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82章 猫春二大爷火上房了

第82章 猫春二大爷火上房了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1-03 19:43:25      字数:4994

  小米听了蚂蚱大爷的合计,也别说,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一准得请,卧牛岗子那边送亲的和抬嫁妆的也得招待。她向蚂蚱大爷说:“起初,我倒没有琢磨这么多,今儿大爷你这一说叨,那就请吧!”
  蚂蚱大爷看了看小米,仰起脖子出了一口粗气说:“这笔开销倒是能回来一些,老少爷们儿们喝喜酒随份子,估摸着也能收回来二百多块钱。这样一算,咱得赔上四百来块钱。一个请字说起来倒是容易,可眼眸前儿这五、六百块钱从哪儿来呀?”
  “大爷,份子不份子的倒放在旁边,老少爷们儿们在一个村子里住着,就是没有份子,这个喜酒咱们也得请。我和谷子姊妹几个都要嫁人,嫁出去了,就很少跟老少爷们儿们打交道了。可我豆子哥一辈子都要在这个村子里呆着,以后还要跟老少爷们儿们长远打交道,咱不能因为这个让老少爷们儿们说豆子哥的长短。万一因为这个落得老少爷们儿们有话说了,以后我豆子哥就没法儿在这个村子里招脸行事儿了。不管咋的,这个喜酒得请老少爷们儿们。”小米看了看蚂蚱大爷,把身后的棉花包往上耸了耸,说,“今儿晚晌我去二姑家,让二姑明儿过来给豆子哥缝铺盖,顺便让二姑想办法给凑点儿。我大舅也知道这事儿了,估摸着这个星期天还会带着麦子回来,多少大舅再凑点儿,这场喜事儿也能支应过去。”
  “这样倒好,这样倒好。”蚂蚱大爷点了点头说。
  两个人就这样盘算着这个月的二十六该咋的支应,不觉中已经进了村子。
  “豆子真的要结亲了?”走起路来呆拉二怔的狗比二婶子怀里搂着一抱子柴火从柴草垛上往自家的院子回,正碰上小米和蚂蚱大爷。她瞅了瞅小米身后的棉花包,又瞅了瞅蚂蚱大爷手里的布料捆儿,很惊奇地说,“我听人说豆子要结亲了,还当他们是吃饱撑得没事儿放闲屁穷磨牙呢,原来是真实啊!”
  “是啊,婶子,这个月的二十六。”小米向狗比二婶子笑了一下说。
  “这么快?”狗比二婶子的两个眼珠子差点儿瞪得掉脚面上了。
  “婶子,还快呀!”小米苦笑了一下,说,“我豆子哥过了这个年就二十五了,整个村子跟他一般大的人就他一个人没成亲了。”
  “这个倒是。我是说,前几天才听说豆子相亲,这眨瞪眼就结亲了!”狗比二婶子眨磨着两眼摇了两下头,说,“从相亲到这个月的二十六,前后没一个月就结亲了?”
  “婶子,我都恨不得豆子哥头天相亲第二天就结亲!”小米笑着说,“等明儿你家狗蛋长大了你就知道是啥心思了!”
  狗比二婶子又眨瞪了两下眼,琢磨似的点了点头,说:“也是。不是自己身上的肉就不知道疼,不是谁家的人谁就不知道着急。”说着,她又看了看蚂蚱大爷手里的布料捆儿,“这对枕头买的,还别说,你小米真有眼光,绣的还是鸳鸯戏水,好看着呢。”
  “啥眼光呀,就是觉得这对枕头好看,就买了。”小米随着狗比二婶子的话也看了看蚂蚱大爷手里拎着的布料捆儿,说,“卖枕头那儿好多样儿呢,看着都觉得好看,我还是看中了这一对儿。鸳鸯戏水,图个好兆应。”
  “等明儿我家狗蛋长大了,结亲的时候就请着你小米给掌眼添置东西了。”狗比二婶子说,“你有眼光,挑选出来的东西好看。”说着,她抬手一指蚂蚱大爷另一只手里的药包子,问,“这是谁不得劲儿了,咋还抓着药回来了?”她可能忘了她的怀里还搂住一抱子柴火,她这一抬手,整个怀里的柴火呼呼啦啦地撒了一地。
  “这不是小米这两天忙活着准备豆子的事儿了嘛,前一阵子摔得胸壳廊子疼可能没好透彻,这一忙,胸壳廊子里又疼了。”蚂蚱大爷瞅着狗比二婶子手忙脚乱地弯腰收拾掉在地上的柴禾,把手里的药包子还是向上提了提,说,“这闺女,忙起来连自己的身子骨也不顾了。”
  狗比的二婶子只顾着弯腰撅起屁股收拾掉在地上的柴火了,蚂蚱大爷的话也不知道她听清没有,嘴里还是模糊地应着蚂蚱大爷的话说:“这闺女就是,这闺女就是!”
