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55章 城里女人嘴上没有把门儿的

第55章 城里女人嘴上没有把门儿的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0-29 20:24:30      字数:3125

  张咪儿给麦子淋洗完身子之后,就一个人在喷水头下面踩着脚踏板儿让喷水头对着身子使劲儿地淋。
  小米搓了双脚之后,对着双脚看了看,虽说双脚显得白净了,但是,大口布鞋的印子还是很明显地在脚面子上显出一圈儿的白和一块儿的黑。这风吹日晒的印子不是烫这一次热水澡就能洗下去的呀,日头的光已经深深地晒进了皮肉里,村子里的风也已经深深地吹进了皮肉里,要想把这风吹日晒的印子给洗没了,除非自己像城里的这些女人一样吃不愁穿不愁的过轻闲的日子。可是,自己没有城里的这些女人的好命,豆子哥、谷子、玉米,还有眼前的这个麦子,他们哪一个的日月现在都离不开自己。她弯腰抠了一下趾甲,趾甲也该用剪子剪了,亏得自己没有袜子穿,要是有袜子穿,这趾甲,早该把袜子戳出窟窿了。
  “小米姐,过来用淋浴洗吧。”张咪儿瞅着小米搓了身子,喊了一声小米,“淋浴里的水比池子里的水干净。”
  小米放开了抠趾甲的手,趿拉着木底儿的呱嗒鞋就去了喷水头儿下。
  “小米,你待会儿照镜子看看,一准你认不出自己来。这一洗,跟刚才进来时完全换了一个人。”张咪儿上下打量着来到跟前的小米,一直眯缝着的两眼这个时候睁得很大。
  小米低头上下瞅了瞅自己的身子,除了变得白净了,也没啥两样呀?
  “你看你这一洗,不光是显得白净了,还从皮肉里透出了你与别人不一样的气质来。”张咪儿很眼馋地瞅着小米,“你的这种气质,别的女人想模仿都模仿不来,有一股子野性,还有一种贤淑。”
  小米给张咪儿的话说懵懂了,瞅着张咪儿。
  张咪儿这才意识到她说的这些小米听不懂,就有些尴尬地向小米一笑,说:“我是说,你这一洗,变美了,也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你的美。”
  这一洗就美了?不洗的时候就不美?小米看着张咪儿,眨巴了两下两眼。
  “真的!”张咪儿见小米不相信似的盯着自己,再一次向小米肯定着说。
  小米摇了一下头,向张咪儿笑了笑,没有说话。对村子里闺女来说,美又能咋的?不美又咋的?村子里讲的是吃饭过日子,再美,都不能当饭吃,再不美,只要会持家过日子就成。美,就是城里的女人吃饱了撑得穷摇摆。
  张咪儿要小米先踩喷水头下面的脚踏板儿。
  小米依着张咪儿的话把呱嗒鞋放在脚踏板儿上,顿时,上面的喷水头喷出了哧哧啦啦的清水,淋在身上很凉。
  “脚别放开,踩住了,让它喷一会儿就热了。”张咪儿见小米躲开了身子,向小米说,“喷一会儿热水就顶出来了,这个时候喷出来的是留在管子里的凉水。”
  小米听着张咪儿的话,脚下一直紧踩着那个脚踏板儿。也果真,喷水头里慢慢地喷出了热水来,并且越来越热。
  “小米姐,先洗下身吧。”张咪儿见小米整个人都站到了喷水头下面,有些难为情地提醒着小米说,“洗了下身再洗头,来这里面洗澡的女人大都是这样。”
  咋?城里的女人把下身儿看得比头还重?虽说小米打心眼儿里不明白城里的女人为啥会这样,但她还是依着张咪儿的话先打了香胰子。
  “下身儿容易滋生细菌啥的。”张咪儿见小米对城里的女人洗澡很注重清洗下身儿不理解,向小米解释着说,“这样好好用水冲洗冲洗,就很容易把细菌给冲没了。细菌少了,就不容易感染得病。”
  还有这个说道儿?小米给张咪儿的话说了个一惊,倒是村子里的女人不这样洗这样冲的,也没见哪个女人有啥毛病呀!小米对张咪儿的话似信不信,但她还是学着张咪儿她们的样子让水淋着。
  张咪儿瞅着小米的样子,想笑,但没能笑出来,每个女孩子第一次洗澡时都会是这样。
  小米把身子往后又挺了挺,很多的香胰子沫沫子给水冲得顺着她的腿流到了地面上,然后一绺子泡泡儿地流向了地面上那个往下漏水的铁篦子里了。
  这时一阵杂乱的咯啷咯啷的呱嗒鞋拖地的声音传进来,随着这咯啷咯啷的声音,几个女人晃动光溜溜的身子摇摇摆摆地进来了,一个女人嗓子像擂鼓似的向旁边的几个女人说:“还好,没啥人!”
