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50章 白天也能放电影

第50章 白天也能放电影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0-28 22:03:24      字数:4885

  “待会儿去澡堂子的路上正好也经过县一小,顺便你也看看麦子要念书的学校。”小米的大舅笑着向小米说,“本来我也想着要是进一小困难太大的话,就让麦子上二小。你也看到这二小了,离商业街太近,吵。我就托着一小的那个熟人多说好话,还真给办成了。待会儿你看看一小,教室都是楼房,二小的教室还都是骑脊儿房,单是硬件设施,二小跟一小就没法儿比。刚才你也听张咪儿跟我说的那些话了,一小里的教师都是从全县学校里挑出来的,教书的水平高。以后你就只管放心麦子念书识字儿了,麦子这儿有你大舅,你就放着心思想着咋的把你们姊妹几个的日子过得滋润了。”
  小米心里很酸,也很高兴地向大舅点了点头,喉咙管子也硬得差点儿喘不过气来,这有亲人疼着,有亲人挂念着,有亲人给在身后撑着,多好啊!
  小米的大舅又在一个摊子上买了毛巾、肥皂、洗发膏等一些洗澡用得上的东西,然后就带着小米她们几个回头走出了这条商业街,沿着过来时的那条马路向东走去。
  这是一条草庙县城的主干道,也是草庙县城平时行人最多的一条大街。这条大街的两侧分布着县政府的大院子、烟酒公司、轻工业局、邮政局的营业门脸儿,等,老百姓所说的八大局也都分布在这条街的两侧。因此,在草庙县的这条大街上,应势而生的商铺也显得要比其他街道上的店铺高档,什么名烟名酒,什么高档电器,等,凡是能进那些高档家庭的高档物件儿,在这条大街的店铺里经高档的装潢那么一烘托,虽然让平头百姓眼馋,但也让平头百姓不敢奢想,这么贵重的物件,就拿一瓶酒来说,够一家人吃米吃面吃上年把半年的,谁要是不顾家人的生死,砸了骨头卖了油,也能买上半瓶这样的酒尝尝喝多了是不是会醉,是不是醉了不会头重脚轻看着老婆当自己的亲闺女。至于那上万价钱的物件,平头百姓也纳闷了,这样的大价钱,就是那些高档的人物,掰着手指头给他们算算账,也不是他们能够享用的东西。可这样大价钱的物件儿,还是不知道咋的拐弯了大都还是进了那些高档人物的家了。
  麦子背着那个大舅给买的新书包,给张咪儿扯着手,一蹦一跳地在前面走着。小米跟在大舅身旁,不时地向这条大街的两侧看着,那些天宫一样的店铺里都是在卖些啥东西,她不知道,倒是这条大街上的店铺里传出来的叫音乐的东西不像其他街道上音乐像敲破瓢一样的吵。这里的音乐悠悠慢慢的,跟村子旁边的那条小河里的水不急不慢地淌着一样。忽地,她瞅见一家店铺里迎着大街的一个大盒子似的东西上有几个小人儿在蹦来蹦去的,这是啥稀奇的东西,咋的还会有小人儿在上面呢?她不由得站了一下步子,伸着头仔细地瞅了瞅,咋的,那些小人儿就在那里面过日子?
  小米的大舅见小米对着这家店铺里的电视看得迷愣了,向小米笑了一下说:“知道那是啥东西不?电视机。”
  “电视机?”小米很不明白地回头看着大舅,问,“那些小人儿都在电视机里过日子吗?”
  小米的大舅笑着摇了摇头,说:“知道收音机不?就是话匣子。”
  小米点了一下头,说:“村子里好像是谁家有那么一个。”
  “这电视机跟收音机差不多。收音机只能收听到声音,电视机不光能收到声音,还能收到画面儿。电视机里面跟收音机一样,都是零件儿,没啥子小人儿。”小米的大舅向小米解释着说,“它是接受到声音信号和图画信号之后,再通过那些零件儿一转换,人们就能听到声音看到那些小人儿了。前几年人们看的还是黑白电视,黑白电视能听到声音看到人儿,就是看不到啥颜色。这两年,有不少的人家日子松快了些,也都换上彩电了。”
  对于这样高档的东西,小米只是觉得稀奇,心里并没有想着咋的咋的。这样需要大价钱才能买回去的物件儿,她很清楚离她们姊妹几个的那个家很远,远得就像天上的星星月亮,只能瞅着,够不着。她向大舅笑了一下,抬起步子追着麦子向前走了。
  在县一小的门前,张咪儿扯着麦子的步子停了下来,向麦子一指,告诉麦子这就是麦子就要进的学校。
  麦子瞅着一小的学校大门来回看了又看,咋的觉得跟大舅的那个学校不大一样呢?她抬头向上看了看,原来这个学校的大门是一间通了的楼房,大门上还住着人家。她又往大门上的这家人家上面看了看,上面还有人家。她不由得把头又仰了仰。
  一小挨着大街的这栋楼是职工宿舍楼,下层除了一间打通了作为师生进出的大门之外,其它的房间对街开门,作为店铺向外出租。
  小米的大舅引着小米她们几个从大门上开着的那个脚门里进了一小。
  小米一下子惊呆了,这县城里的学堂跟驴堆儿集上的学堂是不一样!驴堆儿集上的学堂四面没有墙头,学生娃子上学放学四面八方地来去,跟一窝蜂四周围破了蜂箱一样,那个乱哄。这儿的学校这个规矩,一圈儿的五层楼把整个院子围得齐齐整整的。
  “小米,看见了吧,对面的那栋楼是教室,从下到上,一年级到五年级。两边的这两栋楼是有专业的音乐教室、舞蹈教室、绘画教室,等。这儿的教学设施绝对全县没有哪个小学能比,教师的教学水平也高,麦子以后在这个学校念书,只要她肯下功夫,大舅放心着呢。”
  小米当然也放心了,麦子能进这样好的学堂,那也算是老天对这姊妹几个睁了一下眼了。她把一小的整个院子看了又看,以后麦子就跟其他人家的孩子在这个院子里念书识字儿了!
