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87章 小米向爹有了交待

第87章 小米向爹有了交待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1-04 17:46:39      字数:4926

  小米看着春梅,笑了一下,说:“嫂子,他们跟你闹哄,你委屈了吧!”
  春梅笑着向小米摇了摇头,说:“做新媳妇都会这样,不委屈。你该忙就出去忙吧,别管我,这两天我也帮不上啥忙。”
  小米回头向门口看了看,凑近春梅小声说:“嫂子,今儿你先别把底儿透给我哥。”
  春梅一笑,说:“过了今儿!”
  小米向春梅笑着点了点头,出去了。
  院子里坐上桌子的亲邻们饿猪闹圈似的,哄哄嚷嚷地都在说些啥子。小米瞅了瞅这样闹哄着的亲邻们,向亲邻们说了话:“好了,好了。我说两句,让你们都等到这个时候才吃饭,慢怠你们了!今儿是我豆子哥大喜的日子,老少爷们儿们尽管吃个过瘾喝个正好。菜要多吃,酒不要多喝。不是我小米舍不得让你们喝酒,刚才二老歪跟驴脸两个人,都喝成了那样,我小米看着心里不是个滋味儿。今儿呀,咱们就以吃为主!”
  小米的话让亲邻们不由得瞅了瞅还在那个柴草堆上躺着的驴脸。
  这个时候,驴脸翻了个身儿,嘴里呜噜呜噜地说了两句啥子,咂磨咂磨嘴巴又睡了。
  也不知道是驴脸又尿了还是咋的,他身上的裤子仍是滴水的透。
  “老少爷们儿们,今儿是高兴的日子,咱们可不能有谁再喝成二老歪和驴脸这样了!”小米也回头看了一眼驴脸,堵心似的摇了摇头向亲邻们说,“今儿咱们就吃个高兴,喝个高兴!”说完,她向着灶棚子下的胡厨子喊了一声,“师傅,都坐好了,准备上菜吧!四桌。”
  每桌四个冷菜和四个热菜经胡厨子的手那么一拨拉,很快就给端到了桌子上。
  亲邻们甩开了腮帮子,老母猪进了西瓜地似的,窟嚓窟嚓地那个猛往嘴里逮。尤其满桌子坐的都是女人的席面,那个风扫残云的速度,绝对老母猪嚓西瓜都赶不上。
  小米瞅着亲邻们满嘴圈子油乎地大口嚼着嘴里的菜,心里很舒坦。这些亲邻们,没有谁家能经常见到荤腥儿,肚肠子里整天都是寡汤淡水儿的支应着,今儿趁着豆子哥成亲的这个空儿,亲邻们也都能过个馋瘾了。
  蚂蚱大爷见亲邻们给小米说得不喝酒了,只顾着筷子不放手地从桌子上朝嘴里划拉,就蹶蹦着挨桌子要亲邻们不要光顾着吃菜,酒也得喝。
  有人见蚂蚱大爷这么一说,很难为情地笑着端起了脸面前的酒盅子,一仰脖儿,吱扭一声,嘴巴咧得像给破鞋底子狠狠抽了几下一样,把喝空了的酒盅子向整个桌子上的人亮了亮。
  蚂蚱大爷见有人喝酒了,很满意地笑着向桌子上的亲邻们说:“小米说的是不让你们喝多了,这酒该喝还是得喝。这是喜酒,喜酒喜气。来的时候大伙儿都会说——‘喝豆子的喜酒去’。这要是不喝酒,咋的能叫喝豆子的喜酒呢。”
  “是,是,是。”有人马上应和着蚂蚱大爷的话说。
  “那就多喝两盅子吧。”蚂蚱大爷见亲邻们喝酒了,脸上又笑出花儿来了。
  “喝,喝,喝。”桌子上的人闹哄着端起了酒盅子,吱吱扭扭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
  “能喝的就多喝几盅子,不能喝的就少喝几盅子。”蚂蚱大爷满场子瞅了瞅,笑着向亲邻们说,“喝好,吃饱!”
