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68章 假模假式的猫春娘

第68章 假模假式的猫春娘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0-31 21:23:15      字数:4673

  “管这个干啥,你们家没有这个东西,就拿过去用吧。”小米看得出来,猫春娘得意上了这盒子洗发膏,笑着向猫春娘说,“婶子要是把我豆子哥的亲事儿给操心成了,别说是这一盒子的洗发膏,十盒八盒子的洗发膏也比不上你跟叔对这个家的恩情。”
  “这闺女,你说哪儿去了?豆子的事儿是咱们自己的事儿,操个心费个神儿的还说上啥子恩情了!你要是这么想法儿,这盒子洗发膏婶子就不敢拿去用了。”猫春娘把手里的洗发膏又假模假式地要给放回到那个土台子上。
  小米慌忙拦住了猫春娘,说:“婶子,你说你们家里有香胰子跟洗衣粉,那就不给你拿香胰子和洗衣粉了,这盒子的洗发膏你得拿着用去!”
  猫春娘拿着那盒子洗发膏的手又收了回来,瞅着小米,生气似的说:“我要是不拿着吧,怕你这闺女生气。拿着吧,这都是大价钱买来的东西,不管是不是你掏的钱,婶子心里都过不去。咱说好了,以后家里有啥新奇的东西你可不能这样了!”
  “啥大价钱不大价钱的,给我豆子哥的亲事儿说成了,那可是你跟叔为我们姊妹几个做了一件再大的价钱都不过的事儿了。”小米向猫春娘笑着说。
  可能是猫春娘的话说多了,肿嘴唇子疼了。也可能是这盒子洗发膏给她抓牢在手里了,那只空着的手忽地捂起嘴,哎呦呦叫了几声。
  “婶子,疼就回去歇着吧。”小米见猫春娘一脸的肉也在哆嗦了一样,劝着她说。
  猫春娘脸上乌青乌青的肉又哆嗦了几下,那只拿着洗发膏盒子的手把洗发膏往胳肢窝里一夹,两手捂起脸,向小米说:“小米,你就放心豆子的事儿,今儿猫春他爹要是说准成了,就这两天就能让豆子跟那闺女相看了。”说着,她捧着脸看了看小米,“脸疼,我这就先回去了。这两天你们姊妹们就在家听信儿吧。”说完,她转身就要往外走,不知咋的,她竟然瞅到了院子里那只松扎着羽毛嘴里呴呴咯咯叫着的老母鸡。她一下子又把抬起来的步子停下来了,回头瞅着小米问:“小米,你们家的这只老母鸡要抱窝了,咋的没上几个鸡蛋给它搂着呀?这个时候给它上几个鸡蛋让它抱着,正出一窝好秋鸡子儿,赶上年关小鸡儿就长成个儿了,明年麦上就有能繁蛋的了。”
  小米瞅了瞅那只老母鸡,回头向猫春娘笑了一下说:“我也打算给它上一窝鸡蛋,这几天家里的鸡蛋没了,等几天再说吧。”
  “我这回去把家里的鸡蛋照照看,把谎蛋挑出来,把有鸡崽子的给挑出来十个二十个的借给你们姊妹几个,赶在午上你过去拿过来给它上到窝里去。”猫春娘说着,从脸上腾出一只手来掐着指头算了算,说,“要不到月底就能出小鸡儿了。”
  “婶子,不用了。上次大舅来时跟别人家借的鸡蛋刚还上,家里也还剩了几个。家里的几只老母鸡再下几天的蛋,也够它抱上一窝了。”小米忙止着猫春娘,说,“要是再从你们家借上十个二十个的,那就得些日子还不了你们家。”
  “再等几天就得到下个月初才能出小鸡儿,就晚了。别看就错上十来天,鸡崽子出来就不一样。”猫春娘紧盯着小米说,“还不还我们家,早一天晚一天还都没啥儿。要是你打算上这么一窝小鸡儿,就趁早,别拉晚儿,我这回去就给你们家挑鸡蛋。”说完,容不得小米张口说叨,抬腿迈开步子走了。
  猫春娘刚出院子,蚂蚱大爷就直起身子蹶蹦了两步伸头看了看猫春娘的后脊梁影子,回头向小米说:“小米呀,猫春娘这个老娘们儿,说句村子里该打嘴的粗话,她是个属狗×的女人,能进不能出。啥东西能往他们家进,要想从他们家拿出啥东西,那可就难了。今儿她嘴上说着回去给咱们照鸡蛋,还让你午上去他们家拿。到时候你就只管看了,一准他们家的鸡蛋都是谎蛋,没一个能抱出小鸡儿的。她这个老娘们儿要是说个啥儿,你就当一阵风儿,别想着她说的话是真有那么一回事儿。”
