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幸运飞艇注册】
当前位置:幸运飞艇注册>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女人>第43章 稀奇

第43章 稀奇

作品名称:女人      作者:王子文      发布时间:2019-10-26 23:40:09      字数:4976

  这是沿淮省众多县城中一个很不起眼儿的县城,有过世面的人都这么说,跟其他县城比起来这个县城胡椒那么大,其他县城就像长了疝气的男人吹足气儿的猪水泡似裤裆一样大。这个县城的规模跟其他县城比起来有着这样的差距,经济上自然也就也在其他县城屁股后面尾巴似的跟着往前跑。尽管这个县城与周边的其他县城有着很大的差距,但它是这个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样的政治地位、经济地位和文化地位,还是让这个胡椒大的县城在全县人们的心里跟王母娘娘的天宫一样,那个金碧辉煌,那个灯红酒绿,那个招人心馋。村子里有谁因为啥事儿进了一趟这个县城,哪怕只是在这个县城的一个角落里转上两个圈儿,回到村子里之后,也会荣耀得像走了一趟天堂一样,四处招摇着炫耀自己咋的进县城了,县城里的啥、啥、啥,又是咋的咋的。炫耀这些时,那脸上的那个神情,嘴里的那个口气,就好像在天堂里做了一夜玉皇大帝的乘龙快婿一样,那个美气。人们看着这样的神情,听着这样的口气,瞅着这样的美气,做梦都想着来这个县城走上那么一趟,哪怕这一趟会把腿儿跑得像麻杆一样的细,只要能进一趟县城,也都无所谓了,只要能琢磨琢磨做一夜玉皇大帝的乘龙快婿的美滋味。
  小米他们的村子就隶属于这个县城的管辖,对于这个小得像胡椒偏僻得几乎被省城想不起来的县城来说,怕是县领导也不一定知道在这个县的行政管辖之内有这么一个村子。对于县城的向往,小米他们姊妹几个并不亚于其他的村民,听着来过县城的人们讲着县城里的女人穿着瘦得贴着身子的衣裳,头发不知道咋的给折腾得像水波浪一样打着弯儿,脸上白净得跟从面缸里拽出来的一样,听着城里有这样感觉着像妖怪一样的女人,小米他们姊妹几个就在心里想着,城里的女人咋的会是这样呢?再听他们讲县城里的女人不像庄稼地里的女人一身汗臭味儿,县城里的女人身上都冒一股子香气儿,很远都能闻得见。小米他们姊妹几个就在心里琢磨,衣裳穿得那么瘦,下地干活一使劲儿,那还不跟从上到下给崩叉开了?头发折腾得跟水波浪似的,逢上庄稼季儿,庄稼叶子、草沫子啥的给风一吹落到头发上,择下来就费事了。再说了,夜里睡觉,那样的头发还不在枕头上来回给搓揉得打结儿?第二天早起间儿梳头都费老大的事儿了。还有,县城里的女人是不是傻鬼灵,每天用面粉往脸上搽?要是这样,那一出汗,整个脸上还不黏糊糊的难受啊!汗再一干,整张脸上又像墙皮一样挣拔得难受!这县城里的女人那样对着自己折腾,图的是个啥呢?还有,城里的女人咋的就会身上冒香气儿呢?虽说小米他们姊妹几个打心眼儿里弄不明白县城里的女人这是咋的了,但是,县城里像女人的瘦衣裳、女人的水波浪一样头发、女人身上冒出的很远就能闻得见的香气儿,这些很新奇的东西在小米他们几个的心里拧成了一个疙瘩,她们也一直琢磨着啥时候能有个机会到县城里看看这些稀奇。
  小米坐在大舅的身后,心里对那个县城越来越觉得不明白了。
  “大舅,离县城还有多远呀?”坐在大舅前面的麦子很兴奋,一路上不停地向大舅问这问那。
  “没多远喽。”大舅蹬着洋驴,一路上也很高兴地回着麦子的话。
  “也没多远呀,咱们也没走多大会儿。”麦子听大舅说不远了,紧接着说。
  “是没走多大会儿,因为咱们骑着车子,比地走要快。”大舅说。
  “车子咋的就比地走快呢?”麦子不明白了。
  “因为车子有轮子,就比地走速度快。”大舅知道,现在用主动轮、被动轮那些东西向麦子解释不清,就顺口向麦子说。
  “啥叫速度?”麦子问。
  “速度,就是快慢。”大舅向麦子解释说。
  “有轮子就速度快吗?”