  大概是亲邻们肚子里有垫底儿的了,有两张桌子上开始响起了划拳猜酒的叫嚷声。
  小米向亲邻们瞅了瞅,这轮儿酒席结束了,豆子哥今儿的亲事儿就算忙出了个眉眼,这个家就算办成了一件比天还大的事儿了。爹在那边要是能看见今儿这个排场儿,知道豆子哥这场亲事儿的底儿,不知道心里会是高兴还是堵腾。她自己也不知道咋的忽地想到了爹,豆子哥的亲事儿有个眉眼了,也该跟爹说说吧,让爹在那边儿也放心,这个黄家的根儿不会在豆子哥这儿断了。她招呼了一声蚂蚱大爷,跟蚂蚱大爷说:“大爷,这都是这边儿的亲邻了,也没啥子远道儿的亲戚,你跟豆子哥招呼着让他们吃好喝好了。我觉得心里累得慌,想出去转转去。”
  蚂蚱大爷瞅着小米,心里犯着迷糊,但他还是向小米点着头说:“出去转转吧,这些日子都没消停过了,出去转转透透气儿。别时间长了,待会儿这一轮结束了咱们就吃饭。打五更就起来忙,到现在水也没喝一口呢。”
  小米向蚂蚱大爷点了点头,说:“不大会儿,透透气儿我就回来。”说着,她就不声不响地走出了院子,冲出村子,直奔着爹的坟就过去了。
  蚂蚱大爷瞅着小米的后脊梁影子,心里也是一阵的堵,这闺女不光是累,心里也委屈。
  小米一口气来到爹的坟前,噗通一声跪下来,两眼的泪水也一下子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爹,今儿你有儿媳妇了!”小米脸上笑着向爹哭着说,“打今儿起,咱们这个家才真的能叫个家了!
  “爹,听说你有儿媳妇了,你心里高兴踏实了吧?
  “爹,闺女没啥能为,拖得豆子哥到今儿才成亲,你也不要埋怨闺女。闺女也实在没有别的啥能为,豆子哥人又老实,嘴上也不像人家那样能说会道的,心里也没有啥子拐弯儿的道道儿,豆子哥的事儿才拖到今儿。不管咋说吧,今儿也总算能给爹你一个说法了。豆子哥今儿成亲了,咱们黄家的根儿就不会从豆子哥这儿断了。
  “爹,下个月闺女也要嫁人了。闺女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谁让咱们这个家眼下是这个样儿呢,闺女只能走这一步才能让豆子哥娶上女人呀。
  “爹,这也没啥,早晚我都要出阁嫁人,这样出阁嫁人能给你换个儿媳妇进门,这也算是闺女对你、对祖宗的一点儿孝顺。
  “爹,这事儿你听了心里也别觉得疙瘩,有能为的人家不会走这条路,你这几个孩子没那个能为,闺女我也不想走这一步,可闺女又想不出别的好道道儿来。能给豆子哥换回来个媳妇儿,也算是我跟豆子哥兄妹情分定的这样儿。爹,这都是命。你走,是命。娘去了,也是命。命里就该我欠豆子哥一个媳妇儿,今儿闺女把欠豆子哥的媳妇儿换回来还给豆子哥了。
  “爹,闺女今儿把豆子哥的亲事儿办了,不知咋的了,一下子心里觉得很委屈,就过来跟爹说说话儿。爹呀,闺女也没啥能为,能把豆子哥的亲事儿给办了,也算闺女给咱们这个家办了一件大事儿,也算对得起祖宗了,你在那边儿也能闭眼安心了。
  “爹,今儿把豆子哥的亲事儿办了,闺女的心里也轻快了,下个月闺女就能放心地出阁了。不管闺女以后的日月会是啥样儿,咱们黄家总归不会断后了,这也是闺女给咱们黄家能为。等明年豆子哥有了孩子,咱们黄家这个辈分上,闺女也就放心了,以后的事儿闺女就管不了那老些了。
  “爹,豆子哥的亲事儿今儿有个了结了,咱们这个家眼下也就没啥烦心的事儿了。闺女下个月出阁,也算不上是个事儿。老话都说了,闺女出阁就是往外泼水,水盆里满了就多泼点儿,不满就少泼点儿。闺女也没啥过分的想法儿,不管以后闺女的日月会过得咋样,只要豆子哥以后的日子能过得安稳了,宽敞了,闺女都没啥子抱怨。
  “爹,家里的人来客去的还没个静场儿,闺女就来这儿跟爹说了,也就是让爹在那边儿心里能有个踏实。
  “爹,卧牛岗子的那户人家看起来也是一户厚道的人家,豆子哥的这场事儿,牛二筢子不光是嫁了闺女,咱们这边儿人家也是出了一多半的力。招待客人的酒菜,还有大多的花销,都是牛二筢子提前送过来的。爹,就为着牛二筢子的这份心思,闺女觉得用自己给你换回来一个儿媳妇也值得!
