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142章 悄悄话儿

第142章 悄悄话儿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1-18 13:51:23      字数:4829

  “春梅嫂子,咱的心思这样琢磨归这样琢磨,平时跟他们处的时候,咱得拿出心来跟他们处,咱敬别人一尺,别人就会在咱们难为的时候还咱们一丈。”小米向春梅说,“今儿我跟你说叨这些,你别在心里说我显能耐呀。”说着,她向春梅有些调皮似的一笑。
  “你这说哪儿的话呀。”春梅迎着小米也笑着说,“你豆子哥这一走,以后这个家里有了啥子抹不开的事儿,还真得跟你捉议呢。”
  “嫂子,以后我要是有了啥事儿就跟你商量了。”望秋插过话向小米笑着说。
  “你还是个小孩子家,能有啥事儿。”小米转头看着望秋一笑。
  “谁还是小孩子家,咱们两个年龄大小差不多。”望秋听小米说他还是个小孩子家,马上很不服气地瞅着小米说,“要是真细论起来,说不准你还没有我大呢。”
  “不管咋的,我是你嫂子,比着你哥来说,在我面前你就还是个小孩子家。”小米逗着望秋笑了笑说,“嫂子也没啥子能为,你以后要是有啥事儿了,有咱们的爹娘呢。”
  “好了,望秋,我跟你嫂子说话你别东一句西一句地乱插话了。”旁边的春梅埋怨似的向望秋说了一句,“你呀,就在旁边呆着歇着。”
  望秋给春梅说得不好意思地鬼了一下脸,然后就自己找了个小凳子在小米她们的旁边坐了下来。
  “谷子和玉米她们转眼儿去哪儿了。”小米来回在屋里瞅了瞅,回头看着春梅问。
  “在灶房做饭了吧。”春梅伸头向灶房门前瞅了瞅,叹口气说,“这谷子,自打你嫁过去之后,灶房里的活就争着不让我插手儿了,有时候我都琢磨不明白,这边的这几个小姊妹咋的都这么懂事儿,咋的都这么知道心疼人。就连最小的麦子,也让人打心眼儿里觉得疼得慌。”
  听了春梅的话,小米很欣慰地一笑,自古就有很多小姑子和嫂子之间闹别扭的事儿,今儿听春梅嫂子这么一说,估摸着以后她们之间一准能相处得跟亲姊妹似的,也不会有啥子别扭可闹,这也就让自己以后能在那边儿安心地过日子了。
  “小米,我说句话你别放在心上生气,就是那些有爹有娘的孩子,又有多少能这样知理儿懂事儿打心眼儿里知道跟人亲的呀!”春梅瞅着小米说,“有时候她们几个勤快得都让我这个当嫂子的都觉得难为情了。每天一大早,谷子就早早地起了,灶房水缸里打满水,接着把整个院子收拾了,还没等人起呢,早起间儿的饭又做到锅里了。亏得村子里人知道是谷子勤快,要是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不知道这姊妹几个,还会以为是我这个当嫂子的懒呢。”春梅告状似的向小米说,“待会儿你说说她们几个,以后啥事儿都别跟嫂子争着干了。”
  “嫂子,豆子哥和大爷这一走,以后有你干的事儿了。”小米笑着向春梅说,“嫂子,就算我说叨了,也没多大的用处,以后她们该勤快还是勤快。”
  春梅听小米这么说,不知道该咋的接小米的话了,只是摇着头笑了一下,很无奈似的说了一句:“碰到这几个小姊妹,真没办法儿。”
  “姐,你这是出阁嫁到福窝儿里了。”旁边坐着的望秋这个时候插上一句话说。
  “你还别说,你这句话还真凿对了,姐现在就是觉得嫁到福窝儿里了。”春梅回头瞅着望秋说,“你就只管放心地看着,咱们那个村上和我大小差不多的闺女家,谁要是嫁得比我有福气,日头就会打西天升起来落到东天去。”
  “嫂子,你这话说的,这个家穷,你有啥福气享啊,跟着这个家你受委屈了。”小米看着春梅说,“这个家,要啥没啥,赤手握空拳的,你要说嫁到福窝儿里了,别人听到还会笑话呢。”
  “这个家是要啥没啥,可这个家里的每个人都打心眼儿里知道跟人亲,让人打心眼儿里觉得暖和。”春梅回头向小米笑着说,“就算是这个家再有,家里的每个人都冷着脸子冷着心的,那能是福气?”
