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闪光的爱国魂>闪光的爱国魂—记著名法学家、我的外公程树德

闪光的爱国魂—记著名法学家、我的外公程树德

作品名称:闪光的爱国魂      作者:闲妹      发布时间:2019-11-17 17:55:23      字数:3263

  一、出身在福建闽侯
  福州市西南侧的闽县。1877年,闽县城乡结合部有一座老式砖瓦平房,屋顶上的瓦片压得密如鱼鳞,屋前有一扇深重的大木门,门上那光滑的铜环上的青色,向人们诉说着这幢房子的久远。幽静而古朴的院子里,长满了青苔的石板,院外的围墙上长满着密密麻麻绿油油的爬山虎。院内有一个专门洗衣服的天井,右手边就是主人的房间。屋内镂空的雕花窗太阳射入斑斑点点的细碎阳光到屋内,一张柔软的木床床头上有精致的雕花装饰,虽然这张床有些年份了,仍能看得出当年这份人家家境不薄。
  这里住着是程姓人家,此时的程老爷己有了二个女儿,这是他的第三个孩子。女主人程氏马上就要生了,程老爷心绪不宁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他太想要个儿子了。程氏的嫂子在灶间里烧着水,程氏躺在这张雕花木床上,挺着大肚子面露痛苦的表情。一阵阵腹痛使这原本丹凤眼、高鼻梁、薄嘴唇清秀的脸变了形。程氏被疼痛折磨得不停地低一声高一声呻吟着,声音传到客厅程老爷耳朵里,更加增加了他不安情绪,他只好叫上俩个女儿去卧室看下母亲。
  木床床边俩儿女儿看母亲这么痛苦束手无策,她们只有拉着母亲的手想减轻母亲的痛苦。可是裹着小脚的接生婆说母亲快生了,把她们俩姐妹赶出了房间,她们只好乖乖地回到父亲身边耐心地等候着。小脚接生婆是父亲请来的。闽县是个小地方,当地孩子都是经过她的手接的生,小脚接生婆在当地口碑不错,无论是富贵人家还是贫穷人家,所收取的费用是一样的;只有在主人家生了男孩,高兴多给她几个赏钱。
  虽然这接生婆是小脚,但接生绝不含糊。“马上就要出来了,憋口气!”接生婆望着浑身是汗的程氏说。此时的程氏感觉人都已经被掏空了,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头已经出来了加把劲!”程氏鼓足了劲,使出了全身力气。不久就听到“嗯哇,嗯哇”婴儿清脆的哭声。俩儿女儿高兴地想进去看看,新生出来的是弟弟还是妹妹,长得什么样子?可是舅妈不让她们进去,说:“小孩子别来凑热闹,大人这么忙,别打叉。”她们只好怏怏回到客厅等着。
  程老爷听到婴儿哭声,赶紧跑到卧室探个究竞,他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内人这次给他生下男孩还是女孩。只见接生婆喜滋滋地告诉他:“程老爷,是个小子。”程老爷一听生了个男孩,喜上眉梢,程家有香火了!程氏一听说生了男孩原本苍白的脸露出了笑容,程老爷快步走到床边拉起了受妻的手,满眼的疼爱:“你辛苦了。”红晕回到程氏清秀的脸上,她朝丈夫深情看了一眼,顿时觉得刚才生孩子所受的苦都值了。
  程老爷喜得贵子,喜上眉梢,压制不住满心的欢喜,就多给了接生婆一块银元。接生婆接过银元连声说谢谢:“程老爷,这孩子印堂饱满,将来一定大福大贵。”程老爷听后很是受用,接生婆临走前,程老爷又赏给她一升米,接生婆千恩万谢离开了程家。她接生到现在,还没有一家主人又是给钱又是给米的。
  程家新添了男丁消息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程家进进出出人也多了起来;有看产妇的,有看新生儿的,程家一下子热闹了许多。程氏的哥嫂忙里忙外,帮着程老爷接待着客人。这让程老爷心存感激,还是自家人靠得住啊。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孩子满月了,眼看满月日子一天天靠近,程老爷有心想办个满月酒。一日他跟程氏商量想为这程家第一个男孩办场像样的满月酒,可程氏知道家里银两不多,家中的经济来源主要靠程老爷写的一手好字。程老爷替人写家信、写春联,每到春节是程老爷最忙的时候。闽县断文知字的人不多,家里主要银两靠春节写春联积攒下来的。想办满月酒要银两,可程家那有这么多钱来办满月酒呢?“老爷,办满月酒得花钱,全村人都来吃酒,还得每人送一盘麻油饭,以及一个红鸡蛋,得付出多少银元啊?”程氏满面愁容地说道。
  程老爷知道夫人说得在理,平时靠自己替人写家信、写春联所得,这生活过的紧巴巴的,哪有多余的钱办滿月酒呢?