  狗比二婶子的话还没落音,狗比的二叔在自家的院子里扯着嗓子喊开了:“狗蛋娘,狗蛋娘,都啥时候了,锅底下连把火儿也没有呀!”
  狗比二婶子一听狗比二叔的喊,慌忙着搂起地上的柴火,噗噗通通地就跑开了,嘴里还打雷一样回着狗比二叔的喊:“弄柴禾了,这就回去了!”
  蚂蚱大爷瞅着慌张起来的狗比二婶子老母猪拉窝下崽儿似的往家跑,止不住摇头笑了笑,说:“这娘们儿,真有意思,平时走路愣愣怔怔的,一脚踩不死一只蚂蚁,听到狗比二叔这么一喊,比兔子跑得都快!”
  小米随着蚂蚱大爷看了一眼跑得没了后脊梁影子的狗比二婶子,回头向蚂蚱大爷说:“大爷,咱们回,说不定谷子做好饭在等着咱们呢。”
  “回!”蚂蚱大爷又看了一眼狗比二婶子跑没了的方向,应着小米的话说。
  “老蚂蚱,慢走一步。找你整个晌午了!”就在蚂蚱大爷转身要跟着小米往小米家的院子走的时候,猫春的二大爷这样一嗓子把蚂蚱大爷喊住了。
  “二倔巴这是咋的了?”蚂蚱大爷停下步子,回头瞅着火急火燎的猫春的二大爷。
  “找你有事儿!”猫春的二大爷大脚板子腾棱腾棱跨到蚂蚱大爷的跟前,紧瞅着蚂蚱大爷说,“满村子整整找了你一个晌午!”
  “找我啥事儿呀?我又能干啥事儿呀!”蚂蚱大爷瞅着猫春的二大爷满脸火烧屁股似的着急,心里也咯噔一声愣住了。
  猫春的二大爷四周围看了看,然后不保险地拽起蚂蚱大爷的一只胳膊往背静的地方去。
  蚂蚱大爷给猫春的二大爷拽得一个趔趄,很迷糊地瞅着猫春的二大爷,问:“到底是啥事儿呀?还这样神神道道的。”
  “我问你,豆子这事儿你知道底细不?”猫春的二大爷紧盯着蚂蚱大爷问。
  “啥底细呀?不就是这个月的二十六豆子要成亲了嘛。”蚂蚱大爷皱起眉头装糊涂地看着猫春二大爷说,“这事儿你还一个晌午着急着找我,你问一下猫春他爹不就知道了吗?猫春爹是大媒人。”
  “我觉得猫春爹没跟我讲实话。”猫春的二大爷瞅着蚂蚱大爷说,“知道吗?我听卧牛岗子那边儿有人影影绰绰地说像是换亲。要真的是换亲,这个亲可不能换呀!”
  “咋?”蚂蚱大爷给猫春的二大爷的这句话弄得一个浑身冷汗的惊。
  蚂蚱大爷的这一惊,让猫春的二大爷一下子看见了事儿的底儿。他在原地转了几圈儿,头摇着,嘴里还不停地叹着气。
  “你这到底是咋的了呀?说这没头没尾的话!”蚂蚱大爷瞅着猫春的二大爷,心里哆嗦着问,“有啥屁你就快放,别跟喉咙管子里卡个热茄子似的。”
  “事儿到了这一步,还能说啥呀?就是说了,小米那闺女能听得进去吗?”猫春的二大爷瞅着蚂蚱大爷,两手给热饭烫了一样在脸面前来回抖着说,“就算是我扫听的一点儿假也没有,为了豆子,小米那闺女就是看着眼前是个火坑,也会两眼眨也不眨地往里面跳呀!”