  小米很清楚猫春娘是啥样儿的一个人,要是她能跟别的女人实打实地处了,豁牙女人也不会趁着长脸娘骑着她的脖子的时候,偷着在她屁股上腾棱腾棱跺上那两脚。她看着蚂蚱大爷,笑了一下说:“咱也不指望她能咋的,就想着她能在猫春爹跟前说句话,让猫春爹能快点儿让半里湾的那个闺女跟豆子哥相看了。”
  蚂蚱大爷看了看小米,转过头把院子里瞅了瞅,叹了一口气,说:“是啊,眼下豆子的事儿是这个家里最要紧的事儿。”
  “长脸娘说的也没错儿,她是一个爱占小便宜的人,给她点儿便宜让她占,多少她会把事儿往心上放点儿。眼下,只要豆子哥的事儿能有个着落了,她就是看上了咱的几只羊,咱也舍得!”小米看着蚂蚱大爷,说,“再说得厉害点儿,只要她能把豆子哥的亲事儿给操心成了,哪怕是她要我的命,我也给她。”
  “豆子有你这个妹子,那真是他上辈子积德了!”蚂蚱大爷听了小米的话,心里也是一阵子的难受,算起来村子里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孩子也好些了,没哪个孩子能比得上小米这闺女这样知道顾家,也没有哪一个孩子能像她小米这样懂事儿。他看着小米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小米,大爷倒是想跟你说句话,豆子这事儿也不是你一个人心里着急就能成的,啥儿都得看命。命里有,不管咋的,都会有的。命里没有,不管咋的,也不会有。咱们的豆子老实厚道,老天爷也不忍心就让他这样了。”
  “大爷,咱也别指望着老天爷有睁眼的时候。他要是真的能睁眼,我们姊妹几个这些年也不会是这样的日月了。”小米向蚂蚱大爷笑了一下,说,“不管命不命的,咋的咱得想着法子给豆子哥撺掇这事儿,撺掇成了是他该着,撺掇不成也是他该着。咱要是不撺掇,这事儿到哪儿也说不过去,就是我爹在地下躺着,他也会骂我不知道给豆子哥操心。”说着话,她弯腰抓到了那只要抱窝的老母鸡,找了一根红颜色的布条儿给拴到老母鸡的尾巴上了,然后撒手把老母鸡放到院子里。顿时,那只老母鸡不再嘴里呴呴咯咯地叫了,而是掉了魂儿一样没了命似的满院子里跑。
  村子里谁家的老母鸡要抱窝了,家里不想上蛋就让老母鸡搂着孵小鸡,又怕耽误了老母鸡下蛋,大都用这样的办法让老母鸡掉魂儿似的跑上一天两天的,吓得老母鸡连跑带累出了几身汗,就把抱窝的想法儿给折腾没了,有个十天半个月的,老母鸡就能又正常下蛋了。
  小米刚把老母鸡放到院子里,豆子拉着架子车从外面进来了,后面跟着谷子和玉米。
  豆子瞅了瞅满院子没命似的乱跑的老母鸡,又瞅了瞅小米,先是脸色一惊,很快就显出放心的笑来。
  小米向豆子指了指满院子跑起来的老母鸡,说:“这个时候不能让它抱窝,耽误下蛋。”
  “大姐!”玉米一下子从架子车后面向小米扑过来,眼里竟然还一下子淌出眼泪来。
  “傻玉米,这是咋的了呀,咋的还淌眼泪了呢?”小米抱着了玉米,拍着玉米的后脊梁说,“咋的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大姐,你昨个儿没回来,想坏我们三个了。昨个儿夜里我们三个把红芋片子旋了,都三更天了,豆子哥还去村口看了几趟,说是怕你地走回来晚。”玉米在小米的怀里像哭了一样地说,“一大早我们三个就起了,去村口看你是不是回来了。豆子哥见你没回来,说吃过早饭就一准回来了。吃过早饭我们三个就把旋出来的红芋片子拉到地里撒开了,这不,刚撒好你就回来了。”
  小米拍着玉米的后脊梁,看了看豆子和谷子,低头向玉米说:“大姐这不是回来了吗?”
  豆子瞅着小米,一直没有能说出话来。
  谷子站在那儿紧盯着小米,嘴巴绷得紧紧的,眼眶子里也有了泪水。
  这姊妹几个,打娘撇开他们那一天起,不管咋的,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小米去大舅那儿送麦子,一走就是一个晚晌又一夜,还加了一个早晌,在家的这姊妹三个能心里坐得安稳睡得踏实了吗?
