学了。”
  小米又是一笑,说:“嫂子有啥能让你学的!嫂子是个女人,跟嫂子学,你这个爷们儿家的,以后还能有啥子大出息呀?”
  “好了,好了,望秋也别贫嘴了。”春梅插过话瞅着望秋说,“趁着你在这儿,吃过早起间儿的饭,你帮着在这堂屋的门后给用半截砖头垒个鸡窝。”
  “用不着他插手去垒,到时候帮着把半截砖头搬进来就成。”小米笑着向春梅说,“让他垒鸡窝,我还怕他垒得不结实呢,别往上面稍微放个啥子就把鸡窝压塌了。”
  “看嫂子把我说得,连个鸡窝就不会垒了。”望秋听小米这么说,马上很不服气地说。
  “你还别不服气,待会儿吃过早起饭就让你伸手试试。”小米瞅着望秋说,“保证垒出来的鸡窝结实不了。”
  “试试就试试!”望秋说,“我就不信我垒不好一个鸡窝了!”
  小米一笑,说:“到时候弄个大长脸,别怪嫂子这个时候没提醒你!这个家里的半截砖头可不是咱们那边的那个家的半截砖头那样整装。刚才在院子里看见了没?就是灶房屋山头儿上的那一堆砖头籽儿。就是那些砖头籽儿,也是平时捡回来的。你能用那些砖头籽儿垒鸡窝,那倒让嫂子服气你了!”
  望秋听说是用那对儿砖头籽儿垒鸡窝,马上瞪着两眼瞅着小米问:“那咋的一个垒法儿呀?那些砖头籽儿,都跟鸡蛋似的大小,哪儿能咬上茬口?”
  小米听望秋这样吃惊,马上一笑说:“等吃了早起饭儿,还是看嫂子的吧。”
  这个时候不光是望秋吃惊了,春梅的两眼也瞪得大了,咋的?她小米还会堆土垒墙?就算是她以前在这个家里里里外外地操持,也不至于会堆土垒墙吧?
  “嫂子,那些砖头籽儿……”望秋似乎有些不相信似的瞅着小米一笑,说了句半截的话。
  “就是用那些砖头籽儿,还不好垒个鸡窝?”小米瞅着望秋说,“和泥的时候多放点儿捻草,泥别和得稀了,一层泥一层砖头籽儿,砖头籽儿别摆得太密实了。这样垒出来的墙,只要不经雨淋水泡,比囫囵砖垒起来的墙还要结实。你单想着用那些砖头籽儿垒墙,泥和得稀水儿淌,咋的你也垒不起来。”
  小米的话让望秋一个明白,也让春梅一个醒盹儿。望秋瞅着小米,笑着说:“那哪儿是用那些砖头籽儿垒墙呀,分明是用砖头籽儿壮泥的堆儿。”
  “不对,你这个说道儿不对!”小米马上就对望秋纠正着说。
  “咋的不对?分明就是。”望秋马上争辩着说,“一层泥,再一层砖头籽儿?”
  “是啊,一层泥,泥上再摆砖头籽儿。可整个鸡窝砖头籽儿用得多,泥用得少啊。照你的说法,应该是泥用得多,砖头籽儿用得少。”小米盯着望秋说,“人家用砖头盖房子,不也是一层泥一层砖吗?”
  望秋给小米的话说得一咕哝嘴,不知道该咋的回小米的话了。
  “你们两个呀,咋的啥事儿都较真儿似的,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起来就没个头儿了?”春梅当然也给小米的说法弄了个心里大豁亮。但是,不管是嫂子的身份也好,是姐姐的身份也罢,事儿归事儿,也不能让他们两个只顾着这样说话吧。她瞅了瞅小米和望秋,说,“这事儿等吃过早起饭儿再说吧,我得到灶房里看看谷子和玉米她们两个了,打咱们进了院子她们两个就在灶房里忙活了。”说着,她抬步就出了堂屋。
  小米向望秋一笑,也跟着春梅去了灶房。
  灶房里的谷子忙活完了大锅里的早起饭之后,这个时候正忙着往小锅里下鸡蛋面叶儿,这是她听说嫂子可能怀上孩子了,特意给嫂子做的好吃的。也难为她谷子了,家里没啥子东西,鸡蛋面叶儿在这样的穷家薄业的人家儿,也算是好吃的了。
  玉米在锅灶的门口儿来回忙活着两个灶膛里的火,还不时地抬头跟谷子很高兴地说着话:“嫂子以后要是生了娃娃,你想着会是男娃子还是女娃子?”