  小米慌忙直起身子,再咋,自己也不能让这些不认识的女人瞅见自己的身子。她下意识里用一只手把下身遮起来,转身让后脊梁对着这些女人,这才松开遮在下身的手。
  下水的女人好像没有看见小米她们三个一样,唧哩哇啦地说着些打牌输赢的事儿。
  一个女人很不在乎似的说:“不多,就输了二百。”
  输二百块钱还不多?小米心里一怔,那多少是个多呀?二百块钱,那得一个庄稼人在地里吭哧吭哧干上一年的呀!一个庄稼人一年四季的血汗在这个女人的眼里竟然是这样的不值一提,这是一个啥世局呀?
  “都让这个X赢去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心疼输出去的钱,“我也输了二百多呢。”
  “你净一嘴胡子不扎牙说X话呢,我赢的不到三百块钱,她二百,你二百多,都四百多了。那一百多哪儿去了?”赢钱的女人很委屈似的嚷着说。
  “那就是给大马猴的女人赢去了!”是那个说输了二百多的女人的声音,“大马猴的女人这段时间手气也好,哪一场赢多赢少她都赢。”
  “你真是一嘴胡子不扎牙说X话!”这个时候,又从外面进来了一个女人,人还没完全进来,嗓子就先踢脚尥腿进来了,“今儿我还真没赢,赢三十多块钱能算赢?”
  很明显,这个嗓子会踢脚尥腿的女人就是她们说的大马猴的女人。
  “那这一百多块钱给谁赢去了!”说输了二百多的女人声音会瞪眼似的说。
  “你根本就没有输二百多,咱就挨着算吧,咋算你也没有输二百多。”大马猴的女人很知道似的说,“你要说你输了百十块钱,那倒像一回事儿,张开X嘴也不怕鸟打牙,舌头一卷就来了,还二百多块钱呢。往桌子上坐的时候我就瞅见了,你带的也不到二百块钱。”
  说输了二百多块钱的女人这下像吹足了气儿的猪水泡给啥子戳了个窟窿一样,撒气儿了,瘪了,没有一句言语了。
  这城里的女人除了琢磨跟男人的事儿,就是打牌赌钱,就没有其它的营生了?村子里的女人可没有这样轻闲,哪块地该浇水了,哪块地该薅草了,哪块地又该下锄了,哪有功夫、哪有心思琢磨这些?就是得点儿闲工夫,心思还都放在一家人的缝补浆洗上。小米听着这些女人像旱鸭子下水似的把水池子里的水砸得扑扑腾腾地响了一阵之后的这些说着输赢的话,心里越发觉得这些城里的女人没啥正经事儿。她忙着把头也洗了洗,然后一扯张咪儿和麦子,催着她们两个和她一道儿快点儿上去。
  “钥匙都在吧。”张咪儿提醒了一句,但两眼眯缝着很不理解地瞅着小米。
  小米想快点儿躲开这些城里的女人,她们的话让她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地不舒坦。她抬了抬手脖子,麦子和自己的钥匙还都在手脖子上给缩筋带儿套着。
  张咪儿把洗澡用的那些东西收了收,就跟着小米出了有水池子的这间屋子。
  小米她们刚走进这间脱衣裳的房间,迎面进来了两个跟在大街上见到的那个浑身冒着香气的女人一样的女人,一个女人撇着嘴很看不起男人似的说,“这种男人,开始我还当他会多厉害呢。”
  小米瞅着这两个嘴圈子搽得血刺呼啦的像刚吃过死孩子似的女人,心里又是一个咯噔,不管咋的,听这女人说嫖,她还知道啥叫嫖,村子里要说哪个男人胡作烂混,就会说这个男人吃喝嫖赌一剂子糟了。这就是自己在城里的这个澡堂子里碰到的女人,先是那两个整天琢磨跟男人睡觉的女人,接着又是几个打牌赌钱的女人,这又撞上了两个这样的女人,是不是城里的女人都是这个德性呀?
  先前那个胖女人这个时候正躺在那把长条儿的椅子上呼呼哈哈地扯着呼噜,她只在肚子上搭了一条很大的手巾。和这个胖女人一块儿的那个女人倒是穿得整齐了些,衬衣衬裤把身子裹得紧紧的。这个女人倒没躺在那张长条椅子上扯呼儿,而是坐在长条椅子上用一个明晃晃的东西咔哧咔哧地剪趾甲。女人手里的那个明晃晃的东西很像货郎到村子里卖的指甲刀,只是这个女人手里的指甲刀要比货郎卖的指甲刀要大了一些。女人剪了一个趾甲之后,从那个指甲刀上又扳出一个很像小刀儿一样的东西,平着在剪过的趾甲上拉回地剌。去村子里的货郎卖的指甲刀没有这样一个小刀儿一样的东西,咋的城里的东西都要比村子里的东西稀奇一些呢?小米瞅着那个女人手里的指甲刀儿,心里很觉得奇怪,难道就这指甲刀儿也有城市和村子里的差别?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