  “昨个儿晚上要回来的,大舅不让,带着我跟麦子去了趟市场,大舅给麦子买了衣裳和新书包,也给我买了一身衬衣衬裤。本来大舅想给咱们姊妹几个一人买上一身的,听大舅的邻居说,大舅这些日子为了能让麦子进一个好的学堂,花了不少的钱,手头上紧了。”接下来,小米把大舅带着她和麦子去看了麦子要进的学堂啥的说给了豆子他们三个。
  “大姐,还当你昨个儿晚上能回来呢,我们三个和大爷没吃晚饭时就开始等着你。大爷等得着急了,就出去借了个旋红芋片子的锼子,说吃过晚饭一边旋红芋片子一边等你回来。后来,豆子哥说大爷帮着忙了一天扒地种麦子,就让大爷先回去睡了。我们三个等你等得鸡都叫了,还是没见你回来。”谷子揉了一下眼说。
  旁边的蚂蚱大爷听小米说麦种给送到了一个全县最好的学堂,心里很踏实了一样向小米笑了笑,说:“麦子进了好的学堂,以后准能念出点儿出息来,这也太难为你大舅四处打点了。就是麦子这一进好学堂,不知道能多长的日子回来看咱们一趟。”说着,他的脸上又显出了对麦子的挂念来。
  小米先是把豆子、谷子和怀里的玉米看了看,这就是自己一个娘的亲姊妹。然后,她转头看着蚂蚱大爷,说:“大爷,要不了多长的时间麦子就会跟大舅一块儿回来看咱们几个的。我回来的时候,麦子还跟我说呢,这个家以后不管咋的,都不能薄了大爷你!”
  蚂蚱大爷一下子给小米的这句话说得湿了眼圈子,他看着小米说:“小米,不管麦子啥时候回来看咱们几个,你要是先见了麦子,你就跟她说,大爷一准会依着她的心思把家里的这几只羊给她看好了,不会让这几只羊掉一点儿的膘!”
  小米见蚂蚱大爷湿了两个眼圈子,心里也是一阵儿难受,蚂蚱大爷真的是把麦子当成了他亲生的闺女疼到心里去了呀!她向蚂蚱大爷点了点头,说:“大爷,大舅也说了,这阵子把麦子的书补上去了就趁个星期天带着麦子回来,你也别太心急了。”
  “大爷不急,大爷不急,只要她麦子能跟着你大舅把书念好了就成。”蚂蚱大爷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他用袖子一膏两眼,脸上强笑了一下,说,“看,咋的赶在这个时候把眼给迷了,给人看见了还当大爷没出息呢。”
  小米的心很酸。
  豆子看着蚂蚱大爷,心里也很酸。
  谷子和玉米扭头看着蚂蚱大爷,也说不出话来。
  蚂蚱大爷见小米他们姊妹几个都在看着自己不说话,又用两只手揉了揉眼,两只眼也给他揉得像肿了眼泡子似的。他看了看小米他们姊妹几个,笑着说:“小米,大爷都到了这个年纪上了,也没有进过城,跟大爷讲讲城里都有些啥子新奇。”
  小米知道,豆子也知道,谷子和玉米可能也知道,蚂蚱大爷这不是想听啥子城里的新奇,而是借着要听小米讲城里的新奇来遮挡他对麦子的挂念。
  小米向蚂蚱大爷很心疼地笑了笑,城市离这个村子也就是几十里路的远近,蚂蚱大爷到了这个年纪的份上了,还一次城没有进过。她说:“大爷,我不跟你讲,就让你想着。等哪天我们姊妹几个一块儿带你进城去,让你亲眼看看城里的新奇!”
  蚂蚱大爷给小米的话说得一笑,他看着小米说:“你这闺女,进一趟城就把心眼儿进多了,还逗着大爷吊大爷的味口了。”
  “大爷,我可不是在掉大爷的味口,我说的是真真儿的。等哪天豆子哥的亲事儿给猫春他爹娘说合得成了,咱们就一块儿进一趟城,让大爷也开开眼,瞅瞅城里的新鲜!”小米很是一回事儿地看着蚂蚱大爷,说。
  蚂蚱大爷给小米说得笑了,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小米见蚂蚱大爷笑了,她的心也轻快了不少,以前的蚂蚱大爷不合群儿,跟村子里的哪一个人都没啥子话说,整天一张脸跟干木头棒子似的没个笑模样,像是谁该了他几百大钱一样。自打前几天蚂蚱大爷跟自己的这姊妹几个吃上了一锅饭,时常就能看到蚂蚱大爷这样的笑了。她跟蚂蚱大爷开玩笑似的说:“大爷,咱先说好了,到时候你别瞅着城里新鲜不愿意回来,把我们姊妹几个也不要了!”
  “你这个傻闺女,别说城里有啥子新鲜,就算是让大爷进城里做皇帝老儿,大爷也不愿意。大爷眼下有你们姊妹几个了,心里觉得比啥子都好!”蚂蚱大爷在原地蹶蹦了两下,笑着向小米说。
  “大爷说的是心里话?”小米笑着瞅着蚂蚱大爷。
  “你这傻闺女,逗大爷呢!”蚂蚱大爷用手点了点小米,这会儿两眼又笑出泪水来,“以后啊,不管有啥子变故,哪怕你们姊妹几个日子会过得比眼下还苦,大爷也跟着你们姊妹几个了。苦,咱们就一块儿苦;累,咱们就一块儿累。日子宽敞了,咱们就一块儿享福!”
  “成!”小米很重地向蚂蚱大爷点了一下头,脸色也变得正经八百的真真儿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