  “到底是咋的一回事儿呀?你就别这样急人了成吗?二倔巴。”蚂蚱大爷听猫春的二大爷这么一说,立马就跟猫春的二大爷急了。
  “老蚂蚱,说也没用了!”猫春的二大爷摇了摇头说,“事儿都到了这一步了,能咋说?就算是说了,小米会听吗?”
  “说了半天了,你到底想说啥?”蚂蚱大爷紧瞅这种猫春的二大爷,蹶蹦了两下脚,火上房似的追着猫春的二大爷问。
  “能说啥呀?我扫听着说卧牛岗子的那孩子不是个老实孩子,有人琢磨着说他在外面可花哨了。小米要是跟上这样的孩子过日子,就有的委屈受了。”猫春的二大爷的两只手仍热饭烫了似的在脸面前抖着,一脸的着急像小孩子爬到了井沿儿上似的,“今儿晌午满村子里找你,就是想让你跟我一块儿再去扫听扫听,扫听的落实了,再琢磨着看该咋办。咋的咱也不能让小米这闺女以后受委屈。”
  “二倔巴,你也是扫听得影影绰绰的,别人还是琢磨的,没个真凭实据,咱跟小米咋个说叨儿?再说了,这事儿小米她大舅也去看了,小米的大舅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就是那孩子有啥,小米的大舅还看不出来?本来呀,这事儿小米让瞒着村子里的人,怕豆子知道换亲不答应,就等着豆子的亲结过了再慢慢透给姊妹几个,你这一猴屁股扎钉子似的着急,我也把底儿透给你了。眼下这个村子里只有你、我和猫春爹三个人知道豆子的亲事儿是换亲,再不能往外传了。要不,豆子的亲事儿又得拖下去。”蚂蚱大爷瞅着猫春的二大爷说,“起初,这事儿我也不同意,好说歹说地劝小米,可小米死了心了要给豆子换这门儿亲,我还能咋劝?你说猫春爹没跟你说实话,那也是小米的意思,让猫春爹谁也不能说,就连猫春娘,眼下也不知道换亲这个事儿。小米就是怕豆子知道底儿了,把这门亲事儿再晃了,瞒得结实着呢。”
  “这闺女的性子咋的就这么个倔法儿呀!”猫春的二大爷仰头朝天上叹了一口气,说,“劝不到这闺女心里去了!”
  “刚才你不是说了吗?为了豆子,哪怕前面就是一个大火坑,她这闺女都会眼眨也不眨地往里面跳。事儿已经到了这步了,豆子的喜日子都定下来了,咱就琢磨着咋的把豆子的这场事儿办得喜庆些吧。”蚂蚱大爷看着猫春的二大爷,艮着头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布料捆儿往猫春的二大爷面前一提溜,说,“这个月的二十六是豆子的喜日子,还有十来天,小米开始忙活着给豆子准备结亲用的东西了。”
  猫春的二大爷摇了摇头,很没了办法地向蚂蚱大爷说:“老蚂蚱,我琢磨着呀,等豆子的事儿结了,咱们再去一趟卧牛岗子用心扫听两天,扫听得清楚了,要是那孩子是个老实本份的人,咱们也放心了。要是那孩子真的跟他们村子里的人琢磨的那样,回来多安持小米几声,让她以后多个心眼儿提防着点儿,别的咱也没啥办法儿了。”
  “这个倒成。”蚂蚱大爷向猫春的二大爷点了点头。
  “大爷,你们两个在这儿说啥事儿呢?”小米进了院子,见蚂蚱大爷还没跟着进来,心里怕着蚂蚱大爷会把啥事儿都说给了猫春的二大爷,把身上的棉花包往屋里的床上一放,回身又出来找蚂蚱大爷。她听了蚂蚱大爷的一句半截话,就瞅着蚂蚱大爷问,“啥事儿倒成?”