  “嫂子,嫂子,快过来看咋的招护呀,咱们家的这只老母羊下羔子了。”就在春梅和小米说着这些话的时候,麦子在羊圈里喊了起来。
  “看吧,才几天呀,麦子就把大姐忘了,心里只有你这个嫂子了。”小米听着麦子在羊圈里的喊,向春梅笑了一下说,然后就冲出屋子向羊圈奔过去。
  春梅跟着小米也奔着羊圈过来了。
  羊圈里的那只花脸儿的老母羊屁股下面吊出来一嘟噜子的水包儿,两条后腿站在那儿稍微弯曲着,下压着两个后跨把整个身子显出一副弓腰塌背的模样,喉咙管子里也在吭吭哧哧地憋着劲儿换着气儿咩咩地叫。见过母羊下羔子的人们都清楚,这是这只老母羊正用劲儿往外屙羔子了。
  “这咋整啊?”春梅瞅着老母羊这个样子,着忙地向小米问。
  “嫂子,不着急,待会儿羊羔子才能下来呢。这个时候赶紧着抱过来一些细软的干草,待会儿羊羔子出来了给弄到干草上去。这个时候不是暖和天气,地上太凉,不能让羊羔子给冰着了。”对于春梅来说,伺候这样的畜生下崽儿,那可是狗咬刺猬不知道咋的下手了。但是,对于小米他们姊妹几个来说,就是顺手拎鸡毛,轻巧事儿。小米不慌不忙地向春梅说,“也要不了多少干草,羊羔子下来之后,老母羊就会把它给舔干了,这个时候羊羔子也就能站起来。等这个羊羔子能站起来四处蹦跶了,老母羊才会接着下第二个羔子。”
  春梅听小米这么说,转身就出了羊圈。
  羊圈里的其它的几只羊都在惊恐地瞅着这只花脸儿的老母羊,大气儿也不敢喘了似的偎在了一起,不时地有哪只羊试探一样轻轻地叫唤上一声,然后整个羊圈里的羊又都沉默了。
  小米瞅着这只花脸儿的老母羊,心里盘算了一下,可不是咋的,这只羊就赶在这几天下羔子,自己出阁嫁人的时候倒把这件事儿给忘了。
  春梅很快就拎过来大半条子筐的碎麦秸儿。
  小米从春梅手里接过那大半条子筐的碎麦秸儿,从中抓了几把撒在了那只老母羊的屁股下面,然后瞅了瞅那几把麦秸儿撒的薄厚,又从筐里抓上几把撒了上去。
  春梅在旁边瞅着小米很熟练地做着这些,心里似乎明白了他们姊妹几个这些年到底是在咋样地支撑着这个家的日月儿了。
  小米把那个条子筐又递给了春梅,向春梅说:“嫂子,你再去屋里找一只破鞋子,另外找一截儿细绳子来。”
  小米的这个说法儿让春梅一愣,老母羊下羔子咋的还要破鞋子和细绳子了?尽管她心里很迷糊,但她还是依着小米的话回屋找破鞋子和细绳子了。
  那只老母羊很快就下出了第一只羊羔子,然后就掉过身子低下头来开始在羊羔子的身上来回地舔。
  落在碎麦秸儿上面的羊羔子不停地晃着身子,听凭着老母羊在它的身上舔来舔去,然后就挣扎着试图想站起身来。但是,几次挣扎,它那还很柔软的四条腿没能把它的身子支撑起来。这个时候的老母羊似乎也很着急了,围着羊羔子不停地转了起来,嘴里还发出了好像是在给地上的羊羔子鼓劲儿的叫声。地上的羊羔子听着老母羊的叫唤,也张开嘴巴叫了起来,它的声音是那样的细弱,但是,就在它几声细弱的叫喊声之后,它竟然颤抖着四腿从碎麦秸儿上站了起来。老母羊见羊羔子站了起来,很是高兴似的一声长叫,然后又下压着两条后腿弓腰塌背地开始生产第二只羊羔子。这只老母羊就这样为这个家产下了四只羊羔子。
  小米见老母羊再也没有了生产的迹象,就顺手从春梅手里接过那只破鞋子和一截儿细绳子。她先是把破鞋子拴到了细绳子的一头儿,然后就把细绳子的另一头拴到了老母羊屁股上还没有落下来的羊胎衣上。拴好这些之后,她低头瞅了瞅羊肚子下面的羊奶,抬起头向春梅说:“等它后面的胎衣掉了之后,这两天饮它的时候,用老芫荽棵子熬水饮,这只羊以前也是这样,奶水不是咋好,用芫荽水饮两天,奶水就足了。”
  同是生在村子里的闺女家,春梅以前从没有听说过这些说道儿,她也不用去听说,因为一直有爹娘在身边依靠着也用不着她去听说。
  “这几天要勤快着给老母羊身子下面铺些干草,省得地上凉把它给冰着了。要是给冰着了,它的身子骨就不好了,奶水也就会不足了,这几个羊羔子就吃不饱食儿了。”小米先是用地上的碎麦秸儿把两手上的血擦了擦,嘴里安持着春梅说。
  春梅向小米点着头,然后就让着要小米先把手洗一洗。
  新生下来的四只羊羔子在整个羊圈里很新鲜地蹦来跳去的,它们很兴奋的叫声像走村窜镇的弦子手拉出来的声音一样好听。小米看着这几只鲜活的羊羔子,听着它们的叫声,很有些不舍地离开了羊圈。
  这个时候的麦子已经给小米准备好了上半盆的热水,手里拿着一块儿香胰子和一条毛巾在等着小米了。
  小米瞅了瞅麦子,她似乎觉得麦子跟自己有些生分了似的,不由得她喊了一下麦子。