  “是呀,有轮子速度就快,看到过汽车没?四个轮子,比大舅的自行车快多了,眨眼就跑没了。”大舅向麦子很夸张地说。
  “四个轮子也不见得就跑得快,村子里老牛拉的大车,就四个轮子,走起来吱吱扭扭的,还没人地走的快呢。”麦子对大舅说的四个轮子就能跑得快的说法摇了摇头,说。
  大舅给麦子的这个说法给弄了一怔,不过,他马上就意识到麦子这个孩子脑袋瓜子确实转得够快。他笑了笑,说:“那是因为拉车的牛慢,大车才走得慢。要是大车给汽车拖着,也能跟汽车一样跑得快。不过,村子里的大车经不起汽车拖,要是给汽车一拖,跑不了三里路,准给跑散架儿了。”
  “那汽车又是给啥拉的?咋的就能跑那么快?”麦子更不明白了。
  “不是用啥拉的,是给机器带的。”大舅越发觉得麦子有这样刨根问底儿的想法,在读书识字儿上一准能读出些名堂来。
  “机器又是啥东西?它跑得很快?”麦子给大舅的话说得更觉得奇怪了。
  “机器?分很多种呢。等你读书读到初中了,很多的东西你就会慢慢明白了。这个时候大舅跟你说叨,咋的你也听不明白。”小米的大舅向麦子卖了个关子说,“看见过天上飞过去的飞机没有?那个东西也是给机器带着飞起来的。”
  “真的呀?!”麦子很惊奇地回头看了一眼大舅。
  “大舅还能哄你吗?”小米的大舅说,“只要你好好地读书识字儿,以后很多的事儿你都能做,像造飞机,造汽车,造轮船,很多很多的事儿呢。”
  小米坐在洋驴的后座上听着麦子很高兴地和大舅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话,心里有说不出的新鲜劲儿,这可是自己长了这么大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并且是要跟着大舅去老少爷们儿们心里天宫一样的县城。
  “待会儿咱们就要上马路了,上了马路就更快喽。”大舅逗着面前的麦子,说。
  “大舅,马路是啥路?是专让马走的路吗?”麦子回头问大舅。
  “马路不是专让马走的路。”大舅说,“马路不是咱村子里的土路。马路很平整,上面铺着石子儿,石子儿上铺着柏油,阴天下雨上面都没泥。”
  “那为啥叫马路呢?”麦子很不明白了。
  “马路?”麦子的这个问让大舅也不知道该咋的回答了,他琢磨了一下,说,“修马路这活儿是咱们跟外国学的。外国的马车不像咱们的牛拉大车都是木头轮子,人家的马车是胶皮轮子,就是村子的架子车的那种轮子。外国人为了能让他们的马车走路不颠,就铺了柏油路,专供马车在上面走。一开始,他们把路铺得窄,只够马车走的。后来,他们发现柏油路挺好,下雨天没有泥,就把柏油路加宽了,人也在上面走。由于一开始这样的路是给马车走的,人们就管这样的路叫马路了。”他想当然地向麦子这样解释马路为啥子叫马路。
  “那外国是哪儿?离咱们有几里地?”麦子又问。
  “外国离咱们这个地方很远很远,让大舅骑自行车去外国,没黑没白地走,也得一、两个月,就这样,还恐怕到不了。”小米的大舅说。
  “这老远呀!”麦子惊叫着说。
  就在麦子的惊叫声还没有落音这空儿,小米的大舅车把一拐,鸡眨眼的工夫就上了一条黑乎乎的柏油路。
  “看见了吧,这就叫马路。”麦子正瞅着地面上的黑东西发愣,小米的大舅告诉麦子说,“比刚才咱们走的路平整吧。”
  “真的很平整,不像走刚才的那路,杠得屁股都疼。”麦子瞅着车轮子下面的路面,很新奇地说,“咋还有这样的路啊!”
  “进了县城你就会知道,县城里的马路比这马路还平整呢。”小米的大舅见麦子对这样的柏油马路觉得新奇,吊着麦子的胃口似的说,“县城里的马路是水泥铺的,不光平整,还不像这马路黑乎乎的。”
  不光是麦子对这些觉得稀奇,就连小米也觉得稀奇了。她坐在车子的后座上,听着下面的车轮子在路面上发出很轻微的哧哧声,心里也在嘀咕着,这柏油要是地里长出来的啥子东西榨出来的,这得多少地种榨出柏油的庄稼呀。这种油还挺怪,不像香油啥的粘到啥子东西上,粘上香油的这种东西就合不到一块儿了。这种柏油到底是一种啥子东西?看着还挺黏挺硬,竟然还能铺路。
  “大舅,这村子外面咋的这多稀奇事儿呀?”麦子这个时候变得像一只刚出窝儿的小鸟儿一样,瞅着这路上的一切都觉得是这样的新鲜和新奇。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形状很像老鳖被马路边上的草头百姓叫做鳖车的小车哧溜一下从他们的身边向前蹿了过去,眨眼的工夫就蹿得看不见了。
  “大舅,这就是汽车吗?”麦子向前瞅着小车的影子问大舅,“咋的跑这么快?”