  “爹,这事儿之前闺女去接娘了,不管娘这些年咋的了,必定她是娘。闺女这样做不会有啥不合适的吧?娘不愿意回来,这也不能怪闺女。是娘她自己没那个脸面儿回咱们村子!这些年她把我们姊妹几个丢在脑末梢子后面儿不当一回事儿,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些年她打心眼儿里没把我们姊妹几个当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还是那句话,不管娘咋的,也不管我们姊妹几个心眼儿里多恨她,必定她是娘,就算是以后她咋的了,我们姊妹几个还都得管她问她,必定她生了我们姊妹几个!”
  小米跪在爹的坟前,一边往爹的坟上用两手捧着添土,一边紧紧地瞅着爹的坟看着说着话。她回头看了一眼村子,村子里的喜庆这个时候仍像那阵子响了很长一段时辰的炮仗声一样,把整个村子很亮堂很张扬地围笼着。这些年了,她从没有觉得村子里像今儿这样喜庆过,所说别的人家娶亲啥的喜事儿,那只是别人家的喜庆,咋的自己都觉得跟这个家有点儿不搭界儿。今儿是自己这个家的喜庆,自己才打心眼儿里觉出喜庆来。
  寥野里的风这个时候已经很凉了,但是,小米跪在爹的坟前倒没觉出啥子凉来,虽说打清早起到眼眸前儿忙得一直没能吃上一口饭食儿,但她觉得今儿心里这些年从来没有过的暖和,也从来没有过的踏实。
  “爹,今儿豆子哥的亲事儿不管咋的,你要是能看得见,心里也该觉得满意了。打我记事儿时起到今儿,还没有谁家能把结亲这事儿办得像咱们今儿这样雾腾,人家一说,就先提到是你家的闺女儿子把这事儿办得这样排场。爹,你要是能听到别人家这样的夸奖,不知道你的心里会有多高兴呢!不管闺女是咋的把豆子哥的事儿给办的,也算闺女给爹长脸了!”小米看着一直没有回音的爹的坟,忽地也觉得心里很委屈,别人家和自己一般大的闺女,要再过上几年才会出阁嫁人,而自己为了豆子哥就这样把自己给舍出去了,下个月就要嫁给一个比自己要大上十来岁的男人。可是,这份儿委屈不能跟爹说,也不能让爹知道。自己心里的委屈要是说给爹了,要是让爹给知道了,爹躺在下面也会打心眼儿里觉得对不住自己,心里不踏实的。她绷了一下嘴,脸上笑了一下,向爹的坟说,“爹,豆子哥成亲了,谷子和玉米她们三个还小,不过,谷子和玉米她们三个都挺懂事儿的。麦子眼下又跟着大舅念书识字儿了,麦子的事儿就有大舅操心了。谷子和玉米她们两个跟着豆子哥过日月也不用费啥心思,春梅嫂子也通情达理,不会对谷子她们两个咋的。再说了,大舅以后经常回这个家,就算是春梅嫂子咋的,她也得想着大舅的看法儿。再加上我是她娘家的嫂子,她要是以后对谷子和玉米咋的了,最起码她也得考虑着这门儿亲戚。爹,你在下面就放心过你的日子吧!”