  “男娃子。嫂子生个男娃子,咱们这个家就有后人了。”谷子歪头吹着小锅里腾起的热气,一边往锅里下面叶儿,一边回着玉米的话。
  “我想让嫂子生个女娃子,长大了跟大姐似的,家里地里都能干,那多好!”玉米似乎还想说啥儿,回头见春梅和小米相跟着进了灶房,脸上一笑,就打住了自己的话。
  “这两个丫头说啥呢?说得这样热闹。”春梅显然听见了谷子和玉米两个人都说了些啥子,向她们两个一笑,脸上有些难为情地怪罪似的说。
  “说嫂子要生娃儿呢。”玉米向春梅笑了一下,马上又回头招护灶膛里的柴火。
  “这两个丫头……”春梅回头向小米笑着说,“这还没个影儿的事儿呢,就让她们两个高兴这样儿了。”
  “嫂子,我二姐说了,以后咱们家的老母鸡再下的蛋就不卖着换东西了,都留着给嫂子吃,能让嫂子生个胖娃娃。”玉米往小锅灶膛里又填了一把柴,回头看着春梅,笑着说。
  春梅给玉米的话说得更难为情了,尽管自己现在不是闺女家了,必定自己现在还不是女人。生过孩子的女人家,别人说到这事儿的时候,心里不会有啥子难为情,自己还只是一个刚结亲不长日子的闺女家。虽说这个灶房里没啥子外人,她还是觉得有些脸皮儿发热了。但是,玉米的话又让她觉得宽心,这姊妹间,在别人家还都是不懂事儿的孩子,可她们心里已经知道该咋的去疼爱自己的家人了。她瞅着玉米红着脸笑了笑,说:“好好地烧火吧。”
  “嫂子,给你擀了鸡蛋面叶儿。”谷子下完了面拍子上的面叶儿,似乎有些愧疚地向春梅笑着说,“家里也没啥子别的好吃的,前几天我不在意听邻居家的婶子跟别人叙闲话儿的时候说,她怀孩子的时候吃啥都觉得香。我刚才琢磨着想给你用年节间剩下来的菜做点儿荤汤子,又想着打过了年儿咱们就一直吃那些剩菜了,这就给你擀点儿面叶儿改改口味儿。”说着,她把小锅的锅盖儿盖上了。
  “谷子妹子啊。”春梅听谷子这么一说,心里的难为情马上就没了。她瞅着谷子,心里一下子像给人抽空了似的说不上啥子滋味儿来。
  “嫂子,虽说咱们家没啥儿,以后我还得想着法子给你调换着口味儿做。你也别觉得有啥子难为,想吃啥子就说。”谷子平时话不多,但是,她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会是心里实打实的话。她瞅着春梅笑着说,“嫂子,这以后你得听我的了。”
  春梅不知道该向谷子说啥儿了,绷起嘴巴向谷子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瞅着小米,半天也没能说出话来。
  “嫂子,谷子也说了,以后你就依着谷子的话,想吃点儿啥,就跟她说,也别觉得啥子难为情。跟她说了,这边家里没有的东西,就让她去那边的家里看看。”小米见春梅回头瞅着自己,笑着向春梅说,“现在这边和那边就是一家人,这边没有的东西,就让她谷子多跑跑腿儿去那边看看。”
  春梅又向小米点了点头,半天说了一句话:“小米,碰上你们姊妹几个,这辈子就是靠喝凉水过日子,我心里也舒坦!”
  “嫂子,快别这么说。”小米马上接着春梅的话说,“我们姊妹几个没啥子能为,让你到这个家里受委屈了,你心里别有啥子疙瘩就成。”
  “小米妹子,我现在心里舒坦着呢。你豆子哥心疼我,你们这几个姊妹也打心眼儿里心疼我,我还图个啥儿?”春梅瞅着小米说,“还是那句话,就算这个家里有金山银山的,家里人心里都不热乎,那样的日月儿过起来也心凉呀。”
  小米向春梅点了一下头,咬了一下嘴唇儿说:“嫂子,是啊,咱们这几个姊妹打自小就知道心疼家里的每一个人。虽说这个家里缺吃少穿的,要个啥子都紧手儿,有时候还只能只是想想,可是,在这个家里呆着,心里踏实。这些年我就一直琢磨着,咱们这些平头百姓这一辈子图的是个啥儿,不就是日子能过得去,家里人知道贴心吗?有些人整天想得级七级八的高,有啥用?按你的话说,家里存了金山银山,一家人冷冷呵呵的,一辈子都心凉。”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