  “这豆子不是马上要结亲了吗,我这跟老蚂蚱正琢磨着想办法儿把豆子的事儿办得喜庆一些呢。”猫春的二大爷马上接过小米的话,笑了一下说,“我跟老蚂蚱正琢磨着看是不是村子里每户人家凑个十块八块的出来,帮着你们姊妹几个把这件大事儿给扛过去,老蚂蚱说这个办法儿倒成,就是不知道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会咋的一个说道儿呢。”
  小米听猫春的二大爷这么说,心里倒宽松了。她向猫春的二大爷一笑,说:“二大爷,这事儿就别张罗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了,老少爷们儿们手里也都不宽敞。我自己想办法,到时候招待着全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都去喝我豆子哥的喜酒。”
  “你这闺女也,就是倔!这是一场大喜事儿,你一个人能扛下来?”猫春的二大爷很心疼地瞅着小米说,“咋的这场大喜事儿下来也得个五、七百块钱。”
  “二大爷,这些年的事儿都能扛了,这件大喜事儿能扛!”小米向猫春的二大爷笑了笑,回头看了看蚂蚱大爷,说,“大爷,咱们回吧,豆子他们几个都等我们两个吃饭呢。”说着,她从蚂蚱大爷的手里接过了那个布料捆儿和那七剂药包子。
  “都回吧,有啥事儿咱们回头再商量。”猫春的二大爷向小米点了一下头,看着小米这闺女,他的心里还是酸酸的不是滋味儿。说完,他转身就离开了。
  “大爷,猫春他二大爷那样慌慌张张地找你,就说这事儿?”小米见猫春的二大爷离开了,回头看着蚂蚱大爷问。
  “就这事儿,说想让我跟他一块儿挨家让老少爷们儿们给咱们这个家串钱,把豆子的亲事儿办得喜庆点儿。”蚂蚱大爷顺着猫春的二大爷的瞎话扯开了。他能咋的跟小米说呀,说猫春的二大爷扫听着卧牛岗子那户人家的那小子不是个老实本分的孩子,在外面很花哨?那不是往她小米心里灌酸水子吗?
  “猫春他二大爷也是好心呀!”小米信了蚂蚱大爷的瞎话,回头看了看猫春的二大爷去的方向,出了一口粗气说,“这些年他没少心里记挂着我们姊妹几个,虽说没帮上啥子大的忙,平时过来看看我们姊妹几个,也让人心里热乎。”
  “这个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都实诚!”蚂蚱大爷接着小米的话,看了看小米说。但是,二倔巴的扫听一直像个大石臼子头似的堵到了他的心里,万一这二倔巴扫听的是真的,以后小米这闺女就要过哑巴吃黄连的日子了,苦也好,委屈也好,就自己咽到心里忍着了。
  两个人说着话就进了院子,谷子在院子里收拾着晾在那根晾衣裳绳子上的衣裳,豆子正坐在那个木墩子上吸大炮筒子。院子里的那几只羊大概是因为一个晌午没看到蚂蚱大爷了,这个时候一瞅蚂蚱大爷回来了,都仰起头冲着蚂蚱大爷像小孩子撒娇似的咩咩地叫。这个时候,玉米从羊圈里拎出半箩筐的羊脚粪啥的奔着沤粪池子过去了。
  蚂蚱大爷见那几只羊冲着自己像小孩见了娘似的叫,就蹶蹦着先走到那几只羊跟前,挨个儿用手摸了摸羊头,还轻轻地在羊头上拍了拍。有两只羊竟然把身子依到了蚂蚱大爷的腿上,来回轻轻地蹭。蚂蚱大爷蹲下身子搂了搂这两只羊的仰脖子,脸还贴着这两只羊的头来回轻轻地蹭了蹭。这两只羊给蚂蚱大爷这样一搂一亲,高兴得像小孩子吃到了娘从集上买回的水果糖一样,在蚂蚱大爷的身边儿向蚂蚱大爷轻声叫着蹦了几下。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