  “这是汽车,不过,这是小汽车。”小米的大舅说。
  “小汽车就跑这么快,大汽车不跑得更快了?”麦子回头看着大舅说。
  小米的大舅摇了摇头,说:“跑起来的话,大汽车没有小汽车跑得快。”
  “那为啥?”麦子很迷糊了。
  “大汽车是拉货的,小汽车是拉人的。人没货重,小汽车也就跑得快了。”小米的大舅低头向麦子笑了一下说,“等你以后读书读得出息了,就能有这样的小汽车坐。”
  “真的吗?”麦子很吃惊地问。
  “真的!”小米的大舅板正着脸色向麦子说,“到那时候,大舅也能跟着麦子坐坐小汽车了。还有你小米姐、谷子姐、玉米姐、豆子哥,还有蚂蚱大爷,他们都能跟着麦子坐小汽车。”
  麦子给大舅的话说得不吱声了。
  坐在后座上的小米一样对那辆小汽车觉得稀奇,她原来以为大舅的这辆洋驴就是很了不得的家伙什儿了,就整个村子里来讲,就老会计那儿有一辆洋驴,虽说看起来没有大舅的这辆洋驴精巧,但老会计还是整天宝贝疙瘩似的老是拿着一块布擦来擦去的。有人说老会计的洋驴要是坏了的话,不是骑坏的,是给老会计擦坏的。今儿跟着大舅出来这么一趟,没想到还看到了这个世上还有比洋驴跑得快多了的汽车。
  大舅紧蹬着车子,慢慢的,那个在有世面儿的人眼里大如胡椒的县城靠得近了,路上的汽车也多了起来,有刚才看到的小汽车,也有后面拖着一个车厢的大汽车,还有跑起来冒着黑烟扑哒扑哒响的三个轮子的汽车。单是这些在路上来来往往的铁家伙,就让小米和麦子感觉到了两只眼不够用了。
  小米从后面的车座子上蹦了下来。
  小米的大舅也迈腿下了车子,推着坐在前面车杠上的麦子往前走。
  “大舅,这就要到县城了吗?”跟着后面的小米向大舅问。
  “这才到县城的边儿上,到县城中心还有二、三里路呢。”小米的大舅回头回着小米的话说,“这是城郊了,也算是县城。”
  “县城咋的这么大?”小米听了大舅的话,很吃惊地说,“这还不住上千把口的人啊!”
  大舅笑了一下,笑得很心痛,看了一眼小米说:“大舅以前在的那个城市要比这个县城大多了,几十个这样的县城加到一块儿也没有大舅以前所在的那个城市大。”
  “还有那么大的地方?”小米更吃惊了。
  小米的大舅叹了一声说:“小米,这是一个很大的世界,大的你没办法想到,只是你们姊妹几个在那个村子里没有出来过,对于村子外面的世界,你们不知道啊。”
  小米给大舅的话说得愣怔了,在自己的心里,他们那些肚子里有点儿墨水的人所说的世界,就是生养自己的那个黄庄子跟周边的几个村子合到一起那么大。今儿从那个黄庄子走出来,这才知道他们所说的世界竟然是这么大,还有很多黄庄子里见不到的东西。
  坐在前面车杠上的麦子不停地左右转着头看,在她的眼里这个地方绝对是另一个世界,一个用她的想象无法触及的世界,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那样的新鲜新奇。
  “小米,”小米的大舅很心疼地喊了一声小米,他想说她们姊妹几个跟这里的孩子比起来太可怜了,但这话又硬生生地咽到肚里去了。
  “大舅。”小米听了大舅的喊,回头看着大舅问,“咋的了?”
  “没咋。”小米的大舅笑了一下说,“我就琢磨着你没出来看看过,今儿趁着来送麦子,就在县城里多呆两天,四处走走看看,开开眼。”
  “大舅,你也知道,这两天家里正忙着呢,我哪有心思在这儿多呆上两天。等把豆子哥的亲事儿给定准了,心里踏实了,来给大舅送喜信儿,趁机儿就呆上两天看看了。”小米向大舅笑了笑说,“今儿要是不回去,我估摸着谷子他们三个和蚂蚱大爷连晚饭也吃不踏实。”
  小米的大舅心里很清楚,虽说豆子比小米大上好几岁,是他们姊妹几个的长兄,但是,在他们姊妹几个的那个家里,小米是主心骨儿,没有小米在,那个家还真转磨不开。他向小米点头一笑,说:“也是,你不在家,怕是他们连饭也吃不下去。”
  “谷子他们几个呀,不在他们跟前我也放不下心。”小米摇头笑了笑说。
  “小米,他们几个也都是大人了,你也该放点儿心了。”小米的大舅很清楚,不光是谷子他们放心不下小米,更确切地说,是小米更放心不下他们几个。他叹了一声,说。
  “是啊,他们几个都不小了。可能这些年习惯了吧,一会儿看不到他们几个,我这心里就不踏实,老觉得他们会吃不安生睡不安生。”小米笑着说,“老觉得他们还都小,不懂事儿。”
  小米的大舅听了小米的这话,沉了一会儿,说:“小米,我倒觉得他们几个都很懂事儿,有个啥事儿他们几个也都办得有模有样的。你也用不着再这样把整个心思都放到他们几个身上了,你就是三天两天的不在家,家里的事儿也不会出现啥子的差池。”
  “他们几个处人处事儿倒不用我挂念,都老实本分,不会跟左邻右舍地惹啥事儿。”小米跟在大舅的身后,瞅着大舅的后脑勺子说,“不管咋说吧,他们几个在我心里就是丢不开。”
  小米的大舅不再说话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