  小米在爹的坟上跪了很久,也跟爹说了很多的话,在她转身离开爹的坟墓时,不由得心里的委屈还是让她两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哗哗地顺着眼角儿淌下来,自己咋的跟别人家的闺女不一样啊!别人家的闺女没有这么多的世故,别人家的闺女就是个闺女。寥野里的风不紧不慢地把她额头前的头发吹了起来,也吹着她脸上的泪水。她怕爹看见了似的偷偷地用袖子擦了一下两眼,然后仰头看了一眼头上的天,这才向村子里走去。
  蚂蚱大爷招呼着老少爷们儿们吃酒叨菜,忽地觉得小米不在院子里这场喜事儿就少了不少的东西似的。他回头招呼了一声豆子,让豆子招呼着老少爷们儿们吃酒叨菜,自己就蹶蹦着出了院子。
  “老蚂蚱,这要干啥去?”蚂蚱大爷刚出院子,猫春的二大爷二倔巴迎面走过来,他瞅着蚂蚱大爷问。
  “二倔巴,不是让你陪着送亲的吃饭喝酒吗?”蚂蚱大爷给二倔巴问得一惊,抬头瞅着二倔巴看了一阵儿,说,“送亲的那一桌吃好了喝好了?”
  “差不多了,我就是过来看看,待会儿送亲的要过来安持新媳妇在这个家里以后的该咋的过日子。”猫春的二大爷看着蚂蚱大爷,说,“你这就回院子里安置着别让人跟新媳妇闹哄了,让他们躲会儿。”
  “你进去安置一声儿吧,我这去找小米这闺女去。”蚂蚱大爷看着猫春的二大爷说,“这闺女出去一阵子了,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会去哪儿了。”
  “啥?小米不在院子里?”猫春的二大爷听蚂蚱大爷这么一说,两个眉头拧了起来,他紧盯着蚂蚱大爷问,“这个时候她不在院子里能会去哪儿?”
  “这个哪儿知道呀!”蚂蚱大爷瞅着猫春的二大爷,也是不明就里地拧着眉头说,“我琢磨着这闺女这个时候可能去她爹的坟上了,把今儿豆子成亲的事儿跟她爹唠叨唠叨。”
  “你这样说还真有这个可能。”猫春的二大爷听蚂蚱大爷这么一说,眨了两下眼,琢磨了一下说,“你去她爹的坟上看看去,我这就进院子里安持安持。”说完,他向蚂蚱大爷摆了一下手,示意蚂蚱大爷赶紧着去找小米,自己就抬步进了院子。
  蚂蚱大爷紧蹶蹦着向村子外面赶,小米这闺女,豆子的亲事儿成了,心里的担子也去了,这会儿去她爹的坟上,怕是要跟她爹唠叨着让她爹放心,怕是再跟她爹唠叨些心里的话儿。小米这闺女,心里也委屈着呢。换上别人家,这么大的一个闺女家,哪儿会有这样的操心?哪儿会这个年龄就要出阁嫁人?都是闺女家,她跟别人家的孩子咋的就不一样的命啊!
  小米从爹的坟上回来,几步一回头地看着爹的坟,自己也说不清这个时候心里是啥滋味儿,豆子哥的亲事儿今儿办成了,豆子哥以后就能跟人家一样像模像样地过日月了,爹可以安心踏实了,自己马上也要离开这个家,离开自己的姊妹几个,离开这个黄庄子,嫁到那个叫卧牛岗子的村子里,嫁到牛二筢子家里,跟着那个比自己大了十来岁的叫望春的男人生儿育女,一辈子要守着那个男人,守着跟那个的那个家,跟村子里的女人们一样慢慢守到满脸的褶子,慢慢守到一头稀黄干枯的头发,慢慢守到满嘴的牙齿掉光了,然后像走了的人一样两眼一眯缝两腿一伸,走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