  麦子应了一句,一下子就扑到了小米的怀里,竟然很委屈似的哽咽着向小米说了些想念的话:“大姐,我想你,玉米姐想你想得都想哭了。”
  小米的两手还没来得及洗,就用两个胳膊搂住了麦子,笑着向麦子说:“傻麦子。”说着,她的心里也是一阵子的堵腾,是啊,这小姊妹几个打自小就没有离开过自己,自己这样嫁到卧牛岗子了,也就很少再有机会整天围着这几个小姊妹了。
  春梅在小米的旁边瞅着这两姊妹,心里也有一股子说不清的堵腾。对于自己来说,以后不光要当好这几个小姊妹的嫂子,也要当好这几个小姊妹的姐姐呀。她劝了一句麦子说:“麦子,别缠着你大姐了,让你大姐把两手洗洗吧。”
  麦子这才离开小米的怀,把手里的香胰子和毛巾递到了小米的面前说:“这是春梅嫂子在你出阁之后又给我们买的,香胰子可香了,跟麦花儿香味儿一样。”
  小米向麦子点了点头,说:“姐先洗一遍再用香胰子。”说着,她就蹲到水盆前把手洗了。
  “嫂子原来给买的搽脸的香脂用完了,又给我们几个买了一大盒呢。待会儿你洗了手也搽搽。”麦子在小米的旁边很高兴地说着,“这香脂搽到脸上,不仅香味儿好闻,搽到脸上,整个脸上马上就都变得软和了。”
  “我说咋的这几天不见,你们几个的脸色变得比年前还要好看了呢,是嫂子又给你们买了好香脂。”小米回头向麦子一笑,转过头来看着春梅,没有言语地向春梅点了点头。
  麦子向小米点着头说:“大姐,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儿。”
  小米回头盯着麦子,春梅也盯着麦子。
  “这大爷跟豆子哥都出去了,今儿明儿这两天大舅也该过来接我了,玉米也要跟着你去上学了,家里就剩下嫂子和谷子姐两个人了,她们两个又得家里地里的忙。白天倒是,顺手给它们一把草,它们就不会闹哄了。这夜里要把它们拴哪儿去呀?万一哪天夜里村子里再进了贼,这几只老母羊和几个羊羔子就危险了。”麦子瞅着小米和春梅说。
  春梅琢磨了一阵儿,笑着说:“这好办呀。你哥出门儿了,晚上咱们几个都挤到我那边的床上睡,你们这边一间房子腾出来,到了晚上咱们就把这几只羊拴到那间房子里,还怕贼能把它们给偷走了?就算是贼再胆大,也不会进屋抢吧。”但是,她说了这话心里也是一个哆嗦,再过两天,这个家就只剩下自己和谷子两个人了,白天间儿倒是没啥儿,到了晚上,两个女子守着这个家,外面要是有个啥动静儿……,她不敢往下想了,想到这儿,她的心里就已经有些感到害怕来。
  小米抬头瞅着春梅,点了点头,说:“只有这样了。”
  “嫂子,我给出个办法,晌午到驴堆儿集上买回来一些鞭炮。万一真的夜里有贼进了咱们家的院子,就点上一嘟噜子鞭炮扔出来。”麦子似乎瞅见了春梅嫂子心里的害怕来,看着春梅嫂子说,“鞭炮一响,还能把村子上的老少爷们儿们给吵醒了,你跟谷子姐再一喊,准能把贼给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她把在学校里听到的“屁滚尿流”这个文词儿用上了。
  麦子的这个办法逗得春梅笑了,小米也仰起脸笑了。
  “这个诡丫头,上几天学就变得这样诡道了。”春梅心里的害怕给麦子的这个办法给逗得没了,她笑着说,“今儿晌午就去驴堆儿集上买些鞭炮去。”
  麦子给春梅的夸奖弄得不好意思了似的也笑了。
  “嫂子,本来今儿我跟望秋过来送豆子哥和大爷之后要回去的,娘也再三说要我们早点儿回去。见了豆子哥和大爷之后,我心里又想起了一些事儿,就跟望秋来咱们这个家了。”小米洗了一遍手,两手在水盆上甩了甩水,起身看着春梅说。
  “啥事儿呀?”春梅瞅着小米问。
  “待会儿洗完手再说吧。”小米转头瞅了瞅望秋,回头对春梅说。
  “嫂子要跟姐说啥事儿呀,还这么神道儿?”旁边的望秋见小米瞅了瞅他,马上就瞅着小米笑着问,“是不是有啥子好事儿不想让我知道呀?”
  小米回头瞅着望秋说:“小孩子家,知道个啥,别瞎打听。”
  望秋见小米不愿意告诉自己要跟姐说的是啥事儿,也就不再追着问是啥事儿了,只是在一旁挠着头瞅着小米笑个没够。
  麦子又换上了一盆水端到了小米的跟前,让着要小米趁水温和抓紧了洗。
  小米蹲下身子,抬头瞅着麦子说:“到灶房里看你二姐饭做到锅里没,跟她说姐有事儿要安持她。”
  麦子听了小米的话,就去灶房把谷子喊了过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