  “走吧,你们几个抓紧时间去洗澡,出来咱们好去看电影。”小米的大舅见小米很满意,笑着向小米说,“可惜你年龄大了,要不然的话,你也来这个学校念书识字儿。”
  小米摇了摇头,很心酸地笑了笑,然后依着大舅的话走出了一小的大院子。
  大街上的行人大多都是摇晃着步子很轻闲似的。小米走出一小的大院子,瞅着大街上的行人,止不住对着大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口气出的,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心疼、心酸,还是心里高兴了,要是爹活着,自己现在这个时候说不准也会还在学校里念书呢。爹一死,自己这辈子也就定下来是个瞪眼瞎儿了。以后麦子能跟着大舅念书识字儿,只求着麦子能争口气念出点儿啥名堂来,自己也就踏实了。
  小米的大舅紧跟着小米出了一小的院子,瞅着小米对着大街发愣怔,两个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问:“小米,你咋的了?”
  “大舅,麦子能在这样的学堂里念书识字儿,我这是高兴得不知道咋的好了。”小米听到大舅问,忙往肚里咽了一口气,回头瞅着大舅笑着说,“麦子能跟着你在这样的学堂里念书识字儿,我眨瞪觉得像做梦似的。”
  张咪儿扯着麦子跟着小米的大舅出了一小的院子,麦子抬头瞅着张咪儿问:“这学堂里咋的没看到有念书的学生呀?”
  “今天是星期六呀。星期六学生都在家了。”张咪儿低头向麦子说。
  “学校里的星期六都一样的吗?”麦子仍瞅着张咪儿。
  张咪儿向麦子笑了一下,说:“不光咱们这儿的学校一样,全世界的星期六都一样。”
  “大舅,今儿真得好好给麦子洗洗澡,再给她好好打扮打扮,进这样的学堂里念书识字儿,得穿得干净齐整了!”小米又回头看了看一小的大门,向大舅说,“以后麦子是跟着大舅在这个学堂里念书识字儿,她要是显得邋遢了,人家会笑话大舅的。”
  小米的大舅笑了一下,说:“这个学校,服装都是统一的,也用不着大舅咋的操心。”
  “咋的个统一?都穿的一样吗?是不是这个学堂还给衣裳?”小米听了大舅的话,马上就连珠炮似的问。
  小米的大舅向小米点了点头。
  “还有这样的学堂?”小米不敢相信了。
  “咱们这个地方的学校倒没有强调,大舅原来所在的那个城市,从小学到中学,每个学校都是统一的校服,学生出来进去的显得很整齐。”小米的大舅见小米对这个也感到惊奇,笑了笑,说,“咱们这个地方,学生的家境普遍都比较穷,学校没办法要求服装统一。”
  “学堂发衣裳还要钱呀!”小米一下子琢磨出了大舅话里的意思,盯着大舅说。
  “是要钱,不过,都从学杂费里扣出去了。”小米的大舅向小米一笑。
  小米不说话了,琢磨了一阵儿,抬头看着大舅,张了一下嘴。
  “小米,别琢磨多了,大舅现在带麦子一个还没啥作难的地方。”小米的大舅见小米想跟自己说啥子,忙用话拦住了小米,说,“今儿你就只管带着麦子好好洗洗澡,陪着麦子把这个地方熟悉熟悉,别的啥也别再琢磨了。”
  小米啥也不说了,嘴里吐了一口气,向大舅点了一下头。
  麦子跟张咪儿像认识了多少年似的熟络,身后背着大舅给新买的书包,扯着张咪儿的手,一蹦一跳地跟张咪儿说着些啥子话,咋的也瞅不出是在家时的那个麦子了。小米瞅着麦子的后脊梁影子,一个新书包就让人觉得麦子跟原来不一样了,要是以后能念出点儿出息来,那又该是多大的差别呀!