  说实话,程氏也想为儿子办场风风光光的滿月酒,可钱从哪来呢?突然程氏抬起手碰到了自己耳边带的耳环,这是嫁给程家,娘家送的陪嫁。“老爷,把这金耳环当了吧,把满月酒办了,等以后有钱了再赎回来。”程老爷听后心中一暖,还是爱妻了解自己。办滿月酒的钱有了,给儿子取个好名字,光宗耀祖,这场酒也就没白办。
  闽县有个规矩,谁家办满月酒得邀请全村人都来吃酒,在程家词堂热热闹闹地摆上一整天。喝满月酒的这一天全村人都会来帮忙,洗碗的、洗菜的、配菜掌勺的,全村人见证为孩子祈祷祝福。大家齐聚一堂,举杯把盏,祝福孩子健康成长,其乐融融。为给程家男丁办满月酒,程家词堂特地写上了新对联,上联是:今朝同饮满月酒,下联是:他日共贺耀祖孙。程老爷满面春风地站在程家词堂门口,迎接乡亲们的到来。程氏的哥嫂忙着给来吃满月酒的乡亲每人赠送一盘麻油饭,还有一只红鸡蛋;米做的油饭,表示繁殖之意,红鸡蛋有生生不息吉祥之意。而来吃满月酒的乡亲则在装有麻油饭的盘子上放着回礼,有送钱的,有送食品的,根据自己家里的经济情况送礼,主要目的是祝贺孩子健康长寿。
  满月酒的举办还有一个重要议程,就是给满月小孩剃头。程氏的嫂子在这天一大早就预先于水中放置十二个小石子、铜钱十二文、葱一根、染红的鸡蛋十二个。程氏抱着满月的儿子出现在众人面前,程老爷笑得合不拢嘴。村里叫来的理发师给孩子剃发俗称剃“满月头”。
  1877年是清朝光绪帝德宗光绪三年,官员级别的高低是用帽子顶上的“顶子”来表示的。凡是皇族封爵(如亲王、郡王等)和一品官,帽子上都用红宝石顶子来表明身份。程氏的嫂子将红蛋轻轻滚在小孩头上三次,取意红顶,意为将来能升官发财。程氏抱着儿子,剃头师傅将剪下的头发与石子包在红纸内。这扔红纸可不是一般人能扔的,得叫上程家祠堂有头有脸的族长扔,希望丢上屋顶的红纸,孩子长大后能光宗耀祖。程氏抱着满月的儿子对族长说:“给孩子取个名吧。”
  “你们辈分郁字辈是叫郁庭吧?我看这孩子将来长大后有出息,树德性,有人品,就叫程树德吧?”族长说道。
  程老爷对族长作了揖:“托族长吉言,那小儿就叫程树德了。”
  程树德在父母关爱与两个姐姐的呵护下,一天天地长大。转眼程树德三岁了,程老爷希望儿子将来能断文识字,就开始教儿子学《三字经》。清朝儿童都是通过背诵《三字经》来识字知理的。程树德天资聪慧,父亲讲上一遍,跟父亲读上几遍就能背出来了。程氏感到很欣慰,儿子读书有出息这是做母亲最大的快乐。
  原以为一大家子从此可以享受天伦之乐,可程老爷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没走几步就感到累得不行了。原以为靠春节帮人写春联能积点银两过日子,可身体不争气这拿毛笔的手就是提不起来,没写几个字人就喘得不行。程氏见状心痛得不行:“老爷你这病还是找个医生看下吧?”程老爷看着夫人又看看女儿、儿子,他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儿子,他才三岁:“我又不能写字哪有钱看病呢?”程老爷气喘吁吁地说道。
  程氏不忍心丈夫毛病拖下去,她把自己的陪嫁金戒指拿到典当行去当。走进典当行,眼前一排高大的木制栅栏挡住了她急匆匆的脚步,程氏小心翼翼走近了高高的柜台前,一个面目清秀的年青人迎了上来:“大姐,你这金戒指以后还赎回么?赎时要付利息的。如果到期不来赎,就由我们当铺变卖了。你不赎可以多当点银元。”可程氏心里想哪有不想赎回来的道理?可现在老爷这个样子怕是赎不回来了。程氏咬了咬牙说:“不赎。”当铺的年轻人说:“只能当五块大洋。”“怎么那么少?小哥,能不能多当点?我是为病人抓药的”“最多给你六块大洋,再多就不当了。”当铺伙计这样说无奈之下,程氏含泪接过六块大洋急忙忙赶往药店叫郎中。
  这是个闽县当地有名的郎中,一听说程老爷病得不轻,郎中提了个药箱随着程氏走进了程老爷的房间。只见程老爷不停地点头喘气,郎中皱起了眉头:“你家老爷病了多久了?”郎中转过头来问程氏。
  “回大夫,己经二个月了。”
  郎中伸出手给程老爷搭脉,又看了下舌苔,发现程老爷整个舌苔都发紫了。郎中转身来到客厅提笔开处方。
  “大夫,我家老爷病怎么样了?”程氏焦虑地说。“你家老爷病入膏肓,我先开三帖吃吃看。三帖还不见好,就难说了。”大夫开着处方头也不抬地说。
  “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家老爷。”程氏低声哀求道。
  “我会尽力的,先给老爷吃了再说。还不好就准备后事吧。”郎中说完开了方子匆匆走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