  小米的大舅也顺着小米的眼光向前看了一眼麦子,很心痛也很欣慰地笑了笑,向小米说:“麦子这闺女,脾气倔,心气儿也就会盛,念书识字儿不会让咱费啥心思。就是这段时间的功课,得费点儿事儿给她补上来。”
  “那就大舅多费心思了。”小米很感恩地向大舅说,“念书识字儿这事儿我不懂,就全靠着大舅你了。”
  “这个你倒不用操心费神。大舅也考虑了,这个学期到期末她能跟上去就行,一个寒假大舅再给她下点儿功夫,明年春上开学就没啥问题了。”小米的大舅很有把握地说,“比着城里的孩子,麦子晚上学两年。不过,这也不是啥坏事儿,年龄大点儿,接受能力就强一些,学起来也就快一些。”
  大舅的话让小米的脸上露出了很安心的笑,她向前瞅着很开心的麦子,好像她看见了麦子正坐在一小的一个学堂里两手背在身后用心地听前面的老师教念书。
  在一个十字路口,张咪儿和麦子停了下来,等着后面的小米和小米的大舅。
  “看见了吧,麦子她们站下来的这个十字路口往右一拐,走上几步就是电影院了。”小米的大舅用手指了指去电影院的方向,“虽说改革开放了,但是这个县城比较落后,别的也没啥供人们娱乐的地方,每天晚上出来看电影的人很多。”
  小米顺着大舅指的方向看了看,在自己的记忆里,电影这东西好像在很小的时候看过,那时候爹还没死,玉米也刚扎巴着两腿刚会走路,有一天人说半里湾晚上要放电影,日头还老高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做起了晚饭,说吃过晚饭就去半里湾看电影去。那天,娘也早早地做了晚饭。吃过晚饭,爹用两个箩筐挑着谷子和玉米,扁担上还挂着一个席筒子,豆子哥胳肢窝里夹着玉米睡觉的小被子,扯着自己跟着爹,一家人留娘在家看门儿,姊妹几个跟着爹,就这样跟搬家似的就去了半里湾。到半里湾的时候日头还没落地儿,但是,很多人已经拴在两棵树中间的一个白布单子似的电影布子前后坐了下来,一个人扯着公鸭嗓子哧哧啦啦地说晚上放的电影是孙油空打白骨精。旁边一个人嚷了那个公鸭嗓子的人,说公鸭嗓子的那个人懂个狗屁,还孙油空呢,是孙悟空打白骨精。旁边有人嚷着说那个公鸭嗓子的人不懂装懂,给弄了个尿泚脸。爹不管人家都在嚷啥,找了一片地儿,把扁担上的席筒子往地上一铺,豆子哥把胳肢窝里的小被子放到席上,从那个箩筐里把一路上给晃悠睡着了的玉米抱出来放到小被子上。爹从那个箩筐里拿出折叠着给玉米垫屁股的被单子,抻开了又叠了几层给玉米盖上了。日头好不容易落下去了,可电影还是没放,说是得等别的场子上先放,等别的场子上放过一盘,有人送过来,这样,半里湾这个场子才能放。也不知道等到了啥时候,反正很多人都躺在半里湾的那个场子上睡着了,这个时候才有人嚷叫着说电影来了。一下子整个场子上给下了大雨一样让睡着了的人都激灵灵地惊醒了。很快,一声驴叫似的响,有人说是发电机开了,场子上亮了很明的灯,灯下有几根长竹竿在几个人的手里向上轴着。那几根竹竿,要是前面的人挡住了后面的人看,就哗啦哗啦地抽下去,抽得场子上的人都老实着看电影了,竹竿就停了。不大会儿,那个白布床单子似的电影布子上就有了影儿。虽说瞅着那影儿很稀奇,可是,没看多大会儿,自己跟豆子哥都躺在那张席子上睡着了。等爹把自己和豆子哥喊醒的时候,看电影的人们都纷纷散开了,那个白布单子似的电影布子很快就给人从树上解了下来。爹还逗笑着说,倒好,姊妹几个看电影都看到梦楼去了。后来,爹死了,娘跑了,自己顾着姊妹几个哪儿也没去过。跟爹看的那次电影,虽说睡了一个整场子,也算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看的第一回电影,也是仅有的一回。
  “电影院一天放好多场,从上午十点到夜晚十点,两个小时一场。”大舅说,“等你们洗澡出来,咱们能赶上晚八点的那场。”
  电影不都是夜晚天黑了才能放吗?小米很纳闷,但没问大舅是咋的一回事儿,咋的大白天的就能放电影了?那个白布单子似的电影布子上能照得清楚?反正城里的稀奇事儿挺多的,说不准会用啥稀奇的法子就能照得清楚了。她这样向自己解释着想。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